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無敵劍仙
無敵劍仙 連載中

無敵劍仙

來源:google 作者:泛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小鼎 張下白 武俠修真

他說自己是個老實人,從不吹牛,也從不開掛,而且他性情高遠,為人低調,只是一個普普通通,平平無奇的少年修士展開

《無敵劍仙》章節試讀:

第七章 為什麼

「你們幾個剛才笑我笑的很開心,怎麼現在害怕了?害怕也不行,今天我必須報仇。」

說罷,張下白沖了過去,在好似小白兔的幾人眼中,他宛若猛虎出閘,氣勢就嚇得幾人腿發軟。

啊……

慘叫聲立刻響了起來。

張下白丟開長劍,握住雙拳,對着幾人就是瘋狂的出手,雙拳雙腳都是可怕的武器。

那幾人也有幾分血性,剛開始還運轉法力抵擋,結果根本沒用,反而被打的更厲害了,慘叫聲一片。

張下白拳頭散發著光芒,力量十分驚人,一拳就把一個人打飛,居然是沒有一個人能擋住他一擊。

幾人驚恐不行,開始轉身想逃。

在同階之中,張下白把一群修士打的轉身想逃,這可謂是整個棲霞山的獨一份了。

「哪裡走!」張下白與他們的感受不一樣,越打越興奮,越打越開心,拳頭揮動,縱橫四方。

雖然這幾個都是凝氣二層的小角色,但張下白還是覺得此刻自己出手的樣子,與夢中迎戰四方天驕的自己身影有些重合了。

於是,他越打越起勁,越打渾身越舒坦,只覺得身體充滿了力量,完全沒有發揮的機會,只能暴打幾人來表達自己溢於言表的喜悅之情。

「我現在這也算是某種縱橫無敵手了吧?」張下白心中洋洋得意,頗有些自得的感覺。

幾人不知他心裏的想法,否則一定會驚呼,你這個變態,這哪裡是報仇,你分明是以暴打我們來取樂啊!

許久後,那幾人一個個都鼻青臉腫,嘴角掛着血跡,身上滿是泥土,可謂是狼狽到了極點,被張下白追着打,一邊慘叫,一邊求饒。

張下白手段愈發凌厲起來,每一招都是直奔對方要害,打的幾人連連噴血。

幾人哭了,被打的掉下眼淚。

後悔啊,他們太后悔了,早知今日,他們打死都不會招惹張下白,這丫的太狠了,打的他們幾個如今天旋地轉,馬上要挺屍了。

「救命啊,救命啊,殺人啦……」幾人立刻嚎叫起來,因為他們覺得再被張下白打下去,他們真的有可能會當場暴斃,徹底涼涼。

終於,張下白感覺有些疲倦,這才停下手,他看到被打的那幾人全部都癱坐在地,鼻青臉腫,滿臉血跡,一個個眼神無比畏懼的看着張下白的身影。

張下白轉過身,走了幾步,背對着他們,仰天四十五度,嘆道:「為什麼?」

被打的幾人愕然,什麼情況?

「為什麼你們要逼我?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出手呢?」張下白背對着幾人,淡淡問道。

不過,他感到此刻自己終於一切都想開了,都淡然了,都釋放了。

幾人發愣,是他們逼張下白的嗎?

「我這個人很低調,平常都不願意動手,今天卻被你們逼得不得不動手毆打你們,你們知罪嗎?」張下白平靜的說道。

此刻幾人都有些獃滯,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聽錯了?

「我們逼張下白打我們?」想到這裡,幾人差點淚崩,剛才是誰,二話不說就衝過來;打了他們這幾個無辜的路人?、

「我們幾個被打的一邊求饒一邊哭泣,你還不放過我們,反而下手更重,如今卻說我們逼你,你開玩笑嗎?」

眾人原本心中只是悲憤,現在肝疼了,被張下白氣的,太特么氣人了。

然而在張下白的眼帘中,那幾人敢怒不敢言,此刻幾人一句嘴都不敢還,生怕再被暴打一頓!

「也罷,今天被逼無奈,我也無話可說,但你們記住,下不為例。」張下白轉過身,對着那幾人喝道,感覺自己受到天大的委屈。

幾人心中驚呆了,今天明明受欺負的是他們幾人才對,怎麼張下白這種臉色?

「把人帶走,給我把血處理乾淨,然後都給我滾!」張下白舉着染着的一雙拳頭,平淡的對着幾人說道。

「張師兄放心,我們一定打掃的乾乾淨淨……」

幾個修士急忙開口,根本不敢有片刻遲疑,並且都變得恭敬而謹小慎微起來,似乎生怕說錯一句話般。

張下白笑了,感覺到心中從未有過的通透與無暇:「力量的感覺真好,哈哈哈哈哈……」

張下白大笑中搖了搖頭,事實上真的報了仇,他並未感覺到多少快樂,只是覺得心裏面一片平靜。

同時他明白了實力的重要性,若沒有實力,今天被人欺辱的就是他。

他轉身離去,回到院子,關上門之後,那幾人才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魏臨,看了一眼差點被斬掉兩條臂膀,此刻還在學狗叫的徐峰,他們幾個齊齊打了個冷顫。

「這個張下白心狠手辣,法力強大,不可招惹啊!」

「嚇死我了,幸好我們幾人以前沒太過惹他,否則現在躺地上,不死不活的就是我們幾個了。」

「狠人,這絕對是個狠人,我等以後見着張下白,一定要繞路走!」

幾人相視一眼,竟然發現彼此雖然都被張下白暴打了一頓,卻都生出一種慶幸感。

張下白強大的法力,狠辣的手段,都深深的烙印在了幾人的心中,知道那是一個不可招惹的狠人。

幾人把徐峰扶了起來,走到了遠處,徐峰渾身顫抖,咬牙切齒的看了一眼張下白的居所,惡狠狠道:「這個事沒完,我會請我大哥前來,這個仇非報不可,我要讓張下白生不如死!」

「徐師兄,那張下白不容小覷,而且不弱,甚至有點妖異,怕是不好對付。」幾個鼻青臉腫的修士勸道。

「張下白能擊敗我們,算得了什麼,我們不過是凝氣二層修為。面對真正高手,他就是個螞蟻。我大哥可是雜役弟子中頂尖高手,修為凝氣五層,打他一個二層修為的張下白不在話下,今天的羞辱,我要十倍奉還給張下白。」徐峰陰冷,臉上還掛着淚珠,卻惡毒無比的說道。今天,他遭遇了此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屈辱,到現在想起張下白踩着他頭顱的身影,都忍不住發抖恐懼。

此刻沒有人知道,在遠處一位美麗無暇的女子,一雙玉手緊緊糾纏,顯然十分激動。

「張師兄,我早知道你非池中之物,如今你終於要飛出淺灘了嗎?」伊柔說道。

《無敵劍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