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可以看見能量
我可以看見能量 連載中

我可以看見能量

來源:google 作者:學與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盡 白輕語 都市小說

進化,人與自然永恆的主題而「能」的到來,似乎為人類的進化開啟了新的篇章華麗亦或殘酷?科技與能,交融還是碰撞?進化的盡頭是什麼?當波雲詭譎逐漸消散,當僅憑肉身橫渡太空,當寂寥星空觸手可及,人類才恍然,進化,似乎沒有盡頭展開

《我可以看見能量》章節試讀:

一覺睡到次日六點的徐盡,腦袋不疼了,反而覺得愈發精神,實屬是意外之喜了。

徐盡首先是檢查自己的精神力,其實徐盡也不知道它的叫法是什麼。

就像那屏障一樣,在危機時刻,突然出現。當時只想着還擊,並沒有在意那屏障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而現在仔細揣摩,會不會和異空間一樣,還有一個更為特殊的異空間是寄存我的「精神」?

徐盡回憶了下昨天的那個場景,試圖重現它,然後將自己的「精神」從類似異空間的地方引出來。

只是,這和異空間不一樣的吧?

我可以看見「能」,跟着「能」走就自然而然地進入了異空間,再歷經多次嘗試,異空間的入口就像一個點,錨定在了我體內的某個部位。

至於儲存「精神」的地方,徐盡沒有一點頭緒,而想要再次復刻那場景,已然成為了奢望。

但徐盡不是那麼輕易就放棄的人,既然是自己的東西,那麼沒有理由自己用不了、找不到它。

一定有某種方法亦或門戶,能夠幫助自己找到它的。

徐盡忽地想起了與屏障一起被自己「看見」的人形。自己最初是想要看到腦袋被扎的地方是咋樣的,然後在死亡威脅和屏息凝神……

屏息凝神!

是了,死亡威脅沒法再來一次,自己也沒那麼蠢,那麼屏息凝神,值得一試!

徐盡將大腦放空,屏住呼吸,全力去想着看到自己的身體。

須臾,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徐盡成功「看見」了自己的人形,在腦海中而非眼睛,這便是精神的妙用嗎?

也就是說,這是精神的世界?徐盡將感知的範圍向其他地方移動,發現都是灰濛濛的一片,只有自己呈白色。

誒?不對,徐盡發現牆邊、角落、書櫃底部還有些小小的白點,這是昆蟲類吧。

神奇!

徐儘是真的被震撼到了,當然,更多的是興奮,難以言表、無法抑制的興奮感。

徐盡繼續探索,這是精神世界,而自己還要找到精神的家園。只是,徐盡又陷入瓶頸之中了。

沒有引導,光憑自個在那漫無目的地找,實在是難覓蹤跡。

異空間的發現其實最開始還是小楓提到,然後自己才循着「能」找到它的,目的十分明確。

而現在自己已經知道了這麼個地方的存在,缺的是一個引導。一個和「能」類似的引導,像「能」一樣的,「能」……

徐盡重重地拍了自己腦袋一下,怎麼把這茬忘了!

這「能」是有分類的啊!自己在發現「能」的第一天,就在教室里試驗出來的,這下難題就迎刃而解了。

徐盡開始大量地吸收「能」,仔細用雙眼和精神視場仔細觀察它們的去向。

發現大部分都「能」都是朝着自己的異空間而去的,但還是有一小部分的前往那白色人形。說具體點,是白色人形腦袋上的某一點。

竟然和這異空間的入口一般無二!都是由一點連接一個空間,這精神能便是去往精神空間。

徐盡的意識便隨着那些精神能一起從那個點前往精神空間。

這兒漆黑一片,沒有絲毫光亮,但是在這空間的**區域,有着一條首尾相銜接的純白色流體。

想必這便是自己的「精神」了吧。徐盡目光注視着它,靜靜地思索着。

對於「精神能」這一叫法,是徐盡剛剛想出來的,同樣的,對於那「能」,徐盡也重新命名為「元能」。

之所以叫「元能」,其實是基於徐盡「能」的特點。

徐盡於腦海中搜羅了好一會,才發現了「元」之一字和自己的能簡直是絕配,便將自己的異能命名為「元能」。

從徐盡發現這元能亦或者說是成為煉能者到現在,徐盡才算是真正意義上較為全面地了解自己的狀況。

是時候稍微梳理、總結一下了,徐盡默默地想着。

物理層面上,自己有元能彈,隨着自己實力的增強,這元能彈所能凝聚的元能渺數和威力都會隨之增強,兩者呈正相關。

而且自己對於這元能的用法,還有着些新的構想。

其次便是異能層面,自己的「元能」迥異於普通無屬性的「能」,怎麼看都可以將其歸類為「異能」。

還有一點,據小楓說,普能者是不具有異空間的,所以他們體內能夠儲存的能是有上限的,而那些繼續呆在他們體內的能,則會一直強化他們的肉身。

用李老大的話來說,碰到高階普能者,立刻馬上拉開距離,遠程全力轟擊他,被近身的話,基本沒有活路,除非有能夠飛翔、浮空之類的天賦。

再反觀自己,看着體內那全身上下遊走、流動的108渺元能,徐盡就覺得渾身舒坦,它們都是辛勤的「園丁」呀,為自己身軀的茁壯成長,不斷地付出。

如此,甚好。

最後就是這「精神」的發現了。徐盡將精神空間的那環狀白色流體命名為「精神」,那麼自己具現出體外的錐體便可以算作「精神錐」了。

在對手沒有「精神能」或者根本就沒有開啟精神空間的情況下,那就只能被動挨打了。

這精神能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徐盡沒有完整地測試過,但看那襲擊自己的公交車司機的反應來看,必然威力不俗。

想着想着,徐盡發現自己忽略了最重要也是最基礎的一點–元能的渺數。

還是按照之前的方法,徐盡在腦海中詢問亦或是思考道:我的元能多少渺了?

「2022」這個數字隱約間浮現腦海,想必就是它了。

對於自己目前的能力徐盡有了一個大致的概念了,只是,奈何這麼些天來,自己完全沒有能夠切磋亦或是嘗試的對象。

要形容自己現在的狀態那就是–花架子。自己縱然有着威力較大的元能彈和精神錐,但是實戰經驗可以說是差得一塌糊塗,幾乎等於零。

所以,接下來的一大重點便需要放在這相關的方面上了。那麼問題又來了,怎麼去提升呢?總不能自己去沒事惹事吧。

徐盡琢磨來尋思去,還真找不到比和別人交戰更好的提升方式了,目前階段也就作罷了,畢竟自己還是太弱小了。

「盡兒,起床嘍。餓壞了吧,今天早餐格外豐盛哦。」

母親大人溫柔的呼喚聲,總是可以消除自己的一切憂愁啊。

「得嘞!母親大人。」

徐盡做好準備工作,來到用餐的地方,便看見那滿滿一桌的早餐,父親已經吃的不亦樂乎了。

「昨天幹嘛去了?晚飯都沒吃。」

徐母一臉疑惑和擔憂地問道。

「嘿嘿,運動去了,第一次嘛,練過頭了。」

聞言,徐父停下了嘴上和眼上的活,抬起了頭來,先是和徐母對視一眼,然後,徐父徐母齊齊看向徐盡。

兩人先是欣慰,緊接着便是心疼。

這孩子,從小就懂事,連叛逆期都沒有過啊。

其實不然,徐盡有過叛逆期的,雖然只有一天。

那天徐盡才剛上初一,那時徐盡一家剛剛從村區搬來城區,因為村區沒有中學,為了方便徐盡接下來的學習,所以他們承擔這巨大的諸如房租、學費、生活費等等方面的經濟壓力,也要供起徐盡接下來的學習。

為了攢錢,他父母每天都在公司加班至深夜;為了省錢,他們每天的食物都不外乎泡椒、饅頭以及白開水。

徐盡不知道他們這樣子吃了多久,但是他看到了成箱的泡椒罐頭,他看到了母親病倒住院,他看到了父親捶牆自責。

就在開學一個月多,徐盡在知道這些後,叛逆了一天,他離家出走了。

那時徐盡營養跟不上,才一米四齣頭的個子,小小的身影在街上奔跑着,淚水順着耳畔的狂風遠去,對自己的無能為力而無奈和憤怒。

說是離家出走,但是,他還是下午六點前回到家中,怕從醫院回家給自己做飯的父親擔心啊。

也是自那以後,徐盡長大了,心中也只剩下學習了。只有學習能夠為未來謀一個出路,才能對得起父母的付出,才能回報他們。

就這樣,徐盡一直保持到了現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