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五代稱雄從當村長開始
五代稱雄從當村長開始 連載中

五代稱雄從當村長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逸豫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寵姌 王易語

晴晴:「爸爸,咱們玩遊戲吧?」王易語:「好啊」晴晴:「那我當公主好不好?」王易語:「好啊,不過不是玩遊戲噢,你以後就是真的公主了」晴晴:「真公主?好啊,嘻嘻」女兒小手掩嘴嘻嘻嬌笑...岳父生氣了,指着王易語的鼻子說道:「我南江一等豪門家主寵鈺就兩個女兒,大女兒嫁的可是前朝皇帝,小女兒怎麼能嫁你這凡夫俗子,況且你還帶着個三歲的女兒」王易語:「我們是真愛!」岳父怒了,暴跳如雷的吼道:「爾,自退!」王易語:「當皇帝才行是嗎?那我就給你當一個」岳父崩潰了,面帶祈求的說道:「有多遠滾多遠!」王易語:「看看這是什麼?」岳父瞬間來了精神,接過一看頓時驚呼:「你怎麼有這東西?」隨即和顏悅色的說道:「二郎啊,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王易語:「老丈人啊,以後麻煩控制下情緒,別那麼大火氣,登基大典還需丈人主持吶」...王彥章疑惑不已:「我阿兄來信,說你和我有些故交,怎麼我並不記得?」王易語:「開國侯神勇,昔日曾遠遠一觀?」王彥章怒了:「你稱這是故交?」王易語略微有些尷尬,急忙說道:「我來此是為幫助你的,如果李存孝復生,汝當何為?」王彥章驚恐神色頓顯:「李存孝?」展開

《五代稱雄從當村長開始》章節試讀:

進院後老太太就招呼王易語上前,拉着他的手說道:「兒啊,雖然你記不起來以前的事了,但你永遠都是娘的親生孩子。」

「阿娘。」王易語深情的叫了一聲。

「你和小青準備什麼時候成親啊?我看下月初九就是個好日子。」老太太笑呵呵的說道。

「呃,還是等來年吧,我再賺些錢把咱們房子重新修葺一下,多準備點聘禮到時候讓小青風風光光的嫁過來。」王易語大聲說著,因為小青一直在不遠處豎著耳朵聽,以至於晴晴都抱怨她了:「阿姨,你怎麼不理我啊。」

「噢,對不起,阿姨剛才有些不舒服,現在已經好了。」小青開心的說道。

又閑聊兩句王易語回屋了,算算時間趙大郎應該也進村了,只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實行報復,都說小人報仇不隔夜,估計大概率就是今晚,自己在明他在暗只能等着但也有可操作的空間。

把小青叫過來小聲說道:「小青,一會你去趟王行家,讓他晚上來陪我喝酒,讓他娘子今晚住你家和你睡在一起。」

「二郎,你們要做什麼?」小青聽完急忙問道,俏麗的臉蛋上帶着恐慌。

「沒事,就是想和王行聊聊天,一兩年沒見了,熟悉熟悉。」王易語打着馬虎眼。

韓小青無奈只好怏怏的離去。

不久王行到來,兩人相視一笑,王易語讓他在客廳陪着老太太聊天,自己去哄晴晴睡覺,待晴晴睡着後抱到左卧室,編了個謊話說要和王行喝酒讓老太太今晚照顧着她睡,其實晴晴只要不受到驚嚇什麼的現在都是一覺睡到天明,老太太自是同意。

王易語把正廳門從外面鎖好後,和王行一起在院牆外面從不遠處移過來一塊可以踩的石頭,然後在院內大概落腳的位置鋪上了一塊棉被,上面灑滿石灰又在灶房和自己偏房前面放滿盛水的器具,告訴了王行注意事項,又把準備好的塑料袋眼罩給他,然後讓他藏在自己的偏房。

自己裹着被單藏在大門陰暗處靜靜的等待着,如果趙大郎膽大包天的從正門進,自己憑着電擊手電也能應付。

大概凌晨一點的時候院中傳來動靜,進來的是兩個人,因為這兩人正下意識的拍打身上的石灰,看來運氣好並沒有進入眼中。

偏房裡王行推門而出,看到兩人並不驚慌,撇撇嘴說道:「趙大郎,趙二郎,你們三更半夜翻牆而入不怕我抓你們報官嗎?」

這時趙大郎邁前一步拔出腰刀滿不在意的說道:「報官?縣丞把我押進大牢又怎麼樣?我還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審判我的縣丞反而被趕出了縣衙,為啥?因為我有錢!」

「有錢就可以無法無天了?」王行怒了。

「不能,但足夠買你們幾條人命了。」趙大郎頗為不屑的說道。

「阿兄,不用跟他廢話,王二郎那狗賊肯定嚇的躲在屋內,正好把他們兩個一塊殺了。」趙二郎說著舉刀就要朝王行撲去。

王行背着的雙手齊齊灑出石灰粉,王易語大喊一聲:「我在這。」同時雙手端起洗臉盆朝着二人猛地潑水,王行也眼疾手快的把能拿到的器具中的水也悉數潑向趙家兄弟。

頓時「滋滋」聲響起,尤其是趙大郎,屁股上還有傷,疼痛之下下意識的捂眼睛,頓時更凄厲的聲音響起,一旁趙二郎也是。

王易語急忙跳出,抬起手臂對着二人分別指了一下,只聽「滋啦」「滋啦」兩聲,趙大郎趙二郎悉數倒地,抽搐不止。

王易語本來有些疲弱的身體瞬間健壯起來,感覺渾身有用不完的勁,正疑惑間隱約聽到主卧室內傳來了動靜,可能是趙家兄弟的喊聲驚醒了老太太,當下急忙裝作醉醺醺的說道:「阿弟,你喝呀。」

王行也配合著說道:「阿兄,我不能喝了,你喝,你喝…」

王易語怕剛才趙家兄弟的慘叫吵醒了老太太,所以演了一下,但仔細傾聽了一下並無異常,心中稍安。

兩人把趙家兄弟扒光了,衣服扔在一旁,王行去推獨輪車,王易語使壞,從衣袖中拿出電擊手電筒,轉換到鎚子一側對着兩兄弟的膝蓋每人一下「咚咚」兩聲砸了下去。

這鎚頭乃是精鋼所造,砸一下膝蓋不碎也裂,頓時一股復仇的快感湧上心頭,心中想道:「你們做了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

這時王行已經推車過來了,兩人把赤條條的趙家兄弟搬上車然後推着車往趙村走去,到了趙二郎的家門口,王行伸手去搬趙二郎,王易語制止了他,搬起一絲不掛的趙大郎兩人合力從院牆那扔了進去,之後又來到趙大郎家把赤條條的趙二郎扔了進去。

王易語想想還不過癮,特意往趙大郎家後面的鄰居家扔了一塊石頭,之後變聲說道:「哎呀,那趙二郎怎麼進了趙大郎家,這大半夜的要做什麼啊。」

同樣又跑到趙二郎鄰居家扔了一塊石頭把趙大郎半夜進趙二郎家說了一遍。

事後王行掩嘴大笑,直朝王易語豎大拇哥,王易語心中也忍不住發笑,殺人誅心,這可是從你趙大郎身上學的。

兩人回到院里急忙清理了一切,把院外的大石頭也放回原位,之後在灶房把兩兄弟的衣服還有那鋪地的被子都燒了,順便燒了點熱水洗澡,正好也都出了一身臭汗。

讓王行去偏房睡了,自己靜靜等待天亮,扳倒趙家兄弟後這村裡應該沒人會陷害自己了,天亮時王易語走進老太太卧室,老太太已經醒了正慈愛的看着熟睡的晴晴,王易語小聲的陪她說著話。

也就半小時吧,晴晴醒來閉着眼睛就喊:「爸爸…」

王易語急忙上前說道:「爸爸在,小乖乖睡醒了。」然後俯身把她抱了起來。

早上吃飯時,趙朋囁嚅了半天說道:「趙叔出事了。」

王易語看了一旁不動聲色的王行暗笑一聲,雖然心知肚明但卻裝作一臉驚奇的問道:「怎麼了?昨天不是說從縣衙回來了嗎?這趙大郎本事還挺大的,竟能從牢里出來。」

「他們..偷人被大夥發現了。」趙朋略微有些害羞。

王行沒忍住「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行了,行了,不管他們了,只要不找咱們麻煩,他們做啥咱也管不着。」王易語總結性發言,然後給晴晴把餅子泡上喂她吃飯。

趙朋點點頭「嗯」了一聲,低頭開始大快朵頤,王行也開始猛旋,昨天大力打了一隻野兔送來半隻,正好早上嫂嫂給燉了。

王易語想了想說道:「趙朋,要不你就住在這裡別回祠堂了,以後你的吃穿用度我管,白天跟着大力叔練功夫學打獵什麼的,晚上我教你識字,你看如何?」

「真的?」趙朋眼前一亮隨即又暗了下去,遲疑了一下:「我..我..」

王易語隱約有些明白趙朋的意思,當下給老太太恭敬的夾了一筷子菜用祈求的聲音說道:「阿娘,我想收趙朋為義子,你老覺得怎麼樣?」

《五代稱雄從當村長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