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禁區當刺客
我在禁區當刺客 連載中

我在禁區當刺客

來源:google 作者:凌渡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渡北 唐睿 都市小說

靈氣復蘇並必是盛世的來臨覺醒者也並必凌駕於凡人之上這是個血與火的時代,是個全民抗爭的時代,靠着覺醒者與軍人對禁區的鎮壓,妖魔不得踏入華夏一步,普通人也能安然享受這社會的和平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但這種靜好又能支撐多久呢?展開

《我在禁區當刺客》章節試讀:

看着鄭傑驚恐的表情,唐睿心中一陣暗爽,可這與他中午要謀害自己的行為相比,顯然並不值得一提。

「呵,中午的事你忘了嗎,我是來找你償命的呀。」

「嗚嗚嗚,我好慘!」

「嗚嗚嗚,我好慘呀!你來陪我吧!」

耳邊縈繞着一陣詭異的聲音,鄭傑眼瞳猛的睜大,朝着傳來聲音的地方砍去,肥碩的大手舞動着菜刀,卻撲了個空,那裡什麼都沒有。

若開燈的話,鄭傑也就不必如此被動了,可這也給了黑暗中的怪物指引了方向,比獨自面對屋內的不明生物好不到哪去。

「噠,噠。」

不等他多想,身後又傳來了腳步聲,鄭傑頓時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雙腳微顫的慢慢轉過身去。

發現身前有一道人影,因為太過黑暗他看不清人臉,冷汗一時間便順着他那一臉橫肉的臉龐流下。

鄭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向前走去想要看清人影的輪廓,可唐睿怎會如他所願,在他靠近時就主動消失不見。

親眼看着一道人影從身前消失,鄭傑的心態有些崩了,一度想要逃離這個房間,雖然現在出去很有可能會遇怪物,可怪物好歹是個生物,未知的存在才是最可怕的。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唐睿又出現在他身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臂膀。

「草,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連個實體都沒有,不會真的是鬼吧!」他嘴邊念叨着。

此時鄭傑也不再猶豫,拖動着肥胖的身軀打開大門,向樓外跑去。

由於許久沒有運動,等他到達樓下時,身體已被汗水浸濕,分不清那是汗水還是嚇出的冷汗。

此刻他心中祈禱對方快點離開,不要再跟在自己身邊了。

「呼,呼。」

鄭傑喘着粗氣,彎着腰雙手撐在大腿上,抬起頭向四周觀察,在路燈的照射下,見沒有了鬼影,暗自鬆了口氣。

不敢獨自待在原地,他拖着勞累的身體向小區的花園跑去。

一路有驚無險的來到目的地,鄭傑挑了個茂密的草叢,直挺挺的躺了進去,準備在這裡度過今晚。

想着剛才的鬼影,鄭傑心裏一陣後怕,現在的那個房間肯定不能再待下去了,自己明天得重新找個住所了。

可這個特殊的時期,恐怕沒人會接濟一個陌生人,那就只能…,鄭傑眼中閃過一道凶光。

這一切的前提下是他成功度過今夜,可他能否安全的活下來尚未可知。

唐睿剛準備跟上鄭傑,就感到遠處傳來一絲危險,他便在404房間待了下來。

果不其然,隔壁窗戶傳來一陣聲響,聽起來像是貓抓玻璃的聲音,非常刺耳,讓人恨不得直接打碎那塊玻璃。

隔壁屋內沒有什麼反應,似乎沒人。可緊接着,窗戶便被砸碎。

房間內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好像有什麼東西闖了進去。

「哐當!」

屋內的東西被接連打碎、摔下,似乎在尋找着什麼東西。

「呯!」

一道屋門被直接破開,屋內的腳步聲也變得更亂了,變得一追一逃,十分急促。

唐睿此時也通過超凡能力來到了隔壁,在黑暗中他隱約看到了三道黑影,兩個在前面逃竄,一個在後面追趕。

後面那道黑影,似乎有八條腳,速度非常快,若不是依靠屋內傢具的阻擋,屋內的主人早已被追趕上。

「叮,系統檢測到妖魔。」

名稱:幽靈毒蛛

境界:脫凡(後期)

力量:300

敏捷:350

體質:200

精神力:200

信息:低級妖獸,喜歡在黑暗中生存,善埋伏在陰影內捕捉獵物,本身靈活迅速,牙齒含劇毒。

「哎呀!」

黑暗中,房間女主人被絆倒,趴在地上眼睜睜的看着幽靈毒蛛向自己靠近,身體拚命的往身後移。

「不要!小慧!」

男主人驚呼,看着幽靈毒蛛一點點的靠近自己女友,卻沒有勇氣趕過去救她,只得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接下來的一幕。

幽靈毒蛛的身軀如小牛犢般大小,八隻利爪深深刺入地板內,複眼緊緊注視着身前的獵物,迫不及待的張開臉盆般的嘴巴,墨綠色的口水滴了下來,粘在了女人的身體上。

女人只感覺身上的液體無比粘稠,摸着臉上噁心的液體,她想要從自己身體上甩下去,更想甩脫毒蛛的追殺。

可是可能嗎?

她用手死死的撐着地板,向後移動,就算那隻蜘蛛離自己僅咫尺之遙,面前就是它的血盆大口,也沒有放棄。

眼中冒着一種難言的光彩,這或許就是永不放棄吧!

就在女人即將葬身於幽靈毒蛛口中時,唐睿出現在她身旁,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抓住她的衣領,向旁外摔去。

掏出唐刀,直刺幽靈毒蛛的血囗,深綠色的鮮血噴濺而出,身軀一陣抖動,吃痛的嘶吼着,還不忘掙扎着用兩雙利爪,向唐睿破空襲去,想要將他擊殺於此,然後把刀從傷囗拔出。

唐睿迅速後退,地板頓時被捅出幾個缺口,它在原地滾動了幾圈,發出凄慘的叫聲,血液順着傷口流下,周圍的傢具也都被撞倒在地。

隨着時間的流逝,動作也越來越小,直至癱倒不動。

可系統卻沒有傳來擊殺提示,說明它在裝死,想等自己靠近,再出其不意的攻擊自己。

「裝死,很狡猾嗎?」

唐睿消失在黑暗中,來到幽靈毒蛛身旁,一隻握着刀的手從影子內露出,朝着幽靈毒蛛的腦袋又補了一刀。

「叮,宿主首次擊殺幽靈毒蛛。」

「進度+3。」

「屬性點+5。」

「叮,屍體掉落毒囊,已存放至儲物空間。」

「毒囊,竟然還可以爆裝備。」

唐睿拿出一個小玻璃杯,裏面裝滿了紫色液體,就是所謂的毒囊。

「恩人,謝謝你救了我。」

房子的女主人感激道,不知何時她已經站在唐睿的身後,身上還殘留着幽靈毒蛛的口水,望着他菱角分明的臉龐,眼裡都是劫後餘生的慶幸,還有對唐睿的崇拜。

或者說是對覺醒者的崇拜,不然唐睿是如何出現在房間內,又殺死了怪物救了她的性命,除了唐睿是覺醒者,她找不到別的理由。

「沒事,舉手之勞而已!」

唐睿隨口說道,把這屬性點全加到在體質上,便準備出門去尋找鄭傑。

「小慧,小慧!」

男人睜眼就看到妻子安然無恙的活了下來,怪物也被陌生男子殺死,頓時喜出望外。

跑到女人跟前,抱她緊緊抱在懷裡,摸着那熟悉的長髮,喜極而泣。

「你沒事太好了,我怕你一個人走了之後,我自己又怎麼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