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近身狂兵
無敵近身狂兵 連載中

無敵近身狂兵

來源:google 作者:林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軒 顧漫

燈紅酒綠的花花都市裡,那些讓人畏之如虎的女妖精步步緊逼,讓林軒夜夜頭疼到底入不入地獄,捨身降服那些女妖精呢林軒打了個響指,我去也展開

《無敵近身狂兵》章節試讀:

對於這一次美人計的考驗,顧瑜總體上還算是滿意,林軒頂住了她的重重誘惑,沒有淪陷。
不過這個傢伙也真是的,我都這麼主動了,他居然沒有一點上鉤的意思。
顧瑜鼓着小臉,氣呼呼的跺了跺腳:難道我顧瑜對男人來說,這麼沒有吸引力?
想到這裡,她不禁看了看一旁酒店玻璃大門上的靚麗倒影,一個清純可人顏值滿分的可愛少女,就映在上面。
「哼,沒眼光的臭傢伙!」
顧瑜一邊「孤芳自賞」,一邊生着悶氣。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自己身上似乎少了一點什麼東西。
「呀,糟了,我的耳環!」
看着一邊耳垂上空空蕩蕩的,顧瑜不禁心中一急。
肯定是之前和林軒親密接觸,不小心蹭掉的,應該還落在那個亭子里!
她點了點頭,心緒四起,正要回頭去找自己掉落的耳環時候。
一個粗鄙的聲音,卻伴着輕浮的口哨聲,不合時宜的在身旁響起:「嘿嘿,美女,長得不錯嘛,陪哥哥一起玩玩兒?」
聽到這話,顧瑜不禁眉頭微皺,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旁酒店陰暗處走出來三個男人。
為首的一人,大約三十多歲,鷹鉤鼻子大光頭,陽光照在他的頭頂,就如同一個電燈泡一般。
那男人一邊摸着自己圓滾滾的光頭,一臉邪惡的盯着她,嘴角露出的邪獰,說不出的淫邪。
光頭男身旁,兩個穿着黑色襯衣,不倫不類的平頭男子,也是雙眼冒光,舔着嘴唇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盯着她看。
很明顯,這三人不懷好意。
「你們想做什麼?」
充其量,顧瑜不過是一個大學生,這次穿的這麼暴露,花枝招展,也不過是為了試探林軒刻意為之。
意識到情況不對勁的她,一雙剪水眸子里,閃現出幾分慌亂與緊張。
「不要亂來。

光頭男笑嘻嘻的走過來,摸着腦袋,邪笑道:「別裝了,穿成這樣誰不知道你是出來幹啥的,難不成是出來逛大街的啊?別裝純,哥哥不好這一口,咱們一五一十不玩虛的,你報個價格,跟哥哥走就是了。

他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一雙倒三角的眼睛,貪婪的在顧瑜身上來回巡視,那目光簡直要吃人一般。
「你……我,我不是……」
顧瑜抿了抿紅唇,戰戰兢兢地開口道。
光頭男子身邊的二人大笑起來:「不是什麼啊,別來這套!不就是想要更多錢嘛,放心吧哥哥們錢多,錢少不了你的!」
光頭男也嘿嘿笑道:「這場子里什麼樣的女人我沒見過?裝純你還嫩點,我魏三看上的女人,沒有一個能逃得過我手心的。
正好,也不用找地方了,這旁邊就是酒店,環境不錯。

他說完哈哈大笑起來,一臉的淫氣,身旁兩個小弟也一左一右成夾角之勢,把顧瑜圍在了中間。
顧瑜心頭一震,小臉兒刷的一下變得蒼白。
這下子,她總算知道自己惹上事情了。
站在酒店大門外,玻璃里倒映出的那個柔弱女子,抱着雙肩,無助的後退,就像是一隻遇到大灰狼的小羔羊一般,孤立無助。
「別看了,沒人敢幫你的,這條街都是我黑旗幫魏三罩的,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

光頭男魏三得意的摸了摸大光頭,露出一口被煙酒腐蝕出來的大黃牙,「而且,你穿成這模樣站在酒店門口,誰不知道你是出來幹啥的?婊子碰到流氓,誰會來救你?」
魏三肆無忌憚的大笑,看着周圍行人匆匆離開,不願惹事的態度,顧瑜終於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了。
玩火自焚!
她渾身輕顫,一股涼意從背脊毫無徵兆的冒了出來。
「原來你在這裡,這幾個是你朋友啊?」
就在顧瑜感覺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傳入了她耳中。
她抬頭一看,就看到那張之前覺得傻乎乎的臉,一邊擦着汗,一邊遞過來一樣東西:「你耳環掉了,給。

「你……」
顧瑜卻不敢身手去接,只是低着頭,渾身如觸電一般輕顫,害怕極了。
「怎麼了,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林軒一愣,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顧瑜沒有說話,另一邊的大光頭魏三,看着他手裡珠光寶氣的耳環,目光一閃:「喲,還是金大福的首飾,今晚運氣不錯啊,人財兩得。
看不出來嘛,你這個婊子還用得起這種高檔貨?」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得意的伸手去抓,眼裡的貪婪,幾乎化成實質射出兩道綠光來。
「冒昧的問一句,你是顧瑜的朋友?」
林軒微微退後一步,讓魏三撲了個空,他眯起眼睛,笑眯眯的問道。
「現在還不是,不過很快就是了。

魏三一下撈空,舔了舔嘴唇,邪獰道,「等會兒過了夜,就是朋友了。
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

「哈哈哈……」
身旁的兩個小弟也笑得前仰後合,對着自己老大豎起了大拇指。
這話真不要臉,不過我喜歡!
「這麼說,那就不是朋友咯?」
林軒臉上的笑容不變,但眼裡懶洋洋的神色卻逐漸收起,他看着魏三,一字一句緩緩問道。
「關你屁事,小子,乖乖把東西交出來,趁我心情好,還能讓你滾了。
不然的話,今天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魏三獰笑一句,旋即臉色一換,一臉的兇惡。
「不是朋友,那就是敵人咯?早說嘛。

林軒聳了聳肩,突然,一個清澈的耳光聲,狠狠的在空氣中炸響起來。
啪!
魏三抱着臉,連退幾步,驚愕的看着他。
誰也沒有看清,林軒是怎麼出手的,眾人只感覺一陣風吹來,魏三的臉上,就有一個清晰的手掌印慢慢的浮腫起來。
「我不喜歡說話的時候有人插嘴,記住了。

林軒看了魏三一眼,冷冷的開口說道。
他一雙深邃的星眸中,不帶半點感情,就像是一台冰冷的殺戮機器,讓人不寒而慄。
他的邏輯很簡單,這也是多年野外訓練所帶來的本能。
在戰場上,不是朋友,便是敵人,永遠沒有第三方。
這顧瑜和他雖然不熟,但怎麼說也算是有一面之緣,而且他對於顧瑜還有些許好感,畢竟這是第一個教他男人愛做的事情,並不是只有鬥地主的女人。
這響亮的耳光聲,就像是一顆信號彈炸響,讓不少路人都停下了腳步,伸頭盼腦的望了過來。
大光頭魏三手底下的兩個小弟,一臉錯愕的看着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心裏如同被幾百匹羊駝狂奔而過。
這傢伙是什麼來頭,居然敢動黑旗幫的人?
「是魏三?這傢伙居然在自己的地盤上吃了癟,以他的性格,肯定不能忍!」
「他是黑旗幫的人,黑旗幫在咱們南城,就是地下皇帝。
這魏三雖然不是什麼核心成員,但也是管理一條街道的小頭目,手底下也有那麼十幾號人……」
「這小子有種,居然敢動他,只怕今天要遭殃了。

不僅僅是他們倆,圍觀眾人看清楚挨打之人後,紛紛露出驚訝的神色。
有人暗中對着林軒豎起了大拇指,暗贊他敢和魏三對抗;
也有人擔憂的看着林軒顧瑜二人,在這條街,惹怒了魏三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這個男人……為了救我,不惜和這些流氓動手?
顧瑜抬起頭,看着一臉冷冰冰的林軒,捂着小嘴錯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