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竟然是老闆的榜一爸爸
我竟然是老闆的榜一爸爸 連載中

我竟然是老闆的榜一爸爸

來源:google 作者:苟清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歡 現代言情 謝承君

【看似清冷實則悶騷的不正經腦洞王·馬甲超多極致雙標的最強太子爺】立志實現經濟獨立的沈學霸碩士畢業後順利收到了來自各大龍頭企業熱情的邀約,但她卻選擇了一家名不經傳的新上市小公司沈歡:你們已經在天上,我怎麼帶你們飛?她是長輩眼中別人家的孩子,是同學們心中無可比擬的大卷王,是朋友們公認的玩咖,是發小認證的廣撒網不負責的無情海王,是父母眼中不修邊幅的大懶蟲······下定決心要改過自新的沈歡在公司一個月的工作時間中的確樹立起了個人實力方面良好的形象和口碑,但直到那位神秘老闆現身之日全公司中高層的面前,被視為公司未來的希望的沈總監一口涼水水噴在了那外表英俊瀟洒氣質冷若冰山的老闆臉上沈歡:我淦,這不是那被我百般調戲還被迫喊我老婆的富二代嗎!展開

《我竟然是老闆的榜一爸爸》章節試讀:

「但不過歡歡姐,謝總找你真的沒事嗎,我覺得他真的好凶哦除了你講話的時候笑一笑其它時候都冷着一張臉,而且你剛剛可是吐了他一臉水哎」

圓嘟嘟的櫻桃小嘴在一旁咕咚咕咚的嘬着珍珠,亮晶晶的眼睛含着擔心

張張,其實你大可不用提醒我,我真的忘不掉的。。

「好啦別擔心,大不了就一頓罵唄,來把我剛才教你的話重複一遍」

沈歡站在電梯口,壓着內心濃郁的不安感,好看的面容上仍然帶着笑

主要是因為這小姑娘太敏感,她怕她連皺皺眉頭小傢伙都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然後一個人鬱悶自責的思前想後半天沒錯找錯的來和她道歉

那樣子,怪可憐的,她最怕看人掉眼淚了

「咳咳」

張張可愛的笑笑,兩顆葡萄似的狗狗眼彎成了月牙,難得的閃過一絲精明

「對不起小敏姐,我去幫歡歡姐買奶茶啦,作為歡歡姐的助理,我覺得我還是要以歡歡姐為主的,畢竟你是助理我也是助理嘛,你不也老是跑去幫趙總買煙買酒買西裝嘛,嘿嘿嘿是不是一個字都沒錯哦我背的可認真啦」

「嗯,真棒!」

她擼了一把小姑娘頭頂的呆毛,又給她打了一通氣然後站在原地目送着她興奮又惶恐的小跑着離開後才默默的走到最右側的電梯口摁下上行鍵

原本還在最頂層的數字以秒速驟減,沈歡無聲的苦笑一聲

救命啊,誰來安慰安慰我啊喂!

「叮咚」電梯門緩緩打開,手機的消息提示鈴也正巧響起

沈歡點開微信,一瞬間激動的差點把手機摔了

一條好友申請掛在屏幕的最上層,她臉上頓時不自覺的洋溢出欣喜的笑容,這個莫名其妙的戀愛對象終於來找她啦!!

不行!

她的大拇指忽然間遠離了同意的綠色選項

我不能這麼快接受!不然顯得我太主動了,就像是一直在等他一樣,這樣非常不好!本來一下子就答應當他女朋友就很後悔了,明明應該多等幾分鐘再答應的!

想完又默默的摁下關機鍵,就由着那條簡介你男友的申請信息停留在原處,沈歡原地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剋制住了那幾近瘋狂的笑意,重新回復往常面容冷淡的模樣走出電梯走向前台

和前台申請好後便步履沉穩的走向最里側的總裁辦公室,輕輕叩響門扉

心中則不停大聲的朗誦着那句朗朗上口的改編版詩詞

早死晚死都得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就讓姐的威名在這個狗屎公司里流芳百世吧!!

「請進」如同冷玉擊石一樣清冽的聲音傳來,沈歡兩眼一橫推門而入

之前因為謝承君不在的原因沈歡從沒來過這間辦公室,剛剛邁進,她的第一感受就格外清晰

哇哦,這就是資本嘛!

公司位於市中心的稍外沿,交通便利,周圍都是市**和法院等機構,在二十層的高樓上,全部都是清一色的落地窗,不同於他們樓層的繁忙,因為只有一個人的緣故,現代風的歐式裝修顯得更加寬敞通透,不管是晴天或是陰雨天在這裡看都別有一番韻味,高樓之上的寂靜,高樓之下車水馬龍,奔走或散步的人們就如同螻蟻一般渺小

她有些理解為什麼那麼多老闆都拽的不可一世了,天天呆在這俯視着城市百般風景,不飄都難吧!

謝承君換了一件黑色的襯衫,領口第一顆扣子仍然散開,似乎是他的習慣,本就魅惑至極的面龐被黑色襯的多了一絲禁慾感

她走至男人桌前一米處,面上如無風的湖面一般平靜

「謝總,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呵呵,放馬來吧小老闆,我老沈頭已經做好被你針對的心理準備了!

纖長好看的手指從陳舊的文件中移開,那天生多情的眸子瞥見來人也亮起了光,剛剛嚴謹的男人一瞬間放鬆下來,紅潤的薄唇露出一絲微不可查的笑意

終於來了啊,姐姐

「啊~沈總監」,他眼尾揚起,語氣輕飄飄的,「其實也沒什麼大事,你中午有工作嗎」

沈歡臉上標準微笑,心中不住吐槽

大哥,你都找我來訓話了,趙軍也沒那個膽子讓我去幫他幹事啊

她恭敬的假笑着回道,「只有一些,很快就可以解決」

上班生存手冊之永遠別讓你老闆知道你沒事幹!

聞言謝承君輕輕笑了聲,眼神中裹上一絲揶揄

「既然這樣就先把工作放一放,我請你吃午飯?」

啥,啥玩意兒啊!這大哥怎麼不按劇本來啊,他不應該臭罵我一頓來換尊么,這什麼奇葩進展

雖是心中十分不平靜,但面上努力維持無波無瀾的沈總監還是認命的在全公司下樓拿外賣的視線中帶着一打厚厚的文件上了她那近乎於陌生人熟悉度的老闆的車

小敏一伙人炙熱而兇狠的目光叫囂着嫉妒

這個女人果然是走後門抱大腿進公司的,老闆才來第一天就上趕着一起吃飯!

柔軟到極致的聲音語氣輕鬆的由遠及近

「小敏,這是給你們幾個點的小蛋糕,我覺得她家做得特別好吃」

女人畫著今年最流行的偽素顏妝容,笑得格外溫和

「剛才聽張張她今天晚上要幫沈總監做報表,啊我本來想要你今晚輕鬆一點的呢,這樣的話真的不好意思,那幾十份文件只能麻煩你去打印了」

小敏連忙客套的搖頭,「不不不,沒關係的李科長,我可以做的」

心裏卻是將沈歡和張張都親切問候好幾遍,上午拿奶茶下午算賬晚上做報表,平時也沒見她這麼忙嘛,不是什麼事情都幫她們干?肯定是沈歡那個賤人乾的!什麼狗屁總監,不就是當老闆的情人來的嗎,一天天的裝什麼清高!

看着眼中怒火中燒的小敏,李麗蓉滿意的點點頭,但還是想多送給她們幾分像這樣如此熱烈的情緒

「咦?那個是沈總監和謝總嗎,他們要一起去吃飯呀,啊真是,我一會兒也要去銀行一趟,小曼這份賬務就麻煩你去和王科長對一對吧」

李麗蓉眼神似水,溫柔的寬慰了兩句,余光中的幾個員工已經開始毫不遮掩的癟嘴抱怨,她向來是受她們這群蠢貨喜歡的,自然而然的被幾人視為友方

她望了一眼疾馳而去的黑色阿斯頓馬丁後快速收回視線,無人注意到女人眼中流過的貪婪和勢在必得

她緩緩勾起嘴角

沈歡,失去人緣只是開始,我要你

身敗名裂!

中午時分,小吃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沈歡跟在身姿挺拔的男人身後穿梭在嘈雜的人流中,前面的男人似乎是非常熟悉,閑庭信步的慢慢走向一側的巷子深處

她則在背後默默感慨,原本以為一定是去哪個幽辟的高檔餐廳,畢竟抱着一打算的上比較機密的文件,結果就一臉懵逼的被帶到的小吃街

看着被隨意甩停在路邊的DBS,說實話她是有點心疼的,畢竟自己畢生夢想的其中之一就是買一輛她老闆開的毫不在意的小車車了

進入巷子後,人流量很明顯的減少,這一排開的都是靜吧和美甲紋身店等,也沒有見到飯店的影子

不知是漏水還是怎地,破舊狹窄的樓梯上的小廣告都生出了霉斑,男人低頭望了一眼,在樓梯前停下,狹長的鳳眸上下掃視她一番,淡淡的眼神看得本就心虛的沈歡有點慌

瞧瞧這陰暗的小巷,老舊的筒子樓,她只是噴了他一口水,這人不會把她賣了吧,這四周又沒有人,她跑都來不及啊!說不定這姓謝的就是個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從事見不得光的地下勾當呢

我可不想出門一趟丟了腎啊啊啊!我家裡上有老下無小,還有一個沒通過微信的男朋友呢嗚嗚,我正值青年,意氣風發也就這十年,可不能少了個腎吶!

謝承君一臉無奈,不知道這個腦補王又想到了什麼

「上來」

男人語氣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

「啊?!上,上什麼?謝總,這光天化日之下不合適吧哈哈哈······」

她既慌張又尷尬的咧嘴笑笑,白皙的小臉上多了一份無措

兩人就這麼隔着半米多的距離一看看我我看看你,謝承君有些好笑,自己哪裡表現得像一個好像馬上就要把她綁了的人,這麼謹慎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馬上就要非禮她一樣

他微微蹲下,線條流暢的小臂攬起女人纖細卻柔軟的小腿,伴着一聲驚呼將她抗抱的肩膀上

「謝,謝總您這是幹什麼!您放我下來,我能走的」

沈歡着急的拍打着謝承君的肩膀,上下撲騰着也不忘觀察周圍環境

我一會先不要着急給他大逼兜,等老娘落地先特么給這小白臉一個肘擊,再連一個後踢腿,最後把兩個高跟鞋甩他臉上跑下去呼救,如果他不能打的話那就再給他一個······

男人顰眉,迫不得已的停下步伐,站在平台上

「別亂動,一會摔了」

他輕輕將快要掉下來的沈歡又往上顛了顛,放軟聲音道,「這裡樓梯太窄了,高跟鞋走不了」

話音落下,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抬頭探了探,然後就立馬像是大白蝦進了一趟烤箱似的變得紅彤彤的,默不作聲的低下頭來,和魚一樣胡亂撲騰的身體也立馬軟了下來,如同一隻聽話的小貓,乖乖趴着不動彈了

「不好意思啊謝總,我還以為」

謝承君勾起嘴角,對這個態度很是受用,拖着調戲的語調緩緩開口

「以為我要對你干點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啊,你難道不覺得這個地方沒情調嗎?你做得下去?」

沈歡紅着臉嘟囔着嘴,整個人彷彿一顆焉巴了的小苗低低的哼唧了幾聲後不說話了

我確定她在開車!可他是我老闆——我不能飈回去!!

片刻後,男人在一扇被裝飾的花里胡哨的門前停下,慢慢的彎腰托着沈歡將她放下

「嗯,到了」

《我竟然是老闆的榜一爸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