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要制霸全球
我要制霸全球 連載中

我要制霸全球

來源:google 作者:夜流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曦 都市小說 馬遠

大帝高陽渡劫失敗重生地球,驀然發現這個世界已完全改變,人人皆可修鍊,眾生皆可成仙,前世遺憾,他發誓今生彌補金枝玉葉、天之驕子,不尊着踩!商界巨族,宗門世家,不服者滅!這一世,他不但要縱橫都市,亦要制霸全球,當有一日,九天十地,萬古無盡傳說之中,唯我高陽大帝!展開

《我要制霸全球》章節試讀:

第1章 新地球

紫電天龍布雲空,

滅殺一切有生靈。

凡塵百歲為渡劫,

天意彈指西天行。

天意!天意,我高陽拋卻一切一世苦修,居然就被所謂的天意瞬間踐踏,難道修行真的是一條逆天路!

渡劫真的就萬劫不復?

不,老子不服!

轟一聲巨響,萬道雷光瞬間炸裂,堂堂修真界乾元帝境僅有的五帝之一,第一個進入渡劫的超級天才高陽大帝,一眨眼就徹底湮滅在天劫之中。

我死了嗎?

一切都結束了嗎?

雲曦,為何想起你我的心還是那麼痛,難道一百年的修行還是沒能把你忘了!

罷了,情居於心,焉能渡劫,你殺我不死,卻最終死於你手。

天意,果然是天意!

高陽一時心灰意冷,可突然間雙目睜開,就發現情況不對,自己似乎躺在去修真界之前的地球醫院裏。

不過這醫院卻十分高端,自己的身上沒有各種插管,可是卻被天花板上的幾道青色光線照射,整個身體都似乎徜徉在一種能量的浸泡之中,十分舒適。

面前是一個透明的投影面板,不但有各種觸屏操作,還有語音操控。

整個空間乾淨整潔,一塵不染。

簡直比高密度的科研室還要清靜嚴密。

這到底怎麼回事兒,我不是已經灰飛煙湮滅了嗎,為何會在這裡?

還有,眼前這個死胖子不是我高中時候的死黨馬遠嘛,我去了修真界近百年,為了渡劫又專門進入了距離神界最近的天衍仙境,在裏面呆了足足十年,這都一百年的時間了,怎麼這傢伙還跟一百年前一個樣,除了長得高大點,一點變化都沒有!

「總算醒了你,這下你爺爺可以鬆口氣兒了」,馬遠的聲音厚重深沉,很有氣力,彷彿有不錯的修鍊底子。

高陽覺得不太對勁兒,問了句:「小馬,這到底怎麼回事兒?」

馬遠啐了口:「我還想問你怎麼回事兒呢,不就欠我十塊錢嘛,都躲起來三年,就咱倆這關係至於嗎?」

卧槽……

欠錢,三年!

高陽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瓜子有點不夠用了,欠錢的事兒他知道,那是自己意外闖入修真界之前幾天的事情,可是自己在修真界和天衍仙境都呆了一百年了,為何馬遠居然說只過去了三年。

「小馬,你確定我只是消失了三年?」

「三年,沒錯啊。」

「可是……」高陽一肚子疑問,卻又不知道該從哪兒問起。

馬遠一擺手:「可是什麼啊可是,我都懷疑你這幾年是不是人間蒸發了,整個地球全都變了,就你還跟以前一個樣,讓我瞧瞧,你體內是否有命魂?」

命魂!

作為修真界資深老油條的我,自然明白所謂命魂乃是修鍊之根本,修鍊的開始,就是命魂的覺醒。

命魂的天賦屬性,也決定着你本身的資質。

屬性越高,修鍊越快,成就越大!

可這都是修真界的基礎知識,馬遠一個地地道道的地球人,他怎麼會知道?

高陽越發糊塗了:「小馬,你知道命魂?」

馬遠這時候已經搭在高陽胸口,剎那間,他的手上泛起一抹白光,一股暖流瞬時進入高陽的身體,不過他的眉頭很快就皺了起來:「老高,你不會這麼點背吧,兩年前地球新規則重訂之後,幾乎每個人都可修鍊,怎麼你連命魂都沒有,怪不得你一連躲了三年,就因為這個才沒臉回來?」

地球規則重訂?人人都可修鍊!

高陽很快就意識問題出在哪兒了,變得似乎不是馬遠,而是這個世界:「小馬,我他么才沒躲呢,這三年我也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現在醒來腦袋也是一片空白,你快說說我怎麼會在這兒,這世界又有了怎樣的變化。」

馬遠見他一臉懵逼,心知他只怕真的是什麼也不知道,於是耐着性子,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講了一遍。

原來這傢伙是在當初我無意闖入修真界的校園後山發現我的。

當時我昏迷不醒,他見是我,就帶我來了醫院。

自從我消失在地球以後,一年後的一天,整個世界發生了改變,那一日天火降臨,天象突變,雷電閃耀,彩光崩現。

就像是兩個世界碰撞在了一起一樣。

據事後不完全統計,那一天世界上就死了三百多萬人,逝者已矣,但活着的人卻都已意識到重生在了一個新世界。

原本的大地上長了許多不知名的樹木,靈氣氤氳,令人呼之心曠神怡。

絕大多數人體內都有命魂覺醒,感知天地靈力。

一座座修真學院建立在曾經的大地上,每個人都有了可以修鍊的機會。

連續兩年里,整個世界的規則建立完善,有了各屬性靈石和各屬性礦晶石,世界更是高度發達。

汽車發動不用汽油,一顆雷晶礦石就能夠的跑很長時間。

整個世界的供電系統也無須水火發電,更不用談核動力了,降臨在大地上的幾座神秘大山裡有無盡的水火晶礦石可以開採,足夠人類世界的電器沿用萬年以上。

以前不曾攻克的疾病,現在都是小兒科了。

以前高鐵不能達到的速度,現在都成了現實。

兩年的時間,整個世界宛若高度發達了兩百年,一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高陽見馬遠說到後面,已經有一種狂熱的激動,心知他對世界的這種改變是萬分心嚮往之的。

可高陽很清楚,世界不會無緣無故的改變。

什麼靈樹,靈石,晶礦石,還有神秘的大山,多半就是修真界。

這一切的發生,很可能是因為莫名的緣故,超脫於地球之外的修真界和地球合二為一了。

在融合的過程中,不但地球有了許多改變。

地球上的人也改變了不少。

所以人人皆可修鍊,人人皆可追求長生,準確的說,這已經不是當初的地球,而是個高度發達的修真文明世界,一個新地球!

高陽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小馬,世界都改變兩年了,有人知道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麼發生的嗎?」

馬遠的眼睛更亮:「因為一個人,雲曦女帝!」

雲曦。

高陽一聽到這個名字,渾身猶如雷擊般,驀地一震,怎麼是她,為什麼是她?

自己只是去天衍仙境呆了十年。

這十年的時間修真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回到了地球的三年後,地球又跟修真界融合了,而雲曦,居然在這個地球的修真世界成了女帝!

千頭萬緒,紛雜錯亂。

高陽捂着腦袋,思索了許久,才默默地道:「小馬,你見過雲曦嗎?」

馬遠的神色頓時變得失落無比:「我倒是想,可那是女帝啊,整個地球唯一的帝境高手,獨一無二,至高無上,地球上的所有宗門更是以十分稀有的金礦晶石,在帝都廣場為她鑄造了一座巨大的帝像,親鑄千古一帝四個大字,自從她以開天闢地之能創造新世界後,地球上便只剩下她的傳說,我也只是看過那張帝都廣場的照片,當真是風華絕代,不可方物……」

次奧,看這貨的樣子,貌似真的把她當做女神了。

不過雲曦,就算全天下人不知道你,可我知道,上輩子沒能和你把一切了結了,那就這輩子來吧,我要把我失去的一切,全都拿回來。

高陽的目光一縮,寒光乍閃:「小馬,你給我記住,雲曦她不過一個賤人而已,以前是,現在也是,早晚有一天,我會踏碎帝像。」

賤人?

這隻怕是整個地球唯一對女帝不敬的人吧!

馬遠呆的張大了嘴巴:「老高,你特么沒吃火藥吧,人家雲曦女帝礙着你什麼事兒了,你竟敢這麼詆毀,這要是傳出去,信不信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能夠把你給淹死。」

高陽猛然意識到,這個新世界,雲曦才是唯一的帝境高手。

自己不過一個渡劫失敗的廢人罷了。

到現在還鬧不明白怎麼回到三年後了,此刻手無縛雞之力,若去冒天下之大不韙,還真的是自討苦吃。

於是當即苦澀一笑:「小馬,我估計是病糊塗了,剛才說的胡話,對了,剛聽你說起我爺爺了,他也來了嗎?」

這話題轉移的漂亮。

馬遠沒再深究剛才的事兒,應聲道:「還沒呢,不過應該快到了,我把你送醫院後就直接給他聯繫,現在他也住在天石城,過來也用不了多久。」

爺爺怎麼跑到天石城來住了,是因為自己嗎?

一想到那從小和自己相依為命,辛勤勞苦把自己拉扯大的爺爺,高陽的眼眶裡不禁騰起了一眶熱淚。

當年無意進入修真界後,他死命修行,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回到地球,在有生之年再見自己的爺爺一面。

可修行百年,終抵不過雷劫一道。

他本以為此生已了,誰料再睜眼回到了地球的三年後,雖然一身修為盡失,可又能再見到自己的爺爺,他焉能不激動。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陣騷動:「哪兒來的老頭子,這是高級看護室,閑雜人等不得入內,快出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