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泰拉瑞亞開雜貨鋪
我在泰拉瑞亞開雜貨鋪 連載中

我在泰拉瑞亞開雜貨鋪

來源:google 作者:高修廠廠長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秦寧 高修廠廠長

【泰拉瑞亞+合成+群像+災厄+多mod】穿越到泰拉瑞亞世界的秦寧,以為自己在夜晚面對兇殘的殭屍與惡魔眼,會馬上狗帶,沒想到泰拉的遊戲界面與一眾mod與他一同穿越了「鉑金胸甲5金一件!什麼你嫌貴?這可是加了兩點幸運的高級貨!「面對討價還價的冒險者,秦寧坐在櫃檯後面,說出了只有自己才能附魔的高級詞綴「加幸運的好貨?要要要!!」展開

《我在泰拉瑞亞開雜貨鋪》章節試讀:

惡魔眼是某個強大的遠古邪惡的僕從,熟知泰拉瑞亞遊戲流程的秦寧,自然知曉原版里最終BOSS的名字,只是這些在城牆上奮戰的城防軍們,並不知道他們面前怪物的主人。

火槍射出的鉛彈,打在惡魔眼脆弱的身軀上。

鉛彈翻滾在巨大的惡魔眼體內,爆開拳頭大的空腔,血腥眼球的晶狀體結構被士兵們打得千瘡百孔。

如果秦寧在場,一定能夠看見惡魔眼的血條,在密集的槍聲中快速下降着。

很快,一顆惡魔眼被布朗小隊打成了篩子,那顆最重要的材料——晶狀體,也在鉛彈的蹂躪下,千瘡百孔,完全不能用了。

那片碎掉的,售價達到一枚銀幣的晶狀體,抵得上守備隊員十天的軍餉。

然而沒人會去可惜這一片珍貴的材料,比起銀幣,還是他們自己和親人的性命更加重要。

失去生命的惡魔眼碎裂開來,伴隨着它殘破軀體墜落的,還有幾枚叮噹作響的銅幣。

大敵當前,沒有傻子會為了這幾枚銅幣爬下城牆,與殭屍們近距離作戰。

打掃戰場的事自然要放到白天,現在的第一目標是戰鬥!

火槍槍管中黑火藥爆炸的巨響,與殭屍和惡魔眼的嘶吼混雜在一起,成了這座庇護之地夜晚的背景樂。

走在街道上的秦寧,聽到了來自城牆上戰鬥的嚎叫,透過搖曳的黯淡火光,他隱約能夠看見天空中漂浮着的圓球狀物體。

「那是!惡魔眼?」

秦寧眼睛瞪得老大,然而這裡距離城牆已經有兩百多米了,加上照明全靠火把,他也只能看見圓球狀物體後面連着的,數十條猙獰可怖的觸鬚。

他嘀咕了一聲。

「這城裏面也不太安全啊!」

能夠在空中機動的惡魔眼,突破城防軍的火力交叉網是常有的事,所以一般在怪物攻城的時候,全城便已約定俗成的宵禁了,沒人會與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當然其中也會有例外,那就是現在依舊燈火通明的冒險者協會。

冒險者,這幫常年在外刀口舔血的人,眼中從來只有錢幣,還有更強的裝備。

以至於當他們遇見沖入庇護之地上空的惡魔眼,都會興奮地蜂擁而上,殺死一隻惡魔眼所掉落的銅幣,足夠他們瀟洒一整天了。

然而這些對於冒險者來說甘之如飴的漏網之魚,相較於連一隻雞都沒殺過的秦寧來說,就顯得有些超綱了。

更何況,那還是在空中漂浮的,如同水缸般大小的血腥眼球。

好巧不巧,此時正好有一顆碩大的惡魔眼,繞過了城牆上的城防軍,筆直地朝距離城牆最近的活人衝去。

而那被惡魔眼盯上的活人,正是秦寧!

【惡魔眼·脹大眼】

【生命值:100%

傷害:54

防禦:2

擊退抗性:39%

簡介:當克蘇魯的僕從在漆黑的夜裡遊盪在空中時,被監視的感覺很可能會成真。】

猝不及防下,向下猛衝的惡魔眼將秦寧撞了個狗啃泥,他感覺自己後背的肋骨快要與身體脫節了,一個鮮紅的數字從他的頭頂冒出來。

「-54!」

這是一個只有秦寧能夠看見的數字,慌忙之下他只來得及瞥了一眼自己的血條,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只見原本100%的血條現在只剩下一半了,要是再讓空中的惡魔眼撞一下,他妥妥地要交代在這裡!

從腰間拔出泰拉魔刃,秦寧起身而起,來自碧綠色劍柄的神奇力量灌注到他的體內。

右臂澎湃的動力揮舞起這把歐皇之劍,絢爛的劍花組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劍氣護盾。

正在空中轉向的惡魔眼可不知道,剛才被它偷襲得手的人類,現在的危險係數上升了數個等級,遵從主人意志的它只會將這顆星球上的人類殺死,然後轉化為主的信徒。

猩紅眼球再一次猛衝,然而這次它卻像撞上了一堵厚實的城牆,快速的切割疾風讓惡魔眼的血條急速下降。

橙紅色的數字在它的頭頂不斷刷新。

「-15!」

「-14!」

「-30!」

……

泰拉魔刃與Arkhalis劍不愧為遊戲中的神器,惡魔眼在秦寧揮舞的疾風劍光面前,僅僅撐了兩秒鐘,便碎裂開來,靈魂前去追隨它那遠在月亮背面的主人了。

「啪嗒!」

一枚漆黑的扁平狀晶體,從四分五裂的惡魔眼體內掉落出來,與其一同掉到地上的,還有一枚銀色的錢幣和幾十枚黃色的錢幣。

不管三七二十一,秦寧將散落一地的錢幣全都扒拉進褲兜里。

現在他還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生產力和購買力,不清楚這些錢幣能買什麼東西,反而那枚掉落在地的黑色晶狀體引起了他的興趣。

【黑晶狀體】

【簡介:黑晶狀體是一種較為罕見的製作材料。】

魔眼法杖的製作材料,歐皇竟是我自己!

想當初秦寧在遊戲中打了兩個血月才爆出來的稀有材料,沒想到現在居然一下子就出了!

只是合成魔眼法杖需要視域之魂和神聖錠,產出這兩樣東西的主人,憑藉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挑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雙子魔眼作為被血肉之牆封印的「肉後」大BOSS,其中一個激光眼射出的一道激光,便能將他秒殺。

現在的最好辦法,就是將它賣掉,秦寧記得這玩意還是挺值錢的。

惡魔眼帶來的,不光是珍貴的錢幣和材料,還有一群在巷子中亂竄的冒險者。

只是當這群拿着各色武器的冒險者,看見巷子**站着一人,以及他腳下逐漸化為血水蒸騰的惡魔眼,一個個都悻悻然地離開了,只有少數幾人在看見秦寧手中的泰拉魔刃時輕咦了一聲。

常在野外探索的冒險者,顯然要比布朗這種整日待在城內的城防守備隊,要來得見多識廣。

冒險者中領頭的那人,名叫歐文,他顯然認出了泰拉魔刃的材質,絕對是秘銀,不會錯的!

只有秘銀這種金屬,才會在黑夜中散發出碧綠的微光,而通常的冒險者根本買不起這種,動輒需要花費數枚金幣來打造的寶劍。

這是個素未謀面的大佬!

等到那些不識貨的萌新們離開,現場只剩下三個在庇護之地外摸爬滾打了一陣子的冒險者,其中當然包括了歐文。

秦寧看着向他走來的三人,不禁皺起眉頭。

這是要來向自己討一杯羹了?

誰知三位來者非但沒有向他大打出手,反而非常友好地說道。

「尊敬的強者,請問您是第一次來這座庇護之地嗎?需要我們為您帶路不?」

三位冒險者一開口就讓秦寧二丈摸不着頭腦,怎麼自己一穿越就有一堆人熱臉貼上來,先前是守備隊長布朗,現在又是面前這三人。

秦寧一下子便想到了問題所在,泰拉魔刃!

這柄在遊戲中出自劍冢的武器,即便在維基百科中也沒有過多介紹劍的材質,似乎在這群土著的眼中,這柄劍的材料超乎想像的強?

想來也是,能夠在黑夜中散發光輝的金屬,一看就不是凡品,只要不是因為放射性而發的光,一切好說。

秦寧感覺他手中的這柄歐皇之劍,就像馬克吐溫筆下的百萬英鎊,在這裡似乎是一種身份的象徵,以後消費用來當作賒賬的理由也不是不可以?

見手握秘銀劍的強者並沒有馬上搭理,歐文有些尷尬,正當他準備問第二遍,如果面前之人還不搭理他就離開的時候,秦寧說話了。

「那就麻煩各位了。」

四個人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這裡距離冒險者協會還有一段路,現在能在大街上亂竄的也就只剩下冒險者了。

歐文是個話癆,正喋喋不休地介紹起一些庇護之地中,少兒不宜的場所,另外兩人在一旁嘿嘿嘿地笑着,顯然這種地方他倆沒少去。

從歐文的描述中,秦寧推測出冒險者很少有存錢的概念,畢竟在外與不可名狀的怪物們作戰,指不定哪天就成了血腥的祭祀物。

所以基本上都是當天賺的錢,晚上就全都花出去了。

一般來說,這個時間段大多數冒險者都在酒吧和按摩店裡瀟洒揮霍,而少部分對未來抱有一絲念想的肝帝們,則會趁着夜晚降臨,惡魔眼突破城防軍的防線,出來賺一些外快。

歐文就屬於這類人,憑藉在這座城市中三年的打拚,他成功攢出了一整套暗影木盔甲。

暗影木是產自猩紅之地的木材,用其製作的全身甲,雖然比不上精銳城防軍那身全套的鐵盔甲,但在夜晚面對狂躁的史萊姆和殭屍,完全夠用了。

而他的武器,則同樣是一把用暗影木製成的短弓,秦寧目光稍稍集中在其之上,詳細的數據便被他讀了出來。

【暗影木弓】

【傷害:8

擊退:無擊退力

暴擊率:4%

使用頻率:普通速度

簡介:用暗影木製作的弓

附加屬性:無】

數據很拉跨,換成在遊戲中,暗影木弓除了萌新會去嘗試做一做,沒人會在意這種攻擊力只有個位數的遠程武器——它還沒有罐子中爆出來的投刀和手裏劍好使。

然而在這片真實的世界裏,這身盔甲和這張短弓,是歐文為數不多能夠擺上檯面的財富了。

在他們前往冒險者協會的途中,遇到了另一隻溜進來的惡魔眼,只不過相較於被秦寧解決的脹大眼,這隻惡魔眼的體型顯然要小得多。

歐文手中的箭矢,與另一位冒險者手持法杖頂端釋放的一團光輝,同時飛向空中的惡魔眼,兩個橙紅色的數字出現在秦寧的視網膜上。

「-12!」

「-13!」

雖然傷害與泰拉魔刃相差無幾,但三者的攻擊頻率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秦寧只用兩秒鐘就砍翻了惡魔眼,而這三位冒險者足足花費了一分鐘,才將遊盪在空中的大眼球給打下來。

在此期間,秦寧並沒有出手,他在一旁靜靜地看着三人的實戰,順便評估一下冒險者們的實力。

顯然,絕大多數冒險者手中的武器傷害,都是無法與城防軍手中的火槍相比擬的。

「叮叮噹噹!」

惡魔眼碎裂的同時,掉下來一些黃色的錢幣,秦寧定睛一看,只有可憐的十幾枚,與自己爆出來的數量天差地別。

可那三位冒險者並沒有因為錢幣數量不對而苦惱,反而興奮地在地上仔仔細細的搜尋起剛才落在地上的錢幣。

「有17枚銅幣!我們發了!」

歐文說完朝秦寧望了一眼,發現大佬的目光似乎並不在他們這邊,好像對他們爆出來的這17枚銅幣不感興趣。

要知道這些錢足夠他們三人好好吃上兩天的,城防軍一個月的軍餉也不過4枚銀幣罷了,摺合成銅幣就是400枚。

而他們三人就在剛才兩分鐘的功夫,便賺到了城防軍一天多點的工資!

放在往常,一個惡魔眼能夠爆出來10個以上的銅幣就已經謝天謝地了,沒想到今晚直奔20!

秦寧則在思考,似乎是自己的爆率有問題?

他摸了摸口袋中那把沉甸甸的錢幣,果斷將這件事壓在心底,還是先了解一下這裡的物價再作打算。

冒險者協會是庇護之地中為數不多的全天候營業的地方,當四人踏入這座佔地面積一百多個平方的大廳中時,映入秦寧眼中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嘈雜的議論聲,這裡的熱鬧與街上的冷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數了數,現在在大廳中的約莫有二十來個人,這些人分成兩隊排在兩個櫃檯前,似乎是在與櫃檯後的人討價還價,而擺在櫃檯上的東西,秦寧一眼便認出了那是啥玩意。

一顆稀碎的晶狀體。

「這位冒險者,這個品相的晶狀體只能賣兩枚銅幣,不能再多了!如果您不賣,麻煩將位置讓給後面的冒險者!」

「什麼,才兩枚?昨天晚上還是三枚的!」

一個鬍子拉碴的高個冒險者與櫃員拉扯着,口中全是他憑空捏造的價格,就連秦寧這個商業小白也知道這些談價的鬼話。

在冒險者的罵罵咧咧聲中,那堆碎掉的晶狀體最終以兩枚銅幣的價格成交。

秦寧摸了摸口袋中的黑晶狀體,心想這玩意兒應該能賣個好價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