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眼可破天
我有一眼可破天 連載中

我有一眼可破天

來源:google 作者:矇混過關的小癟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鋒 奇幻玄幻 矇混過關的小癟三

少年葉鋒,偶得一神瞳,開啟了不平凡的修仙之旅面對強大的法術,我一眼破之,這天若阻我,我便以瞳破天展開

《我有一眼可破天》章節試讀:

「咦,我來到天國了嗎?好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

葉鋒雙手一撐,立馬坐了起來。

「不對,我還在山洞裏,難道我還活着?」

葉鋒用手摸了摸臉,並無異常,往臉頰上捏了捏,便長呼了一口氣。

「真要命,還以為我會這麼憋屈的死去,哈哈哈哈,活着真好。」

「奇怪,那顆珠子跑哪去了,我記得撞到我額頭上,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怪哉怪哉,怎麼一點也不餓?難道?」

葉鋒小聲嘀咕完後,便盤腿坐下,擺出修鍊姿勢。

只見空氣中的紅氣和藍氣不斷朝他身體靠近,其他顏色的空氣則被排斥在外。

紅氣和藍氣慢慢順着掌心進入了他的體內。

「這是,靈氣,我達到養氣期了。」

隨着加修鍊,吸收靈氣的速度越來越快。

突然,葉鋒身上冒出了紅色跟藍色的光芒,他仔細端詳着自己:

「奇怪,怎麼一半紅,一半藍,我這是養氣中期了吧。我究竟昏迷了多久。得回去一趟,不然,村長爺爺它們該擔心了。」

「咦,這怪蛋還在啊,它怎麼也吸收紅氣跟藍氣?算了,帶着它吧,我一定要搞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說完,拿起怪蛋揣在懷裡,走向洞口,抬頭向上方看去,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小白點:

「這究竟有多高,該怎麼出去?」

葉鋒抽出長劍,往石壁上一插,連劃痕都沒有,這也太堅硬了。

然後運轉靈氣附着在長劍上,只見長劍狠狠地刺入了牆壁內,葉鋒收回靈氣用力掰着劍柄,發現這把劍牢牢的鑲嵌在了石壁上。

然後用力抽出長劍。

「看來可行。」

只見葉鋒從懷中一陣翻找,拿出了兩把短刀。

葉鋒體內靈氣外放,附着在武器上,雙腳用力蹬地,一躍而起,雙刀狠狠地刺入石壁,整個人懸掛在石壁上,雙腳緊貼石壁。

「呼」

緊接着,收回體內靈氣,右手拔出短刀,左手向上一拉,整個人緩慢上升,當左手與肩膀平齊時,右手釋放靈氣覆蓋短刀,往石壁上扎去。

然後換左手刀拔出刀,右手向上一拉,整個人緩慢上升,當右手與肩膀平齊時,左手釋放靈氣覆蓋短刀,往石壁上扎去。

在不斷切換靈氣的過程中,緩慢的向洞口爬去。

一個時辰後,葉鋒終於爬到了湖心島出口處。

葉鋒雙腳用力蹬石壁,順勢抽出雙刀,一個轉體,平穩的落在了湖心島上。

望向湖心島外,依舊一邊岩漿翻滾,一邊寒冰密布。

「這該如何是好,難道真的要在此處待一年?」

葉鋒仔細觀察着,岩漿的上方除了紅氣,還是紅氣,而寒冰的一方除了藍氣,還是藍氣。

「難道,紅氣是火屬性的靈氣,而藍氣是水屬性靈氣。」

「紅和藍,有點眼熟,這不跟怪蛋很像嗎?不會這麼巧吧?」

說完從懷中摸出了一個怪蛋。

「這個蛋,我拿它沒辦法,要不試一試。」

葉鋒雙手托着怪蛋,走到湖邊,半蹲下來,一下子將怪蛋放在岩漿湖上。

頓時,無窮無盡的紅藍之氣匯聚到了怪蛋的周圍,然後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見。

遠處的紅藍之氣源源不斷的從湖面匯聚而來。

見這陣勢,葉鋒自然不會錯過。

隨即在怪蛋周圍盤坐下來,體內靈氣的運轉,一部分的紅藍之氣被他吸引,然後順着掌心被他吸收。

「反正現在也出不去,先安心修鍊吧。」

很快湖心島便恢復了寧靜。

葉鋒所不知道的是,在怪蛋開始吸收水火靈氣的時候,重返落凰嶺之巔的紅鳥跟隕龍山之巔的銀蟒,第三次受到了驚嚇。

開始了第三次的逃竄之旅,隨後大山又開始熱鬧了起來。

凶獸的反常舉動,導致兩山附近的村莊遭受到了無妄之災,特別是這一次的凶獸遷徙甚至一度波及到安陽鎮。

安陽鎮風家族內,風葉坐在大廳里,除了閉關修鍊的人,風家的高層幾乎都聚集於此。

「族長,人都到齊了。」

「好,近幾日落凰嶺跟隕龍山大批凶獸引發獸潮,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很多村子都發出了求救信號,大長老,你率一隊人馬去平息獸潮。」

風族的家主,一位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對其右手邊的老者說道。

「家主,落凰嶺跟隕龍山近十年來每年都會發生獸潮,但都只持續了一天,凶獸就自動返回。這次具體是什麼情況。」

大長老向家主詳細了解情況。

「這次很奇怪,可能山裡出現了某種變故,難道是那件寶物出世了?那個傳說你們都聽過吧。」

「家主所說的事難道是龍凰大戰?據說很久以前,我們玄靈星只有一片大陸,號稱仙靈大陸,那次大戰之後,大陸碎成了五塊,劃分為北嶺、南林、西漠,中州以及我們東荒。而我們東荒以前不叫東荒,被稱為東繞,物資豐富,強者輩出。龍凰大戰之後,東饒的天地靈氣像是被吸幹了一樣,靈氣變得稀薄,很多強者都離開了東饒,在那之後,東饒便成了歷史。成了其他四域修者口中的東荒。」

「那龍凰大戰是怎麼回事?」

風葉忍不住插話道。

「龍凰大戰啊?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甚至連真假都沒有人能說的清楚,在仙靈大陸破碎後,整個世界的強者都很惶恐,都在找原因,可惜,直到現在,亦沒有人發現與龍凰有關的事物。」

「那...這跟落凰嶺和隕龍山有什麼關係?」

「說不清楚,傳說,龍凰大戰就發生在那裡,龍跟鳳凰大打出手,爭奪一件寶物,最後雙雙隕落,鳳凰死在了落凰嶺,龍死在了隕龍山。鳳凰化為永不熄滅的火山,龍化成了永不解凍的冰山。古籍中記載,這兩座山確實是在大陸破碎後才出現的。曾一度吸引各大門派去尋寶,都想找到那件寶物。可惜的是,所有門派都鎩羽而歸,別說寶物了,就連那兩大仙獸的遺物都沒有見到。各大門派的人經常到那兩座山上抓凶獸研究,可惜的是那兩座山上連帶有鳳凰血脈或者龍族血脈的凶獸都沒有出現過。各大門派的人就都放棄了尋找那所謂的寶物。」

「我對那寶物很有興趣,父親,這次我也跟大長老去兩山看看吧?」

「按理來說,你已經突破到養氣期了,可以自由出去歷練,不過那兩座大山不簡單,連靈獸都有不少,很是危險,不如等獸潮平息之後,再出去歷練。」

「父親,我這次在外面遇到一個很有趣的傢伙,我不是他的對手。我突破了,想再找他比試比試,剛好他的村子就在那兩山腳下,你就讓我跟大長老一起去吧。」

「哦?你敗了?真有這麼厲害,如此人物,確實可以結交一番,要是能拉攏到我們風家就更好了。那你隨大長老去一趟吧,估計林家跟洪家也安排人過去了。」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在風家出動的時候,安陽鎮上另外兩個家族,林家跟洪家也各派一隊人馬,朝兩山趕去。

沿途,風家所過之處,凶獸紛紛伏誅。

目睹一些村莊被凶獸踐踏,屠戮一空,風葉內心十分沉重。

「這個村莊到處都瀰漫著血腥的氣息,目之所及皆是被撕碎的死屍,都沒有一具完整的,大長老,咱們找找還有沒有倖存者吧。」

「都去找找吧,能救一個是一個。」

隨着大長老右手一揮,風家的小隊人馬紛紛擴散,尋找倖存者。

過了一會兒,所有人都回來了。

「東邊沒發現倖存者。」

「西邊沒發現倖存者。」

「南邊沒發現倖存者。」

「北邊沒發現倖存者。」

「走吧,抓緊時間,趕路。」

風葉內心沉重,心中默念道:

「葉鋒,你的實力這麼強,應該不會死在凶獸的手上吧。」

然後風葉快速的跟上大長老。

一路走去,看到慌亂的凶獸,毫不猶豫的殺死。

碰上沿途的村莊,都進去搜救一番。

可惜,並無收穫。

整整五百里,沿途十幾個村莊,無一倖存。

這時,風家小隊來到了葉家村的地盤。

大長老一揮手,眾人分散開來。

沒過一會,眾人回來了。

「東邊沒發現倖存者。」

「西邊沒發現倖存者。」

「南邊沒發現倖存者。」

「北邊發現一名倖存者。」

人群中的葉虎,顫顫微微的,不知所措。

「你們這發生了什麼事?其他人呢?」

大長老問道。

「死了,都死了,狼,是狼,它們衝進村子,見人就咬,所有人都死了。」

葉虎雙眼通紅,臉色猙獰。

「葉鋒也死了?」

風葉問道。

「葉鋒,我不知道,他上山了,三天前的晚上,他讓我們躲進山洞裏,他就到山上去了。直到現在我也沒見到他。三天前的晚上,發生了獸潮,我們在山洞裏,躲過了一劫,前天,我們從山洞撤出,誰知道山上的凶獸再次來襲,我們躲避不及,被狼群襲擊,所有人都遇難,只有我躲在房子的地道中,才躲過了一劫。昨天,凶獸又瘋了,再次來襲,我就一直藏到了現在,直到剛剛聽到你們的腳步聲,我才敢走出來。」

「竟然發生了三次獸潮,這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

大長老有點恍惚。

與此同時,葉鋒出現在了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