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體內有把劍
我體內有把劍 連載中

我體內有把劍

來源:google 作者:梵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禁 奇幻玄幻 梵神

我叫葉禁,體內有把劍,然後一不小心就無敵了本書又名《萬古劍神》《在下已無敵》《沒有人比我的背景更強》《道友,你真的有毒》《史上最強二代》展開

《我體內有把劍》章節試讀:

「宗主,你誤會了。」

葉禁呲着油嘴,來到皇九歌身邊,俯瞰向下,視線落在她胸前玉佩上,「宗主,讓我去參加四大宗門比試可以,但你要把九劍玉佩給我。」

「否則…….免談。」

九劍玉佩?

皇九歌抬手遮住事業線,「九劍玉佩只是一塊普通的玉佩,對你沒有什麼作用。」

葉禁道:「不管,就要,給我嘛!」

皇九歌:「………」

這該死的溫柔,竟讓她有一絲悸動。

「東西可以給你,但你要答應我,這次四大宗門比試,你一定要取得第一名,到時候你可以得到九劍玉佩,我還會為你準備一個驚喜。」

第一名?

那不是有手就行。

葉禁對四大宗門比試很熟悉。

四大宗門分別是,神劍宗,天女宗,武道宮和劍殿。

按照在荒古天域中宗門排名,劍殿第一,神劍宗,天女宗和武道宮實力不相上下。

皇九歌明眸閃爍,「如果只是常規的四大宗門比試,你覺得我會付出這麼大代價請你出手?」

「此次四大宗門比試,劍殿背後有大秦仙庭,武道宮背後有儒教,天女宗也有天仙殿支持。」

儒教?這宗門名字有點東西,我喜歡。

葉禁把最後一口龍鞭咽了下去,「宗主,你不行啊,三大宗門皆有勢力背後支持,唯獨神劍宗沒有嗎?」

說到這,他頓了下,繼續道:「為什麼這次四大宗門比試,會牽扯出這麼多宗門。」

「兩個原因。」

「第一,四大宗門比試前十,獲得進入神獸森林的名額。」

「第二,這是最後一屆四大宗門比試,輸了的三大宗門要選擇臣服獲勝者。」

皇九歌看着葉禁,緩緩開口說著,「不是我不行,神劍宗有荒古葉家支持,似乎不再需要任何人吧!」

葉禁點頭,「這倒是真的。」

皇九歌又道:「情況你大致了解,所以這次比試不能掉以輕心。我抓金鱗碧眼蛟回來,本是想讓它認你為主,提升你的戰鬥力。」

「宗主,你覺得我需要?」

「那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境界。」皇九歌一臉肅然。

「無敵。」葉禁毫不猶豫,「橫掃一切那種無敵。」

皇九歌:「………」

她真想找人給葉禁切二斤牛逼。

任你如何吹噓,這次比試不能輸,否則我們都臣服於劍殿。

「問題不大。」葉禁雲淡風輕,「宗主放心,我絕對不會眼睜睜看着,你去給劍殿那些老傢伙暖床的。」

皇九歌一陣無語。

其實從一開始她就沒有考慮葉禁,諸峰選拔幾名弟子參加比試還是可以的,但為了萬無一失,幾位長老強烈建議葉禁出戰。

原因非常簡單。

禍害宗門五年,也是時候為宗門做點貢獻。

「宗主,我插個嘴,可以嗎?」

「你插,不對,你想問什麼。」

葉禁道:「宗主,能告訴我,為什麼家族讓我來神劍宗修鍊,不要說你不知道。」

皇九歌搖搖頭,笑道:「這個我真的不能說,如果你真心想知道,回你們葉家去問。」

隨着話音落下,一道人影出現在場內,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大長老——顧東流。

「禁兒,五品嘯天狼,我給你帶來了。」

一隻通體雪白的巨狼出現在地面上,發出低沉的吼聲,看上去非常戒備的樣子。

顧東流又道:「禁兒,你準備怎麼吃,老夫馬上幫你處理了。」

葉禁看了眼嘯天狼,「大長老,你還是把它帶回去吧。」

顧東流:「……..」

禁兒,你不愛吃狼肉?

葉禁搖搖頭,「品級太低,下不去口。」

顧東流一時語塞,敢情是沒被看上,好傢夥,五品凶獸都入不了口?

這要求也太高了。

「大長老,我吃的凶獸,最少七品起步。」

聞聲,顧東流有些尷尬,又自作多情了。

皇九歌為了緩解顧東流的尷尬,「大長老,我們走吧!」

兩人帶着嘯天狼起身離去,虛空中,顧東流突然開口,「宗主,這樣放縱禁兒,真的好嗎?」

皇九歌道:「大長老,你可是收了他的九品丹藥的。」

顧東流苦笑,「我是收了丹藥,可是為了宗門發展,還是要制止下他,不能太為所欲為了。」

皇九歌搖搖頭,「沒辦法,他背靠荒古葉家,就是可以為所欲為,你別忘了,葉家底蘊有多可怕,葉家先祖可是武道巔峰,神話一般的人。」

「宗主說的沒錯,但那已經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了,如今荒古葉家實力一落千丈,多少勢力對他們虎視眈眈,不然葉九玄會把葉禁送到我們宗門?」

「荒古天域要變天了,葉家的時代要結束了。」

顧東流沉聲說著。

「大長老,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荒古葉家就在衰落,底蘊還是有的,葉禁隨後可以拿出九品丹藥就是最好的說明。」

皇九歌非常嚴肅,「我們收留葉禁五年了,這次宗門比試沒有勢力支持我們就是最好的說明,各勢力都認為我們和荒古葉家是一體的。」

「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我們別無選擇。」

「另外葉禁品行不錯的,看似放蕩不羈,不務正業,實則他的修為一直在提升,五年來不曾停止過。」

「還有過去五年里,葉禁暗中沒少培養勢力,此子不像表面那麼簡單,心思縝密深沉,千萬不要小看他。」

顧東流:「…….」

看來我對他一無所知。

瀑布下。

阿九手裡握着小刀,昂首目送皇九歌兩人離去,「少主,宗主身材真的很哇塞。」

葉禁點頭,「有點東西,是我喜歡的類型。」

阿九笑道:「少主,只要膽子大,宗主放產假。」

「胡鬧,我們可是正經人。」葉禁一臉嚴肅,「那麼大,好生養……..桀桀。」

阿九:「……….」

少主,你正經嗎?

葉禁笑道:「聊天,聊天而已!」

阿九臉上笑意消失,神情瞬間冰冷下來,「少主,阿天,阿地他們來了。」

「你去吧!」

葉禁接過阿九扔過來的小刀,嫻熟的割下一片肉,薄如蟬翼,送入口中,「香,差點爆汁,噗嗤噗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