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地府打工三千年
我在地府打工三千年 連載中

我在地府打工三千年

來源:google 作者:千年回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千年回光 邵小刀 都市小說

在地府安穩做了這麼多年的鬼,今天突然要做人,邵小刀有點慌……上輩子為人都是幾千年前的事了,做人啥感覺,他忘了啊!……天庭失序,地府裁員20XX年,地府內憂外患,無力供養眾多鬼差,不得不全域裁員,部門優化,邵小刀和數萬名鬼差同事一起,畢業了!畢業即失業,從此他這個在地府任勞任怨吃了三千年苦的小鬼差就沒了着落為了生存,也為了千年執念,他不得不重返陽間,尋找安身立命之所而三千年來他抓過的、關過的、得罪過的各路鬼怪,很多也都在人間藏匿,有些甚至已經手握權柄,稱霸一方,他們想要整治邵小刀這種沒了後台不在編製的小鬼,簡直不要太容易他得悠着點!更有四大外洋鬼境對豐饒的華夏沃土虎視眈眈,而一心只想拯救至愛親朋,決意不問世事的邵小刀又該何去何從?天界神境悉數崩塌,唯有華夏崑崙是最後的凈土,各方神鬼爭奪,誰又能成為最後的贏家?……在人鬼中切換,在陰陽間遊走,三千年前失魂客,地獄歸來報恩仇!展開

《我在地府打工三千年》章節試讀:

兩儀墟蘊含強大鬼力,發動之後,能吸人七情六慾之氣,所以左眼也被他稱為鬼眼,因為此眼與眾不同。

他剛才召喚出的光幕就是兩儀墟的具現化。

不過這光幕只出現在他的意識里,別人看不見。

他邁步走進光幕,景象一變,地上出現一座星圖大陣。大陣上星羅棋布,在星圖的幾個關鍵位置上聳立着七口巨棺,每一口巨棺都被粗大的鐵鏈緊鎖,形成一個陣勢,在星圖中圍出一片空地。

空地比周圍更加明亮,**長着一棵奇怪的大樹。大樹雖是一棵,但走近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它有兩個不同的根叉,像是人的兩條粗腿,一左一右支撐着樹榦。

樹榦也不是一個整體,而是由兩個樹根延伸出來盤旋糾結在一起形成的,兩根樹榦緊密結合,已經渾然一體,即使是分開的地方,也有枝杈相連,所以你又不能說這是兩棵樹。

兩根樹榦顏色不同,一黑一白,如陰陽螺旋,糾纏一體,最終長成了這棵奇異的兩色陰陽樹。

大樹的樹冠也是兩色,黑色樹榦長出了深綠的樹葉,漆黑如墨,白色樹榦長出了嫩白的樹葉,皎潔如月。

一棵樹,黑白色,涇渭分明。

樹下有隻小蛤蟆,正呼呼大睡,蛤蟆身上還冒出絲絲黑氣,黑氣鑽入陰陽樹,似乎在滋養它。

經過那些黑色煞氣的滋養,陰陽樹上不斷有新的樹葉生成,將那些老的樹葉擠落,變成一枚枚銅錢掉了下來。

蛤蟆頭頂懸浮着一把金算盤,算盤自動左右搖擺,不斷接收着樹上掉落的銅錢,隨着算盤珠子「噼里啪啦」響動,那些銅錢就消失不見了。

「混蛋,又在偷我的錢!」

邵小刀沒有理這隻蛤蟆,自顧自來到樹下,抬頭看向樹冠。

只見樹冠的黑色部分,茂密非常,墨綠色枝葉掩映中,露出一顆晶瑩剔透的黑色果實。

「還是惡念樹長得好一點,吸收了足夠惡念值,終於結果了!」

他伸手將那枚惡念果實摘了下來,放入口中,喉嚨一動,就吞了下去。

果實化作一道暖流融入身體。

——力量+1

邵小刀感覺自己這幅孱弱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力量有了微不可查的增長。

原來是力量果實。

陰陽樹以怨氣、怒氣、恨意、或感激、愛慕、崇拜等七情六慾為食,其中蘊含的能量會被吸收,與那隻蛤蟆體內的煞氣一樣,可以滋養大樹本體,壯大陰陽樹的同時令其枝繁葉茂,而樹葉飄落之後就會化為冥錢。

不過這些冥錢最後都進了那隻蛤蟆的口袋,用來還邵小刀欠他的債。既然他一毛錢都得不到,邵小刀也就不怎麼關心每天陰陽樹會產生多少冥錢了。

正所謂債多不愁,說實在的,邵小刀也不知道自己總共欠了多少錢,只能盡量不亂用兩儀墟的力量,讓它多產生冥錢,爭取早日還清債務。

真正對他有用的其實是陰陽樹結出的果實,這些果實是通過七情六慾轉化出的惡念和善念生成的,每吸收10點惡念,黑色的惡念樹就會長出一顆惡念果實,同樣每吸收10點善念,白色的善念樹也會長出一顆善念果實。

不過世道艱難,惡念總是比善念容易獲得,所以陰陽樹的惡念那一半總是長得更好,結的果實也更多。

之前他在來大槐城的路上就已經收集到不少惡念值,加上剛才花襯衫貢獻的惡念,恰好湊足10點,所以惡念樹率先長出了一顆惡念果實。

而善念就比較少了,自從離開地府,迄今為止他只收到那個名叫小玉的女孩的一點善念,距離長出果實還早。

果實分很多種,剛才那種黑色的小果子就是最普通的一種惡念果實,吃下之後,會隨機增加食用者的一項身體屬性,或力量、或速度、或體魄,三選一。

因為是隨機的,所以邵小刀摘到這種果實,看都沒看就直接吞下,反正都是增益果實,隨便哪個效果都可以。

有極小的幾率,陰陽樹偶爾會長出一些特殊的果實,這些果實就不能隨便吃了,因為有些對食用者可能有害,必須仔細甄別後才能食用。

但出現特殊果實的幾率很小,所以他並不會特別期待。

做完這一切,邵小刀從意識狀態退了出來,低聲喝道:「唐算子,出來吧,乾飯了!」

一個蛤蟆眼、八字鬍、闊腮幫、嘴巴幾乎咧到耳後跟的怪物從他的左眼裡爬了出來,一蹦就蹦到了桌子上,還像個蛤蟆一樣「咕呱」了兩聲。

正是剛才那隻在陰陽樹下睡覺的小蛤蟆。

他略有些興奮地抬頭看向窗外無星無月的夜空,頓時一臉不高興:

「黑漆麻烏連顆星星都沒有,你叫老子出來吸個什麼,寂寞嗎?」

邵小刀大手一揮:「月華才剛剛被烏雲遮上的,應該還有點渣渣,趕緊趁熱!」

「……」

——陰陽兩儀墟發現一縷怨氣,吸收並轉化為惡念值1點。

「我靠,你連我這個老頭子的氣都不放過?」

「說明你養氣功夫不行。」邵小刀有仇報仇,你想吸老子的氣,老子就先吸你的!

「算你狠!」

名叫唐算子的怪物猛吸了兩口空氣中的殘餘月華,體內煞氣盈天的感覺雖然沒那麼強烈了,但心中對某人的怨氣卻有些壓制不住,就一臉不爽地轉過身來:

「我說你小子揍個街頭混混都要浪費兩儀墟的鬼力,剛才又開鬼眼查看房子,這哪一樣不是要錢啊?你欠我的錢可是越來越多了……」

「陰陽兩儀墟不是你的,你只是裏面的房客,我才是你的僱主!」

「你的良心呢?沒有我你活不到今天!」

「八百年前的陳年舊賬,你想賴我到什麼時候?」

「嘿嘿……」唐算子在桌上轉了一個圈,蛤蟆眼裡放出精光,「你把兩儀墟給我,還了舊賬,我不就能走了?」

「不可能!」

「這東西遲早要你小命!我這都是為了你好啊!」唐算子苦口婆心。

「你死心吧,只有它能幫我實現願望,我是不可能把他給你的。」

「你這是在跟魔鬼做交易!」

「我已經是魔鬼了……」邵小刀笑了。

唐算子沉默:

「三千年前的舊賬,你不也是一樣沒忘?值嗎?」

「不用你管……」邵小刀有些疲憊,他一指大門,「去,布陣!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新家了!」

「我可是你的債主,你就這樣使喚我這個老人家?」

邵小刀沒理他,自顧自道:

「順便幫旁邊的鄰居,也一併布一個簡單的驅邪陣吧,材料錢都算我的,以後萬一有事,可以避免打擾到人家……」

「左邊的還是右邊的……」

「明知故問!」

「你兩手空空出地府,單說這具身體還陽的錢,都還欠着人孟婆子呢,哪還有閑錢替別人布陣?你的債主太多,幾輩子都還不完嘍……」

唐蛤蟆還在嘀嘀咕咕,邵小刀卻已經往床上一趴,聲音漸沉……

「守好門戶,無事勿擾……」

席夢思上一大股霉味,不知道是多少年的陳年醬香,不過不管了,這個時候死神來了都叫不醒一個想睡覺的人!

……

偏僻的西平街已經歸於沉寂,位於大槐城城中區和平大道的皇都夜總會卻是一片燈紅酒綠。

彪哥,大名黃彪,是一個三十齣頭,個頭不高,身子也不壯,甚至有些精瘦的男青年,但眼睛裏時刻充滿殺氣。

他是皇都的老闆,此刻正在聆聽手下馬仔花襯衫阿誠的工作彙報。

「你說什麼,關小玉已經同意來皇都了?」

「是啊,這事兒本來我都快談成了,小妞兒眼看就要點頭,但是被那個租房的小子橫插一杠,最後就被他攪黃了……」

「住老子的房還敢壞老子的事?他什麼來頭?」

「不知道啊,就聽見那小子嘴裏神神叨叨,鬼啊煞呀的,手上力氣還大的出奇,我看他可能不是一般人!」

「難道是三班的?」彪哥身旁一個胖子忽然插嘴道。

黃彪猛一拍胖子的腦袋,低聲喝罵:

「你不知道老子最討厭貧嘴啊?再貧小心牙給你崩掉!」胖子把頭一低,像個犯錯誤的小孩。

彪哥教訓完不聽話的馬仔,一指花襯衫,命令道:

「你去,給我繼續盯着那小子,還有關小玉,有事就招呼胖子,他懂點御鬼術!我就不信,這大槐城還有我黃彪搞不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