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
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 連載中

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

來源:google 作者:輕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慕之 現代言情 陳輕輕

陳輕輕,當代擺爛大學生躺在床上吐槽一本無腦甜寵文,可自己穿成女主準備換個地方擺爛美美鹹魚享受富家千金的幸福生活可對上眾多詭異事件和發現表面溫文爾雅的(未來)未婚夫席慕之其實是為了吞併父親的公司實則是個腹黑蛇精病每天擔驚受怕的同時還要和狗男人鬥智斗勇陳輕輕:天啦嚕,還讓不讓人擺爛了展開

《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章節試讀:

第二天陽光普照,艷陽天。

暖暖的陽光撒到陳輕輕身上,陳輕輕舒服的伸了個懶腰(誰一覺睡到十二點不舒服),這副場景在誰眼中都是美人起床。

如果除去系統的催促「你快點啊,死女人,一會就要遲到了,第一天怎麼能遲到呢,你再晚點男主都要走了。」

南華大學

此時在太陽底下等了三個多小時的席慕之俊臉已經曬得發紅:好氣哦,但還是要保持微笑。

明明打聽到的消息陳家女兒入學時間是九點,他九點不到就開始等着陳輕輕那個蠢貨上鉤。

怎麼說的,確實定的九點,不過看寶貝女兒睡那麼香,陳父陳母能怎麼樣呢,當然是寵着了。

雖然席慕之對於陳輕輕的已經有了不耐。

但從小的環境教給他最深刻的就是忍,不有所忍,不可以盡天下之利。

總有一天,他會讓所有欺負過自己的人後悔,為此,不惜一切代價,不惜利用任何人。

他自詡從不是個好人,也沒有善惡是非觀,所以陳輕輕被我盯上,算你倒霉。

平復好自己的心情,席慕之找了個還算涼快的樹蔭坐下。

擺出慣有的笑容喝了口水,任誰過去都覺得這是翩翩貴公子優雅喝水的情景。

此時他的護衛張忠浩突然跑過來:「少爺,陳家小姐還在房間里。」

看到少爺臉色不對勁,張忠浩咽了口吐沫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

:「在在……在化妝。」

突然聽到塑料裂開的聲音,張忠浩看着頭與身體分離的塑料瓶子,心裏默默給它點了炷香。

然後看到少爺露出了和平時裝出來完全不一樣的陰鷙笑容。

席慕之咬了咬後槽牙:「你很不錯,陳輕輕。」

怎麼說呢,席慕之這廝也是思想陰暗,沒多少是非觀,骨子裡涼薄無情到了極點,明明是想着利用陳輕輕,卻因為陳輕輕害自己等着把人記恨住了。(不過我們的輕輕小天使會治好噠)

而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男主記恨上的陳輕輕,嗯……在化妝,同時打了個噴嚏。

隨後質問系統:「是不是你罵我?」

想着等了三個多小時的男主,系統都有點為他默哀,系統:「有沒有一種可能,是男主在罵你。」

陳輕輕:「嗯……為什麼要罵我呢,我又沒做錯什麼,我和男主無冤無仇,我這樣的小天使他喜歡還來不及呢嘻嘻嘻」

系統再一次被宿主的臉皮震驚,他已經不知道怎麼對付這個女人了,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席慕之那個表裡不一的陰陽人好好治治她。

他真是越來越慶幸沒有告訴宿主席慕之的真面目了,他暗自搓手,想着宿主被男主那個蛇精病咬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嘲笑她。

在系統沉浸在幻想中的時候,陳輕輕已經畫好妝了。

美女一定是內外兼修的美女,我已經有了善良溫婉可人的內在,怎麼能不好好修飾我美麗迷人的外表呢。

看着鏡中的的自己,陳輕輕化了應景的桃花妝,粉色的眼妝顯得杏眼更加靈動可愛,**的娃娃臉讓人恨不得撲上去咬一口,陳母特地挑選的淺粉色的公主裙顯得俏皮可愛。

嗯……我真美,不過美貌肯定得讓更多人欣賞嘻嘻嘻。陳輕輕想

於是系統再次成了倒霉蛋「統統,統統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系統不說話,對於日常發瘋的宿主,他怕了行吧,他選擇沉默。

得不到回應,陳輕輕自問自答:「好哦,統統不理我,好傷心,今天不能去學校走劇情了。」

系統(咬牙切齒):「你」

陳輕輕:「好不真誠啊,統統,我好傷心,我……」

還沒等陳輕輕說完,系統立刻識趣的說道:「哦~當然是您我親愛的主人。」

系統是真的害怕了,這瘋女人是真的瘋,想擺爛是真的擺,他認輸認輸行了。

此時的系統已經忘了他以前都別的宿主耀武揚威的樣子,也沒有發現他對陳輕輕的包容度越來越高了。

聽着小奶音扯出誇張的聲線,陳輕輕表示自己很愉快。

於是心情大好的陳大小姐決定給小系統一個面子(系統感動極了qaq),很快收拾好了一切,和父母吃好飯就出發了。

在車上陳輕輕回想劇情:一直被父母庇護的傻白甜陳輕輕終於到了大學,想自己獨立一把,於是堅決不讓父母送,看女兒意志堅決,也把女兒送到了門口,陳父陳母只好作罷,可沒走多久就有人撞到陳輕輕,行李箱立刻脫手而出,在陳輕輕即將倒地之際,席慕之如同天降,像電視劇男主一樣一隻手摟住陳輕輕的腰,另一隻手扶住即將划走的行李箱,陳輕輕對其一見鍾情,一顆少女心完全淪陷,其後二人更是偶像劇一般經歷各種偶遇,修成正果。

當時這個遇見就差點沒被陳輕輕吐槽死,偶像劇看多了吧,沒有一點新意,後來二人的相處更是沒有一點波折,順風順水。

但是再覺得狗血也得按劇本來,於是用了和原主一樣的說辭,儘管父母一直勸阻,但架不住陳輕輕堅持,於是陳父陳母絮絮叨叨說了好多關照的話只好作罷。

陳輕輕踏入校門,說來也巧,這個陳輕輕大學也是表演系,和自己一樣,這也是當時看這個爛俗文的另一原因,不過這樣更好,被教授誇就是吃這碗飯的陳輕輕適應起來就更沒有壓力了。

一邊走陳輕輕想自己會啥時候啥地方和男主相遇,還是不會相遇,因為自己睡誤,所以陳輕輕有些不確定。

哎呀,你問陳大小姐後不後悔,那當然是~不後悔啦,天大地大,睡覺最大。

正想着突然感覺一個人突然撞到自己身上,然後行李箱還被踢了一腳飛了出去,嗯對,就是那種刻意的,撞完還踢行李箱。

陳輕輕一下子就火了,還好爸爸學過柔道和跆拳道,練舞的時候也掌握好了下腰,要不直接被推倒了,等爸爸打爆你的狗頭,碰瓷狗!

咦,一個帥哥怎麼朝我撲了過來,陳輕輕腦子飛速旋轉立刻銜接起劇情,明明已經站好的身體立刻撲到了帥哥懷裡,拿到手的行李箱也被陳輕輕迅速推出。

對着帥哥露出了一個單純可愛的傻白甜經典笑容。

陳輕輕心想:不愧是男主啊,長得就是好看,突然想到很久之前看到的《詩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近看還真的要被他一眼關切的桃花眼溺斃了,不過這行為真不是君子所為吶嘖嘖嘖。

作為表演系的天才,陳輕輕都想指正席慕之演戲的時候要藏好眼睛裏的不屑和輕蔑了。不過看穿歸看穿陳輕輕還是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靠在席慕之懷裡,痴痴望着他,祖師爺面前耍大刀,讓你看看什麼叫演戲弟弟,想着又往席慕之懷裡靠近了點,看着席慕之眼裡的厭惡快速閃過,立刻恢復溫柔少年,陳輕輕暗笑。

席慕之本來過去準備英雄救美,但過去看到陳輕輕好像可以自己起來,正奇怪她不應該會這些,又見她衝著自己摔過來,箱子也被拋出,覺得奇怪,但也照樣演下去,攔腰抱住,再拿住箱子,強忍不屑與厭惡,對着她露出了自小練成的人畜無害陽光溫柔的微笑。

於是現在如果有不明真相的人過去,會覺得這是甜寵偶像劇,櫻花樹,摟腰殺,陽光透過樹縫照到嬌小的女孩和俊朗的少年身上,二人含情脈脈的對視着。

其實兩人各懷鬼胎。

而目睹一切的系統覺得這倆人一人得有八百個心眼子,不過宿主好像和她表面看起來真的不一樣,真不知道這瘋女人還有有多少驚喜是小爺不知道的。

《我以為我穿到了甜寵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