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娘子是女武神
我娘子是女武神 連載中

我娘子是女武神

來源:google 作者:隔壁小王本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柳乘風 齊白雪

我真的不想吃軟飯呀,可是她叫我夫君耶展開

《我娘子是女武神》章節試讀:

柳乘風伸手在絕色白衣女子滑嫩的臉蛋上捏了一把,又趕緊跳開了,生怕她出手還擊。

好軟,好香。

在他的反覆挑逗之下,白衣女氣的嬌軀亂顫,瞪圓了杏眼,然而卻並沒有沒有再出手攻擊。

「哈哈。」

柳乘風插着腰,得意的大笑起來,看來她的武功真廢了,這下子還敢兇巴巴的嘛?

瞧着她布滿寒霜的俏臉,小心臟又砰砰亂跳起來。

武功廢了。

還能在武侯身邊當侍女么?

他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自以為瀟洒的壞笑:「小娘子,請聽在下一言,俗話說,落毛的鳳凰不如雞。」

又做出了一個瀟洒的姿勢,笑着說道:「你如今武功全廢,想來,武侯府你是回不去了,不如……咱倆搭夥過日子,如何?」

不料女子俏臉上寒意更重了。

她武功全廢,可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姿勢冷冷看着柳乘風,櫻唇輕啟道:「你若再這般欺辱妾身,妾身,便立刻咬舌自盡。」

「哦。」

看着她俏臉上的決然神色,毫不懷疑她尋死的決心,柳乘風這個現代人突然覺得十分無趣。

便應了一聲,態度也冷淡了下來。

「不願意,那就算了。」

說一千,道一萬,還是覺得她自己是武侯府的人唄,覺得自己高高在上,身份貴重,嫁給咱一個樵夫委屈了唄。

「呵呵。」

柳乘風冷冷一笑。

說的好像老子娶不着媳婦兒似的,信不信老子只要招招手,想嫁給老子的小寡婦能從村口排到村尾!

還有員外家的大小姐,對老子多痴情呀?

「啪。」

一生氣,柳乘風將煮好的雞蛋羹隨手往桌子上一擱,便掀開門帘走了出去,愛吃不吃,老子還不伺候了吶!

他氣呼呼的走到院中,掄起斧頭開始劈柴,家裡已經沒存糧了,他還得進城賣柴養活自己呢。

「八十,八十。」

「什麼人呀!」

一邊劈柴,柳乘風一邊在心中念道起來:「老子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難泡的妞兒呢!」

不就是看了看她那裡。

又不是很大。

至於嗎?

「八十,八十。」

吭哧吭哧的劈了一堆柴火,用草繩捆了起來,便將柴門狠狠一摔,向著三十里外的大楚皇城走去。

晌午時候,皇城。

柳乘風還是站在老地方,武侯府門前,吆喝了起來:「賣柴火,柴火,五紋錢一擔的柴火。」

他偷偷看着對面的侯府,覺得有點奇怪。

看起來,今天的武侯府氣氛有點緊張,守門的士兵一臉嚴肅,高大的門前停滿了轎子。

「賣柴火。」

可是剛吆喝了兩嗓子。

便有一個士兵走了過來,冷喝道:「賣柴火的,別喊了,今日……這裡不許叫賣。」

「哦。」

柳乘風將兩擔柴火挑了起來,很識趣的走遠了一些,又回頭看了看氣氛緊張的武侯府,還奇怪的摸了摸頭。

「這是出啥事兒了呀?」

兩擔柴很快賣掉了,柳乘風手中拿着十紋錢,想了想,還是決定再買兩個雞蛋。

日落西山,天色漸晚。

柳乘風推開了柴門,自己弄了點粗茶淡飯,匆匆填飽了肚子,還是煮好了一碗雞蛋羹,走進了正房。

正房裡,十分安靜,絕色白衣女子依舊平平的躺在床榻上,鍾秀的雙目微微閉着,看氣色似乎好了一些。

柳乘風看了一眼桌上的那碗雞蛋羹。

一口也沒吃。

沒動過。

「呵呵。」

柳乘風眉頭皺起,一片好心被拒絕了,不由得嘲諷道:「你是武侯家的高貴侍女,自然吃不慣咱們鄉下的粗茶淡飯,那就餓着吧。」

雞蛋羹都不吃?

老子好不容易省下兩個雞蛋,還被拒絕了,一甩手,柳乘風氣呼呼便向著外面走去。

可就在此時,身後響起女子虛弱的說話聲:「你,站住!」

柳乘風停下腳步,冷道:「幹嘛?」

床榻上,女子嬌軀又微微戰慄,好似十分難受的樣子,又好似遇到了什麼難以啟齒的羞人之事。

良久,女子才俏臉微紅,低聲道:「勞煩你,妾身……要如廁。」

就是這麼一句話,好像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才說了出來,畢竟這事兒實在太丟臉了。

「蛤?」

柳乘風呆了呆,很快明白了,如廁就是上廁所吧?

「哦。」

他看着羞憤絕死的女子,點了點頭,一個人不吃不喝可以活很久,可是不上廁所,估計憋的挺難受。

趕忙一個箭步躥了過去,笑了起來:「得咧!」

這個幫在下幫定了!

「慢點,慢點。」

柳乘風小心的將女子從床榻上扶了起來,攙扶着她半邊嬌軀,緩緩走到了小院一角,攙着她蹲下了……

「你出去。」

「哦。」

不久,裏面響起了嘩啦啦的水聲。

一炷香後。

柳乘風又攙扶着女子,躺回了床榻上,這麼折騰了一下,牽動了傷口,女子早已劇痛難忍。

黃豆大的冷汗從額頭冒了出來。

「吧嗒,吧嗒。」

興許是覺得太憋屈了,白衣女眼眶一紅,大顆的眼淚順着光潔的臉蛋直往下掉。

她這一哭,乘風反倒過意不去了,趕忙安慰了幾句:「你也別太傷心了,武功廢了還可以再練。」

他最見不得女人哭,扭頭看了看老劉叔的牌位,嘆了口氣:「命沒了,可就什麼都沒了。」

「想想你父母,家人吧!」

房間里,一時間只剩下他嘮嘮叨叨的聲音:「再說了,醫者父母心,在下是醫者,你是病人,吃點虧算什麼呢,對不對?」

還別說。

眼瞧着女子哭了一陣,倒把眼淚收起來了,或許是覺得柳乘風說的很有道理,又或許……

連如廁這種丟臉的事情,都在這男子面前做過了,她再哭也沒什麼意思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不久,絕色女子竟然張了張小嘴,輕道:「妾身餓了。」

「哎?」

柳乘風大喜,忙道:「這就對了。」

他趕忙端起那碗雞蛋羹,試了試溫度,又笑了笑,露出了兩排雪白整齊的牙齒。

「有點涼了,等着,我去熱替你一熱。」

說完便旋風一般跑了出去。

不久,廚房裡響起輕快的小曲兒。

「浪里個浪,浪里個浪……」

「呵呵呵。」

柳乘風得意的笑了起來,老子什麼妞兒沒見過呀,就不信這世界上,還有老子泡不到的妞!

「來咯!」

熱好了雞蛋羹,柳乘風又旋風般衝進了正廳,將女子小心的服了起來,用勺子一口一口的餵了下去。

《我娘子是女武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