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敵修仙奶爸
無敵修仙奶爸 連載中

無敵修仙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一書封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子茜 步凡 都市小說

女兒:「爸爸,我想養一條龍當寵物」步凡:「好的寶貝,爸爸順便再幫你抓只鳳凰湊個雙」老婆:「老公,我想去找份工作,體驗一下上班族的生活」步凡:「好的老婆,我現在就去幫你開一家跨三界的公司」小姨子:「姐夫,聽說地府和天庭要大決戰了,快帶我去現場開直播」步凡:「放心,你不到場,沒人敢主動開戰」丈母娘:「女婿,能不能原諒我以前的無知?」步凡:「先去寫一份百萬字的檢討,我的書粉同意原諒你就可以!」展開

《無敵修仙奶爸》章節試讀:

東海上空,蒼穹驟然撕裂,一道閃電激射而出。

霎時間,風起雲湧,海水倒灌於天空,驚現一幕萬古罕見的壯麗奇景。

須臾,一男子自破碎虛空中踏步而出。劍眉星目,英姿絕倫。

看着眼前聲勢壯麗的天地異象,男子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連一方天地大道都在拍他的馬屁。

「本想低調回歸,奈何實力不允許。」

男子語氣淡然,似乎對這種情景早已司空見慣。

他一步踏出,卻是天涯咫尺,瞬間來到了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城上空。

「老婆,我回來了,你們還好嗎?」

男子溫柔的聲音,彷彿穿越亘古不變的歲月長河,透着無盡的思念。

他神念微微一動,便覆蓋了整座城市,輕而易舉地找到了刻在他靈魂深處的一個女子。

只是下一刻,男子星眸中陡然迸射出一道冰冷的寒芒。

剎那間,狂風呼嘯,電閃雷鳴,天地為之變色!

「醫生,我媽媽沒有死,請你們再救救她好不好,步悔求你們了。」

醫院急救室的門口,一個梨花帶雨的小女孩對着宣布了她媽媽死亡的醫生不停地磕着頭。

「你們是白衣天使,一定能夠救活我媽媽的,步悔長大後願意當牛做馬來報答你們。不…步悔現在也會做家務,現在就可以給你們當牛做馬。求求你們了,救救我媽媽吧。」

「步悔從小就沒有爸爸,不能再失去媽媽了,她是步悔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求求你們了,求求你們了。」

看着真情流露的小女孩,看着她光潔的額頭上已經磕出了血印,在場的醫生護士們無不為之動容,紅了眼眶。

可是她的媽媽傷的太嚴重了,全身的器官都出現了大出血,經過一番搶救,終究無力回天。

他們真的儘力了。

「小妹妹,你們家難道就沒有其他親人了嗎?」主治女醫生哽咽着問道。

見慣了生離死別,可卻還是第一次看到哭的如此傷心,如此乖巧懂事的小女孩。

不等小女孩開口,一個戴着金項鏈的中年婦女插口道:「醫生您別聽她胡說八道,我叫何瓊芬,是她外婆,死的那個是我的親閨女。」

何瓊芬雖然有些心痛,但更多的卻是怨恨。

她恨自己的閨女不爭氣,以死來守護清白之身。

「你才不是我外婆,你是壞人。媽媽的死,就是你一手造成的。」

小女孩終於鼓起勇氣,聲嘶力竭衝著何瓊芬大吼道。

從她記事開始,她的外婆就不待見她們母女,對她更是非打即罵。

以前生活所迫,又因為心疼媽媽,所以她都忍了。

可現在她的媽媽死了,她再也壓抑不住積壓在內心深處的憤怒。

「若不是你逼迫我媽媽跟別的男人上床睡覺,她也不會跳樓自殺。」

聽小女孩這麼一說,在場的醫護人員全都一臉鄙夷地看向何瓊芬。

做母親做到這個份上,還真是豬狗不如啊。

「你個死丫頭,竟然還敢頂嘴了?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何瓊芬惱羞成怒,咆哮着沖向小女孩,伸出手就往她的臉上抓去。

這一次,小女孩再也不害怕了,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她甚至希望憤怒的何瓊芬能夠打死她,這樣就可以和媽媽永遠在一起了。

「啊——」

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聲,讓在場的醫護人員不禁為之一顫,如同見鬼般瞪大了雙眼。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到底是從哪裡蹦出來的?

還有何瓊芬的手,為何會詭異的變了形?

看那情況,明顯是斷了!

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小女孩也不禁嚇了一跳,緩過神來後小心翼翼地問道:「叔叔,您是來勾我媽媽破魂的鬼差嗎?您可不可以把步悔也一起帶走,步悔不能沒有媽媽。」

「如果您不能帶走活人,那您先別急着帶走我媽媽,我可以從樓上跳下去,摔死後您再把我的魂魄一起帶走。」

看着懂事的讓人心疼的小女孩,男子顫抖着伸出了手。

這一幕若是被那些高高在上的眾神看到,肯定會驚掉一地眼珠子。

一人一劍,逼迫萬界強者臣服,最後連天道都無奈承認了他無上天尊的最高尊位。

就是這樣一個無敵的男人,竟然也會有手抖的時候。

「你叫步悔是吧?」

男子溫柔地撫摸着小女孩的腦袋,「我不是鬼差,你也不能叫我叔叔。」

「那你不是鬼差,難道是神仙嗎?那步悔應該叫您什麼?」

「步凡!」

何瓊芬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她終於認出了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竟是她銷聲匿跡了七年的廢物女婿。

「當年你拋妻棄子,不聲不響的一走了之,竟然還有臉回來?」

「你是看我女兒死了,想要搶奪這個死丫頭吧?你休想!老娘就算把她賣給那些老光棍當童養媳,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步凡突然冷幽幽一道視線,嚇得何瓊芬心臟猛地一縮。她清晰的從步凡那冰冷的眸子里,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機。

「若不是念在你是子茜母親的份上,就憑你說的這番話,必死!」

步凡強迫自己壓下心中澎湃的殺意,自然也不會任由何瓊芬像瘋狗一樣繼續亂叫,直接動用神念將周圍的空間封禁。

耳邊徹底安靜後,步凡再次溫柔地看向小女孩,用一句簡潔的話回答了她的兩個問題。

「爸爸應該算是神仙吧。」

小女孩震驚地捂住了嘴巴,眼淚再次如斷了線的珍珠奪眶而出。

不是因為她聽到神仙二字,而是因為聽到了那個她渴望了六年的稱呼。

「爸爸?您真的是我爸爸嗎?太好了,步悔終於有爸爸了。」

她實在是壓抑的太久了,而且就算是夢境也沒關係,最起碼見到了爸爸。

「步悔不哭,爸爸回來了,以後再也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和媽媽。」

步凡心中充滿了內疚自責,溫柔地幫小女孩擦拭着眼淚。

他當年不忍看到張子茜為了給張父治病籌錢而憂心,所以就悄悄地跟一個瘋狂的科學家簽下了時空穿梭的實驗合同。

就這樣,步凡陰差陽錯的進入異空間,開啟了他「平步青雲、超凡入聖」的天尊之路。

「爸爸,您既然是神仙,那您救救媽媽好不好?步悔不想讓媽媽死,步悔好想我們一家人能夠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步悔淚眼婆娑的哀求道。

她雖然見到了爸爸,但卻也不想失去媽媽,哪怕一家三**在夢中也好。

「媽媽不會死的,我們一家人肯定會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的。」

步凡安慰着,抱起小女孩就往急救室里走去。

看着躺在手術床上,消瘦的容顏上已經徹底失去了血色的張子茜,步凡的心莫名一痛。

雖然當年是迫不得已,他終究愧對了她們母女。

就在這時,一陣陰風吹過,周圍的溫度急劇下降。

步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眼睛裏流露出驚恐的神色。

「滾!」

步凡低聲呵斥。

驚擾了他的女兒,這完全是在找死!

「你竟然能看到我?」

面無表情的鬼差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又不屑的冷哼道,「就算你能通靈看到我又如何?敢阻擋本鬼差辦事,把你的魂魄也一併勾走!」

看着牛逼哄哄的鬼差,步凡星眸陡然一縮,冷幽幽一道視線迸射而出。

強悍的氣勢瞬間將鬼差抹殺,魂飛魄散。

緊接着,步凡指尖輕輕一點,一絲柔和的鴻蒙元氣悄無聲息的打入張子茜的體內。

不僅她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連帶着奇經八脈也得到了洗筋伐髓,肉體凡胎獲得質的升華。

須臾,已經被宣布死亡的張子茜緩緩睜開了眼睛。

「媽媽!」

步悔欣喜若狂,「爸爸,媽媽真的沒死。太好了,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了。」

張子茜坐了起來,當她看到正溫柔如水般看着自己的步凡時,嬌軀猛地一顫。

那個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消失了七年後,竟然奇蹟般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凡,真的是你嗎?」

張子茜張開嘴巴,陌生的聲音讓她再次感到無比的震撼!

天生啞巴的她,竟然可以開口說話了。

「老婆,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步凡溫柔的聲音中透着濃濃的愧疚。

他雖然回來了,但這七年,她們母女肯定受了很多罪,吃了很多苦。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張子茜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動,梨花帶雨撲進步凡的懷中。

哪怕是做夢,她也要留住這短暫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