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敵奶爸上線了
無敵奶爸上線了 連載中

無敵奶爸上線了

來源:google 作者:咖啡要戒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君澤 咖啡要戒煙 都市小說

「什麼?對方一百多人?讓我大兒子去擺平吧,我要輔導小女兒功課」「你女兒不是讀大學了么?大學課程你也能輔導?」「」「喂?西方異能者來搗亂了?我讓小兒子過去一趟,我得給女兒開家長會呢!」「你女兒都讀研究生了,你開毛線的家長會」「」最後還得老爹出手啊,想想自己那些讓人蛋疼的能力,君澤只得嘆了口氣這是一個君澤利用不同階段獲取不同能力,最終成為大流氓呃不,成為大主宰的故事展開

《無敵奶爸上線了》章節試讀:

「再給我半個月的時間,一定還。」

「好,就半個月,如果到時候你再不還,別怪我不客氣。」

協議達成,孟凡小心翼翼的放開了火龍哥,他右手捏着啤酒瓶指着眾人,然後來到了君澤身邊。

「哎喲喂,爽,特么的真爽,就是力道差了點,你們幾個混蛋是沒吃飯么?」君澤被孟凡緩緩扶了起來,嘴裏還罵罵咧咧不饒人。

這個騷操作又給他迎來一波負面情緒值。

「哼,我們走!」火龍哥表情陰晴不定,最終冷哼一聲,帶着人立即揚長而去。

將君澤扶到了沙發上,孟凡擔心的說道:「你沒事吧,我給你叫救護車。」

「叫毛線的救護車,我沒事。」這時君澤坐了起來,他的眼神終於從爆爽的飄忽不定恢復正常,但臉色還是有些潮紅,他拿起了手機立即點開了app個人中心,發現千秋霸體決熟練度已經來到了100點,而且還有一堆來至火龍哥以及他那群小弟的負面情緒值,陰屬性值直接達到了3380。

君澤樂了,他看向孟凡說道:「我先回去洗個澡,你把這裡收拾一下,待會兒你還得做生意。」

說完,君澤就像沒事兒人一樣站了起來,低着頭看着手機,朝門外走去。

孟凡就懵逼了,剛才君澤應該是被五個人揍了有幾分鐘了吧?以每個成年人的力量來說,就是拳王站在那裡讓他們打,估計也受不了,但是君澤他屁事兒沒有,還是說在逞強?

孟凡可不放心這個兄弟,主要是這事兒太詭異了,於是他立即起身跟在了君澤後面。

他只見君澤一路走一路盯着手機傻笑,直到打了個的士絕塵而去,看樣子還真沒事。

這混蛋難道是鐵打的?不放心的他,又給了君澤打了幾個電話,不過都打不通。

另一邊,回到家的君澤坐在沙發上,他發現了一個不太明顯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麼千秋霸體訣的熟練度是100,為什麼不是98,不是102呢?

針對於這個問題,以君澤的遊戲經驗來說,這極有可能是這門犯賤功法的第一層熟練度封頂了就是100,而自己現在只需要吃下那千秋果實,就能突破。

於是君澤毫不猶豫的在兌換中心兌換了一枚千秋果實,耗資3000點陰陽值,這讓君澤肉痛了好半天。

不過多時,他將一顆晶瑩剔透,賣相很好的果子從系統背包里取出來,然後放在鼻子前聞了聞,立即聞到了一股濃郁的果香味。

他迫不及待的就將這與無花果一般大小的果子整個放入了嘴裏。

只是當他咬下去的瞬間,果子就化作了一道暖流順着他的食道進入了腹中,壓根兒就沒嘗到是什麼滋味。

叮。。。

君澤立即拿起手機,只見個人信息中心裏,千秋霸體決五個大字後面又多了三個字:第二層。

而且熟練度也從100變成了23,說明熟練度已經因為突破了第二層的境界刷新了,又要從零開始,只是剛才被五個人群毆,熟練度一直卡在了100,所以並沒有顯示多出來的部分。

君澤有些興奮的想到,現在就已經能夠硬抗五個普通人的拳腳,那要是突破了第五層,第六層呢?不是連子彈也拿自己沒辦法了么?

但問題又來了,要突破第二層需要多少熟練度呢?200?還是300?

如果是第五層、第六層,那需要多少人沒日沒夜的揍自己才能積攢熟練度了?

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就像玩遊戲一樣,等級高了,去到新手村殺小怪,那根本就是沒有經驗值的好伐,那自己是不是要去尋找那些武林高手,跟他們切磋才能增長熟練度了?

想到這裡,君澤看了看時間,才十點鐘,於是他立即下了樓,去了網吧。

他想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武林高手,又或者是某種特殊的存在,不然積攢熟練度就成為了最大的問題,總不能讓**蜀黍開槍朝自己射擊吧,那需要犯下多大的罪過才會有那樣的待遇。

君澤自問做不出來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可是一個多鐘頭下來,君澤查了個寂寞,理由想也不用想,類似這種不符合安定因素的消息,早就被官府衙門強勢鎮壓下來,即便是現在網絡上流傳的那些視頻,全特么的不靠譜,都是後期製作而成的,君澤可不傻。

退一步說,如果有這些「超人」,也是第一時間被官府控制起來,真要享有自由,那些超人必須具備真正能夠抗衡熱武器的能力還差不多,比如像自己這樣的,那絕對是不可能真的站出來興風作浪,跟官府對着干吧?

所以,悶聲發大財才是王道,傻子才會主動被推向風口浪尖。

就在網吧這段時間,君澤手機的提示音不斷響起,點開一看,基本上是來自那個火龍哥和孟凡的貢獻,只是一個是陽屬性值,另一個是陰屬性值。

火龍哥那邊就很好理解了,自己那一腳的確是差點讓他絕了後,而孟凡嘛,估計也是因為見到自己為他出頭,產生了某些類似感動的情緒,所以提供了好幾百點的積分,不然也不會一直打自己電話,但現在沒空啊,老鐵。

凌晨一點過,孟凡回來。

「你的傷。。。」孟凡看着還沒睡覺的君澤,問道。

「沒事,除了有些淤青,應該很快就好了吧。」君澤無所謂的說道,其實他已經不痛了,而且突破了千秋霸體訣第二層之後,他發現有些地方的淤青紅腫已經開始以恐怖的速度復原着,如果還處於第一層的話,估計就難受了。

嗡嗡。。。君澤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點開一看,又是孟凡貢獻的正面情緒值。

「你小子骨骼有那麼清奇么?那樣揍你,你都沒事?」孟凡立即來到君澤身邊,開始檢查他的身體。

「卧槽,別動手動腳的,我說了沒事就沒事,你瞎擔心個球,還有你到底欠他們多少錢?」

孟凡無奈道:「三十萬。」

「什麼?」君澤當時就愣了:「你就把酒吧盤出去也就這點錢吧?」

「我去洗澡。。。」提到這個事情,孟凡臉色有些不好。

君澤也理解,畢竟那個酒吧就是他畢生的心血,別看生意不好,但好歹也能堅持下去,不至於每個月虧錢,但是盤出去之後,那孟凡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君澤想,是不是自己應該為他做點什麼。

錢,沒有,還得照顧書瑤和未出生的孩子,可現在就是錢的問題啊。

一夜無話!

翌日一早,照例,君澤來到了書瑤的出租房,因為楊梓姍上班去了,所以他很順暢的進入了屋子。

一樣的程序,先把早飯做好,然後就是準備中午和下午的食材,但是今天,趁楊梓姍不在,君澤打算好好跟書瑤談一談。

洗完菜,君澤坐在了書瑤對面,將手機里的人事部調令放在了書瑤面前:「升職了,部門經理,年薪十二萬。」

書瑤正在吃君澤做的早餐,聽到這個消息,雙眼一亮:「什麼時候的事兒?」

「就前天,我現在跟我們老闆關係不錯,所以以後在不耽誤工作的前提下,都可以來給你做飯!」君澤小心翼翼的觀察着書瑤的表情。

「嘁,可別讓煮熟的鴨子飛了,好不容易升職了,好好乾工作吧,我這裡,你可以不用來的。」

君澤忐忑了半天,最終還是開口說道:「書瑤,我會對你。。。和孩子負責的,我知道你沒拿掉孩子。」

聽到這話,書瑤整個人愣了一下。

「是不是梓姍跟你說了什麼?」書瑤能想到的唯一可能,這件事是楊梓姍跟君澤說的。

「書瑤,你聽我說,或許之前我所說的話對你造成了傷害,但是希望你能理解,社會環境就是這樣,而且我們彼此之間也不太了解。」君澤有些心虛,他生怕書瑤會拒絕,於是但他搶先說道:「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照顧你們,我想以我現在的能力,要養一個家,完全沒有問題。」

「我真的有些看不懂你了,君澤。」書瑤放下了筷子,盯着君澤說道。

而這時,君澤的手機不斷響起提示音,而且君澤猜測,一定是書瑤貢獻的正負情緒值,這個檔口他可沒功夫去查看app。

「我沒那麼複雜,你慢慢就會懂的,好了,為了不影響你的食慾,你先吃早餐。」說著,君澤也不敢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這事並非一日之功,之前那樣傷害人家,妄想三言兩語就討得別人原諒,多少有些不現實。

於是他徑自走進了書瑤的閨房,搜了半天,才找到那麼一兩件穿過的內衣,當然,他必須找一些外衣蓋在外面,才能不讓書瑤知道他在幫他洗內衣。

這個任務可是值一萬塊啊,也不知道是洗什麼內衣,任務獎勵那麼高,難道是祖傳下來的么?

就在洗衣服的過程中,app里又傳來了來自書瑤的正面情緒值,而君澤認為書瑤本不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女孩,甚至比許多女人都懂得釋然和理解。

幹完了活兒,君澤這才離開了書瑤家,並且給楊梓姍打了電話,想要約見對方一次,因為要搞定書瑤,必須要從她的這個閨蜜着手。

誰知道一個電話,就引來了一波來自楊梓姍的負面情緒值,倒也不枉費這兩毛錢的電話費。

然而,楊梓姍也早就想跟君澤好好談一談他和書瑤的事情,所以兩人一拍即合,直接約到了中午十二點,市中心某咖啡廳見面。

除開這些天買菜花的錢和轉給書瑤的一萬五,君澤現在某寶上已經積攢了三萬多塊錢,足夠買一些見面禮了。

比如高檔品牌的香水,口紅什麼的,沒有女人不愛這個。

拿不拿得下楊梓姍還在其次,爭取一個改觀,總應該是可以的吧?

楊梓姍性格強,上一次在書瑤住的地方就領教過了,所以這一次,君澤已經有了準備。

中午十二點,君澤準時出現在了約定好的咖啡廳,也見到了早早就到了的楊梓姍。

君澤臉上帶着和煦的笑容,三步化作兩步就坐在了楊梓姍面前,他將禮物放在桌上。

「梓姍小姐,因為上一次的事情,我是專門來跟你道歉的,一點小東西,還請笑納。」君澤開門見山的說道,也在注意觀察楊梓姍的表情。

很顯然,她和書瑤雖然在不同的單位,但是從收入上來說,大致都差不多,四千五上下,高不到哪裡去,所以對這些高檔化妝品的免疫力並不強。

「我。。。」

然而不等楊梓姍拒絕,君澤又再次說道:「我知道梓姍小姐對我有一定的偏見,不過我想接下來我所說的話,能夠讓你對我有所改觀。」

「我知道書瑤沒有拿掉孩子,這件事我從第二天陪她去醫院複查的時候就知道了,你不用懷疑,我絕對沒有撒謊,現在我想要對她和孩子負責任,還希望你能幫幫我,也算是幫幫書瑤。」

說著,君澤拿出手機,依舊是那一紙調令放在了楊梓姍面前:「我現在升職了,部門經理,除了年薪十二萬之外,還能拿到項目提成,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照顧一個家。」

「今早我去給書瑤做飯,也跟她談了談,我想她應該是原諒我了,如果再有你的幫忙,我想這件事並不難,為了書瑤和肚子里的孩子,梓姍小姐,算我拜託你,幫我一次。」君澤神色誠懇,雙眼有光的說道。

這一系列的騷操作還真就讓楊梓姍有些動搖的,這也原本是楊梓姍的初衷啊!

楊梓姍深深吸了一口氣,卻發現自己好像無法反駁,只能說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厲害了,無論是從行動上、語言上還是情緒的調動上,幾乎都是天衣無縫,讓自己連責備對方的契機都欠奉。

「那你早幹嘛去了?現在才知道後悔了?」楊梓姍想,總不能就這樣原諒這傢伙吧?於是想來想去也就只有君澤之前對書瑤的那種態度可以做做文章。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