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盲人院劍斬鬼神
我在盲人院劍斬鬼神 連載中

我在盲人院劍斬鬼神

來源:google 作者:唐朝1997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仙兒 蘇明 都市小說

地球漫長的45億年里難道只有人類一個文明?人真的是萬物之長嗎?當元氣文明開始復蘇,萬獸崛起,神明與黑暗齊臨,人當如何?他既是平凡城市裡一位技藝超群的盲人按摩師,也是諸聖雲集的盲聖院內第一劍聖!看穿靈魂本質的魂眼,殺人於無形的魂劍,少年郎籍此劍壓鬼域,肅清妖界,鎮壓神國!諸界聞我大名當喊:瞎子牛逼!展開

《我在盲人院劍斬鬼神》章節試讀:

肉體的疲憊與痛苦讓蘇明的意識不斷地下沉,眼皮如同重達千斤的鐵門止不住地閉上。

下沉,下沉,不停地下沉。

直到某一刻,一片虛無的世界裏,蘇明從黑暗中如同溺水的人一般掙扎着。

咳咳…

睜開眼,周圍還是一片虛無與黑暗,但蘇明卻驚訝地發現自己能看到自己的樣子,他好像黑夜裡唯一的螢火蟲,這次他沒有蒙上黑緞,齊肩的短髮,清秀的臉龐,健碩的身材。

原來這就是我的樣子嗎?原來林叔他們眼裡的自己是這樣的。蘇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有些自戀地笑了起來。

這就是人死後會到的地方嗎?那未免太凄慘了!

無邊的黑暗讓他感到了寂寞,他如同困在黑暗裡,儘管他以前看到的世界也是這般,可至少他能感受到外界的氣味與聲音,現在一切都沒有了。

…..

外界,群狼對月呼嘯哀祭頭狼。狼群的哀嚎聲將原本昏迷的小希給吵醒了,她扶着頭忍受着頭疼睜開眼。

「啊。。。蘇明哥哥。。。」

她睜開眼就看到了蘇明用刀捅死頭狼的樣子,她看着蘇明身上恐怖的傷痕與一動不動的樣子以為他已經死了。

她哭嚎着想要靠近蘇明,但她的舉動也引來了白狼們的注意。狼群目露寒光,以包圍圈形式緩緩逼近小希,小希嚇得只能不斷後退。

「吼嗚嗚。。。」

「蘇明哥哥。。。」

黑暗中原本百無聊賴的蘇明倏忽地站起來,他迷迷糊糊聽到了狼嚎和小孩聲。

「是誰?」

他豎起耳朵認真傾聽,過了一會又傳來了聲音。

「蘇明哥哥。。。」

小希?難道?

蘇明感覺這聲音並不是從這黑暗的世界傳來的,他猜想自己應該還沒死,可怎麼逃出這個黑暗牢籠?

外界的狼群越發逼近小希,她的驚叫聲越來越虛弱。

不行,我不能就這坐視小希和林叔死去。

蘇明發現自己的身體是實質的,他調動全身的精力和氣息拼了命地往一個方向奔跑,他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強盛,他如同一個發光的人一般。

隨着蘇明的奔跑,黑暗似乎變得越來越淡。

等等我,林叔,小希。

達到一個臨界點後,蘇明眼前的世界光明綻放。

雪白的大地,雄壯的樹木,兇狠的狼群,潔白的月光,還有保持着相殺姿勢的自己與頭狼,以及緊緊抱着林炎身體瑟瑟發抖的小希。

原來這就是你們看到的世界啊,不枉自己死一次,哈哈。

看到自己身體的那一刻,蘇明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他現在變成了鬼魂。

來不及過多感傷,蘇明從頭狼屍體抽出唐刀,向著狼群而去。

在小希和狼群的視角里,一把唐刀自己從頭狼屍體飛出來向著他們而來。

蘇明感覺自己擺脫了肉體後前所未有的輕鬆,眼前的世界纖毫畢現,他的腦海里浮現了一記自己以前幻想的劍招。

他如同一道光影一般,身後的殘影變成了光尾。蘇明沖入了狼群的中心,他如同一個發光的陀螺般旋轉,手上的的唐刀也跟着化成白色圓輪,一道帶着寒光的月輪劍氣以他為中心激射而出,三個光輪一層層的擴散。

噗噗噗。。。

一頭頭白狼在小希驚恐的目光中倒下,十一頭白狼在毫無反應中或是斬頭、或是身體一分為二,或是四肢齊齊消失,月輪劍氣所波及的東西被一刀兩斷。

恐怖的月輪劍氣在雪地上激起了圓形的風雪,風雪所到之處樹木具倒。白水城的士兵遙遙觀測到了月輪劍氣肆虐的樣子,他們驚懼地上報。月光下的白鬍子道人連忙改變方向直衝這邊而來。

而此時的蘇明正在哈哈大笑,這一招耗盡了他所有的力量但帶來的威力讓他很滿意,這酣暢淋漓的感覺讓他沉迷其中不能自已。

可惜啊,沒人知道是我甩出這麼帥氣的劍招,不然村裡的小子們見到我都得喊大哥,哈哈。

再見了,林叔和小希,就是沒法和你們好好打個招呼再走。

隨着劍招的釋放,疲憊感再次襲來,蘇明身上的光暈越來越弱。唐刀重重的落地,蘇明消失了,如果這次沒有意外,他再也不會醒來了。

……

就在小希哭累了即將昏迷過去的時候,白鬍子老道到了。

白鬍子老道皺着眉頭看着滿地的殘肢斷骸,血液與內臟混雜在一起,空氣中瀰漫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老道只能喝了口葫蘆里的酒壓壓驚,隨着前進他發現了蘇明與頭狼的屍體。

老道仔細打量蘇明與白狼的屍體。

一頭士級的雪地白狼率領十二頭兵級白狼,這可是一個完整的白狼小隊啊。看樣子是這兩個人解決的,真是可怕,英雄出少年啊,想自己在這個年紀還在龍虎山燒柴呢。

「喂喂,小女孩醒醒!」

老道給小希和林炎灌了口酒,小希感覺到一股熱流順着喉嚨向四肢百骸散去,而林炎的面色也有些紅潤。

「哎呀,你別揪着老道我的鬍子啊。」

小希一醒來便揪着老道的鬍子,她的手指顫顫巍巍地指着蘇明,她激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

老道順着小女孩的手指看到了蘇明的屍體,他搖了搖頭。

「哎,可惜了。接近身死魂滅,就殘存了一絲生機,神仙難救啊!」

滴答、滴答,眼淚止不住地從小希眼睛流下,她揪老道鬍子的力度更大。老道看着悲傷的小女孩也沒有生氣,他原本皺巴巴的臉越發如同擰起的抹布一般皺。

老道看了看自己的懷裡,再看看蘇明和小希以及滿地的白狼屍體,他嘆了口氣,似乎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走向蘇明。

「小子,你欠老道一個天大的人情,你要真活過來不去給我殺個妖王或鬼王,老道和你沒完。」

老道從懷裡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丹盒從裏面拿出一顆帶着有着誘人香氣的黃紫紋路丹藥心疼地給蘇明喂下。

老道對於能不能救活蘇明心裏也沒有底,這丹藥只能給予蘇明一線生機,能不能活得看天意和他自己的意志。老道的血本極大可能要打水漂。

丹藥和酒水入口,蘇明卻完全沒有反應,老道失望地搖了搖頭。他雙手提着蘇明和林炎,背上小希向著城內走去。

一道透明的光變得逐漸凝實,一個人形緩緩出現,他如同一個行屍走肉,渾渾噩噩地走在漆黑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