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的要修仙了趙奕昆
我真的要修仙了趙奕昆 連載中

我真的要修仙了趙奕昆

來源:google 作者:沐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奕昆 趙文仙

【無系統+輪迴+跨世界+修真+金手指】自幼生活在富商家庭中的趙奕昆原本以為自己會繼承父業,渡過自己的餘生,卻在某一天被一位自稱虛神的生命體附身,與對方簽訂契約後因機緣巧合之下,進入神秘空間,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生存的世界,其實只是萬古之前修真大陸的一處碎片,歲月下游藏着什麼樣的神秘存在,天外生靈又是何等嗜血的生物「臭老道!你說的那個修真世界是不是真的!」「小孩,快點跨過界壁,那邊有大事發生!」「他還會回來嗎?」展開

《我真的要修仙了趙奕昆》章節試讀:

「你給老子站住,兔崽子,竟然敢搶老子的東西,等老子抓到你,一定要把你的手給剁了。」

「嘿嘿,老傢伙,有本事就追上來啊,俺告訴你,像你們這些老人家就好好躲在家裡養生吧,豈不美哉,還瞎跑出來折騰這。」

灌木叢生的樹林間是兩個男人在互相追逐,前方的男子要較為年輕,跑起路來大氣都不喘一下。

一邊跑還一邊擺弄各種風騷的姿勢,簡直一個花式賽跑。

而反觀後面的男子,兩臉漲紅,眼神迷離,周圍全是血絲,那是虛汗直流。

牙齒不斷在左右摩擦,看得出來一個上了年紀的人,拳頭握得生緊,是恨不得把對方大卸八塊。

「啊~」

突然!

年輕男子發出一聲慘叫,腿部被烈火擊中,向旁望去,是一個披着銀色斗篷,戴着面罩的人。

「小兔崽子,沒想到吧,老子我可是有幫手的,跑啊,繼續跑啊,剛才不是挺能耐的嗎?」

中年男子走到年輕男子的面前,臉上全是得逞的奸笑,伸出手朝着他的臉上拍了幾下。

「段無雙,你卑鄙,有本事來單挑啊,俺打不死你的老骨頭。」年輕男子吃力的回道,臉上儘是痛苦,有些懼色的看了看蒙面人。

「喲,陳小刀,你不是說這是你們的時代嗎?怎麼說,你的夥伴在哪,做人啊,要學聰明點,就算你是猛虎,也是會被狼群吞沒的。」

段無雙說完走向蒙面人身邊,隨後恭敬的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幾抹陰毒問道。

「大師,這個人要怎麼處置?要不把他……。」

蒙面人擺了擺手說道:「不着急,先把東西拿到手再說。」

段無雙聽完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看了看陳小刀說道:「是是是,我這就去為你把東西取過來。 」

森林另一頭——

「老道,你不是說火靈就在這片樹林里嗎?我這都過來找一天了,你能不能感應到準確的位置?」男子癱倒在地上。

說話的人正是趙奕昆,自靈氣復蘇以來已經過去數十載,這些日子對修士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這些年趙奕昆一直在尋找着鴻蒙空間缺失的元素靈力。

過去的時間裏,世界上各個角落的生靈,大多數都覺醒了靈根,也不乏有體修出現。

空間里藏書閣里的書除了一些禁書,大部分修鍊功法都被複刻出來發放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只是好景不長,區域開始劃分,許多人為了爭搶資源,成立各自的宗門,人與人之間,宗門與宗門之間的鬥爭也是時有發生。

有了老道的幫助,加上自己天資不凡,趙奕昆的修鍊也是進步神速,短短五年就已經來到的金丹巔峰,一隻腳已經踏入了元嬰的門檻!

設想一下在這個人族金丹難出的世界裏,趙奕昆是有多麼的妖孽。

「小孩,我感應到火靈在跟我們接近,應該就在南方向!」老道這時開口。

趙奕昆聽完,直接就從地面上站了起來,急不可耐的把背後的寶劍抽出,踏上飛劍朝南方飛射過去。

「火靈,等着我,我來帶你回家了。」趙奕昆激動的說道,肉體上的疲勞在這一刻盡數退去。

此時——

樹林里——

段無雙走向陳小刀,手中多了一把尖刀,說道:「你是自己交出來呢,還是我動手呢。」

「老賊,有本事你就對俺動手啊,反正它已經跟我融作一體了,你殺了俺你更別想拿到了,哈哈哈!」陳小刀看向段無雙,神色間充滿得意。

「什麼?你……你把它給吞了?什麼時候的事」段無雙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神情有些惱怒。

陳小刀聽完繼續大笑,「當然是趁你們兩個磨磨唧唧在聊天的時候了,就這?還大師,俺呸!」

一旁的蒙面人坐不住了,徑直彈射過去,抓起陳小刀「老夫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這至純的火元之力,你竟敢……罷了,待老夫抓你回去,煉你神魄,再行吞噬」。

說完蒙面人的手掌抬高,正要動手。

突然!

一道靈符飛來,隨後在兩人中間炸開,隨即是一道男子的話語聲。

「只怕你是沒有這個福分消受得起啊,老人家」。來者正是從樹林另一邊過來的趙奕昆。

當時——

趙奕昆來到附近,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當即解除了御劍形態,不想太過招搖,給自己惹來太多不必要的麻煩。

趙奕昆看了一會,發現前面有幾個人像是發生了爭執。

「哼!以多欺少」趙奕昆有些許怒意。

「小孩,火靈應該在前面那個倒在地上的人身上課。」老道開口。

「很好,我們先找個地方靜觀其變,找個機會把人給救下來。」趙奕昆說完用靈力封住了自身的修為,悄悄的靠近,躲在一旁的樹灌後面。

「反正他已經跟俺融做一體了……」

「靠腰,他說的該不是火靈吧!這可怎麼整,我要連他的人一起帶回去,然後把他給宰了?」趙奕昆聽完陳小刀的話,有些無語的說道。

思索間趙奕昆看到那個蒙面人走到他身邊說了什麼,抬手就要一掌拍下,趙奕昆猛地掏出靈符,拋向兩者之間。

「只怕你是沒有這個福分消受得起啊,老人家」這時趙奕昆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一邊的段無雙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連忙後退,當他看清楚來人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之後,頓時叫囂道:

「你是什麼人?哦~該不是這個兔崽子的幫手吧,怎麼?你也是來送死的?」

「我不是什麼幫手,只是這個人我保了」趙奕昆兩手置於身後,泰然說道。

蒙面人被靈符給擊退,站在一邊思索着「此人是何方神聖,竟能悄無聲息的出現,還差點傷到我,嗯,不可貿然起衝突,待我試探試探。」

段無雙正想說什麼,卻被蒙面人給打斷。

「這位小友,不知遠道而來,這位可是你的好友,老夫自知從未得罪過小友,不知小友為何出手傷人。」蒙面人語氣平和,指了指陳小刀,對趙奕昆抱了下拳問道。

趙奕昆聽完回道:「從未得罪,這位也不是在下的好友」。

「哦?那這是為何?那不知小友可否行個方便?」蒙面人說道。

「不能」趙奕昆面無表情,竟有一種不怒自威的趨勢。

「嘿,你小子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大師是敬你是小輩,你以為怕了你不成?」一邊的段無雙見狀挑釁道。

「住嘴」蒙面人轉頭朝着段無雙呵斥,又回過身看向趙奕昆,悄悄用靈力在趙奕昆身上掃了一遍。

趙奕昆自然知道蒙面人的用意,任他查探。

「什麼?練氣七層,哈哈哈——哼!我果然看走了眼,剛才不過是趁我沒注意罷了,既如此,我就不客氣了。」蒙面人心裏想着,臉上漸漸浮現一抹詭笑。

「小友,恐怕今天這件事你是要翻船了,既然你執意要與老夫作對,那就休怪老夫了」。

話音剛落,蒙面人雙手掐訣,身後突然出現一團火焰,隨着手勢落下,火焰猶如游龍一般朝着趙奕昆撲去。

只見趙奕昆不慌不忙,嘴裏還念叨着,「築基後期?單火系天靈根,怪不得這麼囂張!」

要知道靈根的等級從單靈根到五靈根分別就對應着強弱,單靈根也就是天靈根,是除了變異靈根之後最好的靈根,而靈根太多往往之後適得其反。

蒙面人的火焰越來越近,趙奕昆站在陳小刀身前,臉上毫無懼色。

這個時候身後的陳小刀開口了:「兄弟,俺不知道俺以前是不是認識你,俺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救俺,這個人情俺記下了,你先逃吧,不用管俺了,他日還有命在,必抱兄弟之恩。」

他沒有發現。

這個時候的趙奕昆已經在指尖孕育出一絲紫電,趙奕昆輕抬手指,在他手指上遊走的紫電就射了出去。

整個過程沒有人注意到!

蒙面人看着火焰越來越近,知道眼前這個小毛孩已經掀不起什麼波浪,只是他不解的是,為什麼他死到臨頭還這麼冷靜。

「大師不愧是大師,哈哈哈,得罪了大師,你們兩個都得死」段無雙在一旁大笑。

陳小刀看着眼前越來越近的火焰,又看了眼趙奕昆,說道:「兄弟,下輩子俺給你當牛做馬,黃泉路上俺們也不孤單了」。

隨後,陳小刀閉上了眼,等待死亡的到來。

《我真的要修仙了趙奕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