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 連載中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

來源:google 作者:君知朗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君知朗朗 奇幻玄幻 楚方休

你好,我叫楚方休,至死方休的方休芸芸眾生自有天賦奇絕者,我等皆同列,楚方休在一次機密任務中不幸犧牲,被自稱軒轅劍的男子接引往媧皇宮中,叩關混沌未可知在時光浪河中掀起波盪,叢生詭怪豪氣,而楚方休也開始他的一系列穿越之旅昔秦皇漢武,今至死方休,過去未來,唯死戰爾展開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章節試讀:

諸天浩蕩盪,我道日興隆。

蜀山,一個非常傳奇的修仙門派,初代祖師起於微末,在當年那個妖獸橫行的時代,逆流而上,平生以降妖伏魔為己任,於千年之齡建立蜀山派,其後輩弟子多才俊,歷代祖師窮盡其才,開創了諸多法術,百花爭艷,百舸爭流,數個紀元來,斬妖除魔,赫赫威名,才有了如今浩然正宗蜀山劍派。

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蜀山過往,也在這一路上,軒轅擇一一告訴了楚方休,也終於在皓日輪轉之前來到了蜀山派所處的川暝界。

由於楚方休肉體已經破壞了緣故,此番學藝的路程,首要便是讓其有一具承載靈魂的肉體。

軒轅擇連忙表示他沒有這個功能,好在媧皇宮外便有一處玲瓏池,加之楚方休本就受了媧皇宮內息壤氣息的沾染,與此地最為契合,軒轅擇為其從中取了一瓢水,用以保護楚方休的靈魂,又特意去了已故后土娘娘的住所,借當年后土娘娘遺留下來的荀天境的力量,在后土娘娘傳人寧儋的幫助下重新蛻化為五六歲孩童模樣,讓楚方休的靈魂,終於有了新的居所。

單就根骨機緣一說,楚方休已是萬古罕見。

之前楚方休於萬古圖內所見到的時光長河,其實並不能顯示在真實世界裏,道理就好比,能感受到時間的變換,但是卻不可能真正觸摸。

每一個界域與界域之間都隔着一層時光之膜,修為不夠高深的人,一旦想強行衝破這一限制,就會被時光吞沒,迷失在混沌中,或是運氣不好,直接迎向時間操控着的死亡,化作白骨黃泥。

對於軒轅擇的話,並不需要藉助破界陣的傳送,直接在某一個節點破界而行,楚方休現在孩童之軀,就被軒轅擇提溜着挾在腋下,沉心感悟在媧皇宮中汲取的那一股生機。

良久,在楚方休感到渾身酸疼的時候,耳邊傳來軒轅擇略有些欣喜的聲音,「到了,這一路上沒有遇到他們,倒也真是運道。」

楚方休聞言抬頭,先是打量了一下所處的環境,而後抬頭望向軒轅擇,後者順勢把楚方休放了下來,如今已是孩童模樣的楚方休,忍不住原地蹦了又蹦,在發現腳下這片雲彩並未有消散的跡象後,才真正是感覺自己接觸到了傳說中的修仙世界。

「這裡就是蜀山么?怎麼沒有人。」楚方休左顧右盼將那份喜色四散開後,疑惑不已,因為此地怕是在萬米高空之上,人跡罕至,也沒有什麼修士御劍經過之類的。

軒轅擇站在雲端,眼睛長望天際四角,像是在享受這一刻的寧靜,倏被楚方休打斷享受讀條,從嘴裏憋出兩個字。

「等着。」

得到回復後,楚方休開始靜靜地等待。

川暝界運轉周天的是一顆類太陽恆星。

此刻殘陽將落,路過幾層寒雲,西入澄雲數萬里,照起一輪霞色。

不多時,微風卷拂着流雲,在楚方休身旁不斷飄過,一番壯闊景象,楚方休張大了嘴巴,心中乾巴巴地想,原來蘇軾沒有騙人,此景只應天上有……

忽然,天地間悠悠響起一聲長鳴,不知道是什麼獸類發出來的聲音,有些類似於深海里的鯨。

楚方休忙小步跑到軒轅擇的身旁,在見到軒轅擇臉上明顯揚起的笑意後,心中的慌亂放了下來,開始翹首以待。

此刻楚方休二人立在雲端,軒轅擇也不再負手於背,而且單手束在腰上,喜於形色。

天北,窮盡目力才能望到的一個角,開始緩緩游來兩尊巨獸。

是的,它們在雲層中游來,恍若水中的魚,待到它們近了,楚方休才看清靠左一側的是一隻巨大的龜類,其頭似龍非龍,背上負着一座宮殿,足足數千丈大小,且不說宮殿如何大,單單這賣相,就將楚方休給狠狠地震驚了。

另一個巨獸則更像一隻魚,或者用更準確的說法,似鯤~前端卻生的兩隻巨大的角,形狀似牛般彎曲,而並不尖銳,十分的寬厚,在萬里高空之上,每一次上下搖擺,這對角羽都撫過一層又一層的白雲,是風動。

背上同樣也負着一座行宮,剛剛那聲長鳴,就是此獸發出的。

楚方休下意識望向一旁的軒轅擇,遠看不覺如何,到了近處卻滿滿都是壓迫感。

好在軒轅擇並未多語,提着楚方休向著這二獸方向迎了過去。

從那二獸的宮殿之上,也齊齊飛出雙五之數,也迎着軒轅二人驅來。

如電似光,不過一息之間,兩方就打了照面。

「多年不見,軒轅道友,風采依舊啊!」

為首之人面若冠玉,翩翩公子模樣,腰間一柄山河扇格外引人注目,懸在腰際,那玄黑道袍之上,加上此人頂上素冕白髮須鬢,任誰見了都不禁要讚歎一句仙風道骨。

軒轅擇先是長笑一聲,而後拱手道:「玉真道友,不必再取笑我了,觀你氣脈殷越周天,想必已經參透古玄二十四境之羅妙境界了吧,恭喜恭喜。」

那玉真上人自是又笑,爽朗而欣喜,也不知是因為軒轅擇的恭賀還是因為修為的突破。

玉真子即蜀山的元神長老,修為境界極為高深,當然楚方休是不知道的,他只感覺很有逼格。

其身後八人也齊齊拱手道了聲軒轅長老,內斂者點頭微笑以示,豪邁者自然少不了哈哈哈大笑兩聲。

此番寒暄後氛圍已然熱切了起來,楚方休明白,這顯然就是那蜀山中人。

在這九人之外卻還有一老者,正自顧自在一旁飲酒,斜斜靠着一柄寬劍式樣的兵器上,從手中葫蘆里噸噸噸地灌着酒,偶爾在嘴角邊灑落了些晶瑩的酒水,就鋪在身後的赤色長劍上,餘下的幾滴,從萬里高空中直墜而下,點點洒洒,化作彩虹掛在如墨如畫的山峰上。

軒轅擇忙不迭見禮道:「田伯,晚輩軒轅,給您問好了,您老的酒量,依舊這般好~」

老者回過頭來瞅了瞅軒轅擇,並不搭話,眼神在楚方休身上轉悠了幾圈,不甚在意道:

「苗子不錯,這麼多年,你這軒轅傳人可算是找到了一個好苗子。也不要在我面前弄那些個繁文縟節了,端着就是端着,坐着就是坐着。」

話音剛落,又提起酒葫蘆嘬了一口,伸手敲了敲身後的劍,道了聲,回吧。

也不管餘下這些人什麼反應,率先並指一拋,左手持劍一展,凌雲渡劍,踏空而行,身子卻還是歪歪扭扭的,收了葫蘆搭在肩上,竟又轉頭看了看楚方休。

他似乎若有所指,念叨了一句:「橫關撫道將叩止,就此疏來就此飛,零泥入海,來載快哉!」

身影已經遠去,緩緩悠悠,猶如一個遊山玩水覽天下的逍遙客,楚方休耳邊卻響起這老道的聲音:「年輕人,老道我贈你一劍,好好看,有多少記多少。」

語氣中無比鄭重,楚方休定睛看去。

只見斜陽半倚,浮雲幾生,這老道在空中抽劍橫漣,動作在楚方休眼裡放慢了不知多少倍。

彈了彈那柄赤色寬劍,身影不斷轉換,像是在千軍萬馬中搏擊那般,最後漸漸攬作一刺。

剎那間楚方休聽天際雷聲轟鳴,所有雲彩都噴薄開來,隨着這位田姓老者的一刺,輝昊如大日都隱去不見。

三四息以後,才漸有月華收練,白日轉換作了黑夜。

此時無邊的空靈感襲來,天一半是雲煙繚繞,另一邊是萬里無雲,裂開一道口子,往東北方向長長擊去。

紫薇載耀,星河聽履。

楚方休完全看不出任何門道來,他勒令自己一定記住這個場景。

軒轅擇則有些擔憂地望着他口中的田伯飛往的方向,久久不語。

玉真上人幾人帶了些之前不曾有的溫和口吻道:「小友,路已分湘漢,星猶看於鬥牛~」

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不知是畏還是慨。

末了對軒轅擇請了一禮,唏噓不已,「既然田師祖已為我等定了論調,且回蜀山再敘吧。請~」

說罷,當先順着田老道的方向御劍而去,卻是再不顧剛剛騰雲的二獸了。

軒轅擇沖這幾人一一點頭,又對楚方休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

「你是選擇這雲鯤二獸游去蜀山呢,還是隨我乘風御劍而行?」

楚方休想都不想立馬應聲:「當然是御劍乘風啊!少年時的夢想,此時提前體驗一番,多好,傻子才選第一個!」

話音剛落,軒轅擇這個中年男人的臉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咻的一聲,腳下一踏,一柄古樸黃金色劍凝實而出,其上日月星辰山川草木刻在紋飾間。

瞬間不見蹤影。

空中還隱隱留下楚方休啊啊啊啊啊的大叫聲。

好在後來軒轅擇刻意將速度放慢,終於是讓楚方休暢快的體驗了一把御劍的快感。

轉悠了好一會,在楚方休還感覺意猶未盡的時候,蜀山派,才真正到了。

軒轅擇站在身前,雙手旋轉,引出一個紫色陣紋,前一刻雲依舊是雲,風也凌冽得很,後一刻在劍間盪起波紋,忽然風淡雲輕。

如此才真正進入蜀山境內。

又由黑夜轉化為白天,也不知這蜀山究竟處在川暝界的哪一面。

楚方休滋滋稱奇,卻不是他想像中的龐大山系,而是一望無際的陸地,林林立立着一些山河,在最**有一株巨大的樹,葉片廣有數百里,數不清有多少葉子琳琳落在軀幹上。

而其上依舊通天而去,橫亘在天地一豎。

初來蜀山的人都會感到無比震撼,楚方休獃獃長大了嘴巴,任由身旁浮雲徐徐流過。

軒轅劍載着楚方休二人繞過了這株巨樹,哪怕是遠遠繞行,也將此樹和此方大地,襯托得十分壯闊。

靠近些的時候,楚方休才發現,在這些葉子上有着千奇百怪的建築。

居住着各色各類的人,甚至還有專門飼養巨獸的,可謂是滿足了楚方休的眼睛。

軒轅擇刻意從最左邊的葉子旁飛過,唯獨這一片葉子上並沒有任何的東西,隱隱約約站立着兩個人。

在葉尖最頂端,卻是一位中年婦女,束着一柄長槍在旁,臉上神色莫名,倒是着素衣工袍,顯得傲氣凌然。

軒轅擇與這女子眼神交接,最終只是淡淡點了點。

她身後的也是一位女子,軒轅擇御劍而過,似乎是躬身問候了一聲軒轅師叔,而後對楚方休巧笑嫣然,在接觸不到的地方作出了摸頭的動作。

楚方休頓時牙疼,只能回以微笑。

好不容易繞過這般奇景,楚方休提出了他心底濃濃升起的八卦:「軒轅前輩,剛剛那是?」

軒轅擇不動聲色,藉著天色虹明將嘆息聲掩蓋在平淡的語調中:「她姓龍,哪吒三太子僅剩的傳人。」

楚方休聽到這裡便不再多言了,僅剩二字,已經道明了所有。

又飛了數盞茶時間,天地漸漸狹隘,有山峰疊起,層層卷舒在一道廣大的河流彼岸。

許是為了散去剛剛的哀默,軒轅擇為楚方休介紹了這些山脈。

「這是兵主居住的東平象山;」

「這裡曾是齊淵山境,天王始暝曾居住於此。」

「那裡是日月之主的衣冠冢,左邊名為萊山,右邊名為成山。」

.................

等等不一而列,在楚方休面前鋪展開來。

自然是又轉悠了好一圈,楚方休才見到蜀山主脈,拔地而起的七峰,齊拱向最高的一山。

並沒有什麼山下童子稟告的流程,軒轅擇二人直接飛向那座主峰,在山腰落了下來。

有人來迎。

「軒轅師叔祖,掌門真人已在坤乾殿等候您了,請隨我上山。」此人直抒來意,請禮躬身以示尊敬。

「好,走吧。」軒轅擇和顏悅色,還拂袖整了整衣冠。

那人點頭稱是。

見到軒轅擇便要上山,楚方休條件反射地想要跟上去。

一邁步便聽到軒轅擇說道:「你就在此地等我,不要隨意走動。」

並未回頭,不一會兒軒轅擇的身影就消失在那條小道上。

楚方休只得百無聊賴地在這半山腰上突出的石亭上遙望來時的路。

冥思這一路的傳奇歷程,品味那位老道士的授道之術。

直到一個聲音將楚方休打斷,「你叫什麼名字。」

是個女聲,楚方休睜眼望去,未曾想卻是那位龍姓女子,聲音清冷如斯。

楚方休老實回答道:「龍前輩您好,晚輩楚方休,軒轅前輩上山去了,令我在此等候他。」

那龍姓女子嗯了一聲,「我知道,他總是在上山的路上,既是他領來的,就喚我婉姑吧。」

「婉姑,那您要不要?也上山。」楚方休瑟瑟發抖中說了一句。

「師傅她當然不會上山啦,過門而不入,就算上山了又能說上什麼呢!你呀,果然還是太年輕了。」

龍婉尚未說話,身後便急急響起了一個年輕些的聲音,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女孩探出頭來,正是剛剛施展摸頭殺的女娃。

龍婉靜靜看了一眼剛剛急不可耐出言的女子,女子頓時噤若寒蟬,那股子活潑勁都冷了許多。

龍婉卻並未解釋什麼,轉頭便往山下走去,寥寥暖意對楚方休道:「日後若遇到了什麼難處,來尋我便是。」

等到龍婉拾階而下,轉角望不見背影的時候,那女娃頓時湊上來使勁摸了摸楚方休的頭。

「你好呀,楚方休小朋友~我叫水木華,來,叫聲華姐!」

水木華笑眯了眼,那青澀的臉龐上堆滿了開心,宛若小孩剛認識新朋友。

楚方休記住了這個名字,看着身高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水木華,此刻她的臉離楚方休很近,楚方休能聞見她身上某種草木的香味,還有那張姣好的臉龐,以及非常得意的....鼻孔。

定定愣了兩秒,饒有趣味說道:「水木華?」

退後一步撥開仍自停留在自己頭上作亂的手,然後微抬手臂張開手掌,「你好哇!」

水木華反應慢了幾拍,也張開手掌,握手。

這該死的正式感。

頓時就正經了起來,水木華連忙補充道:「你不要怕我師傅,她只是看起來冷冰冰的,但是她人很好的,從來不在背後下狠手!」

說完,揚起手臂握拳,一副振振有詞的模樣,順勢還認真地朝楚方休點了點頭。

楚方休當然知道,從婉姑的言行舉止來看,簡直是外冷內熱的典型代表。

水木華還想再多說些什麼,拉住楚方休的肩膀就要大說特說下去。

「走了,小木.....」是婉姑的聲音,果然剛剛水木華說的話婉姑都聽見了。

這姑娘心跳都停了一瞬,萎靡了下來,收回了搭在楚方休肩膀上的縴手,懨懨揮手道別。

在她二人走後,楚方休再沒有見過其他人,只得悶悶在原地等候,將石亭旁刻字的碑文讀了又讀。

唯獨記住了其中幾句:

運生會歸盡,終古謂之然。

奚覺無一人,天地長不沒。

人為三才中,豈不以我故。

陷入思考和感嘆之中,一輪大日悄然轉化為婉月,醒轉時發現軒轅擇早已在一旁等候。

後來一連七日,軒轅擇都將楚方休帶在身邊,由於軒轅劍久不現世,軒轅擇的出現無疑引起蜀山的轟動,軒轅擇特此進行了為期七天的講道,有些類似於後世知名教授的授課。

楚方休近水樓台,是聽得囫圇吞棗,不明所以,不知所云。

七天後軒轅擇將楚方休託付給了曾有過一面之緣的玉真上人,改日擇一良師為楚方休傳道授業,學蜀山術法。

臨別之際,軒轅擇囑咐:「學藝在精,而不在多,你的時間只有十八載,十八載後,我自會來接你,在這之前,你是蜀山弟子,所以蜀山門規,你也需謹記。」

《我在人間尋覓五千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