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真的動了心
我真的動了心 連載中

我真的動了心

來源:google 作者:小魔女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伊紫溪 其他小說 穆邵峰

從和那個魔鬼簽訂協議開始,那個曾經自帶光環的伊家大小姐開始變得不同,外表風光無限,可他的一句話就能讓她家破人亡,她不得不留在他的身邊,受盡折磨展開

《我真的動了心》章節試讀:

唉……不禁微微嘆一口氣,真是連自己也不得不佩服起他的意志力來,強忍着衝動一整夜,居然真的沒有碰她。

等伊紫溪出來的時候男人已經換上貼身西服,將他完美的身段勾勒得難以形容的好看,再加上修長的雙腿,讓她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梳洗好換好衣服的女子,走到穿衣鏡面前,風一吹,幾縷青絲散到臉上,如同花仙子一般純美乾淨。

穆邵峰也看到了鏡子中的她,乾淨的小臉上沒有半點化妝品的成分,長發隨意披在肩上,讓人看得那麼舒服,即使素顏也不輸於其他貌美女子。

還有她身上的裙子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選出來的,只不過是讓人把最新款都送來,穿在她身上沒想到卻是那麼的合適。

流水般的長裙,在微風中翩翩起舞,原本纖細的身影,這次更顯苗條。

收腰的設計,將她的完美的身材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這樣的畫面不禁還真讓人移不開視線,就連穆邵峰也深深的被這丫頭吸引住,難以移開視線。

整個人如同畫中走出來的女子,身上那原本的氣質更是無人能敵。

一隻手就能握住的腰肢,更是令男人為之瘋狂,這模樣要是走出去,不知道會引來多少注目的眼神。

這麼一想,他就有些不太高興,他的女人怎麼能讓別人隨隨便便的看。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她也沒有想到衣服能那麼合身,沒有注意到男人。

直接走向餐桌,看着送來的早餐,愉悅地坐下來吃着,由於他昨天沒有碰自己,原本疲憊的身子已經好了很多。

舀着碗里的粥,看了他一眼,見他只是一直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心想這個男人真是比女人的心思還難猜,剛才還好好的,現在就這副摸樣,誰招他了?

先生伊紫溪喚了聲他,可本人還是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目光緊鎖在她的小臉上,那張乾淨的小臉上透露出幾分疑問,可他沒有理會,依然坐得那麼悠閑。

看了他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現在她還不敢那麼放肆,畢竟手裡還有她簽下的那份協議,終究她還是拿起一個碗來,盛了一碗粥放到靠近他那一邊的桌面上。

先生快喝吧,涼了就不好了,看了看面前的那碗粥,穆邵峰高大的身軀在她旁邊坐下,看到他的靠近伊紫溪下意識不禁往旁邊移動了一小下。

這女人那麼抗拒他,他還沒做什麼就跑的那麼遠,他不知道自己心裏堵了什麼氣,她越是逃離自己就越加靠近,又往她身邊移了一塊,並把手中的碗放到她手裡。

伊紫溪眨着眼睛看向他,這男人是什麼意思,只見他的視線盯着她手中的那隻碗,一臉不解的問:你是想要我喂你?

穆邵峰黑着臉,依舊沒有任何錶情,安靜的坐在那裡

伊紫溪看了他一眼,大早晨不想和他來勁,端着碗一勺一勺的喂進他口中。

慶幸那個男人沒有再為難他,讓她默不作聲的喂着自己。

這個男人連吃起早飯來也那麼優雅,餐具和餐具之間沒有發出一點聲響,就那麼看着也是一種賞心悅目的事情,可是這男人吃了這麼半天,簡直比女人還磨嘰。

當然這句話沒有當著他面說出來,這男人的脾性自己完全摸不準,要是說了那句不該說的話把他惹惱了,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

伊紫溪也安靜的坐在旁等着,玩弄着手中的紙巾,反正帝國總裁的時間比自己珍貴,這個男人都不着急自己急什麼。

沒想到穆邵峰拿起她手中玩弄的紙巾把嘴角擦了擦便站了起來,垂眼看着她,聲音淡漠,但還算不上太冷:你今天不用去了,在家等我。

為什麼?

她微微眯眼,這個男人怎麼想一出是一出,不然大早晨把自己搖晃起來幹什麼,有那時間她還不如多睡一會兒,現在的她可是嚴重缺覺,自打跟在他身邊皮膚都不如原來水嫩。

沒有為什麼,我的話就是命令,穆邵峰沒有看她,懶懶的靠在舒適的沙發上。

……

她猛地想起來今天是周一,每周一她都會回家陪姑媽吃飯,可是今天是周一,我要回去陪姑媽吃飯,今晚沒空!

穆邵峰聽到她的回答面色沉鬱,竟然還有人敢對他說沒空,隨即淡淡開口:看來協議中的內容你真是沒有仔細看。

他沒有在跟她廢話……

深吸了口氣,伊紫溪生生的把一肚子火忍了下來,好吧,誰讓她現在有求於人,惹毛了他對她也沒什麼好處。

她不該在他面前耍自己以前的那些脾氣,變成一幅溫柔的面孔,好,我知道了。

看着她的表情變化,能這麼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倒是讓穆邵峰有些意外,因為他覺得這丫頭並不是表面上那麼乖巧。

送我出門。

他走到一邊把筆記本收了起來,提着電腦包大步朝門外走去,那兩條修長的腿,炫得人完全移不開視線,看起來步伐緩慢,幾步就已經走出了房門。

回過神的伊紫溪,也匆匆跟在他身後,白了他一眼,真以為自己是古代皇帝,幹什麼都要人伺候。

院子里,那輛他常坐的邁巴赫已經停在門口。

伊紫溪站在車門外,坐在車中的穆邵峰撇了撇嘴角,對她一勾手,示意她過來,雖然心裏一百萬個不願意,但還是照做了。

誰知她剛一彎身,幾乎是在眨眼的瞬間,他倏地伸出手扣住她的手腕,猛地用力把她拉回到了座位,車門砰的一聲關上。

壯闊的身軀隨之壓了過來,還沒等她回神,倨傲的俊臉已經覆了上來,狠狠咬上她的鎖骨。

涼薄的薄唇在她皮膚間研磨,他的吻狂肆而霸道,濃烈的氣息彷彿要將她整個人吞噬貽盡。

雙手抵在他堅硬的胸膛,他的吻倏地越演越烈,狂風暴雨般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讓她無處躲藏,最後不得不沉迷在他的氣息當中。

此時的蕭墨還坐在前頭,沒有動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后座寬敞的空間里,一個淡然而愜意,一個呼呼喘着大氣。

她磨牙霍霍的瞪着他,咬着唇別開頭,深吸了口氣,我可以走了嗎?

下了車,她重重的甩上車門,轉身進了客廳。

后座上,穆邵峰看着那快步離開的身影,倔強又動人,她暫時的妥協都是假的,如果有一天協議不在了,她還會不會受自己的控制。

此刻的他,似乎更期待看到她被馴服的模樣。

正在午睡的小女人被手機鈴聲吵醒,她拿起看了看,看到上面的號碼,突然間想按掉,事實上她已經那麼做了。

可那個人還是不死心的又打了過來:為什麼不接我電話,還敢掛掉,你膽子倒是很大嗎?那頭傳來穆邵峰慵懶的聲音。

猶豫還剛睡醒,聲音柔柔弱弱的,像撒嬌一般:我又沒有你的電話,誰知道是誰啊。

雖然他們簽了協議但他不能控制自己的人身自由.

聽到她的回答,那頭的男人一陣靜默。

好一會兒,她愜意的眯起眼,這才開口問:找我什麼事兒?

我快要下班了,你做好晚餐等我。電話那頭,穆邵峰淡淡的開口吩咐了聲後沒給她拒接的時間直接掛斷電話。

看着手機,伊紫溪咒罵了一句,混蛋!

他幫助伊氏簽訂協議,需要的是晚上來陪他,當暖床工具而已,現在還讓她做飯,天天當個小丫鬟一樣在門口迎接,要不是有那份協議在她都以為把自己賣給了他。

唉嘆了口氣走進廚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沒想到自己還有當丫鬟給人做飯的一天。

正在廚房忙活的婉兒看見伊紫溪進來,小姐,你有什麼需要交給我們做就好,您怎麼能幹這些?穆家的傭人在一旁吃驚的看着她。

伊紫溪無奈撇了撇嘴,你們以為我想做這些,沖他們笑了笑,你們不用管我,忙你們的,我在給你們家先生做飯。

回頭等穆邵峰膩了她,她想自己也就解脫了,只是自己的將來一片渺茫,她也沒有偉大的計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最討厭的就是想每天要吃什麼,因為根本想不到要做什麼菜品,看着面前眼花繚亂的一堆菜。

讓她好奇的是這個男人怎麼知道她自己會做飯,她可是很少做飯的,就連他們幾個發小都不知道,一般人都以為她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什麼都不會做。

四菜一湯,簡單的家常菜品難不倒她,菜剛一端上桌,外面就迎來穆邵峰的聲音,傭人們連忙去迎接。

似乎是聞到了一股菜香,他轉身就往餐廳走去。

看他站在餐桌旁打量着桌子上的菜,她緊張的眨了眨眼,四菜一湯,夠么?不夠的話我再準備點別的。

夠了,吃飯吧!拉過高背椅,看了眼還杵在一旁的女人,愣着做什麼,你不餓么?

伊紫溪看了一眼他,哦……我去給你盛湯。

他抬眼看了一眼管家,沉聲說:讓他們去。

一碗烏雞湯被端了出來,她坐在他的旁邊,緊張的看着他喝了一口,又嘗了桌子上的其他幾道菜,這才開口問:味道怎麼樣,合你口味么?

恩,不錯,沒想到你還真會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