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連載中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來源:google 作者:尼古拉斯狗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老王 都市小說 陳雪

聽着兩邊的敲門聲,我猶如溺水的可憐蟲,絕望到了極點後門外面不知道是誰在敲門,我只能硬着頭皮沖了過去,準備把後門也鎖上.........展開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章節試讀: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由作者尼古拉斯狗蛋所作,故事十分精彩。
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章節片段: ...聽着兩邊的敲門聲,我猶如溺水的可憐蟲,絕望到了極點。
後門外面不知道是誰在敲門,我只能硬着頭皮沖了過去,準備把後門也鎖上。
好在我這人有個優點,越是絕望的時候,腦子就轉得越快。
我發現,之前陳雪一直在敲門,敲了這麼久也沒能進來,而且她讓我開門的時候,一直讓我出去,這是不是說明,她根本不能進來?
加上老王回我信息的時候也說了,讓我藏在這個房間里,一直待到天亮。
看來外面敲門的『人』,好像真的不能進這個房間……我暫時鬆了口氣,忙檢查一遍後門的門鎖。
好在後門的門鎖一直是鎖上的狀態。
緊接着,我又瞥了眼這個房間的窗戶,趕緊跑過去把窗帘拉上。
雖然我有點好奇,外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敲門……但此時的我,早已被嚇破膽了,哪有膽子看……正當我有些慶幸,這個房間暫時是安全的。
突然,後門敲門的人開口說話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竟然又是個女的……「請問你是李木嗎?
我是公司派來接你的,你是不是在裏面出事了?」
聽到這個聲音,我整個人心頭一震,欣喜若狂。
公司派人來接我了!
那我豈不是得救了!
我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立馬就要跑去開門。
可就在我的手已經搭在門把手上,下一秒就要開門了……忽然,我整個人又僵在原地。
我猛地想起老王給我的警告。
之前我向老王求助的時候,他讓我躲在這個房間里,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別開門,一直待到天亮。
雖然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我相信,老王肯定不會害我。
而且……我從外面跑進來,也沒過多久,就算公司的人知道我出了事,派人來接我,也不可能這麼快吧……我咽了口唾沫,直接走到窗戶邊,拉開窗帘,沖外面的女人喊道:「大姐,我是李木,你真是公司派來接我嗎?」
不一會兒,我就聽到了外面的走路聲。
只見一個長相清秀的年輕女人,很快出現在窗戶外面,正一臉焦急地望着我。
「當然了,你領導說你出事了,你沒事吧?」
「公司讓我馬上接你回去,你快跟我走吧,這裡不安全。」
我意味深長地看着她,還是沒有開門。
我想了想,問道:「是老劉給公司打的電話吧?」
那女認愣了半秒,點點頭。
我心裏一陣冷笑,我領導是老王,全名叫王懷安,哪他媽來的老劉?
老劉壓根是我瞎編的,她還衝我點頭。
點你媽呢!
再者,如果真是公司派人來接我,怎麼可能大半夜就派個女的?
就這環境,別說女的,我一個大老爺們都快嚇尿了,公司的領導都是腦殘不成?
「滾!」
我狠狠罵了一句,直接拉上窗帘,跑到角落裡躲了起來。
照現在這情況,我不等到天亮,估計是不能離開了。
外面那個女的見謊言被我拆穿,也不再跟我對話,又在外面砸門。
陳雪的砸門聲也一直沒停過,這兩個女人好像催命鬼一樣,就這麼一直砸了好幾個小時。
我的神經一直都緊繃著,蜷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這一晚上我根本不敢閉眼,生怕睡着之後,外面的人會衝進來。
就這樣,我堅持到了天亮。
外面的人還在不斷砸門,但很快隨着一聲雞鳴響起,砸門聲突然就停止了。
我心頭一喜,天總算亮了!
按照老王的說法,只要天亮了,我就可以出去。
外面的人,應該已經消失了吧……不過,我這人比較謹慎,雖然砸門的聲音已經停止了,但我還是害怕陳雪她們在外面蹲守我。
我還是再等等吧。
我繼續蜷縮在角落裡,等待太陽升起。
可沒想到,由於昨晚一宿沒睡,精神又太過緊張,稍微一鬆懈下來,我竟然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一陣手機鈴聲將我吵醒。
我艱難地睜開眼睛,只感覺頭昏腦漲,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有信號了!
這還真是邪門。
同一個地方,晚上就沒信號,天亮就有了。
我一看來電顯示,是老王打過來的。
「王哥!」
我連忙接通電話,差點哭出來。
「李木?
你……你沒事吧?」
電話那頭,老王的聲音也有些顫抖,我估計他以為我出事了。
「我還好,我昨晚聽了你的話,一直待在那個房間,沒開過門。」
我忙把昨晚的情況說了一遍,又問道:「你現在在哪兒?」
老王說道:「我就在別墅外面,你先出來吧,我們一大幫人等你好幾個小時了。」
我看了眼時間,這才發現我已經睡了好幾個小時,直接睡到了中午十二點。
我緩緩從地上爬起來,腿都已經麻了,顫抖道:「王哥,你……能不能進來接我?」
沒想到老王沉默了幾秒,當場就拒絕了:「李木,你現在是安全的,你還是自己出來吧……」我一聽就生氣了,這老混蛋因為拿錯資料,差點害死我,現在讓他進來接我他都不肯。
我估計他膽子比我還小,大白天都不敢進來。
我掛了電話,直接打開門就沖了出去。
昨晚老王叫我躲在這個房間裏面,我的確安然無恙,現在他說我安全了,那肯定就是安全了。
從房間出來,我連攝像頭都沒來得及拆,直接抓起我的筆記本電腦就準備逃離這個鬼地方。
可等我跑到大門口我才發現,原來客廳的門,早就被陳雪給鎖死了。
我不禁驚出一身冷汗。
要是我昨晚沒問過老王,而是自己逃走的話,我肯定逃不出去。
幸好我當時臨危不亂,給老王發了條信息,聽他的話躲進了那個房間裏面,不然我肯定小命不保。
這個門鎖也不知道是什麼類型的門鎖,反正我拿鑰匙都打不開,無奈,我只能再次回到那個房間,打開後門的門鎖,然後沖了出去。
再次沐浴在陽光下,我激動得差點哭出來。
我記得我出獄那天都沒這麼開心。
這個鬼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便連忙朝着大門方向衝去。
等我從別墅出來,我這才看見,老王的車就停在別墅門口。
而且不光他來了,還同時來了好幾個公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