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有十二門天賦領域
我有十二門天賦領域 連載中

我有十二門天賦領域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小蟲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條小蟲子 牧九歌 都市小說

你看,光明仍在照耀,黑暗從未遠離,神秘的面紗依舊模糊!混亂序章,不過是一場鋪墊的開端,人類追逐超凡,只為向死而生!遠在無盡星路的英雄守護着人間山河,抵擋外來世界的威脅伴隨十二扇天賦大門逐漸開啟,少年在風暴中執着心中的信念無畏艱險展開

《我有十二門天賦領域》章節試讀:

夜空如瀑的傾盆之雨越下越大,地面鋪上了一層湛藍色彩,在那霓虹都市的映照下流露出繽紛光澤,仿若世界都清晰倒影在這片淺薄的湖泊當中。

大風席掃,薄衣微涼。

牧九歌在道路上開始奔跑,那身染了鮮血和塵土的衣服,歷經雨夜的沖洗下變得一乾二淨,若不是與野獸在廝殺中扯破,否則絕對是嶄新的一套。

時至凌晨一點半,前方小道燈光昏暗。

牧九歌的視線範圍中,開始湧出了座座模糊的延綿山脈。

在這大山溝壑的最前沿,那裡立着建材陳舊的牌坊,名為『平安村』!

村裡空曠的地方或許並不大,只有十來戶人家左右,但它卻是牧九歌的『全世界』!

「忙了一整天,終於到家了!」牧九歌停止奔跑,站在自家院子外大口喘着粗氣。

現在這個時間段,鄰居們早已關燈熟睡,早已沉浸在夢鄉中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只有他家的燈火依舊通明透亮。

「咔!」

牧九歌推開院子的鐵門。

他重新關上的時候,客廳的大門有人從裏面陡然打開。

只打開了三分之一的廳門縫隙中,那裡站着一個年齡莫約只有八九歲的小男孩。

男孩盯着牧九歌的背影興奮的大喊,「哥哥,是哥哥,爸媽,是阿九哥回來了!」

牧九歌關上院門,帶着微笑逐步走進客廳,從他身上不停滴落在地板上的液體,此刻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汗水了。

牧九歌來到小男孩的眼前,寵溺的揉了揉他的腦袋,「元修這麼晚了還不睡覺,是在等哥哥回家嗎?」

「嗯……」小男孩『牧元修』很乖巧的點頭,然後轉身就朝着廚房的方向跑去。

人不見了,廚房卻傳來一道讓牧九歌感到特別溫馨的聲音:「哥,你先上樓換身衣服,我幫你把飯菜熱一下,待會給你端出來!」

牧九歌笑了笑,隨後把目光偏向坐在沙發椅上的夫妻,「爸,媽,這晚了還沒休息啊?元修明天還要去上課呢,要是遲到的話,指不定又得被老師罰站了,幹嘛不讓他早點睡?」

牧媽沒有回答這些問題,而是目光柔和的看向牧九歌,「阿九啊,明天就是你人生中,最後一次打開天賦大門的機會了吧?」

「嗯……」牧九歌平靜的點頭。

牧媽繼續說道:「關於這件事情,我跟你爸已經商量過了,如果,我只是說如果啊,你千萬別在意不要放在心上。

要是你明天還是失敗的話,等你這個學期畢業之後,我們就安排你去北區那邊工作,廠里的工資四千五一個月包吃包住,雖然不高,又是社會中的最底層,但那兒的女孩多啊!

而且,你也差不多成年了,也該到那個談婚論嫁的年紀了。

或許……或許你以後成不了什麼大人物,等你找到心儀的姑娘結婚之後,你完全可以做一個培養出大人物的小人物啊!」

話糙理不糙,永遠把你想不到的事情想在最前頭,這就是牧九歌的母親『沈秋月』。

這時,正在安靜品茶的『牧川』放下茶杯,突然出聲,「阿九,其實超凡者的世界,也沒你想像中的那麼好。

你看你姐,自從加入那個什麼預備役『戰爭學殿』之後,她已經有五年沒回過家了,在這期間連個音訊都沒有,究竟是死是活,誰也不清楚!」

牧九歌無奈的笑道:「爸,媽,曾經那個小阿九已經長大了,有了屬於自己的路,這點你們向來都是很支持的,也符合你們預期的教導,今天怎麼突然唱起反調來了?

還有,我姐已經是超凡者了,外面的世界那麼危險,她怎麼敢隨便跟家裡聯絡呢?

我有分寸,時間不早了,爸媽你們早點回房間休息吧!」

說完,牧九歌朝樓上走去。

牧川看眼着老婆,「秋月,我們的二娃終究還是長大成人了,他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我們無論如何是約束不住的,除了繼續支持下去,剩下的就為他感到驕傲吧!」

沈秋月:「是啊,想要不屈於平凡,想要成為那個翱翔在萬丈高空的雄鷹,就得接受一切困難的考驗,面對來自恐懼的噩夢!」

牧川伸了個懶腰,「老婆,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睡覺吧!」

「好……」

夫妻二人走進房間,把所有煩惱全都拋開。

孩子有自己的路,有自己的想法,往後該怎麼選擇,該怎麼去走。

或許……壓根不需要他們去操心。

等時間到了,一切都會有妥善安排。

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好好睡上一覺,然後靜待明天的結果才是正道。

父母睡下之後,牧元修在廚房忙裡忙外,來來回回跑了三四趟,總算是把熱好的飯菜和洗好的碗筷全都給端了出來。

牧九歌洗漱完畢,隨便換了套睡衣就走下來吃晚餐。

吃飽喝足,簡單的收拾桌面把碗筷洗好,大廳的燈火隨之關滅,兄弟兩人也是各回各的房間休息了。

夜色深沉,藍色大雨仍在瘋狂地下着,廝殺勞碌了一整天,牧九歌終於可以在漆黑的房間中,漸漸熟睡。

夢鄉里。

遼闊無際的混沌空間中,飛朔着十二個不明光點,它們時常忽明忽暗,遠遠望去,就如同那些散落在夜空遊玩的螢火蟲般。

……

此刻,懷江市中心,一座堪稱世界級建築工藝的三千米摘星塔的屋檐上,那裡站着一個雙手抱劍,戴着斗笠的修長人影。

斗笠朝正面微微傾斜,恰巧遮住了上半部分的面孔,只能看見下半部分長滿鬍渣的臉。

突然,大風襯托着雨水肆虐席掃,那人臉上的鬍渣有點打假,左邊竟是突然的脫下一塊缺角。

由於刮大風的緣故,胡貼不斷拍打着臉,脫角又正好近在耳邊,響聲格外清脆,連雨水的聲音都掩蓋不住。

神秘人尷尬的把鬍子缺角重新沾回去,奈何染了雨水的膠已經失去了黏性,無法再次發揮作用。

這時……

斗笠下精緻的面孔抬起,牙關一咬,狠地一攥拳,清澈的聲音飽含幾分怒火:「可惡的梁三娘,昨天送我生日的禮物肯定是從2元店裡買的,看我完成任務回去之後怎麼跟你算賬。」

嗡……

驟然間,天穹之上傳來動靜,藍色的深空開始扭曲,空間裂出許多不規則的黑色縫隙,這些縫隙以螺紋的方式拼轉在一塊,最終形成一個偌大而詭異的幽暗漩渦。

漩渦的中心位置,從裏面開始走出只有十幾道身影,其中四人一前一後共同抬着一個小型城堡般的坐轎。

轎子掛着白色紗帳,可以看見裏面坐着一個身材妖艷的女子,其芳香鋪天蓋地,只可惜從外面看進去人像有些模糊,容顏究竟貌若幾許,還是個未知數。

不過,這些人全都是女性,身材和容顏基本堪稱尤物級別的存在,而且,她們背上長着一對藍色翅膀,就連那雙瞳珠也是深藍色的,看起來就像是兩顆懸在黎明中的星子般顯眼。

忽然,轎中傳出一道聲音,「幽,女皇陛下想要佔領的這方禁域世界叫什麼名字來着,序列在星空排行榜第幾號?」

『幽』上前幾步,腳下的虛空如踏在湖面般泛起圈圈漣漪,對着轎子恭敬的道:「回稟『左娜莎』女王殿下,這裡是星空序列A068號的禁域世界——地星!」

「……地星!」轎子里的女人沉吟一聲,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魅笑,很有征服欲的道:「這個世界的元素框架不錯,是一種風格特殊的輕科技建築。

本王喜歡這裡,從現在開始,本王要征服這個世界的土著,本王還要成為這個世界唯一的信仰,就如『神』一般尊貴!」

幽低頭拱手道:「左娜莎女王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土著終將俯首為民,女王終將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神!」

聞言,左娜莎女王滿意的笑了起來,隨後柳眉一凝,沉冷的道:「『雅爾半星』戰使何在?」

幽的身旁,一名身穿白色戰甲的女子出列,單膝跪在虛空中:「末將在!」

「你馬上傳訊回總部,本王要向女皇陛下調遣百萬精兵,三千戰將。」

「雅爾半星領命!」

說完,雅爾半星轉身,準備返航。

與此同時,下方響起一道聲音:「我在此方早已恭候多時,歡迎藍羽族大駕光臨。」

尋聲望去,只見傾盆大雨中忽然出現一道英姿颯爽的人影,此刻就如登梯那樣踏着虛空走了上來,這個人行走的速度看似很慢,但每走出一步卻是上百米的距離,而且身體和周邊的空間都會發生短暫的扭曲。

「一步百米,空間摺疊嗎……」左娜莎輕語。

空間摺疊,這不是瞬移,而是一種比較強大的空間領域,比起『虛空挪移』這種純粹的身法不知強大多少倍。

見到來者很不一般,藍羽族眾人心頭一沉警惕了起來,因為這個人藏匿的氣息中,帶着一種說不出來的危險。

漸漸的,那人走到與她們平行的高空,抬了抬垂下的斗笠,笑道:「好不容易來我們星球一趟,這個世界那麼多土特產,也不讓下屬帶點回去,左娜莎女王殿下,你覺得……你好意思向你們女皇申請兵馬嗎?」

左娜莎女王翹着二郎腿,一臉傲然的道:「不勞費心,對我族而言,最大的土特產便是戰利品,尊駕不凡,你是哪位?」

斗笠人:「在下只是地星中的一個無名小輩『梁三娘』,而且,還會是一個……給你送上禮物,讓你絕對不會空着手回去的人,可懂?!」

說到最後那句時,斗笠人迎笑的聲音中,突然意味深長的壓低了幾分。

「梁三娘……」左娜莎口中輕念,對前者仔細打量了起來。

此人身段修瘦,長着滿臉鬍子,粗獷的聲音中帶着幾分無法掩飾的清雅,起伏胸肌竟是比同等身材的男人還要高隆一節。

看到這裡,左娜莎收回了目光,手背托着右臉扣在膝蓋上玩味的笑道:「梁三娘確實挺娘!」

有人嘲諷道:「喂,究竟是你對得起這個名字,還是,你本來就是個娘的……」

「哈哈哈……」

這話一出,戲謔的笑聲轟然炸開。

砰……

剎那,空中一聲悶響,城堡般坐轎的紗帳隨風飄揚,斗笠人在原點留下一道若隱若現的殘影,紗帳裊裊落定,周邊的笑聲也是在此刻戛然而止。

轎子里,斗笠人左腳踩在沙發上,右手的食指輕輕抬起左娜莎女王的下巴,兩人近距離對視,目光交織的剎那,傾泄的大雨竟是凝定在虛空中無法墜落。

這個時候,斗笠人邪魅一笑,言行舉止襯托着霸道且溫柔聲音的開口:「左娜莎女王殿下,你看現在的我,還TM娘嗎?」

「大膽……」

見到這一幕,女王一眾下屬臉色驟變,殺意如海浪奔騰,紛紛亮出武器包圍整個轎子,憤怒的盯着那道狂傲不羈的身影,恨不得馬上衝進去把那個斗笠人直接給撕成碎渣。

「放肆……」

左娜莎那張美艷無雙的容顏閃過一抹冷厲之色,對着紗帳外的下屬大聲怒責,介於女王的威嚴下,眾人高燃的肅殺之意不得不平息幾分,只好安靜的杵在一旁靜觀其變。

這時,斗笠人的拇指配合食指捏着左娜莎女王的下巴反覆打量,一番細看之後,點頭道:「嗯,你這女王長得倒是挺不錯,火熱的傲嬌之中又帶着幾分高貴的冰冷,挺冰火型御姐范的!」

「然後呢,你……還沒看夠嗎?」左娜莎神情冷艷的開口,她就這般直視着斗笠人,下一句的言語禮貌卻又蘊藏殺意的笑道:「梁三娘,你羈傲的作風冒犯本王時,就已經宣判了死刑。

現在的你,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彎下膝蓋跪地臣服,要麼……抬起脖子引頸就戮!

選擇吧,來自地星的孩子!」

斗笠人笑道:「為什麼不是直接殺呢,難道,女王殿下被我撩的動情了?」

「切……開什麼星際玩笑!」左娜莎攤開斗笠人捏住自己下巴的手,順勢撕下斗笠人的鬍子貼,朝座椅緩緩躺下,「能征服本王並且讓本王動心的人,必是舉世無雙的真男人,而不是一個貼了鬍子的男人婆。

所以,妹妹,還不趕緊向姐姐臣服?」

『余安寧』柳眉一凝,俏臉輕抬,斗笠下的容顏此刻細看起來,竟是完全不輸左娜莎。

「害,真是無趣,身份被識破了!」余安寧尷尬的聳了聳肩,一臉索然無味。

有人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喂,俏娘們,男人都是帶着汗臭味的,胸也沒那麼高,下輩子在輪迴中好好改造改造再去投胎吧!」

「哈哈哈……」

周邊響起的笑聲有點刺耳,余安寧雖然尷尬到了極點,但還是選擇暫時沉住氣。

余安寧冷笑道:「女王殿下,我這裡有第三個選擇,那就是……你給我的選擇……我都不選!」

「既然妹妹有了自己的選擇,不願為強將,那便化作一灘齏粉吧!」左娜莎似笑非笑,一掌拍向余安寧的心口。

「是嘛,就怕女王殿下,遠遠沒有那個本事!」余安寧懷中抱着劍,腳尖一點,向後瞬間退開百米,輕鬆避開了女王迅猛的一掌。

左娜莎玉手一揮手:「殺了梁三娘!」

「殺!」

『幽』行動最為迅捷,宛若一個鬼魅殺手般,第一個率先出擊,她揮舞着一桿長槍貫穿虛空,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隻藍色的巨鷹嘯擊而來。

雅爾半星冷哼一聲,氣勢不輸於幽,同為女王麾下戰功赫赫的一員大將的她,此刻手中懸着一扇天賦領域之門,將其祭出,化作一扇巨門,也是怒殺過去。

其餘人緊隨其後,她們深知這個『梁三娘』實力非同一般,所以出手既是最強殺招,打算不留餘地的速戰速決。

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余安寧神情淡然的笑道:「左娜莎,還記得嗎,老娘剛剛說過,我會送你一份禮物,絕對不會讓你空着手回去!」

「第五門·空禁!」

余安寧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打了個響指,身後迅速出現一扇懸空巨門,不過,巨門只是閃了一下又立馬就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除了余安寧本人之外,她附近的一切動態全都在一瞬間凝固了起來,彷彿這片空間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直接給凍結了。

「可惡,怎麼回事,身體……身體動不了了?」

全力攻擊過來的眾人,不管怎麼使勁掙扎都無法動彈一絲一毫,只能在心中憤恨的暗罵著。

場中,不光她們動不了,就連她們的主子左娜莎女王也中招了,更是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從轎里掙脫出空間禁錮的範圍。

「劍網……」

余安寧嘴唇蠕動,輕語一聲,握劍的拇指向上一彈,長劍出鞘,寒光閃爍,十數道白色線條在空中來回交織,禁錮在虛空的藍羽族女將士,直接被封喉。

左娜莎脫離禁錮範圍的身形剛穩,正好轉過身的時候,自己帶過來的將士,居然被一個來自地星的梁三娘直接給秒殺了?

這些將士,族中的明珠,天賦非同一般,未來是要崛起的。

追隨她左娜莎征戰各方禁域世界,從最初的不服管,再到忠心耿耿,名動八方,已經差不多有六百年了,雖然不是麾下最強,但好歹也是位列上等水平。

沒想到,今天卻會以這種恥辱的方式別離……

余安寧一揮手,散去空間禁錮。

十數道屍首的脖頸與身體分離,大量藍色的血液噴出,頭顱漂浮在空中,身體和血液卻陪同着雨水墜入下方的大河裡。

「你該死……」左娜莎攥緊拳頭,面容冷厲,抬起頭來死死的盯着余安寧。

余安寧毫不相讓:「你更該死!」

「殺了本王的愛將,梁三娘,我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左娜莎怒了,她沖了過去,沒有花里胡哨的技能特效,只有迅猛的拳影。

余安寧跟她近戰交手,兩人的實力,一時之間難分上下。

「砰!」

對轟一掌,彼此被震退上百米。

余安寧:「哼,無盡星路中,你們藍羽族手段卑劣,無所不用其極,滅我地星的人,可還少?」

左娜莎怒不可言,想要動用一種很強的手段滅殺余安寧,哪怕殺不死她,蕩平腳下這片地方,還是可以做到的。

「左娜莎,回來……」

就在左娜莎要出手的時候,一道只有她才能聽見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女皇陛下……」

女皇在召喚她,無奈之下,左娜莎只好選擇收手了,等她再次降臨這片世界時,這裡可就不會像今天那麼好運了。

「梁三娘,還有你們地星,今後,我們兩方誓死不休!」左娜莎咬牙切齒,手一招,朝着余安寧拋出一塊刻着『不死不休』的戰牌,這是星際之中最為簡版的戰書。

現在的左娜莎,顯然是怒到了極致。

兵馬未動,將先倒……

一下就死了那麼愛將,奇恥大辱,太虧了。

余安寧接住戰牌:「我梁三娘不喜歡惹事,但,絕不怕事,我們地星也一樣。

左娜莎,不,藍羽族人,你們記住了,這裡是神魔的葬土,人類家園的歡歌,勞煩女王殿下帶着這些禮物回去轉告藍雨皇,如果你們藍羽族實在想開疆擴土,實施強者的霸凌,請去別的星球。

來這裡征戰,即便是神,也會死的。

而且……還是永不超生的那種死法!」

說完,余安寧手一揮,懸在虛空的十幾顆女將頭顱飛向左娜莎女王身邊。

「哼,死在哪裡,哪裡便是棲息葬土!」左娜莎將余安寧所謂的禮物一掌拍落:「梁三娘,梁三娘,我左娜莎記住你了!」

這算哪門子的禮物,這分明是她左娜莎征戰星際三千多來,從未經歷過的奇恥大辱。

此事過後,左娜莎撂下一番狠話離開了,藍色的雨夜也隨着消失不見,夜空,再度回到一如既往的暗紅色彩。

余安寧拿出手機,給上級發了一條信息:「藍羽族人已被驅離,不過,戰爭,依舊不可避免!」

叮……

另一邊的手機發來一條信息:「嗯,安寧,這次你辦的不錯,給對方來了個下馬威,不過,上級部門還有任務需要你完成……」

「啊,還有任務啊,婷姐,您就高抬貴手吧,可不可以換個人,比如梁三娘?

李雯欣也行?」

「不可以!」

「好吧,好吧,那這次是個什麼任務?」

「這次的任務不輕不重,理論上算是個閑職,我們打算培養一批可以接班我們的新人,因為懷江是你的老家,所以打算讓你在懷江市任命一個新人教練!」

「培養新人?不是,婷姐,咱可都說好了,等我完成這次的任務之後,你就讓我去無盡星路當個上將?」

「余安寧,我們之前說的是,完成懷江市整個任務,培養新人難道不是懷江市的任務嗎?你品,你細品……」

余安寧放下手機,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好你個周麻婆,竟然給老娘下套,下次面對強敵時,老娘就用你『周書婷』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