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想,我不喜歡你
我想,我不喜歡你 連載中

我想,我不喜歡你

來源:google 作者:離一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雲辰 現代言情 白兮冉

「你是不是喜歡我?」「我想,我不喜歡你」他的舉動在告訴她他愛她他的口中在告訴她他不喜歡她那天的她身着白裙,儼然是他愛的模樣,可他仍是踏上了他的旅途,走向了沒有她的生活展開

《我想,我不喜歡你》章節試讀:

高一新生入校

白兮冉中考失意進了這間普通高中,一整個暑假都無法擺脫失意帶來的陰霾。她考慮過復讀,奈何父親不同意她一個女孩再肩負一年的壓力便拒絕了。她一人拎着大行李箱無力地走進了繁忙又充滿期待的校園。

因為父母對她成績的失望,已經一整個暑假沒有好好溝通了,這回新生報到,她也一個人拖着行李箱來。她人生的孤獨旅程就這麼開啟了。

白兮冉放好行李後又拖着疲憊的身體去往高一(5)班教室參與新生會。班裡人頭攢動,吵吵嚷嚷,看得出有許多人都是曾相識。她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下,看着窗外的大太陽曬着修剪好的綠草地,一切都是那麼的生機勃勃。

不一會,身穿休閑裝的女人手捧一疊紙緩緩地走進教室,將手中的一摞放到講桌上後中氣十足地喊着安靜,她的聲音與長相不太相符,甜美的容貌配着低沉的煙熏嗓,想必教書育人一定摧殘着美麗年華的少女吧。

教室陷入第一回的寂靜。

「同學們好,我是你們的班主任,我叫劉煜旻,以後就是我陪伴你們度過三年的時光。剛經歷了中考的你們一定在假期都瘋玩了吧。但接下來的你們要好好收心了,下周一是進校的摸底考,你們趁一周的時間好好複習複習,這一次的考試排名對於班委的評比,還有座位分配都是有影響的,你們一定要好好對待。今天你們報道後就可以去校內超市買些必需品,還有電話卡。這邊的宿舍需要用電話卡通話,你們要是還有什麼不熟悉的可以來問我。」

底下竊竊私語,一邊感慨着進校突如其來的摸底考試,一邊疑惑着這年代仍需要使用電話卡通話的「奇聞」。

是呀,說來都是人手一部智能手機的年代了,但是宿舍的座機倒是仍要用電話卡這麼不智能的方式。

白兮冉重重的嘆了口氣,因為這次差強人意的成績惹得與父母之間的不快,自己連一部手機也沒有…雖說學校不允許帶手機,可…

「現在給同學們發這學期的學費細則和書單,大家都確認一下,一會來幾個力氣大的男生到一樓去搬一下書。」劉老師看着底下嘰嘰喳喳的學生們,又是一屆新生,又是班主任的職務,一屆比一屆難管的定律,這回又是一場「惡戰」。

在這發放的間隙,白兮冉環顧四周找着舊友,有兩三個男生是曾經同初中的同學,但倒不是十分相熟。她的圈子一直很小,口上說著朋友不在多在精,其實實際是她的性格使然。

白兮冉一直是個話少、不主動的人,被動的她會被大多數人所遺忘,真正在她身邊的就那麼幾個。但她又因中考失利的衝擊又將這幾人也推遠了,她不是不想聯繫,只是自卑情緒上頭,看着一個個都考上中意的學校,但自己掉到不止兩檔的落魄實在令她慢慢的疏遠。

入學流程走完,白兮冉去找了她所剩無幾的朋友。

蘇熙穿着格子裙,背着新書包朝着白兮冉奔來,一蹦一跳的她,自然卷的秀髮一癲一癲地,顯得更茂盛了。蘇熙一直苦惱於她那蓬鬆炸開毛的頭髮不好打理,怎麼也沒想到這發量會是幾年後令人羨慕之處。

「冉冉,你日用品都帶齊了嗎?要不要去買?」蘇熙一手挽着白兮冉,一手偷偷掏出手機發送着什麼消息。

「走吧,去看看。」白兮冉看着蘇熙的手機着實羨慕,雖說她一直用着初中時期的按鍵手機,但好歹也是可以上網和對外聯繫的手機啊。

——..——

高中與初中生活也大差不差,無非是多了幾項社團活動,除了日漸逐增的年紀和父母的期盼,白兮冉沒有找到任何可以增添這三年時光樂趣的法子。

話也不能絕對,倒也能找到幾分差別,例如白兮冉學會了在滔滔不絕的語文老師面前欲蓋彌彰的做白日夢,在政治課上與後桌進行激烈的五子棋對局,還有和室友們站在走廊盡頭的窗口看着樓下高年級男生打籃球時的氣宇軒昂…她不再似初中時那般好好學習了,她深感勞而無功的無力,反倒不如隨性來得舒坦,畢竟無欲無求,方得寧靜,心如止水,靜若安瀾。

平靜的生活最終還是被現實打破,入學摸底考試成績下來了,教室里死一般的寂靜,每個人都釘死在座位上靜靜地等待「死亡宣告」。

白兮冉完全對成績沒有絲毫憧憬,她假期的放浪與開學後的毫無鬥志儼然已斷定了結局。然而最後結果也是不負所望,但就是難以與她許久未聯繫的父母交代這再次令他們失望的成績了。

——..——

當然,剛進高中的生活可不止有學習,還有…麻煩。那位便是她的「青梅竹馬」。

這位「青」先生說來也奇怪,膚白貌美,是個白凈的乖乖孩,從小到大都與白兮冉同校不同班,但總能在年級大榜上看見他的身影,明明是可以上市重點的好苗子,但是偏偏和她一樣落入了這「凡塵」中。

「冉冉,你這周末回家嗎?」,季雲辰悄悄地跟着她走了一路,眼看就要到教室了,他便連忙叫住。

「你嚇我一跳!不太想回…要不我還是去你家?」白兮冉驚到愣在原地,只怪太沉浸於愛慕男神的幻想中。

白兮冉從得知中考成績失利後,天天在家不受待見,她便從一早就躲到季雲辰家「避難」到晚上,順便還能蹭個三餐。

「好,那我周五放學在你班門口等你。」季雲辰說罷就踩着上課鈴回(3)班去了。看着季雲辰奔跑的身影,不禁想起每次遇到麻煩事都會有他在身旁陪着,慢慢的他就成了她的避風港。

思緒拉回初中時期,那時她遇見過校園霸凌的場面,只是對象不是她,是一個娃娃臉的女生(以下簡稱「娃妹」),因為女生拒絕了某位街頭大佬的告白而被堵在學校。恰巧白兮冉剛整理好班裡的課堂作業往老師辦公室去,走過娃妹身邊被拉住詢問校門口的情況。

「你好同學,請問你可以幫我看一下校門口有沒有一幫人堵在那?」娃妹瘦小身子站在樓梯角落顯得楚楚可憐。

白兮冉滿頭霧水的應了下來,但腦海中閃現出上午聽到的謠言,說是街頭惡霸想強搶惹人憐愛民女的傳聞,「他們是要堵你嗎?」她小心翼翼地詢問「戰況」。

娃妹點了點頭解釋道「他們堵在門口,我回不了家,而且我沒帶手機,你可以幫我給我爸媽打個電話嗎?」放學正是學校管理最薄弱的時候,門衛時常在下午貓在門崗亭里打牌,老師領導們也忙着下班,便也無人去管他們的擅離職守了。時常還會有鄰校的來我們新建的室內體育館約球,所以來往的人雜亂的很。

白兮冉先是打電話差遣了同校的季雲辰,讓他去探探門口情況,接着把手機遞給了娃妹後便去交作業了,交完作業後與娃妹集合。

「謝謝你,我已經打電話讓我爸來接我了。」白兮冉接過手機,挽着娃妹去她班裡取書包。

「你就先坐我位子上休息一下吧,我就站你旁邊幫你擋窗外視線。」白兮冉整理着書包,順道和娃妹氣憤填膺地埋怨老師布置的作業清單。要不是老師臨時當堂布置的寫作,身為課代表的她也看不到這場謠言的「現場版」了。現在班裡人剩的寥寥無幾,唯有幾個因為寫作慢和值班打掃衛生的學生也開始陸陸續續的收拾完走了。

「白兮冉!」季雲辰氣喘吁吁地跑到白兮冉班級門口大喊,他見到她的一瞬間,眼裡的擔憂化為怒火沖向她,「你為什麼不接電話!我給你打了無數個電話!你手機是擺設嗎?!」

白兮冉被這陣勢嚇得愣在原地,獃獃地回應說「我手機靜音了。」答完就默不作聲地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低頭站在原地,在她低頭時看見了他腳上的拖鞋,她好像知道了些什麼。

季雲辰看着她認錯的模樣,慶幸她的安然無恙,也就慢慢平息了怒氣。「我在門口看過了,有一幫人在門口小賣部那站着等人呢,你惹他們了?」他眼裡的她,雖然在家人朋友面前愛鬧騰耍寶,但在外人面前安靜地像個乖乖女,按理說她沒有膽子惹上外面的地痞流氓。

白兮冉用眼神暗示着他這件事的主人公,再搖搖頭讓他不要再提及此事,她的身子需遮掩娃妹不敢亂動,又怕提及此事讓她害怕,又開始岔開話題,「那個你作業寫完了嗎?」季雲辰白了她一眼並不打算回答她,轉身坐到鄰座上看起了手機。

白兮冉在他身後做了個鬼臉以示對他的回應,從包里拿出手機想對季雲辰解釋這一切,恰好接到一陌生來電,電話另一端傳來着急的中年男人的聲音,她立馬把手機遞給了娃妹。娃妹接完電話謝過白兮冉後,背起書包往校門口走,白兮冉就一把挽着娃妹跟着她一起走了出去,季雲辰則默不作聲的跟在她們倆後面做起了「護花使者」。

娃妹帶着白兮冉慌忙地走向她父親,但地痞們可不畏家長,手插口袋賤兮兮地徑直走來,季雲辰立馬緊緊地將白兮冉挽在懷裡,強拖着她遠離這個是非之地。走到不遠處停下,白兮冉回頭想湊熱鬧,想看地痞們被長輩唬住灰溜溜離去的背影。事與願違,那位父親與地痞們從爭吵開始互相推搡,娃妹被父親牢牢地護在身後,動靜漸漸鬧大,引來路人的集體圍觀,門衛們也從亭子里出來維護治安,這場鬧劇以被圍觀的路人擋住視線而截止。季雲辰仍是緊緊地摟着白兮冉的肩膀,白兮冉顯然被地痞的「無畏」嚇到,當一輛警車響着警笛路過二人身邊的時候,她抓住他的衣角佯裝鎮定地走過那條街道。

時間回調,季雲辰接到白兮冉那通電話時,他剛到家放下書包,正想趁爸媽回家前看個電視放鬆下,誰知道接到了白兮冉那通沒頭沒腦的差遣,沒有任何理由的讓他去看校門口的是否有混混聚集,當下便坐不住,穿着拖鞋就往門口竄。他先是上樓敲了敲她家門,想着這可能是她讓他跑腿買零食的借口,但門後的寂靜讓他慌了神。這一路上回撥她的電話一直都在通話中,應該是正好對上娃妹在給她爸解釋現況的那通電話。他查看完校門口情況後奔向她的教室,心裏有個聲音一遍遍提醒他要鎮定,腦海里一遍遍過着她萬一遇到危險後的應急方案,直到他再次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幸好當事人不是她,他坐在位子上,看着自己腳上的拖鞋,想到出門時不管不顧的忘記了家門鑰匙,他無奈地給他父母發短訊詢問他們的下班時間。

季雲辰看着身邊受到驚嚇的 「小白兔」,出於男生的保護欲,他一直抬頭挺胸的把她送回了家,她一聲不吭地回到了家,她知道校園暴力的恐怖,但地痞們在家長面前依舊胡作非為的架勢着實讓她聯想到自己萬一身處其中的危險。青春期的白兮冉總愛想些有的沒的事情讓自己頭疼。她按照肌肉記憶關門時被季雲辰擋住。

「等等!我忘帶鑰匙了,在你家呆會。」季雲辰順勢進門,關門,換鞋,坐下,一氣呵成。

「謝謝你。」白兮冉在季雲辰耳邊輕聲說完便戰術性咳嗽掩飾。她扭頭看着門口擺着略磨損的拖鞋,沉思了會,問道「季雲辰,你是不是喜歡我?」

白兮冉除了在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稱呼過他的全名,此後都跟着他父母稱他辰辰,就是為了顯得她比他早出生的五分鐘,白兮冉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獨生子女而感到寂寞,因為她有他這個弟弟。

「沒…沒有啊,你怎麼這麼問?」季雲辰磕磕巴巴地回答她,眼神無處安放。

「我知道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已經回家了,可你還是來學校了,還穿着拖鞋就來了。以前的你只會說『不』,乾乾脆脆就拒絕我了。你這個轉變不是因為喜歡嗎?」白兮冉皺着眉細細回想着以前。

從前的她學着鄰居姐姐的口吻差遣着這個非親生的弟弟,一開始這個弟弟言聽計從,可越長大,他便越不服管教。究竟是什麼契機令他頓悟也不得而知,大概是從他升初中開始,他漸漸意識到,她不是他的「姐姐」。

「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是你哥哥!」季雲辰拿着白兮冉總掛在嘴上的理由搪塞她。

「我可是大你五分鐘的姐姐!」兩人就此話題開始爭辯,這個「喜歡」的問題被擱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