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不是大法師
我真不是大法師 連載中

我真不是大法師

來源:google 作者:晉陽散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晉陽散人 傑克李

本來就是個普通法師學徒沒成想老師的一場魔法實驗意外的把李栗弄到異世界去了重生之我還姓李傑克李內心一萬隻羊駝跑過什麼,老子有掛?隨身系統,專坑宿主,萬不得已,不要氪命權游———中土———魔獸展開

《我真不是大法師》章節試讀:

低階法師一天只睡一兩個小時,中階法師一年只用睡兩三天,最多睡72小時,至於高階法師除非靈魂受到創傷,否則完全不需要休息。所以傑克成為法師後很少需要休眠,他在太陽還未升起時便已起床,此刻正坐在床頭盤點這些天的收穫。

「血脈等級40,力量310,速度310,智慧310,綜合攻擊力310,綜合防禦力310,法師等級7級,魔力值11000,血量10000。」

「嗯,看來提升力量,速度和智慧可以使攻擊力和防禦力有所提升,但是單純提升攻擊力或防禦力卻不能使那三個數值提升。」傑克自言自語道,「而且,現在提升實力的關鍵問題不在於經驗和天賦點,而是裝備啊!」傑克對此欲哭無淚道,「坑人系統,財迷系統,把我現在一身裝備全提升到7級就得需要五十金龍,整整五十枚!老天,我得把權貴們忽悠……得給權貴們打多少的工才能賺到,而且這還只是提升兩級!」傑克越想越覺得委屈,「難道真應了那句話,生活不易,巫師賣藝?!」思來想去,一個潛藏已久的靈感的在傑克腦海中形成,「要不,我自己製作裝備?可維斯特洛大陸可沒有我需要的材料,唉……」

就在傑克一籌莫展之際,又一道靈光在他腦中閃現。

「等等,等等,我從來沒聽說過這個世界有矮人一族的存在,但也不排除他們在更遙遠的,還未探索的大陸上生存……但是———倘若他們真的不存在,那就沒有人對地底進行過挖掘。維斯特洛大陸的地面資源已經被全部探索完畢,若是想在這裡獲得礦藏就只能向地下進行探索。」傑克越想越興奮,「而且厄索斯地上並沒有被完全探索,索斯羅斯和烏爾特斯對於人們來說更是未知之地,我已經擁有超越凡人幾倍的力量,說不定可以發現礦脈。而且———」傑克彷彿發現了新大陸般高興地手舞足蹈,「還可能發現一些史詩甚至是傳奇魔法物品,呀哈哈!」想到這兒,傑克不禁放聲大笑起來。

「梆梆梆,」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喬里的聲音,「閣下,班揚大人派我來問您起床沒?我們要出發了,閣下?」

傑克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太陽已經露出頭頂,自己在那兒臆想了老半天都快1個小時了。

「我這就來,」傑克大聲說道,說罷他給自己施展了一個清潔術,看看銅鏡里的自己,確認髮型不亂後,傑克走出門對喬里說道:「走吧。」

一路上,喬里向傑克問了一些問題,傑克都一一作出了解答。

20分鐘後,他們來到了刑場。傑克一眼就看到了魁梧的艾德•史塔克,無他,他旁邊的侍衛正捧着大劍「寒冰」。

「班,是你嗎?你回來了!」艾德走近前一把抱住班揚激動地說道,「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通知我一聲,吃過早點了嗎?」

「我於昨夜回城,太晚了就沒讓喬里通知你。知道你今天行刑所以我沒吃早飯。」

「是嗎?這可真不像你,班,我親愛的弟弟,」艾德難掩臉上的驚喜和高興,「發生了什麼事才讓傑奧•莫爾蒙老大人放你回到我的懷抱!另外,你身後的怪人是你新收的隨從嗎?」

「這事關重大,我親愛的哥哥,」班揚嚴肅地說道,「等你行刑完畢後,我要向你進行詳細的彙報,最好是去墓窖。」

聽到這話,艾德臉色微變,然後道:「可以,班,沒問題。」

「這位,」班揚側身向艾德介紹道;「他是塞外之王曼斯•雷德之甥,傑克•李,一位巫師,也是我從邊關前來的目的之一。」

「很高興認識你,公爵。」傑克摘下兜帽鞠躬道。

***

「你覺得那位神秘的客人會跟父親說什麼,布蘭?」艾德公爵的長子,身穿裁縫為他特製的黑色緊身短褂和緊身長褲的羅柏•史塔克正在校場練習着射箭。不得不說,儘管這隻「冰原狼」差一點才成年,但他從能拉動硬弓起就日夜訓練得來的精湛箭術使他百發百中的同時還能邊和弟弟講話。

「我不知道。」布蘭答,「呣……但是我看他沒有惡意,而且,」布蘭猶豫了一會兒,說道:「不知為什麼,每次我與他目光相遇,總覺得有一絲熟悉和親切。」

「哈哈哈哈———」和羅柏比箭的席恩•葛雷喬伊大笑道,「布蘭,你又開始說胡話了,你和那人素未謀面,怎麼敢說這樣的話,難不成你在夢裡見過他……」說到這兒,席恩的聲音戛然而止,就像噎着了一般,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散去。

「怎麼了,席恩。」羅柏問道。

「呃……」,席恩回過神來連忙道,「話說,那個野人會不會是個巫師?如果他是巫師,恐怕真有些神秘特殊的手段可以進入到人的夢境。」

「你方才還說布蘭失心瘋了呢,怎麼現在自己說開胡話了?!」羅柏嘲諷道。

「我……」席恩啞口無言。

「我不知道,」布蘭說道,「但是他確實跟我們平日里見到的野人不一樣,鬍子剃的乾淨,頭髮光滑整齊,穿的也沒有那麼破破爛爛,關鍵是他的目光,他的眼神就像鷹一樣銳利。」

「對此我深有同感,」羅柏回應道,「當我與他目光相對,總覺得內心被看透一樣,所有秘密都暴露無遺,就像**的人,這讓人很不舒服,還有點恐怖。」

***

這裡是史塔克家族的墓窖,歷代臨冬城主注視着他們,緊閉石棺上的雕像刻有他們生前的容貌,巨大的咆哮冰原狼石雕則蜷縮於他們腳下。他們並列而坐,用再也看不見的眼睛注視着永寂的黑暗。生者的走動彷彿驚動了他們,牆壁上輪換着竄動的黑影。根據傳統,凡是曾為臨冬城之主的石像膝上都要放置一把鐵制長劍,以確保含恨的復仇怨靈被封印在陵墓里,不致到陽間肆虐。其中最古老的早已鏽蝕殆盡,原本放置寶劍的地方如今只剩紅褐鐵鏽。搖曳的火光照上腳底的石板,左右顯現出兩兩成對的花崗岩柱,一直延展向遠處的黑暗。

「無論如何,我由衷的感謝您能放過我那些族人一條小命,打發他們去採礦。」傑克真誠的說道。

「小事一樁罷了,你舅舅的面子我還是得給的,畢竟他們也沒有殺人……倒是你,自塞外而來的年輕人,你帶來了什麼消息,或者說,你想和我談些什麼?」

「在那之前,」傑克說道,「請允許我給您看樣東西。」

他隨即從系統中取出三具異鬼的屍體。

「砰!」異鬼的屍身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發出宏亮的響聲,在墓窖火把昏暗的火光下,艾德•史塔克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一幕,感覺有些不真實。

「你是怎麼把……老天,你的確和別的江湖術士不同。另外,這是什麼?」

「如您所見,」傑克答,「這是異鬼,您之前聽班揚爵士說了,我從異鬼手中救下了三位守夜人,這些就是。」

「諸神在上,」艾德驚詫道,「看看他們,看看,他們是如此醜陋與邪惡,班,遞給我一具火把。」

「不勞您的駕,班揚爵士,」傑克笑道,「好讓您看的真切,艾德大人。」緊接着,他施展了一個照明術,魔力輸入法杖,柔和而明亮的光噴涌而出,遠遠看去,三人彷彿在太陽中,半個地窖如同白晝。

「老天,」公爵驚嘆道,「這就是魔法嗎?憑空變出屍體,無火亦能照明。傑克閣下,您的力量讓我讚歎。」

「倘若你去影子塔看看,我的哥哥,你就會知道什麼是偉力,以及在你面前的這位巫師有多強了。」

「是嗎?有機會我真想去見識見識。言歸正傳,傑克閣下,」艾德仔細端詳着地上的異鬼屍身,頭也不抬說道,「大概情況我已經了解了,您能仔細說一下塞北的情況嗎?」

「他們在低語……」傑克沒有回答,而是環顧四周說道,「交談。他們很不喜歡這邪惡之物出現在他們的安息之地。」

「他們?」班揚問道。

「他們是誰?」艾德聽後起身問道。

「歷代史塔克族人,你們的祖先。恕我冒犯,艾德大人,但毫無疑問您和班湯爵士到現在還未覺醒血脈之力,反而是您的親生子嗣已經陸續展現力量。」

「你這是什麼意思?」艾德問道。

「您以為您的祖先選冰原狼作為族徽是隨意而為?不,那種生物體內有魔力的。當冰原狼與北境王族相遇時,共鳴的力量將抵擋南下的恐懼,它除了指八千年的布蘭登,還指現在,此時此刻!」

「你在說什麼?」艾德一頭霧水地問道。

「沒什麼,只不過是一個巫師的瘋言瘋語罷了……實際上,我的意思是您的子女不久會獲得幾隻冰原狼的狼仔。」

「所以你剛才是做了個預言?」

「您可以理解是這樣……好的,現在讓我們言歸正傳。就我親眼所見,公爵冕下,我們野人現在過的還可以,畢竟冬天還沒有真正來臨,我們的牛羊還能吃上青草,盛夏收穫的劣質小麥還有剩餘,南下越過長城逃到北境的野人少之又少,那些都是為了一己私慾的傢伙……但是您作為臨冬城公爵和北境守護,史塔克大人,您應該比其他七國的公爵更清楚冬季的光景。為了生存,野人們不得不挺而走險南侵,那時王朝每月都要俘虜和殺死不少野人,」傑克頓了頓道,「即將到來的這次冬季更加恐怖,異鬼捲土重來,村莊陸續有人失蹤,幾天後只能找到他們的屍骨,試問,您見過活生生的人血液被抽乾的景象嗎?舅舅給了我一年的時間,如果我沒和勞勃陛下談攏,那他將率領小二萬人的野人軍隊南下,到時候———」,傑克面不改色道,「等待守夜人軍團的將是冬之號角。」

艾德倒吸一口冷氣,沉默了半晌後說道:「我會認真對待這件事的,傑克閣下。熊老已經通知陛下,到時候你們見面我會幫你說幾句好話的,至少我會全力支持你。但事先說明,我已經七八年沒有見過我那國王兄弟了,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如何,但他那暴脾氣一定沒有改變,所以,請您說話的時候一定要注意。」

「我會注意的,公爵大人。那麼這樣就表示您同意了。」

「你放心,傑克閣下,我會親自妥當地安排你和勞勃的會晤,沒有人會怠慢一位塞外之王的使者,除非他是愚人。更何況您是一位巫師。」

***

把傑克送回城堡的房間休息後,艾德和班揚二人來到書房,彼此沉默不語。十分鐘後,班率先打破沉默。

「我們必須暫停戰火,一致對外,哥哥!」班揚急切的說道,「畢竟我們都是先民的子孫,而且現在異鬼是最大的威脅!我此次前來就是奉熊老之命,希望您帶上家傳『寒冰』大劍鎮守長城,共同禦敵的!」

「告訴我,弟弟,」艾德從大木椅上站起,扭頭盯着班揚嚴肅問道:「你們守夜人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沒錯。首先是異鬼。據約恩•羅伊斯伯爵的三子威瑪•羅伊斯和跟隨他的兩位守夜人弟兄所彙報的情況,異鬼刀槍不入,力大無比,一拳就把一人打飛一丈(浪)開外,這也正是我們急需寒冰大劍的原因,只有用黑曜石或瓦雷利亞鋼製做的武器才可破其防禦,入其身軀。」

「你試過了?」艾德問道。

「不是我,哥哥!」班揚回答,「是伊蒙爵士,他有瓦雷利亞鋼的匕首,可以**異鬼的屍體,我們守夜人兄弟個個都拿普通的武器試過了,別說傷害,連個劃痕都沒有!」

「好吧,」艾德重新坐在書桌前,單手扶額,沉重地說道:「既然如此,我便走一趟……給我一點兒時間處理政務,羅柏得知道如何當好一位合格稱職的君主……還有什麼消息?」

「屍鬼。」班揚面色沉重的說道,「這幾年我們從未遇過異鬼,前些天是頭一回碰到,但是我們發現並剷除了不少屍鬼。五年,共計一百六十九隻屍鬼。起初我們以為曼斯的新把戲,因為他們基本上都是由死去的野人變異的。但當有守夜人兄弟也成了那副鬼樣,我們就意識到不對。他們是無差別攻擊,無論種族或血脈,只要你是活人就會窮追不捨。根據傑克和伊蒙學士的一致認定,屍鬼這東西是由異鬼用黑暗魔法將死人煉製而成的。他們……就是行走吃人的骷髏。但幸虧他們不像創造他們的異鬼那般強大,他們怕火。這些年,我與守夜人兄弟東奔西走,殊死戰鬥,有時候幾天幾夜沒合過眼,這才取得了傲人的成績。」班揚苦笑道,「相信我,兄長,火把及長劍是他們的剋星,但倘若你掉以輕心,則會成為其腹中餐食。」

「在我看來他們只是一群有點難搞的傢伙罷了。」艾德長舒口氣道。「面對敵人集中精神全力以赴是每個騎士必須做到的,更何況你我。」

「當然是這樣。但是兄長,我得提醒你,真正的恐懼不是這些,而是剛才那位年輕的巫師。」

「這也正是我所顧慮的,班,願聞其詳。」

***

傑克靜靜的站在城牆上望着眼前漸漸行來的鋼鐵洪流,內心波瀾不驚,他身邊站着史塔克一家的少男少女。

沒錯,在他們獲得狼仔後,傑克就和他們打得火熱。他以絕對的力量碾壓了瓊恩,羅柏和席恩,又給布蘭和艾莉亞講了一個又一個安徒生和格林的童話故事。

塞外風霜的吹打使其棕色的臉龐年輕卻剛毅,強大的靈魂使其雙眸像鑽石般迷人,法師壯碩健美的身軀大大增加了其男子漢氣概,珊莎對此印象深刻。

「噢,我這該死的魅力!」傑克看着面板上六人70的好感度心想。

傑克不是傻子,所以他想通過俘虜一眾史塔克後裔的心以此來保證他和艾德公爵的關係穩定。

「我見過我們偉大的陛下,他是如此的孔武雄壯,身高六尺五寸,猶如巍然巨塔般鶴立雞群。他身披戰甲,頭戴雙叉鹿角巨盔,是名副其實的巨人。依我看,陛下的力氣也不輸巨人,慣用的那柄鐵刺戰錘是如此沉重,一鎚子下去就砸死了我鐵群島最厲害的戰士。」席恩笑道,「但時光荏苒,這些年他有沒有變化我就無從得知了。」

「沒錯,你的確見過陛下。但區別是我見陛下是在戰勝的宮中,而你見陛下是在戰敗的鐵群島。」羅柏淡淡地看了席恩說道,「我現在真心只希喬佛里王子能成長為和陛下一樣懂得什麼是尊重卻又強壯的國王。上次見他時,他還只是個嬰兒。」

「他和傳聞中一樣擁有一頭金色短髮嗎?」珊莎問道。

「瞧瞧,我們的珊莎對另一位帥哥很感興趣嘛。」艾莉亞調笑道。

「他當然有,珊莎。」羅柏回答,「這應該源自於王后一族———蘭尼斯特。」

「蘭尼斯特家族的人都是精於算計的牆頭草,」傑克開口道,「從所謂的噬君者,王后瑟曦以及泰溫公爵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我勸你們少跟他們打交道。」

「但他們依然是王朝最顯赫的家族之一,他們是凱岩城的主人,整個西境都歸他們管轄。」瓊恩說道。

「我只是提個建議,」傑克說道,「我之所以對蘭尼斯特家族的印象很差來源於他們載入史冊的行為和眾多小道消息。反正我是絕對不會跟他們打交道的,當然這不能否定他們地位崇高,身份尊貴和富可敵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