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拒絕的大佬都黑化了
我拒絕的大佬都黑化了 連載中

我拒絕的大佬都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禾菲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宣惜 小禾菲菲

女主軟萌傻白甜,全文最美,萬人迷瑪麗蘇宣惜沒想到,青梅竹馬的哥哥,心存敬畏的長輩,生死與共的摯友居然同時向她表明了心意這幾個男人一個比一個可怕,她哪個都不敢答應啊…………天下人不曾善待於我,我何必要顧及天下人四海將傾,世界破滅又如何?吾之所求,唯你而已——宣起智者不渡愛河,無愛者無敵!而我,不僅不是智者,還是這世間最愚蠢的存在竟親手,在我們之間划下了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浮黎這世界善惡,都是由強者定的我贏了,那我的敵人便是惡無論各種手段,只要你最後屬於我……——君輕白展開

《我拒絕的大佬都黑化了》章節試讀:

不過是個小奴隸而已,宣晟自然不會拒絕她,他神情淡漠的看向胖夫人。

「我這人不講道理,我的女兒看上了你的奴隸,你給是不給?」

好囂張的人!

胖夫人氣的渾身發抖,卻生生忍住了,她確實害怕惹到不該惹到人。

「夫人,消消氣,此人咱們惹不起。」眼看胖夫人就要惹下禍事,身旁的隨從趕緊勸住她。

胖夫人經過隨從的提醒,平復了一下心情,仔細打量着眼前之人。待注意到他手中的流光溢彩的來儀劍時,嚇得腿腳一軟,差點兒沒摔在地上。

雪發玉面,有鳳來儀,除了宣城主還能有誰?

胖夫人連忙欠身行禮,一張肉臉上堆滿了諂媚的笑容:「小人眼拙,不知城主大駕在此,罪過罪過。難得這小奴隸小姐喜歡,不勝榮幸,這便贈予小姐了。」

宣惜搖了搖頭,將脖子上的白玉吊墜遞給胖夫人。

這白玉吊墜靈氣內蘊,一看就非凡品,別說買個小奴隸了,就算買一千個也綽綽有餘。胖夫人哪裡敢收,連連推拒:「小姐收回去吧,這小奴隸哪裡值得上這樣的寶貝。」

「我覺得他值,他就值。」宣惜直接將白玉吊墜放在胖夫人手中。

胖夫人還要說話,宣晟掃了她一眼,她趕緊閉上了嘴巴。

宣惜達到了目的,走到蜷縮成一團的少年奴隸身旁,微笑着對他伸出手說道:「跟我走。」

小奴隸卻沒有碰她的手,艱難的支起身子,就那樣坐在地上,任由鮮血在猙獰的傷口流淌。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眸空洞而茫然的盯着她,似乎認為她與之前鞭笞他的胖夫人無甚區別。

「這小狼崽子就是這般不服管教。」胖夫人揚了揚手中的鞭子,惡狠狠的說道:「小姐,我再幫你教訓他一頓。」

「他現在已經屬於我了。」宣惜有些生氣的呵斥道。

宣晟微一屈指,一道無形劍氣從胖夫人頭上划過,帶走一縷斷髮,寒聲說道:「滾。」

「我這就滾,這就滾……」胖夫人被宣晟一嚇,也顧不上整理散亂的頭髮,連滾帶爬的帶着一眾隨從迅速離開。

宣惜沒有理會她,直接彎腰與小奴隸齊平,一雙清澈見底的眼睛微微彎起,繼續將手放在小奴隸身前,溫聲道:「你的眼睛真好看,比我的白玉漂亮多了。」

意思是,在她心中,他這個低賤的奴隸比那價值萬金的白玉更珍貴?

小奴隸不敢確認她的話是否是他所理解的意思,心裏卻悄悄湧出一股淡淡的暖流。同時又暗暗反駁她對自己的誇讚:明明,這世間最好看的眼眸就生在她的臉上,她怎能誇我得眼睛好看呢?

看着她白嫩無暇的小手,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臟污,小奴隸情不自禁的將髒兮兮的雙手藏到了身後。

宣惜不明所以,以為他還是對自己有所抵觸,心中有些失望,再一次說道:「跟我走,我不打你。」

小奴隸眼睫一動,艱難的站起來,拖着破敗的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到宣惜身邊。

見他如此,宣惜毫不吝惜的沖他笑了笑,小奴隸眉眼低垂,心裏想着:她居然會沖一個卑微的奴隸笑,是她天生愛笑么?

宣惜走向那倒霉的攤主,遞給他一顆珍珠,歉然說道:「叔叔,這是賠償。」

「當不起,當不起。此時與小姐無關,小姐不必如此。」攤主被這小仙女一聲叔叔喚得全身舒爽,連連推拒。

宣惜指着小奴隸,認真的說道:「是他摔壞了您的攤子,他現在是我的人,理因由我負責。」

她的人么?

她居然認為,他是人?

小奴隸宛若鐵石一般的心臟,微微跳動起來。

攤主還是第一次見到會為奴隸賠償的貴族小姐,有些驚疑不定。環顧了一圈,見宣晟點了頭,才小心翼翼的接過了珍珠,喜出望外的跪在地上千恩萬謝。

今日不僅可以出來玩,還得了個小夥伴,宣惜十分滿足,好心情一直持續到回城主府。

再次回到那個困住她的「牢籠」,「牢頭」宣晟一離開,宣惜的心情瞬間變得有些低落。

她取出一枚療傷丹藥,隨手向小奴隸遞過去。

小奴隸看着縕滿靈光的丹藥時愣住了,反應不能。是他想的那樣嗎?居然有主人會給一個奴隸吃這種療傷聖葯?

宣惜見他不動,不耐煩的將丹藥放進了他的嘴裏,她早就看小奴隸滿身傷痕不順眼了。

作為城主府里唯一的小姐,除了不能隨意出門,宣惜是被千嬌萬寵長大的,身上就沒有低級貨色。高級縕靈丹入口即化,小奴隸身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癒合起來。只是,傷疤卻留了下來。

她為何要對一個奴隸這般好?小奴隸獃獃的,恍然還在夢中。

小奴隸身上的臟污看着有些礙眼,宣惜便招來兩個婢女帶他去洗漱。

溫婉秀麗的婢女細心的為小奴隸準備了乾淨的衣物,和盛滿熱水的浴桶。

當溫暖乾淨的水流從小奴隸身上滑過時,他才感覺到一絲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