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連載中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精神牛馬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牧珩 精神牛馬哥 都市小說

科學家公布了探測到外太空信號的消息,全民沸騰,投票要求不要回答!只不過幾天之後,九霄之上,忽地出現了一團氣勢逼人,半個地球都能看到的暗色光暈各國都以為外星文明降臨,只是不待各國探索,那神秘光暈逐漸退去光華!而那光暈下的真容,竟是百萬兵馬以及他們眾星捧月團團圍住的宮殿!在百萬兵將的胸口,一個個古老的「秦」字,熠熠生輝「始皇陵…上…上天了!」始皇陵從地面消失,如仙界降臨一般懸於高陽之下,向全世界昭告異變的降臨!各種變異物體層出不窮,人類卻彷彿被世間拋棄,無法提升能力,只能依靠變異物體,艱難地生存恐怖悄然張開恐怖的手掌,撥弄整個荒唐的世界少年向死而生,在異變的世界裏,直面詭異,探索真相!展開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章節試讀:

陳寅的奇物?

牧珩腳步略微落後陳寅半步,不經意地打量着陳寅。

這也是牧珩第一次仔細觀察這個管理局的第九小隊隊長。

陳寅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閑運動服,款式很老,像是好幾年前的樣式。

第一眼看上去平平無奇,但仔細一看,這身衣服的材質卻不像普通衣服,在陽光的照射下隱隱閃爍着微不可查的光彩,給人一種七彩斑斕的黑那樣的神秘感。

除去這身衣服,陳寅的左手一直放在衣服左邊的口袋裡,那裏面也可能有東西。

可能是他的奇物,也可能是緊急聯繫管理局的裝置。

除此之外,陳寅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普通,如果不是牧珩在京城見到過一些特殊的軍人,他也會下意識忽略陳寅身上若有若無地散發著的那一絲鐵血氣息。

他的奇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難不成真是這件衣服?

牧珩抿了抿嘴,心裏竟然有些希望一會兒能動起手來。

當兩人來到這家高檔壽衣店的門口時,牧珩看到裏面的場景,心底頓時一驚,「這麼多人?」

偌大的壽衣店內,少說也有十幾個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對着壁櫥上的衣服指指點點,說著什麼。

若是普通衣店也就罷了,一個壽衣店看起來這麼…紅火,實在是讓人感覺到奇怪。

陳寅似乎知道些什麼,不過眼下也不是說話的時機,一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西裝男子走了過來。

「兩位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們?」

牧珩看向這位店員,他的心裏竟然產生了一種有些怪異的驚艷感。

店員那張臉實在有些太漂亮了,如果不是他的聲音和體態,牧珩絕對不會覺得這是一個男人。

除去這張臉,店員身上竟散發著一陣陣的古典檀香,頓時讓人覺得逼格很高。

陳寅仍然是那張有些僵硬的臉,語氣也聽不出任何情緒,平靜地說道,「有親戚出事了,來看看壽衣。」

店員帶着一絲淡淡的微笑,卻不會讓人感覺突兀,反而給人一種心理安慰似的。

店員道,「需要我為您導購嗎?」

陳寅看了看四周,那些客戶都在自己逛,對着牆壁上那些被封在玻璃框內的壽衣輕聲議論。

陳寅道,「我們先自己看看吧。」

「好的,您有疑問可以隨時找我。」

說完,店員轉身離開,站在了店裡中間的位置。

牧珩發現,在這個位置能夠看到店裡各處,可以做到及時回應客戶。

牧珩和陳寅來到一身壽衣前,牧珩低聲道,「這家店為什麼有這麼多人?」

陳寅看着牆上玻璃框內的黑色壽衣,說道,「你看這身壽衣下面牌子上的信息。」

這身純黑色的壽衣像古代的長袍,下面有一個金屬牌子,上面寫着幾段文字。

【高科技防腐長袍壽衣,在防腐防蟲的基礎上,還曾被蘭隱寺主持開光,福及子孫,後代事業一帆風順。】

【一年前,某地產公司因為招標一事瀕臨破產,後公司董事長母親去世,為此該董事長購買了一套該壽衣,不久之後,因為某些事情成功中標,地產公司再上一個新高度。】

【三個月前,某人因職位被人頂替,恰逢家人去世,購買該壽衣後,此人重新獲得職位,地位大漲。】

【售價:88888起】

看着這兩件事情,牧珩是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這也太離譜了吧?」

「家裡都有人去世,然後都獲得了利益,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陳寅淡淡道,「你猜這兩件事是怎麼解決的?」

牧珩扭頭看向陳寅,陳寅冷笑一聲,眼中閃過一絲戾氣,沉聲道,

「地產公司董事長中標一事,是因為已經中標的公司發生了一起命案。

職位頂替那件事,已經上位的人發生了意外,不幸死亡,這才輪到買壽衣那個傢伙。」

牧珩心中一寒,湊到陳寅身旁,低聲道,「難道這家壽衣店是一家收錢辦事的殺手公司?」

「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那些事情和壽衣店有關。」

陳寅不再多說,伸手在玻璃上摸了摸,對牧珩道,「你去看看其他的,看有沒有你昨晚見到的那種。」

「陳隊長,難道你們沒有儀器可以探查那些異物嗎?」

「戰鬥態散發的能量可以檢測,靜態檢測不到。」

這不是什麼秘密,陳寅便沒有忌諱,告訴了牧珩。

牧珩點了點頭,聲音絕味提高了一些,「那行,哥,我去看看其他的,這也太貴了。」

牧珩走向其他壽衣,幾十件壽衣鎖在玻璃框內,懸掛在牆壁上,像一張張人皮,看起來頗為詭異。

牧珩一邊按着記憶搜尋,一邊看着壽衣下面的金屬牌。

幾乎每一個金屬牌上都有一兩個因為購買壽衣蔭庇後代的例子,有的是考試順利,有的是事業有成,還有的家庭和睦。

牧珩也明白了這家店看起來紅紅火火的原因,畢竟有錢的人不在少數,看到這些成功的事例,哪怕為了自己,花再多錢也值得。

逛了一圈,牧珩倒是發現了幾件看起來很像昨晚那道黑影的衣服。

可惜問了店員,店員說衣服不能觸摸,如果想買,可以提供相同材料的布料,同時需要量好尺寸,進行定製。

牧珩道,「能不能先看看你們的材料,總得讓我們知道是什麼東西吧?」

店員微笑着點了點頭,「當然可以。」

店員拿出幾張對應的布料擺在桌子上,牧珩伸手摸了摸。

摸起來手感很好,光滑細膩,像是絲綢一般,但卻更加厚實,而且有種金屬的質感,確實很高檔。

店員說了一通什麼高分子,稀有元素,混合纖維等沒啥用的廢話。

牧珩一句沒聽,只是感受着布料的觸感,和觸碰甩動時發出的聲音。

可惜布料太少,沒有辦法和昨晚那種情況作對比,牧珩只能放下了布料。

陳寅和牧珩對視一眼,牧珩一臉憨厚老實地說道,「我們不懂這些,但感覺料子還行,不過你們這價格也太貴了,要是能保證效果倒還好,可誰知道你們說的那些成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店員淡淡一笑,道,「這種事情誰也不敢保證,這可是封建迷信,不過我們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只能說運乃天定,事在人為,我們儘力就好。」

店員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牧珩看着實在彆扭,總感覺這人跟個機械人一樣,一點人味都沒。

沒有得到有效的信息,牧珩和陳寅離開了壽衣店。

走到停車的位置,牧珩回頭看去,頓時心頭一顫,有些毛骨悚然。

店員站在店裡,帶着淡淡的微微目光看向牧珩。

似乎是因為光線問題,店員的臉煞白異常,如果不是他的樣貌和昨晚那張人臉實在不像,牧珩都要大喊抓鬼了。

坐在車上,牧珩道,「我就不跟你去其他壽衣店了,肯定查不出什麼,你先送我回家吧,我下午去找王姨,參加葬禮,或許能發現一些東西,對了,這麼好的機會,你們肯定也會去的吧。」

涉及到任務,陳寅便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說道,「那我送你回家。」

看到陳寅這個樣子,牧珩確定了,這次的葬禮絕對會有大事發生。

回家的路上,牧珩思考着壽衣店的事情,突然腦海中閃過一個問題,

「話說回來,為什麼那些人一碰到難事,家裡就會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