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物價貶值一億倍
物價貶值一億倍 連載中

物價貶值一億倍

來源:google 作者:魚籽馬鈴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嬌 都市小說 陸明

陸明因女友背叛,窮途末路,誰知一覺醒來,世界大變,物價竟貶值一億倍,而陸明的財產卻和貶值前一模一樣,一躍成為世界首富……展開

《物價貶值一億倍》章節試讀:

  大門處,站着一名長腿美女,她正是林嬌。
  林嬌穿着貼身包臀裙,一頭波浪長發,妝容濃艷,身材火辣,凹凸有致的。
  林嬌長得不是十分驚艷,但身材很極品。
  在大學時,和她在一起的陸明不知道收穫多少人的嫉妒羨慕,現在更是因為身材被蔣雲這種閱女無數的人看中。
  此刻的她,手裡正拿着房門鑰匙,滿臉冰冷地站在門口。
  陸明還沒來得及把鑰匙拿回來,才讓她有機會開門。
  陸明看見她,就想起她發的朋友圈,火氣騰地一下就上來,他冷冷道:「你來做什麼?」
  「陸明,你別以為我很願意來你家。」
  林嬌露出幾分譏諷,把鑰匙像丟垃圾一樣丟在陸明的鞋柜上,冷笑道:「我是來要你道歉的。」
  陸明驚愕,她出軌,她要自己道歉?
  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這時,林嬌身後走出一個女人,她身穿黑色絲裙,裙裝衣料貼身,將其玲瓏曲線勾勒得淋漓盡致,修長的腿足上裹覆著薄如蟬翼的黑**,顯得極為動人。
  此刻,她出現後,立刻對陸明叱喝道:「對,陸明,你趕快給嬌嬌道歉!」
  「韋馨兒?你怎麼也來了?」
  陸明皺起眉頭。
  韋馨兒不光是林嬌大學時的閨蜜,還是陸明大學的同班同學,從之前陸明就一直聽林嬌和班裡同學討論韋馨兒。
  她常年健身,身材極好,非常會打扮,從入校開始就是很多男生的女神,但她從來沒談過戀愛,因為韋馨兒極度拜金,在她心裏,只有龍都那種很有錢的公子大少才配得上她。
  正因如此,陸明和林嬌談戀愛時,就被韋馨兒一直鄙夷嘲諷。
  韋馨兒露出譏笑,「我來當然是來給嬌嬌撐腰的,萬一你要欺負她呢?」
  「欺負?」
  陸明怒極反笑,「韋馨兒,你知道她幹了什麼嗎?」
  韋馨兒當然知道陸明說的是林嬌出軌的事,戲謔道:「大家都是成年人,沒結婚前想做什麼都是自由,更何況,綠了你的是蔣雲蔣少,你這個窮鬼得感到榮幸才是。」
  「你……」
  陸明目眥欲裂。
  在陸明背後的贏蓉蓉被這番言論驚地抬頭看着韋馨兒,頗覺無語……
  把陸明這種持有黑金龍卡,一元硬幣當垃圾隨便扔的富豪稱為窮鬼?
  這個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不過,贏蓉蓉很快就反應過來,恐怕是陸明裝窮和林嬌談戀愛,所以才會被誤以為是窮鬼。
  這也很正常!
  很多富豪都喜歡這麼做,以測試伴侶的忠誠度。
  而在贏蓉蓉思考時,她引起了韋馨兒的注意。
  韋馨兒看到贏蓉蓉,眼眸睜大,閃過驚艷……
  明眸紅唇,緊緻身材,絕美的面容!
  這女人也太漂亮了!
  可下一秒,她狠狠地呸了一口,「大清早的家裡有女人?呵呵,陸明,你昨晚和這女人滾床單了?」
  「渣男!」
  昨天剛分手,今天就帶別的女人回家?
  還長得這麼好看?
  陸明看起來老實,原來是個無縫銜接的死渣男!
  林嬌見到贏蓉蓉,臉色變得不太好看,「陸明,你昨天不還在我公司樓下扮深情嗎?原來一轉眼就能找新的女人啊!」
  陸明即使是她不要的東西,也應一直喜歡自己才對,她不允許別的女人拿走!
  更何況,還是贏蓉蓉這種無論從氣質、容貌亦或者是身材,全面碾壓她的女人……
  「別血口噴人,她跟我沒關係。」
  陸明不想連累贏蓉蓉。
  本想解釋的贏蓉蓉見狀,便默不作聲地站在陸明身後。
  陸明想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她無所謂。
  實際上,就算真被誤會成陸明的**對象,贏蓉蓉也不介意,這麼說不定還能讓陸明產生愧疚,從而多存一點錢完成家族目標……
  反正又不是真讓她付出了處子之身。
  但林嬌卻不聽陸明解釋,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譏諷道:「一男一女,大清早的待在一起,你們沒事,誰信啊?」
  「陸明,本來呢,我還覺得對你有那麼一點點的歉意,現在看來,我也不需要對你抱有多大的愧疚。」
  她一下子就覺得自己出軌,綠了陸明這一舉動實在是正確得不得了。
  不然的話,她覺得陸明肯定會比她先出軌贏蓉蓉的。
  韋馨兒幫腔道:「嬌嬌,這種又窮又渣的男人,早點離開對你是件好事。」
  陸明氣笑了,他懶得再和這兩個雙標的人解釋,「你們兩個來我家到底要做什麼?如果只是在這裡顛倒是非黑白的,滾出去行嗎?」
  「你……」
  韋馨兒大怒,「你敢叫我們滾出去?」
  「馨兒,別跟這種人生氣。」
  林嬌攔住她,對陸明道:「陸明,你出軌的事情,我不跟你計較,但你必須跟我道歉。」
  這次,不光陸明,連贏蓉蓉也忍不住氣笑了……
  林嬌是怎麼做到如此理直氣壯地污衊的?
  連證據都沒有,直接就站在道德高地,指責陸明了。
  「道歉?道什麼歉?怪老子去你公司樓下撞破你當潘金蓮的事情?」
  陸明冷笑。
  林嬌臉色一變,「你說話放尊重點!我讓你道歉,是讓你跟我媽,跟我弟說!」
  「什麼?」
  陸明一愣,「老子憑什麼跟你媽你弟道歉?」
  「就憑你今天早上沒有準時把二十萬打到我媽的卡里。」
  林嬌咬牙切齒,「你知不知道,你沒把彩禮錢打過來,害得我弟沒錢,女方不同意訂婚,你知道嗎?!」
  陸明原打算給林嬌的20萬彩禮,被林家拿來作林嬌弟弟結婚的錢。
  現在陸明沒給他們,搞得他們訂不成婚,林嬌自然上門來找陸明的麻煩。
  陸明被林嬌的指責搞得猝不及防,他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問題還是這個世界出問題了。
  「你在說什麼?你出軌了就代表我們的訂婚已經自動取消,你現在還要讓我打彩禮給你?你腦子被驢踢了嗎?啊?!」
  陸明怒不可遏地吼了出來,說到最後,他氣笑了,「我跟你在一起六年,我咋從來沒發現你居然能這麼無恥?」
  在陸明身後的贏蓉蓉更是震驚地瞪大眼睛……
  陸明,一個能把一元硬幣到處亂扔的神級富豪,到底是怎麼看上這種女人的?
  難不成神級富豪的口味都這麼獨特的嗎?
  她腦子裡忍不住閃過一個念頭——
  如果林嬌這種貨色都能和陸明訂婚,那,那她好像也可以……
  想到這裡,贏蓉蓉俏臉忍不住一紅,在心裏呸了自己一口。
  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腦子裡會想這些奇奇怪怪的念頭呢……
  面臨陸明的指責,林嬌非但沒有表露半分心虛,反倒更加理直氣壯,「我出軌歸我出軌,是你之前先跟我媽約好今天上午打錢過去的,我媽才會答應女方今天打錢。」
  「現在,你先不信守諾言,毀了我弟的婚姻,你怎麼負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