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科普了妖獸的一百零八種吃法
我科普了妖獸的一百零八種吃法 連載中

我科普了妖獸的一百零八種吃法

來源:google 作者:陳陳陳小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牧 秦黑 都市小說

秦牧穿越到了靈氣復蘇的世界開局就得到了世界上最強的荒古聖體只不過因為聖體太過於強大,秦牧單純依靠修鍊根本就是杯水車薪直到有一天,秦牧赫然發現自己吃妖獸竟然能夠無止盡的變強而至此因為秦牧的出現,這個世界的畫風好像變得有些奇怪!別人眼裡的強大妖獸!秦牧眼裡:這傢伙油脂大,做成紅燒口應該不錯喲!別人心愛的寶貝靈獸!秦牧眼裡:這傢伙有點柴,白灼蘸醬油應該還行哦!就這樣秦牧以食證道,成了一方不朽傳說直到那一天妖獸動亂降臨,秦牧看着漫天降臨妖獸,面露喜色你說這叫妖獸動亂?不!那叫滿漢全席!!展開

《我科普了妖獸的一百零八種吃法》章節試讀:

「卧槽!牧哥,冷靜!」

「秦牧,你瘋了啊!」

周青和任八千大急,看着秦牧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腦門上都急出了汗。

準備拿出自己壓箱底東西的萬小小也懵逼在了當場。

犬妖雖弱,但畢竟是實打實的妖獸,對付他們這種覺醒都還沒成功的菜雞,那不是……

正當周青幾人已經不忍心的閉上眼,害怕看到犬妖仰頭一咬,最後給秦牧一口吞下去的時候。

一聲巨響,轟然響起。

砰!!!

地面震動,煙塵四起。

巨大的聲響,猛地將周青三人思緒拉回現實。

視線範圍內,犬妖腦袋深深地嵌入地面,顱骨位置凹陷下去一大塊。

還露在地面上的眼珠子一陣泛白,鼻息之間進的氣已經比出的少。

周圍叢林,再度安靜。

零星陽光從叢林間灑落地面,讓周青幾人更清楚的看清楚了此時犬妖的模樣。

三人不約而同的目瞪口呆在當場。

視野範圍,犬妖已經伏誅。

犬妖身前,秦牧右手捏在左手手腕上搖晃:「不愧是妖獸,腦袋很硬。」

三人:「……」

等等…

犬妖死了?

這是什麼情況?

「卧槽,牧哥,你這是,引靈入體成功了?成為覺醒者了?」

周青最先反應過來,趕忙小跑到秦牧邊上,確定秦牧安然無恙之後,止不住的怪叫起來。

「成功了,這一次速度還挺快的。」秦牧沒藏着掖着,給自己歸類到了覺醒者範疇。

任八千和萬小小跟着小跑上前,正好聽到秦牧的回答,二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秦牧。

萬小小小嘴張開成『哦』字形,看了看秦牧,又看了看已經伏誅的犬妖,小手壓在了自己胸前平地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任八千表現更誇張,咕嚕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已經伏誅的犬妖無時無刻的不在刺激着他的視覺神經。

說好一起當菜狗,誰先覺醒誰是狗。

這簡直……

「誒,秦牧,你的神輪呢?」

任八千反應過來,瞅着秦牧身後並沒有任何神輪,忍不住納悶起來:「正常來說覺醒之後,都應該有神輪的,都會做出和郝老師一樣的裝逼行為,你這是?」

「我這是低調!」

秦牧翻了翻白眼,隨口胡謅,儘可能的含糊着,他有勞什子的神輪,想外放也有心無力。

「八千,你懂個桃子。」

「牧哥這肯定是不想打擊到我們的積極性,學着點。」

周青補刀,無情的戳着任八千心窩子。

任八千:「……你個牧吹,和你沒有共同語言。」

這時,萬小小蹲在了犬妖邊上,手輕輕的戳了戳犬妖顱骨上塌陷的地方,小臉蛋上擠滿了疑惑。

「不太對勁誒,來之前秦大哥都還沒完成覺醒,應該是剛剛才完成了的吧?」

「剛剛覺醒的覺醒者,應該還沒適應自身神輪的力量,秦大哥怎麼可能就那樣一拳給犬妖KO了?」

「難道……這頭犬妖有病?」

萬小小小聲嘀咕着,總感覺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雖然只是最低級的妖獸,任何的一輪覺醒者都能輕鬆解決,但這個任何卻不包括才覺醒的覺醒者。

好像,也只剩下一個有病的解釋?

身患惡疾?實力根本發揮不出,所以就這麼被錘爛了?

秦牧嘴角抽了抽:「這犬妖倒是沒病,只是以前我學過廚師,顛勺過一陣子,力氣大了那麼一點。」

「嗯……很合理。」

合理???

萬小小驚醒,周青與任八千也瞬間反應過來,這能合理就怪了啊!

然而,秦牧沒有和他們繼續啰嗦下去,轉身到背包中取出了一些東西,是一把匕首和打火石,轉身又朝着犬妖走來。

圓夢荒古聖體之後,適才第一次出手,秦牧只覺得自己體內氣血翻湧厲害。

犬妖已經伏誅,放任這樣的妖獸血肉不去處理,浪費!

秦牧現在心裏很期待,他很想看看吞食了原生態的妖獸血肉,是否可以讓他的苦海稍微大那麼一丟丟。

至於妖獸血肉中的狂暴血氣,渾然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牧哥,你這是要幹啥?」周青驚醒,怪叫起來。

秦牧蹲在犬妖邊上,一邊在犬妖身上割着口子一邊解釋道:「這妖獸剛開始想要吃我們,被解決了讓我們吃掉,你們不覺得合理嗎?」

周青:「……」這合理個桃子啊,原生態的妖獸血肉是能隨便吃的嗎?

「秦…秦大哥,你千萬要冷靜啊!」萬小小跟着說道:「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的妖獸血肉,吃下去之後可能會爆體而亡的,咱能別這樣找刺激成么?」

饒是萬小小出生名門,幼年就見過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此時,她還是讓秦牧的作為驚掉了下巴。

見過作死的,還真沒見過秦牧這樣作死的。

「放心,我心裏有數!」

秦牧回了一句,隨後全神貫注的開始給妖獸進行肢解手術,打火石也架起了一團篝火。

確定秦牧不是在開玩笑,萬小小几人已經一懵再懵。

好半晌功夫,任八千總算回過神來那麼一點點,盯着秦牧一絲不苟的處理着妖獸血肉,並且還將犬妖血肉架在了篝火堆上,一顆心都懸在了嗓子眼。

「胖子,你掐我一下?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秦牧真的打算就這樣不經過任何處理的吃妖獸血肉?」任八千小聲嘀咕。

周青聞言,狠狠地在任八千胳膊上掐了一下。

「嘶!!!」

任八千瞬間提肛。

趕忙掙脫周青的爪子,瘋狂抽着涼氣:「我靠,讓你掐你還真掐啊!」

周青翻了翻白眼:「你讓我掐的,小小可以作證。」

萬小小:「八千,我作證,你讓周青掐你的。」

任八千:「……我服了你們這幫老六。」

無情吐槽了兩人一番,任八千重新將目光匯聚到秦牧身上。

「掐我,我感覺到痛了,那這一切就都是真的?」

「根據以往典籍記載,生吃不經過任何處理的妖獸血肉,最終的結果好像是爆體而亡。」

「我們好像有點勸不住秦牧,萬一最後被撐爆了怎麼辦?」

周青體胖手快,抓下了別在任八千腰間的信號彈:「涼拌炒雞蛋,不快點放信號彈找郝老師過來應對突發情況,你在想啥呢?」

《我科普了妖獸的一百零八種吃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