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元宇宙當牛馬
我在元宇宙當牛馬 連載中

我在元宇宙當牛馬

來源:google 作者:毛毛又菜又愛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寧 錢多多

未來社會,如果只需要很小的代價,你便能身臨其境,感受疼痛、熾熱、絢麗、清香甚至對方的喜歡、高興、不舍;用極低的成本享受聲色犬馬、酒池肉林;甚至可以改頭換面、聲名鵲起、功成名就、眾星捧月當成功不再有門檻,當生活有了另一個選擇,當你的人生可以重來!你是逃避現實,在虛幻世界裏叱吒風雲,還是面對現實,接受生活的重壓!屬於元宇宙的時代已經到來,你!準備好了嗎!本文描寫的是一個失業青年機緣巧合之下接觸最新科技腦機成果+最新科學概念元宇宙,並深入參與其中,隨着參與項目的影響力不斷擴大,主角也一步步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智與堅持不懈,最終尋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義的故事本書的靈感來源於網傳的一個段子,「老闆說的包吃包住」,相信很多朋友都看到過寫這本書的目的,是我在想,在面對日益尖銳的社會矛盾(人民需求、供給差等等)還網絡上、國內外各種媒體上的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等等,作為一個普通人,我能做些什麼文章基於一個架空的虛幻宇宙,所有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展開

《我在元宇宙當牛馬》章節試讀:

呼~,照例是這個奇怪的夢。

蘇寧,一個在二線城市混跡的失業青年。在失業的一年中,他求職三十五次,失敗三十五次,這夢也做了三十五次。

這不像是一個夢,更像是魂穿到了另一個世界,並且受他意識控制的世界。夢中蘇寧變成了一個手握千軍萬馬叱吒風雲的統帥,目標是攻下眼前這座城池。

他指揮士兵進攻,黑壓壓的大軍奔騰着向前推進,揚起的煙塵遮天蔽日,衝天的氣勢攪動八方風雲,場面十分壯觀。

隨着軍陣的推進,對方開始在城頭放箭,黑色如雨點般的箭頭便從城頭飛了出來,越來越近,密密麻麻織成一張大網欲要把下面的士兵全部捕捉。

蘇寧這邊也不是吃素的,立刻發號施令,指揮旗配合戰鼓。下方的將士收到指令,軍陣便開始變陣,盾兵抬出特製盾牌將步兵、槍兵、戟兵、攻城兵護住,做工精巧的盾牌通過卡扣和卯榫連接,變成了嚴絲合縫的盾牆,將下面的將士牢牢護住。

騎兵則利用高機動性在側翼繼續衝殺,有善於騎射的更是馬上挽弓朝着城頭射去,飛行中的箭頭快到了極致,甚至還產生了音爆聲,讓敵人來不及反應便被射殺。

隨着步兵的推進和騎射兵的點名式襲殺,守城方漸漸落入了下風。

到了城牆下,盾兵的盾牌重新組裝,通過卡扣和卯榫,將盾牆組成攻城塔,士兵們魚貫而入開始登牆作戰。攻城錘部隊則是運着巨大的攻城錘靠近城門,攻城錘由香樟木製成,質地堅韌,在鐵質外殼的包裹下,更是成了破門利器。在十幾名壯漢的協力下,攻城錘被高高抬起,再放下時,錘體利用慣性轟擊大門,一下便把厚重的城門撞了一個大窟窿,只需要十來下,便可破門而入。

眼見得勝就在眼前,蘇寧更是親自下場為戰士們擂鼓助威,一通鼓後,大汗淋漓,但仍覺得不過癮,喝完一大碗水後便準備再來一通,底下傳令官非常審時度勢,立馬搖旗告訴三軍,剛剛主帥為眾將士擂鼓助威,但攻城進度緩慢,跟不上擂鼓的節奏,主帥再擂一次鼓,希望眾將士再接再厲,一舉破城。

將士們聽到第二次鼓後,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不要命地作戰,之前寧願放跑對手也不想挨一刀,現在一個個為了得到蘇寧的賞識,就算挨對方一刀也不能放他們跑了,尤其是當主帥說出最勇者可上殿用膳後,士兵們更是恨自己少生了兩條手腳,不能多殺幾個。

二通鼓完,在鼓聲的催化下,戰事也接近了尾聲,尤其是城破後雙方戰意此消彼長,將士戰意衝天,勢如破竹。蘇寧更是精疲力竭,癱軟在榻上。

休憩片刻,蘇寧乘着車輦進去城內,據說將士們活捉了城主,還是女的,這讓他很是好奇。

來到城主府,緩步走向城主位,旁邊一排排殺氣衝天的將士守衛,蘇寧很滿意。

「把城主押上來。」蘇寧對着令官說到。

很快城主便被壓了上來,蘇寧順着聲響向門外看去,雖然這位城主衣着有些凌亂,可能是被俘時有掙扎,但觀其步態,卻沒有一點懼意,不愧是女中豪傑。再觀其神態,居下卻隱隱流露王者之氣,讓他這個沒有半點氣勢的土包子看得有點惱怒,就彷彿對方在殿上,他在殿下,越看越氣。

就蘇寧邁步向下準備看得清楚這位女城主長什麼樣的時候,女城主抬頭看了他一眼。

「我們……認識嗎?」蘇寧太想知道自己究竟是為什麼做這個夢了。

蘇寧越發緊皺的眉頭和女城主臉上愈濃的笑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夢到這裡就結束了,三十五次夢境,經過蘇寧的不斷嘗試,終於在今天得勝,這一次看到了女城主的面容,但能肯定的是,自己沒見過她。

來不及細細回味剛剛的夢了,蘇寧今天還有更重要的事,因為今天面試第三十六場,今天穿的是一身休閑風的短袖配長褲,藍色的短袖襯衫,配上棕色的西裝長褲,再搭上成熟男人皮鞋,清爽又帥氣。這套行頭還是他大學畢業找工作的時候斥巨資去一年只能去兩次的男人衣櫃買的,還好身材保持的不錯,現在依舊能穿,不然挺個大肚子出去,真尷尬。

捯飭完畢,順手提上兩袋垃圾,戴上口罩便出門了。

這次面試的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主要是研究腦機應用的,需要招受試者。

蘇寧通過某缺德地圖導航乘坐公交到應聘地址,因為上車地點距離始發站不遠,掃碼上車後找了一個靠後的位置坐下便開始欣賞起窗外的風景了。

由於出門的時間比較早,加上今天天氣也很好,昨晚還下了雨,今天能看到雲層後面蔚藍的天空,清晨的陽光透過稀薄卻很立體的雲層照射下來,太陽慢慢地從地平線爬起來,隨着光線角度的不斷變化,光影和雲層似乎玩起了你畫我猜的遊戲,一會像馬,一會兒又變成雲。

這有趣的場景吸引了路人和車輛的駐足,還有拍客打開了手中的攝像機,沒有攝像機的則掏出了某藍綠大廠號稱可以用手機拍齣電影級照片的u1s1 X80手機,既沒有攝影機也沒有u1s1手機的路人則開始腦洞大開。

一時間對於這難得一見的場景開始眾說紛紜,一位二十齣頭年輕人跟身邊的說這是馬雲,還和朋友說起了和這朵雲相似某商界大佬,說他的某唄讓自己解決了給女朋友送禮的難題,靠着幾千塊的昂貴化妝品讓他從眾多追求者中脫穎而出,講的他神光煥發、口若懸河,周圍的人紛紛側目。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大叔說這是神馬都是浮雲,還講起了他當年在天涯論壇的事迹。

隨着時間的流逝,太陽越來越刺眼,美到讓人無法直視,與太陽相反的是路口的交通信號燈由紅轉綠,車隊也開始向前,路人也紛紛散去。

蘇寧一邊看着窗外的美景,一邊想着今天朋友圈攝影大師和文案大師的成片會是怎樣,總覺得光想不過癮,於是便拿出手機開始刷了起來,刷着刷着便刷入迷了。

「A市醫科大學到了,請要下車的乘客做好準備,帶好隨身物品。開門請當心,下車請走好。」隨着公交車廣播的響起,蘇寧從朋友圈刷到抖音的神思被拉回現實。

從公交車上下來後繼續跟着某缺德地圖的步行導航來到了醫科大門口。

要說這能研究腦機接口的團隊就是不一樣,所屬大學校門都沒有,就路口立了一塊石碑,上書A市醫科大,還是名人題字。要不是有着機會,他都不會知道A市還有這麼個地。

順着導航繼續往前,到了醫科大腦機實驗中心大樓。沒來之前蘇寧以為就三樓是,沒想到整棟都是。不過也是,昨晚查的資料就顯示泰拉公司研究團隊有數百人,占這麼大一棟樓就不是那麼難理解了。

眼前這棟樓類似酒店結構,是一個向內凹的曲形長方體結構,入口前方有一個環島花壇,花壇中間立了一塊巨大的廣告牌,上邊播放着腦機實驗中心的事迹和成果。

蘇寧一邊觀察着周圍的環境,一邊打電話聯繫毛主管,不一會兒,毛主管便派人把他領了進去。

剛進大門,便發現裏面別有洞天。與其他面試的公司不同,腦機實驗中心的一樓沒有工作人員,是一個類似展覽館的大廳,裏面擺放着代表腦機接口技術的每個突破性進展的展品,從最開始的一小塊電極到現在的整套終端設備,應有盡有。

跟隨引導人員乘坐電梯前往三樓,看到引導人員需要刷卡才能按下電梯按鈕,蘇寧不由得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便向小姐姐打聽起來,小姐姐說公司內部管理非常嚴格,不同部門不可以互相串門,不同樓層的工作人員也不能到其他樓層串樓。除了開放區域,其他地方都見不到部門以外的人。

「什麼是開放區域?」蘇寧連忙追問道。

「開放區域就是向所有人開放的地方,比如一樓的展覽廳,三樓的前台,四樓餐廳、五樓健身大廳、六樓休閑娛樂中心、七樓圖書館......等你通過體檢,會專門給你發一個手冊,裏面講的很詳細。」

「那二樓是幹嘛的?」蘇寧繼續好奇道。

對於蘇寧好奇寶寶似的提問,小姐姐見怪不怪,內心沒有太**瀾,小姐姐平時也很少接觸外人,樂得和這個應聘者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但二樓是幹什麼的,小姐姐隻字未提,這也使得他的好奇心越發強烈,但小姐姐不說,他也只能憋着。

聊着便到了三樓人事部,這裡的陳設倒是和別的公司差不多,地方很大,一道一道的玻璃門和百葉窗把辦公區域隔開,充滿了神秘感。蘇寧在小姐姐的安排下坐在會客廳里等待面試,和他一起坐在會客廳等待面試的有六七十人。

這些面試者青中年都有,年紀最小的不諳世事,看樣子剛畢業,其他人或多或少會和周圍的人做一些簡單的交流,他則戴着耳機聽着歌,與世隔絕;年紀最大的一個大叔頭髮都快掉光了,留了一個地中海,看穿着也不是特別有錢,估計是家裡有困難才來做受試者的。蘇寧看着人群快速觀察了一下,大部分人的相貌體征就都印在了腦海里。

角落裡,蘇寧遺漏了一個曾在他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