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只是個莽夫罷了
我只是個莽夫罷了 連載中

我只是個莽夫罷了

來源:google 作者:霸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衛肅 奇幻玄幻 霸寫

「我只是想活而已,這有什麼錯呢?」衛肅淡淡說到,一把捏碎手中詭物的頭顱在這個仙道取代武道的紀元,我只是想活下去,以人的身份!展開

《我只是個莽夫罷了》章節試讀:

跑路失敗!既然沒得跑,那就留下來,看看到底能不能砸了你們的棋盤,讓你們謀劃,讓你們算計!你們狠我比你們更狠,你們瘋,我比你們更瘋!

思緒翻湧間衛肅已經回到自家小院,跑了半天的他早已飢腸轆轆,左右翻找一番,只剩下早上沒裝走的爛菜葉子。想着麻袋裡的臘肉和大米,不禁有些氣悶。

餓肚子的人總是聰明的,從隔壁三嬸家偷偷買了只老母雞。村裡的雞舍很多都在屋內,白天散養,晚上收回,因此三嬸家的雞也沒像老獵狗般遭了毒手。一陣忙活後,衛肅一邊吃着柴火燉雞,一邊查看星辰不滅體。

「果然,這老梆子沒安好心。剛開始就需要什麼星辰精、萬年玄鐵母、地火銅等等一些聽名字就覺着流弊的材料,這是斷定我練不成啊。不過,這對我來說可是肉包子打狗啊。」狠狠的將口中的骨頭磨碎吞下。嗯?好像有點不對?

不過這門功法也的確對的起他的名頭,第一層:金剛身,體如金剛所鍛,外力不可毀,內劫不可滅。

第二層:星光體,選取一顆星辰,取其精華,鍛造己身,星辰之光不滅,己身不破。

第三層:星辰不滅體,將所選星辰煉化入己身,以自身代星辰!效果不可知,據書上記載,還沒人練到第三層。

瀏覽完全書夏戟心神下沉,腦海中系統浮現。

姓名:衛肅

功法:蟒牛勁二層(可提升10/10)

星辰不滅體未入門(不可提升21/50)

本源點:21

這點數,真對的起介紹啊!僅僅一個入門都需要50點!都趕的上三門蟒牛勁提升到大成的消耗了。

那麼現在有兩條路,一是:將蟒牛勁提升到三層。

二是:苟一波,等攢夠50點升級星辰不滅體。

思索一番,衛肅當即有了決定。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先升級蟒牛勁,然後去找那些詭東西玩玩。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夠了。

意念一動,點在蟒牛勁的提升上。

「消耗十點本源點,蟒牛勁提升至三層。」系統淡漠的聲音總是這麼悅耳。

熟悉的熱流再次浮現,心臟每一次跳動都像是地脈涌動,鮮血如江河般澎湃,每一絲肌肉都像是鋼絲絞成。烈日般的氣血爆發,整個人都包裹在一層血焰中,熾熱的高溫烘烤着周邊一切,一柱香之後。

嘭!

一道炸響,衛肅聽着自己握拳所產生的氣爆聲,感受着全方位的增強。兩層時氣血如烘爐,現在猶如烈日。本來全力催動才能覆蓋身體一部分的血焰,現在輕鬆覆蓋身。力量、耐力都翻了一倍有餘,他現在感覺能輕鬆將之前的自己殺死。

唯一有點缺陷的就是體型又變大了。身高兩米多,渾身肌肉虯結。一眼看去更像是莽荒凶獸,而非人類。

看看自身,衛肅憂愁道:「我以後還能找着女朋友嗎,我可不想當一輩子手藝人啊!」

時間悄然流逝,暗淡月光照耀下,詭霧快速向村中蔓延。家家戶戶都緊閉房門不敢發出一絲動靜。

盤坐於床的衛肅閉目養神,今晚他打算先看看情況,畢竟按那老梆子的說法,時機未到。自己應該還有時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畢竟。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衛肅眉頭一皺,不做理會。片刻後,屋外又傳來了一陣陣腳步聲,依舊不予理睬。又等一會兒,隔壁房間傳來了桌椅挪動聲和動物啃食聲。

「草泥馬,老子都說了今晚看看情況,非得撩撥我?!」伴隨一聲怒吼,牆壁被直接撞開,渾身血焰的衛肅立於當中,手上捏着個鼠頭鼠腳人身的詭物。

啪!

好似一個西紅柿被捏爆,汁水四濺。腥臭的東西還未及體便被血焰灼燒乾凈。

「捕獲本源,本源點+5」

既然動手了索性就出去轉轉,推門而出,看着滿院的血腳印。四處掃視一番,只可惜沒有發現留下腳印的東西。

死寂的村子裏,衛肅四處巡視,雄壯的身影攪動霧氣。遠處,一陣哭聲隱約傳來,使其眼神一亮。

順着聲音前行轉過兩個巷子,只見一個衣着清涼,身姿曼妙的女子面對着牆嚶嚶哭泣。

衛肅快步上前,對女子說道:「妹子,怎麼了,有難處和哥說,哥給你擺平。」

聽到聲音,女子停止哭泣,緩緩轉過身來,烏黑長發鋪面,看不見容貌。

「你覺得我美嗎?」嫵媚的聲音響起

衛肅上下打量一番,衷心道:「身材真棒!」

「那現在呢?」說完猛的分開長發,露出一張裂到耳根的血盆大口,利齒交錯。

衛肅面容平靜的再次打量一番隨即說到:「一般般吧,來,我讓你變得更好看一點。」言罷,一手握住女子頭顱,一手捏住女詭的下巴。稍一用力,將女詭下巴整個扯下。被血焰灼燒的女詭痛苦的掙扎,卻絲毫無法撼動那隻恐怖的大手。

「現在好看多了,不是嗎?」衛肅笑到。

「以前,我可是玩腕豪的啊」一聲嘆息後,隨手捏爆了女詭頭顱。

嗯?這種的沒有實體嗎?看着化為飛灰的女詭心中暗道。

「本源捕獲,本源點+5」

衛肅甩甩手,接着在村子裏穿行了起來。

咕嚕嚕,一顆滿是污血人頭滾落在腳邊,旁邊巷子里一道如三九寒冰的聲音悠悠傳來:「你~看到我的腦袋了嗎?」

「看到了」衛肅淡漠的說到,抬腳,踢出。

一聲炸響,牆壁倒塌,人頭碎裂如渣。

「你腦袋炸了」話音落下。

「捕獲本源,本源點+5」

這些花招在他看來,還不如前世三流恐怖片,除了讓他越發煩躁,沒有任何作用。

「當你能輕易殺死一個人時,你的任何動作都會帶來恐慌,當你如螻蟻一般,任何行為對人來說都只是笑話。」衛肅心道。之前還能傷到他的詭物,現在在他面前就像是土雞瓦狗,一觸既碎。

看了眼本源點,21點,離50點目標還差的有點多啊!

隨即不在浪費時間,翻身上了一座小樓,立於樓頂的衛肅不停的掃視四周,可惜哪怕是蟒牛勁三層強化下的眼睛也無法在詭霧中看多遠。只能掃視着附近幾條巷子。不過這種情況下,耳朵比眼睛好使。

等候半天,已經有點不耐煩的衛肅突然咧嘴一笑。

昏暗的油燈下,一家人三口惴惴不安,靠牆而坐。詭霧籠罩下,他們不敢陷入黑暗,連平時捨不得用的油燈都拿出來使用。

「媳婦兒,我餓~」一道沙啞的男聲響起。

女子雙目通紅,看着男子猶如懷胎十月的肚子道:「當家的,你不能再吃了啊。」

「可是,我餓啊!」一聲嘶吼響起,男子一把將女子按倒在炕上,張開大嘴就要咬上去。

一邊的孩子哭嚎這拉扯着男子的衣物:「爹爹,不要打娘親!爹爹,不要打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