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男裝帥翻京城,病嬌攝政王醋了
我男裝帥翻京城,病嬌攝政王醋了 連載中

我男裝帥翻京城,病嬌攝政王醋了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小透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鹹魚小透明 姜小白

甜寵+病嬌+雙潔+女扮男裝+雙強一覺醒來姜小白髮現自己居然穿越了,竟然還是女扮男裝的姜國公子「叮咚,可愛系統請查收」系統在手天下我有,作為女扮男裝的公子想要上位豈不是輕輕鬆鬆然而她眼前最大的障礙還是那個陰冷暴戾的攝政王「據說姜公子喜歡的是男人,要想走捷徑為何不以身相許呢」攝政王緊緊盯看她,似乎望眼欲穿,這當真還是傳聞中的高冷無情的攝政王么?姜小白:「不好意思,我不喜歡男人,咱倆真不熟」眼前這個男人直接炸毛,變成了一個大病嬌:「我的小白,無論怎樣你都只能是我的!」姜小白心累,被病嬌纏上了這事該怎麼辦?【觀前提醒:本文日久生情不慢熱,男女主互動多】展開

《我男裝帥翻京城,病嬌攝政王醋了》章節試讀:

只見攝政王面色如平。

依舊看不出他的想法,「姜公子倒是有意思。」

聽到這話姜小白心裏一顫。

不禁疑惑,這攝政王究竟是什麼意思。

儘管剛才一時嘴快說錯了話。

傳聞中的攝政王是男色女色都不近。

自己說出這種話似乎看着也沒有生氣。

況且之前他們毫無交集。

可今日他又怎麼會突然造訪她的院落。

那麼是否證明,攝政王為了奪權自然也是需要利用她的。

既然這樣,她何必太過拘謹。

姜小白反而輕鬆地轉移話題,「攝政王舟車勞頓多日,可否需要歇息一會。」

蘇羲和看着姜小白。

這隻兔子一瞬間換了個模樣。

看似依然是乖巧的樣子。

只是烏溜溜的眼珠子一轉。

伶俐而機靈,卻一改之前靦腆局促的姿態。

他眸光一轉,冷峻的面容如古玉一般,「不用,你便跟着孤啟程。」

蘇羲和依然是背手而立,峨冠博帶,行走之間寬袍廣袖款擺飄動。

高大的背影有一種神秘莫測般的高深。

姜小白望着他難以捉摸的背影,有些猶豫了起來。

與虎謀皮,也不知她的選擇究竟是對是錯,但仍是面色如常。

她問道,「為何這麼著急?」

「子靖公子今早便已經出發了。」蘇羲和冷冷回道。

姜小白很快便領悟過來了,她最大的對手姜子靖已經出發了。

在這場內亂中,姜國僅剩兩位王室公子存活了下來。

一個是她自己,另一個便是她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姜子靖。

誰能先回到姜國繼位的話自然可以佔得一部分先機。

攝政王的意思,雖然沒有明說,但她明白。

她立刻應道:「那我們也趕緊出發吧。」

蘇羲和看着她,有些玩味地笑了。

這隻兔子還算有點腦子。

只不過若是不好掌控的話可就沒意思了。

「慢着。」

姜小白本要轉身去收拾東西,「怎麼了?攝政王殿下。」

「孤聽說姜國王室在楚國呆得並不好,可有這回事?」蘇羲和似乎有些漫不經心地問道。

「確有此事,所以小白心裏更加感激英明神武的攝政王殿下將我們解救出來。」姜小白這話倒有一絲討好,聽上去真誠極了。

蘇羲和冷冷一笑,「呵呵,姜公子,你可知道孤為什麼要帶着你?」

「因為小白會一直乖乖聽話」,姜小白眨了眨眼睛,「畢竟楚國的日子太苦了,總會讓人成長的不是么?」

她腦中已經編好了理由。

畢竟攝政王之前定然調查過她。

那麼對現在的她自然會有所懷疑。

接近他確實是一步險棋,但她更應該落子無悔。

「哦?確實是的,這些人讓姜公子受苦的人,孤是不是得給姜公子報仇啊。」蘇羲和不知何時從腰間掏出來一把袖刀。

姜小白一驚,他這是要做什麼啊…

只見他向之前被她扇暈的奴才那裡走去。

手起刀落,身姿如鬼魅一般,便了結那個人。

「孤殺人的樣子好看么?」蘇羲和微冷的嗓音有一絲性感。

說出來話卻是這樣陰森森。

姜小白嚇得微微一抖,還是幽幽地答道:「好看...」

這個人怎麼這麼陰晴不定,殺人不眨眼。

果真是如同傳聞中那樣...

她有些震驚,卻也不懼,眸子迎上了他:「多謝攝政王殿下替我報仇了,小白很是感激。」

蘇羲和看着她只是微微勾唇,倒是個膽子肥的小兔子呢。

本以為還要再跟攝政王周旋一番。

他卻並不想再和她對話。

「姜公子,你該去收拾東西了。」

「是。」

姜小白一路小跑回屋,趕路的話若是帶了太多東西也是累贅。

她也只是撿了一些必需品。

又看了看一直擔心她的巧靜,她是個有些柔弱的女生,帶着她應該也不方便吧。

她囑咐道:「巧靜,你就跟着母親她們大部隊先回去吧,我跟着攝政王殿下先出發。」

巧靜神色卻很是擔憂。

剛剛蘇羲和殺人的畫面她也看到了,嚇得她眼睛都睜不開。

她道:「公子,你還是別去了,我怕...」

姜小白又是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

她笑道:「你別擔心了,你家公子現在可是能打扁欺負你的人了。」

巧靜跟原身一樣是個膽小的人。

可這時她卻鼓起勇氣:「公子...你一個人去,巧靜還是不放心!讓巧靜跟着你吧!」

姜小白一愣,還是點了點頭:「好。」

這姑娘是真心真意為原身着想,還是帶着她一起吧。

說完她領着巧靜一起走出了屋外。

只見蘇羲和仍在院落里,他背靠着樹席地而坐。

一陣風吹過,衣袂飄飄,束起的黑髮隨風飄動。

整個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與生俱來的高貴。

哪怕再次見面還是會被他的容貌所驚艷!

看見姜小白似乎已經收拾好了東西,他緩緩起身。

他囑咐道:「鏡蓮,去替姜公子把馬牽過來。」

「是,主子。」鏡蓮應道。

他將馬牽了過來,又看着巧靜說道:「不知這位姑娘可會騎馬?這次的路途帶着姑娘可能會有些不方便。」

巧靜搖了搖頭,她不會。

她有些擔憂的看着姜小白。

她無論說什麼也要跟着去。

因為她要保護公子。

雖然她很弱小,但是她不怕。

蘇羲和眸光一沉,說道:「鏡蓮,你帶着她吧。」

鏡蓮答道:「是。」

這鏡蓮倒是相貌堂堂。

一襲錦衣長衫看着十分精練。

想不到就連攝政王身邊的侍衛容貌也不遜色。

若想趕上姜子靖他們,騎馬是最快的了。

一聽要騎馬,姜小白有些慌了。

在原身的記憶中騎馬可是姜國王室課程里的必修課。

原身確實是會騎馬的。

可是她可不會啊,現在的她是只有理論而沒有實踐。

鏡蓮牽着一匹馬駒緩緩走來。

此馬棕色的鬢毛直立着,四肢看起來剛健有力,頭面平直而纖長,可以看出是匹良駒。

這攝政王倒是大方啊!

只希望她一會能別糟蹋了這匹好馬才是。

姜小白接過韁繩,猶豫了一會。

大腦不停地運轉,調出原身曾經騎馬的畫面。

當時馬術夫子曾教導過。

騎馬需要端坐在馬背上,然後挺直腰板。

踩實腳蹬,身體略微向前傾斜,抓緊韁繩。

想罷她深吸一口氣,一個翻身躍上馬,抓住了韁繩。

只是她是第一次騎馬。

儘管有着原身的記憶,但是仍不熟練。

糟了!似乎有點失控了!

馬兒不受控制地往前跑,姜小白緊緊抓住韁繩,似乎下一秒就要被甩出去了。

哦?這隻兔子也會有失誤的時候么?

蘇羲和見狀立刻蹬上另一匹馬,一甩韁繩追了上來。

他急忙說道:「用力夾緊馬腹,身子向前傾,身體跟隨馬的跑動節奏起伏。」

姜小白聽罷連忙照做,迅速冷靜下來,調整自己的呼吸頻率。

隨着她再一次地甩動韁繩,馬兒逐漸平靜下來。

她終於鬆了口氣,道:「多謝。」

蘇羲和看着姜小白,眼神高深莫測。

涼涼地說道:「姜公子可是不會騎馬?孤印象中這可是姜國王室的必修課。」

「嗯…我這是在楚國太久沒騎馬了,難免手有些生疏了。」姜小白隨便編了個理由應付過去。

「哦?是這樣的么…那姜公子可否需要再練習一下,畢竟路途遙遠。」蘇羲和不咸不淡地問道。

他倒也沒深究下去,姜小白立刻也回應道:「行,那我再練習練習熱熱手,望攝政王殿下別介意。」

她倒是大大方方地。

絲毫不覺得自己騎馬失誤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臉上依然洋溢着自信邪氣的笑容。

畢竟要趕上姜子靖的路程這件事可不是小事。

若是出了什麼差錯,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並不是她逞能的時候。

「去吧。」蘇羲和應道。

只是在姜小白轉身的背後。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若有所思。

這隻兔子好像有些奇怪呢。

不過他的情緒一向掩蓋得極好,沒有人可以察覺。

而在馬背上的姜小白,總感覺好像有一道視線注視着她。

一轉頭時便是蘇羲和深沉的樣子,又彷彿沒有再關注她。

算了,沒時間想這麼多了。

當務之急,是要把騎馬給練好。

姜小白一拉韁繩調轉馬頭,又在周圍跑上了幾圈。

好在對於騎馬身體還有些本能的反應。

不過一會她便是可以熟練地控馬。

在確認自己已經完全掌握後,姜小白開了口:「攝政王殿下,可以出發了。」

看着姜小白很快便熟悉了馭馬,他眸光流轉,似是有一道微波。

他喜歡聰明的人。

可惜卻又不喜歡太聰明的。

不過這隻兔子還有作用呢。

隨後他轉身,一聲令下:「走。」

隨着攝政王一聲令下,暗衛們紛紛翻身上馬,紀律嚴明。

恰少年時,英姿勃發,馬踏飛燕。

在清脆的踢踏聲,揮舞着馬鞭他們便要出發了。

只是這段路程比姜小白想像的還艱險。

路途坎坷顛簸。

這倒也不像現代會修建平坦的高速公路。

姜小白很慶幸自己在出發前完全熟悉了騎馬。

磨刀不誤砍柴工。

而行至此,他們已經連着騎了三天三夜。

幾乎沒有休息的時候。

突然她看到前面的部隊似乎一齊停下了步伐。

只聽見蘇羲和下令:「所有人,在原地歇息片刻。」

一行人烏泱泱的翻身下馬。

姜小白聽罷也踩住馬鐙,也欲下馬休息一番。

而巧靜本就身子骨弱,想到幾天的趕路,她早已疲憊不堪。

這些日子也只是緊緊抱着鏡蓮。

然後本能地夾住馬腹。

可腿上早就沒了勁兒。

「啊!」

她終究還是沒站住腳,踝關節似乎扭了一下。

身體像一片破敗的落葉一般姍姍倒下,她居然摔了一跤!

姜小白見此,一個利落地閃身上去扶住她問道:「巧靜,你沒事吧?」

少年的衣袖飛揚,唇瓣含笑,眼神溫潤地看着她。

巧靜只覺得心跳得好快。

她家的公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撩人了!

蘇羲和見此情景眸光一沉。

這姜公子,跟她的侍女感情可真好。

更何況這姜公子的身形跟她的侍女看着相差也不大,很是瘦弱。

沒想到跟他們這樣趕起路來倒是一聲不吭。

「隊伍的後面還跟着一輛馬車,巧靜可姑娘是否需要到馬車上休整一番?」鏡蓮問道。

巧靜可不希望自己影響了自家公子的行程,她搖了搖頭。

「不用了,沒事,剛才只是意外罷了。」姜小白連忙擺了擺手。

若是用馬車的話,怕不是又要耽誤一些行程。

她向攝政王比了個wink。

絲毫不覺得她剛才的小插曲有些什麼。

這一旁的鏡蓮可震驚了,怎麼會有人敢這樣看攝政王。

更何況還是個男人!

更何況她剛剛撩完她自家的侍女!

現在又這樣看着他家主子么。

蘇羲和眼神微眯,再次打量起了姜小白。

更何況曾經的她膽子可小得不行。

怯生生的也不敢看人。

這跟傳聞中的那個姜公子可還是同一個人?

隨後他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吩咐道:「鏡蓮,去給姜公子打一碗水來。」

「是。」

鏡蓮便遞給姜小白一片蓮葉。

上面有着淡淡的蓮花香氣,河水香甜很是解渴。

「謝謝。」姜小白接過,一飲而盡。

她向蘇羲和眨了眨眼。

她問道:「攝政王殿下,我們還要多久才能趕上?」

蘇羲和思考了片刻。

他淡淡地回答:「照這個進度,今晚方可追上。」

而就在此時腦海中那道機械女音再次響起:「叮咚—系統已啟動完畢,隨機任務系統已啟動。」

【叮咚—隨機任務1,等級新手級,追上姜子靖。】

「宿主大人,隨機任務得到的獎勵道具對完成最終任務可是大有幫助的。」

姜小白聽到這個聲音微微一愣,隨後神態又恢復了正常。

照剛剛她們的談話,似乎今晚就能追上了,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個小動作似乎被蘇羲和捕捉到了。

她緩緩起身,說道:「那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出發吧。」

蘇羲和黑得深不見底的眸子緊緊盯着她。

彷彿好像看透了些什麼似的。

可語氣卻又有一絲戲謔。

他問道:「哦?姜公子可是休息夠了?」

《我男裝帥翻京城,病嬌攝政王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