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欠系統五十億
我欠系統五十億 連載中

我欠系統五十億

來源:google 作者:嗑嗑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宴 徐行 現代言情

吳宴穿書成了《偏執大佬的白月光》一文中戀愛腦女配,明明一手好牌卻被戀愛沖昏頭腦開局就欠了系統五十億,吳宴為了繼續苟着不得不認真搞錢錦鯉加身的吳宴本想安心做一條鹹魚,奈何老天不允許,首富生父竟然喊她回家繼承家產吳宴:老徐,打個商量唄,家產我繼承你打理,咱倆五五分展開

《我欠系統五十億》章節試讀:

對面兩人看着吳宴冷靜分析這件事情,有條有理,邏輯清晰,甚至用「當事人」來稱呼自己,彷彿置身於輿論中心的不是她而是別人。

林恆沒有開口說話,徐行也若有所思,吳宴以為他們沒有領略到這種手段的陰險之處,正打算深入剖析事件。

此時徐行開口了:「董事長,這件事情確實是有人惡意引戰,我們查到,黑賀棠的那批網友都是她的競爭對手。娛樂圈行業惡意競爭的手段層出不窮,造謠抹黑、惡意引戰是慣用手段。」

吳宴欣慰地看了他一眼,獎勵性地露出一個善意的微笑,徐行依舊一臉嚴肅,但顯然,並沒有領略到她的善意。

林恆看到徐行還站着,無奈道:「你站着幹嘛?我不是說過你在這丫頭跟前不用這麼拘束,你是她的前輩,我派你過去是約束、引導她的,而不是被她制衡。坐下!」

徐行只好坐下,董事長的想法他不是不懂,以前在盛恆,從畢業後管培,一直干到董事長特助,直屬董事長管理,集團那些副總也不敢隨便指使他。

但一朝天子一朝臣,現在既然被調到君創,吳宴成了他直屬上司,雖然盛恆給君創注資,是君創的第二股東,但實際上大小事務真正做決策的還是吳宴。

為了不惹上司不快,很多事情他都是得過且過,不傷根本就行。

但熱搜事件牽扯到了盛恆,勢必會給盛恆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不及時處理的話,輿論走向可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的,尤其是在被有心人惡意抹黑帶節奏的情況下。

吳宴的手機已經關機好幾天了,一直聯繫不上,他回去後馬不停蹄處理這件事情,所以驚動林恆是必然。

「徐總說得對,這就是他們的慣用手段。您看,賀棠工作室發表的聲明提到,有很多人在微博下方甚至是後台私信罵賀棠。若沒有這次熱搜事件的話,我估計廣大熱心吃瓜網友也不認識我吧,有誰會這麼好心地替我說話?」

看徐行坐下,吳宴也順勢摸着沙發坐下來說:「由落水事件出發,對方很自然地扒出兩位當事人不和睦的過往,從而引導網友繼續往深處扒。再加上工作室似是而非地聲明,先一步做鋪墊,借落水視頻引發的謾罵成功將另一位當事人推到對立面。」

她越說越氣憤,好歹也是追過星的人,這點東西要是都看不明白那些年粉圈白混了!

她重重拍了一把,真皮沙發發出「啪」的一聲響:「工作室的聲明就是混淆視聽,指桑罵槐,對面那波黑子也不是好東西,合著拿我去祭天!」

徐行雖然不知道娛樂圈的彎彎繞繞,但現在也聽懂了,他在一旁解釋道:「賀棠工作室的聲明表面上看起來是在警告因視頻而罵賀棠的網友,實則是在警告她的競爭對手,只不過讓網友們認為,罵她的人是另一位當事人派去洗白的水軍。這一手操作不僅成功抹黑了吳總,也暗暗警告了那些混進來引戰的披皮黑。」

徐行也被吳宴帶得說起當事人,本是來興師問罪的,現在搞得像是在分析別人的案件,完全忘了輿論的中心就在眼前。

吳宴打了個響指贊道:「Bingo!徐總真相了!沒想到你還知道這麼多圈內話。」

徐行看她今天頻頻投來的善意一時不知所措,平時這位祖宗可是不太愛跟自己說話,工作上也是處處挑刺,更別說附和了,不揚言幹掉他就是菩薩保佑。

「所以您清楚整個事件了嗎?」吳宴真誠地望向林恆。

林恆也不是傻的,雖然自己不涉足娛樂圈,不知道圈內的腌臢事兒,但各行各業都存在惡意競爭,圈裡圈外罷了。

林恆只是怒其不爭,以前她可不是個好惹的主,怎麼這次反倒啞炮了。

「對了,酒店當晚的視頻我已經調取出來,確實不是吳總推的她。」徐行拿起手機,把截取的視頻拿給林恆看。

吳宴聽到有為自己洗白的直接證據,立馬也湊過去看,同時還白了徐行一眼:「有證據怎麼不早拿出來!」

徐行接過白眼,忽視她的話。

徐行把當晚泳池附近不同方位的視頻都截了下來,像素清晰,不是之前網上發佈的那種糊到包漿的視頻可以比的。

從距離泳池最近、角度最清晰的攝像頭拍出的視頻可以明確看到,賀棠經過吳宴的時候,先是想靠近她,但腳板滑出了拖鞋,重心不穩往吳宴方向倒去。吳宴只是下意識抬了抬手,連賀棠人都沒碰到,接着往後退了一步,卻反被賀棠拽住帶下泳池。

看完視頻,一切都明了了,明明就是被對方藉此事拿來炒作,混入的披皮黑扯着吳宴的皮來黑賀棠,再加上網友絲毫抑制不住的吃瓜熱情,她不被罵誰被罵?

「查到賀棠的對家是哪些人嗎?」她問徐行。

徐行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這……咱們在娛樂圈的業務涉及得不是很深,沒有這方面的專業團隊,目前都是靠法務部同事在網上取證。不過秘書辦倒是理出了一份清單,黑子有好幾撥,其他的無傷大雅,只有一撥人是有組織地拉踩,秘書們已經查到是哪家的粉絲了。」

吳宴一聽讓法務部的專業人員去干網絡造謠取證這事兒,瞬間惋惜起來:「你讓法務部的律師們去搞這種事兒不是暴殄天物嗎!專業的事兒交給專業的人去做,讓公關找到專業外包公司,他們對付這種事情可比咱們有經驗,別人會請水軍我們不會嗎?法務部的律師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就是給我告,不計代價,狠狠地告!」

吳宴剛剛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現在真是被氣到了。她向來討厭粉圈亂象,還有那些惡意拉踩造謠的鍵盤俠,不教訓教訓那些躲在暗處吃人血饅頭的黑子就讓她完不成系統的任務!

林恆清楚了整件事情的經過,自然也不甘心咽下這口氣,他把吳宴接回來,從十二歲養到這麼大,甚至外界都傳言吳宴是他的私生女。

以往對於這種謠言他向來是不理會的,他不上網,底下的人也不敢在他跟前亂嚼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