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華夏普及修仙
我在華夏普及修仙 連載中

我在華夏普及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我實在是太帥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實在是太帥了 虞暉 都市小說

穿越平行世界的虞暉,為了普及修仙,在某個不起眼的地方開了間修仙小鋪,裏面兜售着各種修仙產品「你瘋啦,一顆花生米,賣十萬?你這花生米是金子做的?」顧白白指着櫃檯裏面的花生米,難以相信的瞪大眼睛「你看現在哪有丹?我這都是洞天福地里的丹」「你這丹保真嗎?」「瞧你這話說的,我一個修仙的,能賣給你假丹?」「老闆,你這疊廢紙,一萬一張,你搶啊?」「我得糾正一下,這是符籙,有多重作用」「胡扯!這玩意擦屁股都沒人用!」「您可以嘗試用它擦一下屁股,當然,你的屁股得抗造才行」「……」「啥玩意兒?這本破書賣五十萬!你怎麼不去搶?!」「您好,這是功法秘籍,修鍊有功法輔助,可以提升修鍊效率」「擦屁股我都不用這玩意!」……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修仙,認識修仙,加入修仙直到某一天諸天萬界降臨全民皆仙的大地上,某位年過花甲,髮絲銀白的老爺子,腳踩飛劍,御空而上「嗨嗨嗨,來啦兄弟們,看我給你們整個活,飛劍斬機甲!」「兄弟們,看我給你們表演個肉身抗炸彈嗷~」「干啦兄弟們,我給你們整個更帥的嗷,徒手拆飛船!」那一天,十三億惡魔出籠展開

《我在華夏普及修仙》章節試讀:

顧白白竭力反抗,奈何被制住弱點,毫無反抗之力,只得求饒。

「這麼平,果然是我的平胸小白白。」路恬暢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快說,那個狗男人是誰,我都不知道你的深淺,他居然率先滋潤了你!」

「住嘴,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就是嫉妒我的美貌!」

「美貌美貌,畫的這麼好看,也不知道便宜誰。」

「反正便宜不了你!」

「小心點,今晚我就去你房間,把你變成我的形狀。」

「哇,好惡毒的女人,同學錄爬!」

……

「卧槽!小白!」

迎面走來個男主播,看到顧白白光鮮艷麗的容貌,猛地一驚,「你你你,昨晚幹啥偷摸換頭了嗎?」

「去你的,你才換頭怪!」

顧白白翻白眼。

「你這樣子,好像換了個頭,眼圈不見了,眼袋也沒了,像是被愛情滋潤過……」

「郭楠收收味兒,真哈人。」

「……」

下午差不多都到了主播的準備時間,逐漸有不少人見到顧白白都是無比的震驚,感覺她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見到的問候語都是震驚中帶點懷疑。

「卧槽!小白?」

沒有以前的憔悴,蒼白,現在健康明艷,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光鮮明亮的女神。

「真有這麼大變化嗎?」

顧白白坐在鏡子前上妝,不自覺的也看向自己的臉,「看起來和以前也沒什麼區別啊,一個鼻子兩個眼,除了面色變了,皮膚光滑,色澤明亮……好像也沒啥。」

低調,低調。

她心底竊喜。

到底有沒有變化,其實從多人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了,眾人的驚訝就是最好的佐證。

「小白,今天你到底用了什麼化妝品了,居然這麼好用,給我也推薦推薦。」

身邊的路恬暢側頭過來詢問道,還是不死心。

同為主播,大家都習慣熬夜,夜宵。

這些不良習慣都會導致皮膚油膩,脫髮,蒼白到病態,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所以平常只能依靠各種化妝品,或者面部養顏來調整狀態,可依舊無法達到正常的狀態。

比如眼睛上的眼圈,這種只能依靠化妝來遮蔽。

顧白白低頭看了眼她的胸口,賤兮兮的笑着,「今晚來我房間,讓我好好爽爽,明天就給你指一個好去處。」

「咦~」路恬暢抱熊後退,「蟈釹收收味兒,真哈人。」

「我跟你說,今天我遇到一個小哥,真帥啊,你是沒跟我一起,明天帶你去見見你就知道了,雖然他腦子有點問題,不過人還挺有趣的。」

「帥哥帥哥~斯哈斯哈,比咱們這的還帥嗎!」

聽到帥哥,路恬暢瞬間眼睛放光。

「哈人,你這個下頭的蟈釹!聽到帥哥就走不動道!」

「帥不帥!」

「豈止是帥,論顏值,能把隔壁的男主播吊起來打。」

「姿勢多不多!」

「……」

……

「卧槽!小白!」

顧白白實在是聽膩了。

「老闆,你怎麼也是這句……」

化妝間中,老闆陳瑞走了進來,他是個四十上下的中年大叔,人家一般都叫他叔叔。

陳瑞肚子有點大,頭髮也快禿了,媽也快沒了,典型的中年陳氏的遭遇。

「你怎麼突然變成了這樣,工資全用來換頭啦?」

「我特么!!」顧白白咬牙切齒,「我不是換頭怪!!」

「哈哈,開個玩笑。」

陳叔叔從身後拉出來一個身穿青色道袍的道士,頭戴道冠,「小白啊,你昨晚直播不是說不敢去爛尾樓探險嘛,看,我給你找了個大師,這下不怕了吧。」

「叔叔,今晚還去啊……」

顧白白心有餘悸的說,昨天晚上已經夠嚇人的了。

「昨晚的直播反響很好,這說明這種戶外探險的方式很受歡迎,我準備給你引一波大流量,能不能接住就看你的了。」

「啊~叔叔真好,叔叔潛規則我吧,給我也來一波大流量。」路恬暢調侃說。

「呵呵,沒大沒小,叔叔這年紀都跟你爸爸一樣大了,能跟長輩開這種玩笑嗎。」

路恬暢吐了吐舌頭,乖巧的又坐了回去。

……

晚間。

看了眼時間,虞暉將店門關上,收拾好法器準備出門。

昨天晚上,在鄰郊工地裏面出現了邪性波動,看起來像是怨念很足的厲鬼。

看到有厲鬼,虞暉就興奮了起來。

鄰郊工地是一處停工許久的爛尾樓,當初徵用這塊土地時,發生過拆遷糾紛,有老人被強拆隊埋在了裏面。

當時開發商花了許多錢才將此事平下來。

後來裏面又因開發商欠債跳樓的工人,每當深夜,都會傳出恐怖哭聲,有人說是討薪的工人鬼魂在鬧,有人說是拆遷時的老人鬼魂在鬧,反正裏面鬧鬼,也沒誰敢在這邊幹活了。

掃黑除惡那年,開發商被打了進去,後來蓋了一半就爛尾了。

爛尾期間,又出現過一些襲擊案,廢棄爛尾樓裏面,也曾有過被拖進去因反抗**而跳樓自殺的女人,後來樓裏面又多出來女人的哭聲。

這裡就徹底廢了。

沒有任何開發商敢接手這一塊。

如今樓里都長草了,邊上的外架,器具,都被人拆走,只有幾棟空蕩蕩的十幾層爛尾大樓在裏面擺着。

後來直播行業興起,有些為吸引噱頭的主播鼓起膽子在夜晚倒是來這裡直播過幾回,被嚇跑後就再沒來過。

昨晚,廢棄工地裏面居然傳出了邪性波動,這就意味着裏面真的有厲鬼。

虞暉頓時眼睛就亮了起來。

這些東西的修為對於自己來說可是大補品啊,要是能煉化,修為又可以增長不少。

能夠增長修為的東西,誰不喜歡呢?

遺憾的是這個世界妖族不多,否則還能殺點內丹煉化。

他終於等到天黑下班,匆忙將修仙小鋪的門關上,騎着電動車開始往廢棄的爛尾工地趕去。

因為還沒到練氣期,他還沒有辦法煉製本命法器,所以也就沒有駕馭飛劍的能力,跑路還得靠輪子。

煉魂幡,捉妖葫蘆,法劍,法袍……

諸多裝備都仔細收拾妥當,今晚務必要把厲鬼拿下煉化,配合洗髓液一起服下,爭取突破先天期大圓滿的瓶頸,一舉破入練氣期。

路上。

一輛黑色商務車從虞暉身邊迅速竄過。

路燈下,顧白白疑惑的看着電動車上的人,好像有點眼熟的樣子。

「唉…」

她抓了抓脖子處的護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