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玄幻大陸做乙方
我在玄幻大陸做乙方 連載中

我在玄幻大陸做乙方

來源:google 作者:文舞雙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睿文 陸清清

一個苦逼的乙方被甲方逼死後穿越到玄幻大陸,獲得契約令牌系統只有完成契約令牌的委託任務才能提升修為,於是主角被迫開始了在全大陸接單的修鍊生活展開

《我在玄幻大陸做乙方》章節試讀:

正廳之中,有些熱鬧。

沈睿文原本以為會感受到眾人心中會有不舍的離別之情。

但沒想到大家現在卻是帶着一股說走就走的瀟洒。

嗯,家中有難,大家快跑。

最後,林符出面分路了。

「沈一符你們師徒一路走南邊。」

「付長老你們師徒走西側出去,然後一直往西跑。」

「我速度快,我就先帶着金鳳去找付錢長老。另外,我會帶小六離開,將他放到一個偏僻的城池中。」

小六感動的叫了一聲:「宗主。」

「別的就不多說了,明天我將符籙交給天極劍宗後,他們的人一走,我們立即就撤,用上沈錢……沈睿文的隱匿符,不要留戀,不要猶豫。」

眾人聽到這裡,就知道到了快要離開的時候。

此時夜已深,星更明。

第二日,當無極劍宗那些人拿着符籙離開後,幾個人影掠出小山頭,兵分三路而出。

龍符山一時之間,只留下空蕩蕩的幾間破舊屋子,還有一個漏風的大廳。

……

鍾華一劍將龍符山的山門給劈了個乾淨。

他收到丫環小荷的請求,二話沒說就直接飛到龍符山。

結果沒想到上午他們的人才撤走,不到二個時辰就已經人去山空。

這逃跑的決心真是果決。

他晃了一圈,方圓百里竟然已經不見蹤跡。

他這才回到這裡,一劍劈了這山門。

只是很快,他就看到宗門的長老也帶人趕了過來。

大家一碰頭,才知道大家都是來抓人的。

只是看到空蕩蕩的山頭,大家都沒辦交差。

回到宗內。

陸東海憤怒的吼道:「什麼!全跑了?」

他上午才平靜的心境又被激起波瀾。

他來回走了幾步,心中越發的焦燥,他急忙又抽出一張符籙。

施法,享受。

稍稍平靜後,思維都清晰了不少,他說道:「鞏長老,傳令宗內派出兩個堂的人馬,三天以內搜尋十萬里範圍,務必抓回龍符山的人,抓到任何一個都重賞!」

鞏雲拱了拱手,但沒有離開,而是開口道:「宗主,那件事……」

陸東海反應過來,有些心痛的從儲物袋中數出一千枚回春符交給鞏雲。

心裏又是一陣起伏,不行!一定要抓回他們,否則這符籙用完了,自己可怎麼辦?

……

另一邊。

沈睿文帶着沈一符,兩人一路向南。

沈一符生平下山極少,完全是個路盲,幸好沈睿文頗有江湖經驗。

逃跑的第一天夜裡,他們就已經來到了南方一座小城鎮中。

在一家南春麵館中,師徒倆正大口吃着牛肉麵。

桌上還有三個小菜冷盤。

沈睿文看着在紅辣湯汁里長條拉麵與不時浮在上面的牛肉蔥花,又聞了聞這個大陸的牛肉麵。

沈睿文咽了口唾沫,「師父,這酸辣牛肉麵夠味吧。」

而沈一符聞着誘人的香味,早就樂滋滋的吃了起來,根本沒空說話。

半響,沈睿文吃完一碗時,沈一符已經刷的吃完第二碗了。

沈睿文說道:「哎,也不知道他們跑的怎麼樣。」

沈一符沒好氣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否則大家何必四處逃命?」

沈睿文有些沉默,然後說了句:「也是,外面的確不安全。」

沈睿文又拿出那塊令牌,遞到沈一符面前。

「師父,你拿着令牌再給我吩咐一個又簡單又容易的任務,好不?」

沈一符拿着令牌敲在他腦袋,說道:「你給我閉嘴!」

這時,沈睿文聽到熟悉的聲音,只是聲音有些無情還有些讓他無奈。

「無效的任務委託,同一人只能發起一次有效委託。」

沈睿文頓時十分糾結,這特么令牌還認人!

竟然是只有新用戶才能參加活動!

什麼狗屁玩意。

這系統簡直反人類!

早知道就在宗內刷完任務再跑了。

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在外面就怕遇到一些腦袋不正常的人給自己發任務。

剛吃完面,沈一符就感覺有些不對,天空響起幾聲嗖嗖嗖的聲音。

沈睿文這時也抬頭看了一眼,說道:「別抬頭,低頭吃面,一會去找個客棧獃著!」

沈睿文隱隱有些感覺不妙,沈一符則是一臉氣憤的說道:「這無極劍宗真是要跟我們過不去嗎?一點活路也不給。」

兩人吃完面後,立即找到客棧住下。

本以為今晚可以這樣混過去,但沒想到半夜無極劍宗的人就查了過來。

沈一符搖醒沈睿文,「徒兒別睡了,追兵來了!」

沈睿文爬起床,迷糊的跟着沈一符站在窗口,往身上貼了一張隱匿符。

五息時間,他就帶着沈睿文飛出城外。

他們一邊在山林遊走,一邊警惕着四周。

沈一符說道:「他們有高手過來,神識可以大範圍的查找,徒兒你的隱匿符還不錯,就是時間太短了。」

沈睿文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師父,你可以等結束的時候,再貼一張,那不就是可以無限循環了嗎?」

沈一符瞪着眼睛,「還能這樣!」,他憤憤不平的抬腳踢了踢沈睿文道:「混賬小子,你不早說!」

沈睿文又遞上幾張隱匿符,說道:「我以為你們知道……」

「你……」

沈一符被氣的不想說話。

兩人跑出山林,路過官道之時,沈一符突然說道:「等等,那裡有人。」

兩人偷摸了過去,看到一個錦服青年為首,身後有數人,圍着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正露出邪惡的笑容。

錦服青年眉毛一挑地說道:「小丫頭,讓你跑,等會我非讓你……」

可惜他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一腳踢飛。

沈睿文看到自家師父直接沖了出去,這衝動的……

沈一符一身正義的說道:「你們幾個大男人三更半夜的欺負一個小姑娘,要不要臉!」

錦服青年扶着被踢腫的腰,氣得火冒三丈,一個揮手,「上,弄死這個傻叉!」

隨後他身後幾個護衛就齊齊向沈一符衝來。

沈一符象徵性的舉起劍,然後捏了一個法術,幾人瞬間就被吹到百米遠外。

當沈睿文跑到跟前的時候,沈一符竟然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將那個小姑娘收為他的記名徒弟,也就是自己的師妹。

這收徒的速度,將來自己得有多少個師妹,那生存的壓力簡直不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