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靠自學中醫來修仙
我靠自學中醫來修仙 連載中

我靠自學中醫來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去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丁一寧 去閑 都市小說

丁一寧是名赤腳醫生,因為好心救人卻被恩將仇報,被舉報無證行醫被捕入獄,卻因禍得福機緣巧合下,通過自學中醫成為神醫並築基成功展開

《我靠自學中醫來修仙》章節試讀:

「偉哥,這是什麼菜啊!好香啊!」張璐迫不及待就要伸手去打開包裝。

「哎哎~別急,此情此景先讓我吟詩一首!」楊偉趕緊拉住張璐的手,見他拿出手機搖頭晃腦的讀着一首詩:「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高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候。」

「偉哥,你太有才了,還會寫詩,好詩!好詩啊!」張璐迫不及待的鼓起掌來。

「這應該是蘇軾寫的吧?」叫王成的同學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打斷道。

「楊偉,這個難道是河豚?河豚有毒!吃這個有安全隱患吧?」李冰加到微信終於肯回到她的座位上。

「放心吧,這個魚我們這裡叫雞抱魚,我經常吃,一點事沒有!清明前後,正是吃河豚的時節。它可是天下第一鮮,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說著打開包裝盒。

只見一大盤河豚肉雪白雪白的,濃郁的乳白色的湯汁香氣撲鼻,讓人食指大動,唾液直冒。

「你們的籺絲炒好了……咦~什麼東西這麼鮮!」只見老闆端着一盤炒籺絲進來。「雞……雞抱魚!啊!大家這個東西可不興吃啊!!」手裡的盤子都差點端不住了。

「哎你怕什麼,又不是你做的,吃死也不用你負責!昨天訂餐讓你做你說不會做,我好不容易讓人從外面打包來,你還不讓吃?」楊偉生氣道。

「飯店不能賣雞抱魚的啊,每年都有人吃這個中毒,大家看我開這個小飯店也不容易,大家別吃了吧,我…我等下給你們打八折!」大排檔老闆放好籺絲,用手在圍裙上擦了擦說道。

「誰稀罕你的菜,就你這個破店值幾個錢,如果工商局封你的店我賠個店給你!行了吧!就算有什麼事,也不要你負責,快走吧,別打擾我們吃天下第一鮮,涼了就不好吃了!」楊偉不耐煩的揮揮手。

「一寧,這……」老闆求助的望向一寧。

丁一寧正在往碗里夾着炒籺絲,見老闆問他,跑到門口對老闆招了招手,說過來。

老闆走過去,只見丁一寧和他耳語幾句,老闆狐疑小聲說:「這…這樣不好吧!」

「先準備好吧,有備無患,去吧!」說完拍了拍老闆肩膀回到座位上繼續夾炒籺絲。

只見楊偉已經給大家一人打上一碗河豚,張璐已經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哇!偉哥!這也太鮮了,這個肉Q彈Q彈的,入口即化!這個湯,鮮得舌頭都掉了。我得再來一碗!和你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李冰,你怎麼不吃啊!涼了就不好吃了,大家都吃啊,真沒事的,這可是純野生的,大城市根本吃不到!」見有幾個同學還在遲疑,楊偉「吸溜」喝了一大口湯,「你們看,多鮮美啊!」

李冰說:「謝謝啊,我想先吃完炒籺絲,再吃。」

「籺絲有什麼好吃的,就是炒干米粉!啊~~」楊偉不屑的說道,夾起一塊河豚肉,「唰」的一聲就咽進去,發出滿足的聲音。

「一寧啊,為什麼你們這裡炒米粉叫做炒籺絲啊,有什麼講究啊?」李冰好像對美味河豚興趣不大,反而問丁一寧炒米粉。

「以前我們這裡是個海島,能種稻穀的良田很少,村民們把魚做成魚乾,去到幾十公里外的集市去換糧食,大多數時候都是換一些木薯之類的充饑,米是很珍貴的,只有重要的日子才能吃上大米。

因為米太珍貴了,所以不捨得吃,重要的日子也沒那麼多,很多米放久了就會長蟲子。於是就把快過期的大米,用石磨磨成米漿,再放到鍋里一層一層蒸熟。晒乾之後就得一個一個圓圓的大米餅,這個大米餅也叫做籺,是我們當地話。

蒸熟再晒乾的米餅保質期很長,可以拿來烤着吃,出海時候帶着就是乾糧,喝酒時候就是下酒菜。籺絲就是把大米餅用鍘刀切成絲。炒之前用熱水泡軟,放入海鮮,肉一起炒。以前只有紅白喜事,逢年過節才有機會吃呢!所以炒籺絲還有一個浪漫的名字叫做登記粉,定情粉。」

「我們這裡問男女情侶是不是準備結婚,一般都是問你們準備炒籺絲了嗎。所以一起吃炒籺絲是很浪漫的!」林宙也在旁邊插嘴。

「那一起吃這個不就代表兩個人……」李冰臉忽然覺得有點發燙。

「這都是故事而已,現在每個飯店都拿來做噱頭騙遊客。滿大街都有賣。」楊偉不滿的說道,「冰冰快喝湯,都要涼了。」

「李冰你不吃我就幫你吃了」,張璐見盤已經空了,伸手就要去拿李冰面前那一碗,「哐當」一下沒拿住撒了自己一身。

「張璐,你怎麼這樣不小心啊!張璐?你怎麼了。」旁邊的同學看情況不對。

「我……我嘴唇、手指有點發麻,還……還有些刺痛。」張璐哆哆嗦嗦也不知道是真中毒還是被嚇着了。「偉…偉哥,怎…怎麼辦,我…我不會死吧,嗚嗚嗚……」

「沒有啊,我吃怎麼沒事?啊!我…我也覺得舌頭髮麻了!快打醫院急救電話!」楊偉也中毒了。

幾個還沒吃的同學嚇得趕緊站了起來,一下凳子杯碗東倒西歪。

「怎麼了怎麼了!」老闆急沖沖的趕來,看來他一直等在旁邊。「我都讓你們不要吃,偏不聽!這下怎麼辦好!

這一桌人就張璐吃得最多,楊偉次之。像丁一寧,李冰,林宙和另外兩個小學同學沒吃,其他人都是淺嘗輒止,雖然味道好,也因為害怕沒敢吃多,目前沒見有癥狀。

「丁一寧!快救救他們吧,你不是醫生嗎?」李冰都快急哭了。

「我不是醫生啊,沒證的!快找車送醫院唄!」丁一寧無奈的回答。

「一…一寧,求求你…救救我,我…我怕去到醫院都涼了!」楊偉哀求道。

「我看你們應該中毒不深,去到醫院洗胃沒問題的。」丁一寧安慰道。

「一寧救救他們吧,也救救我,要是去到醫院鬧大了,我這飯店也要關門了,雖然魚不是我這裡煮的,但是的確是在店裡中毒的,上面可不管這麼細……」大排檔老闆阿明也哀求道。

「這個中毒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辦法也不多,就是用吐法,你們自己扣喉嚨吐出來就行了。不過可能吐不幹凈還是有毒殘留……古代都是用黃湯催吐……」丁一寧還沒說完。

”那你快給我們喝黃湯啊!」有個同學着急的喊道。

「我去哪裡找黃湯給你們喝~黃湯就是糞水,現在都是美麗鄉村了,廁所都香噴噴的去哪找糞水。」丁一寧回答道。

「我…我快死了,救……救我。」只見張璐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身上還潑了湯,別提多狼狽了。

「大叔,剛才讓你準備的東西準備好沒?」丁一寧轉頭問老闆阿明。

「真…真要給他們吃那個啊!」阿明雖然也很急,但是一想到丁一寧剛才讓他去找的東西也是頭皮發麻。

「吃不吃讓他們選擇吧,是這樣,人拉的找不到,但是狗拉的還是很多的,剛才讓老闆去路邊撿了幾塊,只能放到水裡搗碎給你們喝了催吐了。

只是…唉!你們自己選擇吃不吃吧!」丁一寧無奈地說,其實催吐的辦法有很多,比如瓜蔞之類的,但是一時間也找不到,附近最多的就是狗的排泄物了,畢竟哪裡都有養狗的,而且什麼地方養狗的總有些人的狗是不綁繩子的,所以只要去路邊、樹底下一般都能找得到。

「吃…我吃…我……不想死,」只見楊璐哭哭啼啼的。

「扶她去廁所吧,等下吐得這裡到處都是。」丁一寧對旁邊同學說道,「大叔快去準備催吐劑。」

……

為解毒活命,幾個人顧不上顏面尊嚴,人人端起碗,個個仰起脖,閉上眼將狗糞水喝下,哇哇地將搶食的魚肉等食物全部嘔吐出來,甚至五臟六腑都要倒出來,霎時臭氣熏天,一片狼藉,一片哀鳴……

「一寧,這……」老闆和丁一寧站在門口糾結地看着這一幕。

「大叔,催吐只能是清理胃,有些毒素進到血液了。你剛才叫人去找蘆根找到了嗎?等下他們吐完給他們喝蘆根汁解毒。」丁一寧想到《傷寒雜病論》有記載「蘆根煮汁,服之即解。」剛才在門口就讓阿明去準備了。

「煮好了,蘆根涼茶店都有,我老婆去問別人要一些回來。」阿明趕緊去端蘆根水。

……

一番折騰過後,只見眾人雙目都失去了光彩,癱坐在椅子上,「你們感覺怎麼樣了。」李冰擔心地問着眾人。

「喝完蘆根水好多了,也不見舌頭和手指麻了。」一個男同學回答道。

「我…我也好了,先回賓館了。」只見張璐衣服凌亂,披頭散髮。踉踉蹌蹌的頭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我陪你回去吧。」李冰趕緊上前扶着她,也不嫌她臟,還回頭和丁一寧比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

眾人也紛紛告別不歡而散,只剩下楊偉,林宙和丁一寧三人。

「一寧,這次多虧有你,謝謝你」楊偉心有餘悸,和丁一寧道謝。

「同學一場有什麼謝不謝的,要說謝,也是我謝你今天請我吃飯!

4月清明節過後,我們這裡的紅樹林就開花了,如果河豚吃了紅樹林那個花,它的毒性就會增強許多。按照平時的處理方法是很難處理乾淨的。

不過就算我剛才和你們說,你們也不會聽的。

建議以後還是不要吃這麼危險的食物了!

我先回去了,明早還要回公司實習呢。林宙你送楊偉回去吧。」丁一寧也和他們告別了。

《我靠自學中醫來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