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培養了個女帝
我:培養了個女帝 連載中

我:培養了個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一襲紅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萱 奇幻玄幻 白無心

簡介:【女帝養成+玄幻+無系統+無重生】天鳳大陸東域邊界一處凡人小國皇子篡位,先皇手下「影子」首領白無心執先皇最後一道密令,帶公主逃離皇宮,拜師學藝回國報仇,輔佐女帝坐穩江山……白無心:我歷經千辛萬苦帶着青梅竹馬的三公主逃離追殺,為她復仇,助她稱帝,但她居然看不上我???葉萱:咳!作為當事人,本宮在這澄清一下,樓上所言純屬謠言,明明是他一直饞本宮的身子,他無恥!他下流!最後本宮還有一句話要對他說,「你是一個卑鄙無恥的下流好人!」季幼:小哥哥還是來奴家這裡吧,奴家只會心疼小哥哥展開

《我:培養了個女帝》章節試讀:

但星學師兄築基中期修為給他的壓力遠沒有這個邪修來的強。

「這就跑了嗎?真是一隻無趣的小耗子。」

安穆歪過頭撇嘴臉上滿是失望神色,你們幾個也可以消失了。

……

大夏皇宮內。

二皇子也就是當今皇上葉滿正一臉埋怨神色的看向那左擁右抱着自己妃子的年輕俊朗錦衣男子。

「你最近過頭了!要女人這後宮多的是,或去敵國行樂!為何要去禍害朕的普通子民!」

「朕每天給你擦屁股都來不及!聽說已經有正道修士來找邪修的蹤跡了,你最近安分點!」

葉滿頭痛的一甩長袖坐在一旁看向那正在興頭上的錦衣男子。

「呵!你最近有點啰嗦過頭了,莫非你還準備當個明君不成?莫不是忘了自己的皇位怎麼來的了?」

「我的事不用你來操心,先處理好你自己那點破事吧!處理不了的話,我去幫你解決那幫老頭子也行,沒別的事的話你就下去吧!」

錦衣男子說完揮揮手驅趕他離開。

葉滿眼神平靜如水但袖中的拳頭卻緊握的青筋暴露。

似乎眼前這錦衣男子才是皇帝一般,抱着自己的美人妃子享樂。

而自己只是個被他推出來的傀儡一般每日替他善後。

見自己美麗的妃子身上宮裝已被解下大半。

雪白瑩潤的肌膚在燭光下熠熠生輝。

兩人嬌笑着纏繞在一塊,葉滿眼神低斂離去。

「仙師~你這麼對待聖上,不怕得罪他嗎?」

「哈哈!」聽到懷中美人嬌滴滴的話語。

安穆一個翻身,耳畔頓時傳來美人驚呼輕喘吐出的溫熱蘭香嘲笑道:

「就憑他那個廢物?就算得罪了又能如何?我既然能扶上去一個皇帝就能扶第二個!不聽話換了便是。」

「良宵苦短,美人還是正事要緊……」

「咯咯……」一連串美人嬌笑穿透夜色砸進葉滿耳里。

葉滿雙目泛紅一拳砸在堅固的宮牆上。

隨後臉色微白,手臂隱在龍袍長袖中微微顫抖。

溫熱的血液順着手指滑落。

為青色大理石地板上點綴了幾朵嬌艷盛開綻放的梅花。

「姦夫**!姦夫**!最近可有三公主的消息?」葉滿冷冷的看向一旁佇立的大總管。

大總管身上冷汗直冒「撲通」一聲跪下伏倒在地不敢抬頭顫聲道:

「回陛下,暫無三公主的消息,只知道是影子首領白無心帶三公主離開的皇宮,目前還不知他們去了何處,還在……嚴查……」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這都幾個月過去了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朕養着你們有何用?吃乾飯嗎?」

葉滿一腳將大總管踹的在地上滾了幾圈。

大總管停下後連忙跑回來重新跪好。

「呼!」葉滿踹了一腳後吐出一口悶氣。

「白無心他作為影子不應該聽從朕的旨意嗎?為何會帶三公主私自出宮,去查……」

「朕最後再給你一個月時間,要是還查不到任何消息,你自己提頭來見!」心神憔悴的葉滿說完揮手示意其退下。

「嗻……」

「呼呼,」白無心停下跑步鍛煉的腳步。

彎腰撐住發顫的雙腿大口喘着粗氣,還好,看樣子邪修應該是沒追上來!

MD!老子非得回宗門問問到底是哪個挨千刀發佈的任務,給出的資料。

說好的只有練氣期的邪修呢?

這麼大一個築基邪修居然說才只有練氣?

恐怕換築基中期的星學師兄來也不一定能在他手上討得到好處吧?

幾日後,星宿宗任務堂……

白無心正叉着腰一腳踩在凳子上對着身前看起來老實巴交的師兄激動的唾沫橫飛吐槽道:「師兄!不是師弟我說你。」

「你這發佈的任務都不查一下的嗎?我跟你說!你是不知道啊,本來師弟是打算為民除害,接了這個剿滅鍊氣邪修的任務。」

「可結果呢?師兄你猜怎麼著?」白無心頓了一下拍了下手掌才繼續開口道:

「師弟正好遇見邪修在那行兇,於是師弟上前與之大戰了三百回合,最後體內靈力耗盡棋差半招讓他僥倖佔了上風。」

「問題是師兄你知道那邪修是什麼修為嗎?你肯定猜不到那邪修最少是個築基中期的修士吧?你帥氣的小師弟差點就交代在那回不來了。」

「你說!你要怎麼彌補師弟這受傷的幼小心靈?」

星學用袖子將臉上的飛沫擦了擦拉下激動的白無心撫慰道:「師弟別激動,別激動,有話好好說,師兄都聽着!」

「你說的邪修修為可能超過了資料上提供的,這怨師兄沒做好調查工作,讓你受苦了,至於邪修這個任務你也不用管了。」

「交給師兄處理吧!師兄去稟報給長老們看看怎麼處理,這兩塊靈石你拿着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星學說完拍拍白無心肩膀後就給他留了一個後腦勺。

速度之快任白無心在後面怎麼叫喊都聽不見……

星學這老小子看起來老實巴交。

一臉忠厚的,沒想到也是個腹黑的傢伙。

不過還算夠意思,白無心笑着將兩枚靈石納入懷中。

嗯……我要不要再去找那妖女聊聊呢?

畢竟她說過要送我一個儲物戒指的,才不是想去攻略她。

對了,回來還沒去看過葉萱。

也不知道她現在修鍊的怎麼樣了。

我這麼快回來找她,她見了一定很開心。

……

「大長老,白師弟說邪修實力嚴重超出了資料給的修為。最低有築基中期修為,白師弟竟然能與他大戰三百回合才落敗。」

「真是天賦異稟啊!沒想到他修鍊天賦高就算了,實力也這般強勁,恐怕弟子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星學感慨道。

星河無語的看着這個入門多年的老弟子。

為人忠厚死板,是個做實事的料子。

但就是不怎麼會動腦子,從來不會考慮別人有沒有說謊的。

至於星學說的白無心能與築基中期的打上三百回合才落敗。

以他對白無心那小子的了解來看純屬瞎幾把扯犢子。

拍了拍這個弟子穩重的肩膀道:「白無心那小子的話你聽聽就行了,別當真,至於邪修的事,你把任務掛到內門去吧。」

「也算給他們找點事做做,免得那幫小子一天天眼睛都要長到腦門上去了。」

「那邪修的實力是否按白師弟提供的那樣標註築基中期或者後期的修為?」

「掛後期吧!也可以讓那幫小傢伙長點心,不然你寫個初期的修為,讓那幫不長眼睛的吃虧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