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們彼此的暗戀
我們彼此的暗戀 連載中

我們彼此的暗戀

來源:google 作者:河野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明月 現代言情 田伯航

青春時期的悸動大概能牢記一輩子吧呂明月盯着手機里不斷彈出的微信群消息,久久沒有看到那個人的名字,準備放下手機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馬甲:甜薄荷明月的心緊緊的想被人攥住一樣,那是自己對他的稱呼,沒想到現在再看到這幾個字還是那麼心痛,自己總是說早就忘了,也釋懷了,而時間這副良藥好像也過了它的藥性,明月把手機扔在一旁,不再給自己機會去回想過去的點點滴滴……偶遇到高中班長,田伯航被硬拉着去酒吧敘敘舊,聊起往事,田伯航猛灌了自己一杯,班長把手搭在田伯航的肩膀上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嘆氣田伯航一杯一杯的酒下肚,眼神不覺有些迷離,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扶着頭疼欲裂的腦袋,拿起床頭的手機,看着微信群里幾百條未讀信息和自己的發言,田伯航瞬間清醒!展開

《我們彼此的暗戀》章節試讀:

「121,121,1!2!3!4!」

「1234!!!」

金州中學的神話在全國各地傳開以後,一股向金州中學學習的熱潮席捲開來,緊緊跟隨時代潮流不甘落後的十一中便派了幾位老師前往參觀學習,其中就包括明月當時走錯班的二班的班主任,現在也是一班的化學老師。回來之後的他們受益良多,也一直在感嘆人家學校學生學習狀態,說完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學生除了跑食堂跑廁所賊快,干其他事老師薅都薅不起來的樣子不覺咬了咬牙,恨鐵不成鋼。

「同學們,老師這次去人家金州中學參觀可以說是受益匪淺,看了人家的學生啊,真是讓我震撼,人家那些同學啊,哎?人家就知道學習,有那學習的意識,人家不學習就急得慌,咱這好,老師求着你學你都不學啊,好不容易喂到嘴裏去了,哎?你又給吐出來了,你是怕你那小腦袋瓜子裝滿了還是咋的………」

化學課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於坤德在講台上十分鐘講了一道題,三十分鐘聊了半天其他,五分鐘回歸正題,然後下課拖堂。話癆的他在眾多教師之中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高大,單看形象氣質也一副翩翩君子的樣子,帶着銀邊眼鏡,每天穿的白色襯衣扎在修長的西褲里,黑色腰帶的卡扣閃閃發亮,上課總是左手抱着書本教案,右手握着泡着茶葉的保溫杯,大長腿一步便能從門口跨到講桌的高台上。準備好開始講課的時候他總會先擰開保溫杯散散熱,一縷縷熱氣冒出來,彷彿還飄着茶香,明月總是強迫症般想幫他蓋上杯蓋,因為在他課上激情澎湃地擦着黑板時粉筆末紛紛揚揚,也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杯粉筆末泡茶。

如此的於坤德不張口便是翩翩君子,讀書作詩的氣質,張口便讓人感覺他手裡的書應該換成煎餅卷大蔥。土生土長的山東漢子,於坤德稍一張口便能讓對方猜出自己具體是哪個地方的人。而他似乎永遠都意識不到這點,在別人聽到他濃濃的方言普通話恨不得能猜出他生在哪個經緯度時,他總會反問對方並稱讚對方厲害,這都能聽出來。

叮——————

「好,咱下課吧,都去跑操啊,咱這跑操也很體現班級的團結和同學之間的信任,人家金州中學每個班級跑的跟個方塊似的,還有把準備的小本子也拿上,列隊的時候能記住一個單詞咱就算一個,口號都…………」喋喋不休………於坤德口裡的「下課」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有等他人坐到辦公室里他的課才算真正的結束……

艷陽高照的一天,室外像是曝光過度,晃得人睜不開眼,明月站在班集體叢中,雙手高舉着小本子,本來就耀眼的陽光灑在紙上反射出明晃晃的光,明月眯縫着眼睛,昂着頭,嘴裏嗚啦嗚啦讀着紙上的內容。

十一中跑操的形式是從金州中學的經驗學來的,每班一個方隊在操場固定的位置,十八個班形成一個不間斷的環形,等全部班級準備完畢後,一班帶頭先跑,然後每個班接續跟上。方隊中兩人前後的距離幾乎只有一拳,一步邁錯便會導致一大片人摔倒,所以幾乎跑步的過程中也不能有一絲走神,這就是於坤德所說的團結和信任。

「121,121,1!2!3!4!」

「1234!!!」每個班都發出震耳欲聾的口號聲!

雖然在初中也每天集體跑步,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人與人之間的親密距離,每次跑起步來明月不免有些緊張。

每個班級慷慨激昂的喊着口號,明月慶幸還剩最後一圈的距離。可就在這時,一瞬間還來不及反應,明月像是被一股力量扽了回去,猛得向前撲倒,一班的方隊瞬間如土崩瓦解一般陷下去一大塊,後面的二班機械地繞開摔倒的幾人繼續前進,一班被打散的隊伍也再次組合起來自覺跟上隊伍繼續跑步。等反應過來時,倒在地上的明月發現自己的鞋丟了一隻,想撐起身子站起來去尋找時疼痛感從手掌處傳來,傷口上硌着沙粒,明月勉強站起身,膝蓋的疼痛也難以支撐自己行動,明月疼得緊鎖起眉頭。

「明月……對不起對不起。」位置排在明月身後跑步的柳希然因為沒怎麼參與軍訓的原因集體跑步也就沒參與幾次,正式開始日常跑步後突然跟隨着班級的節奏還沒怎麼適應過來,柳希然皺着眉頭哭喪着臉,內疚的樣子和明月一遍遍道歉。

「沒事,你先扶我一下,別在跑道上。」

柳希然趕忙伸手上前扶起明月。但不知是柳希然瘦薄的體格還是她不太敢實落落攙扶明月的原因,她的支撐對於明月來說好像有點虛無縹緲,明月強忍着一蹦一跳地移動到了跑道邊緣。感受了幾秒鐘手掌和膝蓋處火辣辣的疼痛,明月又回過神來想到自己的另一隻鞋還不知道被各個班級踢到哪去了,四處張望着鞋的蹤影時看到不遠處的田伯航提着自己的另一隻鞋朝自己走來。

看到田伯航的身影,這種尷尬時刻明月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灰姑娘么……明月上一秒還因為痛感皺起了眉,腦海中一閃而過這個搞笑的念頭,卻又苦笑出聲。

「給。」田伯航皺眉盯着明月手掌處的傷口,放下鞋子往明月的腳邊遞了遞。直起身後看着明月因為疼痛而皺起的小臉,「我陪你們去醫務室吧。」不等兩人說話,田伯航自顧自地說著。

「啊啊啊好好好,感謝感謝!」柳希然面露笑容激動地回復田伯航,好像也意識到自己的力不從心,操場距離醫務室雖然也不算太遠,但單憑自己扶持着明月好像有些為難……

明月內心深吸一口氣,他…他他…他扶我???關佩文呢?我…我…害怕………

明月大氣都不敢喘,偷瞥了幾眼近在咫尺的稜角分明的臉,甚至有些忍不住想伸手觸碰一下這輪廓,原本隔着一些距離看到的小梨渦現在就像是擺在自己眼前,這樣來看,田伯航也並沒有多麼冷峻,甚至還有點可愛。田伯航和柳希然一直斷斷續續說著話,幾乎同桌的倆人關係看起來比明月與田伯航的相處更自然一些。明月不敢抬頭和田伯航對視,說話都是面對着路前方。本來從操場到醫務室十分鐘的路程此時好像用了半個多小時。

「田伯航,你怎麼下來了?」柳希然疑惑着,也問出了明月想問的問題。

……

「我也差點摔倒。」田伯航的回答稍歇了幾秒。

「啊?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踩到了明月的鞋,真的對不起啊!抱歉啊明月。」柳希然又一遍遍地道着歉。

「沒事,剛開始這樣跑操,大家都還不太適應。」田伯航輕描淡寫地回答,雙手圈扶着明月的雙臂。

明月笑笑,剛要開口說沒關係又慢慢緩了下來。聽着田伯航回復柳希然說「沒事」也不知道是單單替他自己說的還是也替自己說了,還是單純的是想安慰柳希然,明明好幾種可能,明月腦袋裡總告訴自己是第二種,因為這樣來說他是把自己和他算到了一起。

「真的謝謝你啊,如果我倆去醫務室還真不太行。」柳希然笑着露出她甜甜的酒窩。

「沒事。慢點,挑好路走,走下邊。」明月想抬腳踏上路沿高處順着樹的陰涼走,田伯航強行圈回明月指引着她走旁邊的瀝青平坦路,明月被拉回到陽光底下不覺眯眼皺眉看了一眼說話的田伯航。

田伯航被明月憨憨的表情逗笑,「怕曬啊?」

三人同樣曬在太陽底下,明月也不好意思一個人矯情,忙不迭的說:「沒有沒有,這就到了。」

田伯航脫下外套罩在明月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