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真的富可敵國
我真的富可敵國 連載中

我真的富可敵國

來源:google 作者:九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炎清 李倩 都市小說

窮,呼吸都是錯的富,放屁都是香的展開

《我真的富可敵國》章節試讀:

10、呸

以前,沙立沒少被李倩抱過,每一次沙立都會反手摟住李倩的腰。

那時,是因為愛情!

但是現在,除了排斥,從內到外的抗拒,沙立沒有別的感覺。

「能不能,把你的手放開!」沙立渾身不自在。

「裙子上這麼大一條口子,鬆手會走光的。」

李倩委屈巴巴,完全忘記了不久前在同學會上對沙立的各種挖苦嘲諷。

兩個小時以前,李倩對沙立仍是充滿敵意和排斥的,但是當她走出包廂時,正好遇見劉院長。

出於好奇,她向劉院長打聽了沙立的事情,得知他爺爺現在依然住在醫院,而且住在最豪華的單人病房。

第一人民醫院單人病房,沒有點財力和社會關係,豈能想進就進?

再結合沙立離開酒店前,支付了今晚近三千塊的聚餐費,李倩似乎瞬間明白了點什麼:

沙立,肯定不是自己以往見到那個屌絲。

說不定,他真有什麼隱藏的身份。

沒想到釣了個金龜婿,自己卻渾然不覺,還給他戴綠帽。

明白過來的李倩,及時給沙立發信息,但是沒有得到回應,才有了後來和張炎清互毆、被帶到派出所,以及給沙立打電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求他來保釋自己。

「沙立,你能來保釋我,我真的很高興,說明你心裏還是有我的,對不對?」李倩近乎黏在了沙立身上,語氣柔媚。

沙立一口老血差點從喉嚨噴出:以前怎麼沒看出李倩如此不要臉?

送給自己一片青青大草原,還敢說什麼心裏有她?

有沒有你,心裏沒點X數嗎?

也罷,有些事情,有必要說清楚。

「李倩,有件事,可能你需要明白:我們已經分手了!今天來保釋你,不過是念在你我過往的份上。從今往後,咱們倆誰也不欠誰,誰也別再打擾誰,可以嗎?」

李倩眨巴眨巴眼,噘着嘴一臉無辜。

「還有,如果我沒記錯,你現在是張炎清的女朋友……」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李倩打斷沙立的話,「其實我不喜歡張炎清,我都是騙他的。我相信你能感受得到,其實,我心裏一直有你。」

「對不起,我感受不到,我也不想去感受。還有你跟張炎清他怎樣,不用向我解釋,我不想知道。我現在只想告訴你,我們已經分手了,沒關係了。你要跟誰好都與我無關。我現在幫你打車,你是要回家,還是去醫院,自己選擇。」

「你就是在生我的氣,你在說氣話!」李倩完全忽視沙立的話,一臉楚楚可憐又含情脈脈地盯着他,。

她很了解沙立,每次自己用這種表情看他,他必有求必應。

「之前的事,我向你道歉,都是我的錯,我一時之間被鬼迷了心竅,對你多了很多不該說的話,對不起……」

話未講完,沙立忽然將手迅速從她懷裡抽出,並且往前大胯一步。

靠在沙立身上的李倩,突然失去了重心,整個身體不穩,趔趄兩下,直接跌坐在地。

「你……」李倩紅了臉,沒料到沙立如此決絕,撒嬌、賣萌、裝可憐這一招都不管用了。

「不好意思,我要回醫院照顧我爺爺了,你請便!」沙立不再看李倩一眼,轉身離開。

「站住!」李倩一聲大喊。

沙立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李倩一看自己的苦肉計無用,於是換個方式。

「你就想這樣一走了之嗎?」

沙立停了下來,但並沒有回頭。

「你還想做什麼?」

周圍,漸漸有人聚攏,大多是吃飽了沒事幹,等着看好戲的閑人。

李倩扶着欄杆從地上站起來,看周遊有人圍觀,越加委委屈屈道:「我跟你在一起三年多,近一千個日日夜夜,我把我的青春全給了你,你現在說走就想走?說分手就分手?」

「你什麼意思?」沙立終於回頭。

「沒什麼意思,就是替自己感覺不值得。」一開口,李倩眼淚開始往下落,「三年的時間,我陪着你吃糠咽菜,吃各種苦,受他人各種白眼。我的初吻,我的第一次都是給的你,沒想到到最後落得個這樣的結果。」

周圍,有議論聲幽幽響起:

「現在的男的可真是渣,在一起自己三年的女友說甩就甩。」

「是啊,你看小姑娘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肯定是被這個男的打的。真是可憐哦,陪着他吃苦還被家暴。」

「嘖嘖嘖,真是不要臉,呸!」

……

輿論聲起,李倩勾起嘴角,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

沙立鄒緊眉又慢慢鬆開,然後露出一個意味聲長的笑。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什麼意思?」李倩問道。

「你……是想要補償,對不對?」

「呵……」沙立心底一聲嘲諷的輕笑,什麼吃糠咽菜,什麼遭人白眼,全特么是李倩自己假想的台詞,他們一起三年,沙立縱是再如何沒錢,也從不讓她吃一點點的苦。

甚至不惜頓頓饅頭就鹹菜,也省錢為她買新款的手機。

對她放在手心怕丟、含在嘴裏怕化的感情,終究抵不過別人的一個名牌包,一身名牌衣裳。

不過李倩說的初吻,第一次,確實都是給的沙立,所以這些年沙立不管自己過得再不好,但凡只要是李倩提出什麼要求,他都盡量滿足。他發誓,不會讓李倩跟着自己吃苦,只可惜世事難料。

李倩直直盯着沙立,繼續假裝委屈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要賠償,我只是……」

「我們已經分手了!」沙立越來越覺得噁心,冷冷打斷道:「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補償,要還是不要?」

「我……」李倩有些猶豫。

沙立一記白眼,轉身便要走,李倩一看急了,立馬喊道:「要,當然要。」

「多少錢,十萬、二十萬,還是你想要更多?」沙立再次停下,從上往下看李倩,「你覺得你值多少?」

「我……」李倩遲疑。

當著這麼多圍觀者說自己要錢,是個很傻的行為,剛才的戲豈不白演了?

而且,旁邊還有人在拿着手機對着自己拍,要是傳到網上,被擴散開,對自己影響非常不好。

李倩看向馬路對面的商場,忽然茅塞頓開:「跟你一起這麼多年,你從未給我買過一件像樣的禮物,要不……就送我一個包吧。不用多貴,一兩百就成。」

沙立順着李倩的眼光看去,看向馬路對面,一個偌大的招牌在夜色之下顯得格外扎眼。

穿過馬路,走進商場,避開方才那些看好戲的人的視線之後,李倩一瘸一拐的腿突然好了,走起路來不再顛簸,大步流星地直往路易威登專賣店而去。

「就這家店,沒意見吧?」到門口,李倩故意問沙立。

雖是問,但並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進門直接走向服飾區,「我身上裙子壞了,先買條裙子!」

LV,全球奢侈品牌,隨隨便便一樣小物件,夠沙立以前累死累活干一個月。

以前的他,是連店門都不敢靠近半分的。

沙立忍不住苦澀一笑,李倩這分明是要自己死啊!

「算了,就當給自己這段感情畫上一個不完美的句號。」沙立看着李倩的背影心中默念着。

站在門口,沙立拍了拍皺巴巴的衣裳,又用手撥了撥有些亂的頭髮,畢竟第一次進這種高奢店,不能讓人瞧不起。

剛走進門,李倩頤指氣使的聲音傳來:「這件、這件、還有這件,最小碼,給我拿過來!」

她身邊跟着一個年輕導購,聽到她的話,不免有些驚訝。

李倩看到導購的眼神,立馬不悅,「你那是什麼表情,覺得我買不起嗎?」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想提醒女士一句,你挑的這些,全都是當季最新款,是不打折的。」導購解釋道。

李倩給導購一記白眼,「打不打折,我沒長眼睛,自己不會看嗎?」

「但是我看女士你……」導購欲言又止。

高奢店裡的導購都是經過訓練的,一般客人是否有能力消費,她們一眼便能看出。

面前這位美女,身上穿着不錯,算是名牌,但和LV比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多處淤青,連衣裙也是壞的,看着着實狼狽。

如果真的是非常有錢、能夠在店裡隨意消費的客人,不可能會讓自己如此狼狽地出現在人前。

所以,她斷定,這個女人不是來消費的,或者說沒有能力一次性消費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