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大宋說水滸
我在大宋說水滸 連載中

我在大宋說水滸

來源:google 作者:鄧一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懷玉 趙盼兒

穿越北宋楊家將第七代傳人楊懷玉,被趙盼兒收留在茶坊里說書,開局選擇說水滸;梁山尚未聚義,卻能未卜先知,一書震驚天下!宋徽宗:我大宋竟有此等神人?什麼?此人居然還是楊家虎將名門之後?宋江:知道為何人人都喚我為宋二哥嗎?梁山水泊真正的大哥另有其人!武松:大哥說了梁山永不招安!靖康之恥?不存在!楊家後人不僅堅守京城,居然還打到金朝都城擄回了完顏皇帝!趙盼兒:三書六禮,名媒正娶,你必須得娶我!楊懷玉:盼兒姐,其實我早已有婚約在身了!只不過……那個人就是你!驚不驚喜?展開

《我在大宋說水滸》章節試讀:

同一時間;

馬行街半遮面門外停靠着一輛馬車,四五個夥計正從茶坊里往外搬着各種瓷器物件;

不一會兒;

趙盼兒與孫三娘兩人緩緩走出;

孫三娘手持一個偌大食盒,一看就知道這裏面肯定備下了不少美味佳肴;

而趙盼兒則懷抱着好些幅字畫!

別看趙盼兒對這些字畫處置的如此隨意,其實這每一幅可都是當世不可多得的名作;

諸如什麼《夜宴圖》、《釣隱圖》、《山行圖》之類的,不乏一些當世罕見的孤本!

「盼兒,你哪來這麼多名貴的字畫呀?」

趙盼兒莞爾一笑:「這些都是我父親的藏品,當年被流放的時候,好些都被抄沒了;

就只留下了這些!」

「啊!」

孫三娘聽到這裡不由張大着嘴巴,雖然她是知道趙盼兒曾經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

由於父親犯了事;

六歲便進了教訪;

不過幸運的是,十六歲的時候,他父親的舊部終於找到了她並且順利幫她脫了賤籍!

但即便如此,孫三娘這還是頭一回聽到趙盼兒談到自己的父親,再瞅瞅這些個名作;

哪一幅拿出手至少不得價值成千上萬貫的?

更重要的是,其中好幾幅還都是有價無市!

況且,剛剛趙盼兒自己都說過了,這些還只不過是他父親當年藏品當中的一小部分;

在這汴京乃至整個大宋有幾人能有這實力?

孫三娘暗自震驚,想必自己這好姐妹趙盼兒的父親,當年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吧!

「盼兒,你怎麼今天想着把這些字畫拿出來啦?還雇了輛馬車裝了這麼多瓷器物件?

你這是要幹嘛呀?」

然而,最讓孫三娘看不懂的還是趙盼兒今日舉動,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這是要出嫁了!

「三娘,你忘啦!昨日我不是跟你說過,我家官人剛剛搬回老宅,你陪我過去瞧瞧!」

「瞧瞧?」

孫三娘看向這滿車的東西連連搖頭:「盼兒,你這哪是去瞧瞧呀?你是想住進去吧?」

「他想的美!我趙盼兒豈是那尋常女子!想要我住進去,除非他八抬大轎抬我進去!」

「呵呵!」

話音剛落;

趙盼兒與孫三娘二人已經上了馬車,徑直朝着汴京郊外一處荒廢數十年的老宅而去!

……

這處老宅雖然地處偏僻,但十分龐大,歷經風雨,即便早已破敗不堪卻仍氣勢不凡!

任何人只要往這座老宅面前一站;

都能感受的到這座老宅非同一般!

趙盼兒與孫三娘二人剛一下馬車,恰巧身邊還停靠着一輛馬車,正在趙盼兒很疑惑;

如此偏僻之地怎會有他人前來時?

宋徽宗趙佶與皇太子趙桓緩緩走下馬車,四目相對,趙盼兒雖然並不知其真實身份;

但他們二人好歹也是茶坊的熟客;

遂立刻上前一步與他們打着照面:

「這不是趙娘子嗎?」

「兩位相公怎的會找到這裡來的?」

宋徽宗趙佶與皇太子趙桓二人一聽,不由同時一愣,還是身經百戰的趙桓反應夠快:

「這不是小楊先生的老宅子嗎?吾等二人只是仰慕小楊先生的才華遂前來瞻仰一下!」

「可是,小楊先生搬回老宅之事,我們姐妹從未向茶坊里的任何客人透露哪怕半句!

敢問兩位相公又是如何知曉的了?」

趙盼兒無比警覺的盯着他們二人!

「這個,這個……」趙桓聽到這裡腦袋瞬間高速盤旋起來:「汴京就這麼大塊地方;

正所謂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你看我們像是缺錢的主嗎?

什麼消息是我們買不到的?」

「這倒也是!」

趙盼兒聽到這裡緩緩點頭,再次看向宋徽宗趙佶與皇太子趙桓的目光多少帶些嫌棄!

這讓她更加確定了一件事;

皇太子趙桓當真人傻錢多!

「趙娘子,要不咱們同行?」

「請!」

趙盼兒聽完點了點頭,表現的像是女主人似的,二話不說,率先一步上前推門而入!

「轟!」

尚未進門;

就只聽的一聲巨響,門口的那塊上了年紀的正宗黃花梨木招牌,徑直砸落在了地上!

宋徽宗趙佶,皇太子趙桓及趙盼兒,孫三娘四人全都二話不說,好奇的湊上前一看;

這塊招牌還是不錯的,即便年久失修,從這麼高的位置重重砸落卻依舊是完好無損;

只不過上面的字跡早就因為風雨沖刷而變的模糊不清!

依稀可辨的是「楊府」二字,在「楊府」二字之前,還有兩個字跡,一個好似大字;

上面是否還有一橫無法確定!

還有一個大概是三點水旁或者二點水旁,書法大家宋徽宗趙佶瞅了半天也沒瞅明白!

「雖然這上面的字跡早已模糊不清,但這字卻挺拔有力,一看就知道出自書法大家!」

宋徽宗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

你可以說他當皇帝治國不行,但是,你絕對不能去懷疑他在書畫之作上的鑒賞能力!

在這方面,即便是汴京城知名的一書一畫屯田先生與濁石先生,都不得不心悅誠服!

此刻;

看到這裡,在場之人內心當中都不禁有着一種直覺,這小楊先生可能並非泛泛之輩!

尤其是宋徽宗趙佶與趙盼兒;

宋徽宗趙佶想到的是,楊氏一族在我大宋,自太祖皇帝開始便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莫非這小楊先生乃名門之後?

而趙盼兒想到的則是,三個月前,自己在茶坊門口收留了當時遊盪在街市的楊懷玉;

雖然她一眼便看出他的不凡;

但也沒想到自己眼中的官人;

或許並不像她想的那般簡單!

下一秒鐘;

當宋徽宗趙佶,皇太子趙桓以及趙盼兒,孫三娘等人繼續往裡走了兩步,剛至前院;

就只見前院當中,一名英姿颯爽的少年,手持一柄虎頭湛金槍,楊家槍法三十六式;

進其銳,退其速,其勢險,其節短!身隨其足,臂隨其身,腕隨其臂,則合而為一;

不動如山;

動如雷震!

宋徽宗趙佶,皇太子趙桓以及趙盼兒,孫三娘定睛一看,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楊懷玉;

在場之人無不齊齊震驚當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