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魔法世界做馴獸師
我在魔法世界做馴獸師 連載中

我在魔法世界做馴獸師

來源:google 作者:趙七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七安 顧安安

平凡宅女顧安安,生日時許下心愿,希望自己的生活能有所改變但……這實現心愿的方法是否太過魔幻!異世界降臨,元素魔法樣樣精通,超強凶獸也統統收入囊中廢材變天才,就讓我顧安安在這個新世界大鬧一場吧展開

《我在魔法世界做馴獸師》章節試讀:

在隨香雲一同回家的路上,顧安安再次感受到了這個小村莊的溫暖與熱情。

一路上一直有人和香雲打招呼,連帶着她也被關愛了一番。

「香雲回來啦」

「香雲今晚吃什麼呀!」

「旁邊的小姑娘沒見過呀,是云云的新朋友嗎!」

「云云我家今晚燉了麋獸湯一會給你們家多送點呀。」

諸如此類的問候還有很多,香雲也熱情的回復着每個人的話,不厭其煩的和他們介紹顧安安,然後又是對顧安安的一波新的問候。

顧安安很喜歡這裡的氛圍,很有人情味,也很溫暖。

從前生活的世界與這裡很不一樣,大家都很匆忙,不會像這樣打招呼,甚至不認識自己周圍住的人,所以顧安安也對認識這些人沒什麼興趣。

但這裡不一樣,顧安安似乎在這裡找回了一點久違的激動,她有點想要在這裡一直生活下去。

管他什麼魔法世界還是寶可夢世界的,這裡就是烏托邦!平平凡凡的看起來也很幸福嘛。

晚飯喝了香雲燉的獸肉湯,是用一種與從前世界的兔子比較相似的小動物做的,肉質很軟嫩,雖然燉的時候沒有加什麼特別的作料,但味道依然十分鮮美。這讓顧安安更加堅定了要留在這裡的想法。

第二天早上,顧安安是被刺眼的陽光喚醒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適感。

她嘗試喚了兩聲香雲,卻沒有回應。走下樓去,桌子上的早飯似乎已經放了許久了,但依然是溫熱的,桌子上還放着香雲留下的字條。

「我出門去狩獵啦,安安吃過早飯可以在小鎮里逛一逛,不過要小心傷口哦,午飯可以去粟婆婆那裡,粟婆婆人很好的,我晚上就回來啦。——香雲」

顧安安安心的享用過美味的早餐,就出門前往小鎮中閑逛,想要收集更多有關這個世界的情報。

所幸的是,鎮子上的長輩們都很熱情,又與她講了許多香雲沒有提到的事。

比如,她在森林裏一直繞彎,是因為小鎮周圍有防止外人入侵的靈植,這些植物會把想要闖進小鎮的陌生人困在裏面,除非撒下用特殊植物做成的粉末,才能夠露出前往村莊的路。

再比如,孩子們其實需要經過魔法管理所的檢測後才能知道自己是否擁有魔法天賦,但這些小村莊往往不會每年都來檢測員,少則兩年,多則六七年才會來一次,所以有些孩子可能要十幾歲才能夠知道自己是否覺醒了魔法天賦。

此外,有天賦的孩子們入學的魔法學院也不止一所,光最近的城市內就有弗爾維學院與爾爾尼學院兩所,而在所有的學院中,作為頂尖的要數海默亞學院,他們招收的學生不僅需要擁有天生的魔法能力,更要有獨一無二的魔法天賦。

這個世界似乎與顧安安從前聽過的魔法世界相似,但又有什麼是不一樣的。顧安安也試探性的問過村裡人有關馴獸一類的能力或是相關話題,但都說沒有聽說過。這更讓顧安安確信了要暫時隱瞞自己的能力。

香雲回來的很早,聽說她所在的狩獵小隊今天收穫不少,打倒了兩頭麋獸,還合力幹掉了一隻犬狼獸,接下來的幾天都可以輕鬆一些了。

接下來的幾天,顧安安起床時香雲依然是早早的就離開了,留下早飯,隨後直到晚上才會回來。白吃白喝了兩天後,顧安安開始覺得有些過意不去。香雲一個小姑娘每天出去狩獵已經很辛苦了,自己不能再這麼白嫖下去了。顧安安這兩天也曾想去森林中走走,順便研究一下自己收服的那條蟲獸,但苦於沒有那奇妙的粉末回不了村子,只好作罷。

於是這天,趁着晚飯的時間,顧安安主動提出想要一些能讓植物自動讓開的粉末。

「哦,你說青陽粉呀!我這裡就有,但是不借給你。」出乎意料的是,香雲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她。

「為什麼?」顧安安不解。

「森林裏好危險的,看你那天的樣子應該不懂什麼防身技巧吧,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可就是罪人了。而且你的傷……」

「我只是在森林邊緣處逛一逛,不會往裏面走的!傷口也早就沒問題的,只是一些樹枝的劃傷,那天在醫療所就好的差不多了!」顧安安還特意挽起自己的袖子與裙角,讓香雲看自己原本的傷口處。

「可是……」香雲還是有些猶豫。

「好香雲,你就讓我去吧。先不說白吃白喝你這麼多天,你就當讓我出去散散心,每天呆在鎮子里多無聊。」顧安安苦苦哀求道。

「那……你得跟我們一起走!」香雲妥協了,但依然不願意放顧安安自己一個人。

「啊?」這下輪到顧安安猶豫了,身邊跟着人的話想要研究那個什麼寶可夢系統多少會有些麻煩,也會放不開手腳,但好處是安全性會更有保證。

香雲見她似乎不願意和小隊一起,想了想,又提出了一個更好的意見。「或者我先教你一些防身技巧,明天我們把你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你就在周圍走動,怎麼樣。」

「好!」顧安安立刻就答應了,生怕晚些香雲又改變了主意,正巧她也想和香雲學一些有用的能力。

兩個女孩就這麼愉快的定好了明日的安排,今日就早早睡下養精蓄銳。

第二日,天剛蒙蒙亮,顧安安就被香雲從睡夢中喚醒,迷迷糊糊的拖到屋後的空地,顧安安這才注意到,香雲屋後的這片空地,擺着兩張靶子,看來是平日里練習用的。

香雲遞給顧安安一把弓箭,看來是要把自己的技術教給他。

「在這裡站穩,用你的左肩膀來對準靶位!雙腳與肩同寬,身體放鬆,把重心落在腳上!」開始教學的香雲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是平日里的顧安安沒有見過的模樣。

香雲站在了顧安安的背後,握住她的手,讓她大拇指的第二關節勾住弓弦,用食指和中指壓住拇指的第一關節來保證她可以順利的拉開弓弦。用拳眼將箭矢的末端夾緊來控制箭矢。

「現在來嘗試瞄準靶心,讓你的眼睛,你的箭還有靶子在一條線上。現在……鬆手!」

「咻……」

那支箭瞬間脫手飛出,精準的落在靶子上,雖然離靶心還有一段距離,但已經很接近了。

「好棒!」香雲由衷的為她感到開心。「作為初學者這樣已經很厲害了,要知道我第一次學可是一直在脫靶呢。」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香雲又陪着顧安安反覆練習的好久,直到天徹底亮了起來。此時的顧安安十發箭已經可以有七八發都精準的命中目標了。

「你學的好快啊,以前真的沒有練過箭么。」香雲不禁感嘆道。

「真的是第一次啦,都是香雲教得好。」顧安安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有射箭方面的天賦,這可不是自己當時生日願望的一部分啊。但來到這邊之後視力確實是變好了。

顧安安放下弓,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肩膀,不過射箭還真是累啊。

「我也是和斯諾哥學的,我的射箭都是和他學的。他是我們村子裏年齡最大的,也是狩獵功夫最好的人。」

「香雲,你準備好了嗎,我們要走了。」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來人正是之前顧安安見過的斯諾一行人。

斯諾見到顧安安也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向香雲。「她今天怎麼也在這裡?」

「安安她想和我們一起去森林裏」

「不行!」果不其然,斯諾想也不想就拒絕了。「看這幅大小姐的樣子就不會狩獵,搞不好還會給我們拖後腿。」

「不會的!我剛剛就是在教她箭法,她現在已經比我厲害了。」香雲連忙解釋道。「而且他只是想逛一逛,我們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把她留下,回家的時候再帶上她就好了。」

也許是被香雲的話打動了,也許是不想讓香云為難,總之,斯諾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轉頭帶着小隊的成員朝着村外走去。香雲牽着顧安安跟在隊伍最後,他也默許了。

進入森林前,顧安安鬼使神差的抬起頭看着天空,卻發現這天空中沒有太陽。詢問過香雲,才知道這個世界是沒有太陽的。白天與黑夜的輪換全憑世界中散落的光元素與暗元素來決定。也因此,在這個擁有魔法的世界中,修鍊消耗光元素或是暗元素的魔法是被禁止的。一旦其中一種元素消耗過量,平衡被打破,世界就可能陷入永晝或是永夜。

這倒是讓顧安安沒有想過的一種情況,看來以後如果有機會學習魔法應當小心點這方面的問題,萬一說錯話叫人抓起來……。

進入森林,斯諾帶着顧安安彎彎繞繞的走了很遠,遠到顧安安懷疑他是不是想把自己丟在森林裏,直接少了一個麻煩。她多次向香雲投去求助的眼神,香雲也只是握緊了她的手,示意她放寬心。斯諾帶着顧安安來到了一片寬敞的空地,這裡有一個簡易的小樹屋、還有篝火堆和一口大鐵鍋。

「這裡是我們臨時休息的營地,你不要亂跑,就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吧。」

斯諾說完,回頭朝着其他的孩子們一揮手「我們走,今天要比昨天打到更多的獵物。」

之後就再沒看過顧安安一眼,顧安安也不知道這個男孩子對自己的敵意究竟從何而來。是因為自己來路不明,還是自己和香雲離得太近。

香雲臨走時還不忘塞給顧安安一包青陽粉。「如果碰到什麼大型的獸類,就躲得遠遠地,然後回村子裏去。」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終於等到所有人都走遠了,顧安安迫不及待的將霜凍蟲召喚出來。

經過幾天休息的霜凍蟲已經從昏迷轉為清醒,通體雪白,像是顧安安小時候養過的蠶寶寶。額頭中心的位置還嵌着一顆藍寶石。

今天的霜凍蟲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凶,一臉懵懂的盯着顧安安。顧安安嘗試着慢慢向他靠近,見它沒有反應,甚至大膽的摸了摸霜凍蟲的身體。霜凍蟲沒有反抗,甚至扭動着龐大的身軀在她手心蹭了蹭。

霜凍蟲的身體摸起來並沒有想像中的黏膩感,也沒有細密的絨毛讓人起雞皮疙瘩,摸起來非常有彈性,有點像果凍,又有點像孩子的彈力球,讓顧安安忍不住多捏了兩把。

霜凍蟲看起來對她並沒有什麼敵意,這讓顧安安的膽子一下就大了起來。

「現在來看看你的技能吧!」

顧安安打開先前的寵物面板,再次查看霜凍蟲的狀態,在技能那一欄下只有三個可選:衝撞、撕咬以及冰矢。

衝撞應該沒什麼可說的,經典的基礎技能了。撕咬應該就是之前差點吃掉自己的那個技能。只有這個冰矢看起來有點意思,應該是元素技能。

顧安安帶着霜凍蟲遠離了那片露營地,防止產生什麼破壞,被人看出端倪來。

「霜凍蟲,瞄準……那棵樹!」

顧安安衝著霜凍蟲下了第一個指令,隨後點擊頁面上的冰矢技能。

「……」毫無反應。

難道是要下口頭指令,也是,讓人看到在空中亂點像什麼樣子嘛。

顧安安再次擺好一個自認為很酷的姿勢,一隻手指向林中的樹。

「霜凍蟲,使用冰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