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逆
武逆 連載中

武逆

來源:google 作者:風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浩哥哥 風浩

沉眠三載,不知歲月流江廢材?不是,是天才!帝脈天賜,指天斥神張揚廢體?不是,是神體!天下為敵,為伊孤戰八方男人的尊嚴,需自己找回!武逆修神,古今天地至上神體開啟,不生即死!一朝成神,縱橫萬載無雙!以異晶淬氣,以精魄煉體!天笑我,我笑天!神體大成,碎滅乾坤!武徒--武者--武師--大武師--武靈--武宗--武尊--武王--武皇--武聖--武帝展開

《武逆》章節試讀:

第1章風浩

天武大陸,以武為尊!

西嵐國處於大陸一角,但因為靠近魔獸山脈,物資方面到也豐富,畢竟,不管是魔獸體內的魔晶,還是獸皮,那都是值錢的物品,在大陸上也是極為暢銷。

玉蘭城,只是西嵐國一座中等的城市,就處於魔獸山脈邊上,也正因為這個,可沒少被魔獸攻城。

玉蘭城外,一處小山坡。

風浩站在山坡上的一棵紅葉樹下,他左顧右探了一番,似乎在等什麼人的到來,可能是想到來人,他的眼眸之內,呈現出些些溫柔之意。

炎日西下,還是沒人來到,風浩有些急躁的在樹下跺着步子,那絲溫柔也轉變為惶然。

直到紅霞滿天,一道輕盈宛如蝴蝶般的身影,才從玉蘭城的大門內小跑而出。

「浩哥哥!」

清靈的聲音,仿若山間泉水流淌之聲,讓的風浩那浮躁的心緒瞬間就平靜了下來,在那嘴角之處,也彎出了一些笑意。

眼前這個少女,正是他在此等待之人,宛欣。

少女年才十一,比之少年少上一歲,身着一身碎衣裙,雖然年小,但是,一張小臉卻已經是很為精緻,加上她那雙水意蒙蒙的大眼睛,很是可愛。

而且,少女的身世也很不簡單,為玉蘭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宛家家主的小女,地位,也等同於宛家的小公主。

「我來晚了,嘻嘻。」

宛欣小跑上前,伸出小手,很自然的就挽着風浩的手臂,而後一陣搖晃,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直視着少年,似乎在祈求他的原諒。

「你啊!」

風浩伸手點了點少女的瓊鼻,並無責怪之意。

說起宛欣為何對風浩這般的親密,這也是因為四年前的一件事,那天,宛欣偷偷的溜出來玩耍,結果在這紅葉樹下遭遇毒蛇,幸有風浩趕到,才免去一劫,至那次之後,每次風浩來到此處的時候,宛欣也會跑來。

也就是這樣,經過四年,兩小的感情也是變得非常的深厚。

「還不是因為家裡來了一個奇怪的女人,她一定要收我做徒弟,所以,我才一時脫不開身。」

宛欣嘟着小嘴有些忿忿的嘟囔道。

「收你做徒弟?」

聞言,風浩微微一愣,詫異的問道,「你爹沒意見?」

宛家可是玉蘭城四大家族之一,能上門收徒的,那必定不是簡單之人。

「我爹,他巴不得呢。」

說起這個,宛欣就有些氣忿,小臉也癟了下來。

「這樣啊...」

風浩輕應了一聲,陷入了短暫的思索當中。

他也是同為四大家族之一風家的子弟,聽少女這麼一說,他就明白,肯定是有高人識的少女的天賦,所以才起了收徒之心。

「欣兒,答應那人!」

這可是少女莫大的機緣,原本應該高興的事,但是,風浩卻覺得心裏酸酸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兩小還沒聊少許,兩道身影便從城門口急掠而出,直徑朝着兩人所在閃來。

「唰!唰!」

輕微的破空響徹過後,一男一女出在兩小身前。

風浩自然的就將宛欣擋在身後,警惕的看着來人。

「爹,你怎麼來了?」

宛欣從風浩身後冒出頭來,弱弱的喚着。

來者正是宛家的家主宛朔。

「你還敢說,還不趕快過來!」

宛朔瞪着雙眼,直接厲聲呵斥道。

「哦。」

宛欣應了一聲,緩緩的移動着小步,從風浩身後走了出來,被宛碩一把拉了過去。

「爹,你拉疼我了!」

宛欣委屈的看着這個平時疼愛自己的父親,有些不明他為何這般的粗魯。

「哼!」

宛朔輕哼一聲,沒有理會,一雙眼睛緊緊的鎖定着風浩。

「呃...」

風浩愣在那裡,被兩人打量着,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而且,在宛朔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強橫的壓力,壓得他大氣也不敢喘一聲,當他的目光轉至第二人身上的時候,他的心神幾乎在那一瞬間就被凍結了。

這是一個冰冷的女人,配上她那身白色的緊身裙,與冷烈的俏容,讓人就如處於寒冬一般。

「好可怕!」

雖然不知道這女子是誰,不過,風浩卻覺得,這女子的修為必定還在宛朔之上。

「這人到底是誰?」

風浩不記得玉蘭城有這麼一位厲害的人物。

「你就是風家的風浩?」

掃看了一番眼前的少年少許,宛朔緩緩的開口問道。

風浩,他本是玉蘭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風家,家主風塵之嫡子,在玉蘭城也是有些名氣,而這個名,卻不是什麼好名。

兩個字形容他,庸才!

原本宛欣與風浩這事,宛朔也不想管,不過現在,卻是有了一個極大的轉機,讓的他直接將風浩排除出外。

「是!」

風浩老實的應到。

「以後不要來糾纏我家欣兒了。」

宛朔冷淡的說著,話語內蘊含著不可拒絕的意味。

「什麼?」

兩小都是有些獃滯的看着他。

「走!」

宛朔並沒有解釋緣由,一把拽着宛欣,便朝着玉蘭城走去。

那冰冷的女子沒說什麼,冷冷的掃了幾眼風浩,便是飄身而去,留下風浩一人有些獃滯的站在原地。

「唰!唰!...」

夜風吹起紅葉樹的葉子,發出唰唰的響聲,頗顯蕭瑟。

「砰!」

拳頭砸擊在樹身。

「又是實力!」

風浩緊咬着下唇,任由鹹鹹的味道在口腔內蔓延開去。

天武大陸,以實力為尊,沒有實力,就註定要受人欺凌,受人嘲諷。

「為何會這樣?」

身為風家嫡子,下代風家家主,在同輩內,只有他能享用到靈藥的洗滌與調養,但是,他表現的卻差強人意。

靈藥,這是極為珍貴的資源,也就像風家這樣的家族才能給小孩們用的起,但,也僅僅是能供他一人而已,畢竟,風浩可是要成為風家家主的人。

才是十二歲的他,此時已經是三級武徒中階,這般的階別也不算太差,但是,因為靈藥的調養,才三級武徒,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同比其他三家的嫡子,足足差了一個級別之大,這不僅是他被笑話了,更是連累了整個風家在玉蘭城的地位也是大跌。

正因為這個原因,讓的風塵這個風家家主的地位也是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家族的長老們也是極力要求換人選,停止給風浩供應靈藥。

但是,誰也不知道,其實風浩從未享用過靈藥的好處,他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個無底洞,永不知休止的吞噬着靈藥的藥效,從而導致今日的苦果。

「嘿!哈!嘿!哈!」

在風家的習武場上,一道道雛嫩的身影在那躍騰着,正打着一套基本拳法,天穹炎日高升,這些小孩們個個都是汗流浹背,但是卻沒人喊累,在他們口中不斷的發出吆喝聲,場面很是熱鬧,一片熱武的景象。

天武大陸,全民熱武,以武為尊,世代相傳,這已經深入了人們的靈魂,而以武立家的風家,自然也不會列外。

「使勁點,你們沒吃飯么?」

一個長相粗狂的中年男子,一雙眼睛精光爍爍,面色嚴肅,不時的發出呵斥之聲。

中年男子名為風仁,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武師境界,為風家的頂樑柱之一,在這玉蘭城,也是很有名氣。

而他也正是這些小孩們最為懼怕的一位長輩,在他的呵斥下,這些小孩們更是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道。

看着這番場景,風仁的嘴角也是流露出一些不可察覺的笑意,顯然,他對這些小孩們的表現,還是很為滿意的。

「嘿!哈!...」

這是一個十二歲的男孩,面龐俊朗,雖然雛氣未脫,但是一張小臉上卻滿是認真之意,一頭長髮綁與腦後,他每一次揮勁,那都是盡到了自己的全力,身上的衣衫,早就濕透,這種狀態,他已經持續了三個時辰了,但是卻依舊沒有絲毫的放鬆。

正是風浩!

「哈!嘿!...」

一拳一腳,風浩都是做的極為標準,每一次揮動,都能打出輕微的風聲。

才是三級中階武徒的他,所作的無非不就是鍛體。

修行一途,鍛體為先,只有先將己身淬的猶如磐石,才能以武練氣,修出『武元』來,也只有修出『武元』之後,那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武者。

「早練結束!」

抬頭望了望天穹之上的炎日,風仁立住身形,大喝了一聲。

「哎呦!累死了。」

「呼...呼...」

小孩們一個個癱倒在地,抱怨聲,喘氣聲四處傳出,但,當他們瞟見風仁那有些黑沉的面容,聲音便是逐漸的消弱了下去。

他們都才十歲左右,每天早練兩個時辰,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耗盡了全部力氣。

「呼!哈!」

整個習武場上,就風浩一人還在堅持,他的腳下,早已是流下了一灘汗水,每一次揮動手臂,都是灑下了無數滴汗水。

風仁瞟了一眼,沒有說什麼,邁着虎步,離開了習武場。

「哼!裝模作樣!」

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憋了風浩一眼,口中有些忿忿的哼着,「我若有靈藥調養,絕對已經是四級武徒!」

他是風家二長老的嫡孫,名為風磊,與風浩同年,此時的他,也已經達到了三級武徒,雖然只是初階,但,從表面上看,風磊的天賦,的確是在風浩之上,所以,他才對風浩極為不服。

與風磊擁有一樣想法的還不止是一人,甚至,那些二級武徒的小孩們也懷有同樣的情緒。

因為這種情緒,所以,風浩在風家小輩之中,基本是被孤立出來了,而且,還當著風浩的面,對他冷嘲熱諷。

實力,就是一切,沒有實力,就不會得到他人的認可與尊重,表現的資質平平風浩,顯然就不能服眾。

「呼!哈!...」

對於這些忿忿之音,風浩就如沒聽見一般,依舊在揮灑着拳腳。

因為,自從他懂事以來,這些聲音就伴隨着他長大,但是,他卻沒有辦法解釋靈藥根本沒能起到作用的說法。

炎日當空,已經耗儘力氣的風浩才停下拳腳,因為,在堅持下去也得不到什麼提升,相反的,反而會對自身的筋肉造成損傷,那樣更加會得不償失。

這也是他總結出來的經驗。

「呼...呼...」

平復了少許,他沒有加入到其他孩童的對練或者嬉戲當中,拖着疲憊的身子,朝着一處院落走去。

「呦!我們的天才就累了?」

風磊帶着三個小孩兒擋在風浩的去路上,幾人臉上的神情全帶着戲謔之意。

「又開始了。」

「呵!活該!」

「庸才就是庸才,偏偏佔用了最好的資源!」

習武場上的小孩們對着這邊指指點點的議論着,卻沒人上前勸說什麼,反而全部是一副看戲的模樣。

風浩簇了簇眉頭,側身,再往前走。

「呦?我們的天才還擺架子呢?哈哈...」

風磊也跟着橫行一步,繼續擋在他跟前,一臉嬉笑的看着他。

他們四人,全是三級武徒,根本不懼風浩,相反,每次打起來,吃虧的總會是風浩,好手難敵四拳嘛,況且,風浩才比他們高一個小階而已,差距並不是很大。

「讓開!」

風浩冷冷的看着他,用着有些嘶啞的聲音說著。

「怎麼?要是不讓,你這天才是不是又想要教訓我啊?」

風磊眼睛一瞪,向前一步,朝着風浩逼近。

「砰!」

迎接他的就是風浩的拳頭,於是,每日一次的事件再次在這習武場上上演了。

結果,自然又是以風浩被胖揍了一頓結束。

...

「浩兒回來了。」

才進院門,一位美婦便是迎了出來,見到渾身是汗,滿臉疲憊的風浩,她的眼眸內,滿是心疼之色。

她便是風浩的母親,瓊素,也是另外一座城鎮,與風家相當的家族子弟。

「下次別這麼拚命了啊。」

瓊素拿出一塊白色的手帕,細細的為風浩擦拭着他小臉上的汗水,「你這孩子,總是這麼倔強,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這可怎麼辦呢?」

可見,風浩拚命鍛體之時,也不少因為過度,從而造成筋肉拉裂。

「娘,我知道了!」

只有面對自己母親的時候,風浩的瞳孔內才流露出絲絲溫情。

在他心目中,自己的母親是世上最疼愛自己的人,所以,一般瓊素的意見,他都會無條件的去做。

「你啊!」

瓊素輕輕的捏了捏他的小臉,「好了,先去沖涼,然後來大廳吃飯。」

「嗯!」

應了一聲,風浩便朝着一處偏房走去。

齜牙咧嘴的脫下了衣衫,他的身上也是有着幾十處烏青,新傷舊傷皆有,這般的疼痛,對於他來說基本是已經習慣了。

「嘩啦啦!...」

涼水沖走了炎熱與汗水,風浩換上了一套瓊素早就準備好的乾淨衣衫,才來到了大廳。

大廳內,一張四方紅木桌,桌上也擺放了有五六個菜,香氣繚繚,老遠就能聞見。

一個面色嚴峻的中年男子正在吃飯,瓊素在一旁為他盛湯。

他正是風家的現任家主風塵。

見到風浩進來,瓊素放下手中的湯勺,招呼着風浩坐下。

「父親!」

風浩恭敬的朝着風塵叫道。

「嗯!」

風塵不冷不淡的應了一聲,並沒多說什麼,一家三口就在這沉默的氣氛之中吃完了午餐。

第3章宛家的請帖

又到了每天的吸收靈藥的時間了。

說實在的,風浩很不想要這個別人求之不得的待遇,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自己又怎麼會淪落至眾人口中庸才的地步?

「可以了!」

家族唯一的一位調藥師,四長老,風舜,將數十種靈藥均勻的灑落在木桶內,沒帶什麼感情的對一旁的風浩說了一聲,便自行走了出去。

「呼...」

風浩輕呼了口氣,來到木桶邊,看着已經被靈藥染成淡青色的溫水,緩緩的解下了衣衫,便是進到了木桶內。

緩緩的,風浩便感覺到了清涼的藥性從表皮,滲入到了體內,原本,這些藥性應該會是被肌肉吸收,從而提升韌性,達到淬體提階的效果,但是,當這些藥性滲入進來後,根本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就湧入腹部,然後消散無蹤。

「怎麼回這樣?到底是為什麼?」

才是三級武徒的風浩根本不能內視,他只能感覺到自己體內有着一口無底洞,一直在瘋狂的吞噬着這些藥性,一絲一毫也不給自己留下。

不多時,木桶內的藥性便全部被吞噬乾淨,看着清澈的溫水,風浩欲哭無淚。

「也許,我真的是個庸才吧?」

他自嘲的一笑,起身,穿好衣衫便走了出去。

夜間,明月高掛,冰冷的月光自天穹傾瀉而下。

「嘭!嘭!嘭!」

風浩正在打木樁,小臉上掛着堅毅,汗水順着臉頰流落,身上的衣衫也早已濕透,一雙手臂,早就有些紅腫,但是他卻一直在堅持着。

這種木樁是活動性的,十字形,四根粗木杠,你用多大的力道打在左邊的杠上,右邊的杠就會以多大的力道反擊回來,所以,打木樁鍛煉的就不止是體質,還有着力道的控制。

一開始打木樁的時候,風浩可沒小吃虧,每次都是皮青臉腫的,一次又一次的將力道疊加上去,換誰都一樣。

「唉...」

站在窗前的風塵輕嘆一聲,目中閃爍着複雜的神色,最後關上了窗戶。

清晨,風浩正往習武場走去。

「浩兒!」

風塵開口叫住正要起身的風浩,「換身衣衫,等下與我一同去一趟宛家。」

「去宛家?」

風浩眉尖一簇,口上卻答應着,「嗯。」

雖然不知道是為何,但是,他隱隱覺得,應該與昨天所見的那個冰雪般的女子有關。

一同出外,還有四位長老,他們都是帶着自己的嫡系,四個小孩兒見到風浩都是不屑的冷哼着,讓的風塵的眉頭大皺,卻也沒說什麼。

這個時候,宛家卻是極為熱鬧,幾乎玉蘭城大小勢力全部收到了請帖,說是宛欣為風月修武學院的一位導師給挑中了,而且更是直接收之為徒,要帶去風月修武學院修讀。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幾大家族接到這個請帖,都是羨慕的眼睛通紅。

說起這風月修武學院,那可是大有來頭,為西嵐國最大的修武學院,處於西嵐國的王都,王國所有大小勢力,無不是削尖了腦殼要送自己的子女進內修讀。

所以,一聽到風月修武學院的導師竟然主動上門要收徒,所有人便是知道,這宛家要出一個不得了的人了。

說起來,這事其實只是一個巧合而已,這位風月學院的導師恰好經過玉蘭城,碰見了外出的宛欣,竟然發現,這個小女孩竟然擁有屬性,而且是與自己擁有一樣的冰屬性,所以便是起了收徒之意。

給出了請帖,風家一行人便是進到了宛家大廳內。

一掃全場,風浩便是見到,那個冰冷的女人坐在上方,宛朔坐在她的一旁,正滿臉堆笑的在說著些什麼,而宛欣,便是一臉乖巧的站在那女子的身後。

兩旁,坐着的是其他兩家的家主與長老,他們各自的嫡子都是站在各人身後,帶嫡子來的用意也很明確,就是想試試各自的運氣而已,如果能被選走,那絕對是大喜事一件。

風家一行人進來,場面便是有些尷尬了,因為,大廳內已經沒位置了,頓時,風塵幾人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而這一切,身為宛家家主的宛朔,看到了也沒有什麼表示,這一狀況,其他兩家與玉蘭城的小勢力頭首都是有看到,紛紛是帶着有些戲謔的目光看向風塵。

如果風家下任家主,真的由庸才來接任的話,那麼風家的地位絕對會從四大家族的位置跌落下來。

「浩哥哥!」

清脆的聲音響起,一道純白色衣裙的身影便從上方小跑了過來,也不顧忌周圍有人,直接就挽住了風浩的手臂。

小女孩沒有那麼多心機,她只知道自己喜歡風浩這個哥哥,僅此而已。

但是,她這一舉動,卻是迎來了眾多驚異的目光,因為風浩與宛欣的事,基本是沒人知道,就是風塵也沒能知曉。

這又是哪一出?

所有人都是看向宛朔。

「欣兒,過來!」

宛朔黑着臉,站起身來,沉聲的呵斥道。

「哦。」

宛欣嘟着嘴,明亮的大眼睛內流露出些些委屈,念念不舍的看了風浩一眼,在他勸慰的目光下,才緩步走了上去。

「風塵家主!」

掃了一眼風浩,宛朔嘴角一抽,對着風塵叫道。

「請你管束好自己的兒子,別再來騷擾我的女兒,如果做不到,我想,我會換種方式來解決這件事!」

他的聲音很沉,但是那咄咄逼人的話語,卻是讓的風家一行人臉色劇變。

這簡直是在當眾抽風家的臉面,沒有留下半點面子,頓時,全場看向風家一行人的目光就變得怪異起來。

「不是這樣子的!」

「欣兒!」

宛欣想要解釋,卻被宛朔自己呵住,只能不安的看着風浩,一雙眼眸內已經蒙上了一層水霧。

「一個庸才,你配的上我女兒么?」

宛朔直接當眾伸手指向風浩。

「你!」

風塵身子一抖,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這下子風家的臉面幾乎是丟盡了,同來的幾個長老的嫡子,看向風浩的眼神,全部是充滿了不忿。

第4章立誓

「呼...」

風浩平復了下急促的呼吸,緊了緊拳頭,上前幾步,直視着宛朔,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是庸才!」

「嗤!」

「呵!」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頓時,大廳內就傳出一些嘲諷之音。

玉蘭城所勢力都是知道,這風家的嫡子,那就是個庸才,同樣擁有靈藥調養,但是卻比之其他三家的嫡子的修為要低上整整一個級別,這樣的事,可不是誰都能做的出來的。

「你不是庸才?」

宛朔嘴角帶着一絲冷笑,「我女兒,天生冰屬性,被韻影導師收為弟子,你高攀的起么?」

「嘩!...」

「不會吧,宛家小女竟然是屬性體質,而且還是稀少的冰系?」

「嘶...這下可不得了了。」

大廳內頓時因為他的這句話鬧開了,這些人的臉色也是變的不好看了。

屬性武者,修武者之內,萬中無一,每一個屬性武者,那都能成為一方雄主。

也就是說,宛家要崛起了!

恍惚間,這些人似乎明白了,為何宛家要這麼大張旗鼓的邀請,所有勢力來參加這所謂的拜師聚會了。

風浩自然也為他這一句話,小臉直接黯淡了下去。

是啊,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庸才而已,怎麼可能配的上人家呢?

而這個時候,宛欣也被一旁的宛家之人給帶進了後堂,上方只有宛朔與那個冰冷的女子韻影坐在那裡。

掃看了一眼全場,宛朔的嘴角不覺中就高高的揚起。

訓斥風浩是假,最主要的是,他想將這樁事宣揚出去。

實力為尊,今日宛家擁有了這等助力,他若不用上,那不是傻么?

「浩兒,回來!」

風塵輕喝了一聲,他上前幾步,擋在風浩身前。

「你就是他父親?」

清冷的聲音傳出,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只見韻影緩緩的站起身來,無形中,她身上都是散發著淡淡的霧氣。

「是!」

面對這個女子,風塵的掌心也滲出了汗跡。

能成為風月學院的導師,她的實力毋庸置疑。

「多餘的話,我不想說,但是,如果他要來騷擾我弟子的話,我不介意,殺了他!」

韻影的話語,如同寒風划過,讓的風塵直接黑下臉來。

而這個時候,旁邊一些勢力也流露出看好戲的神情。

「閣下說的有些過了吧?」

風浩,是風家下代家主,但是韻影卻是直接開口說要殺了他,這等同於不將風家放在眼裡。

「哼!」

韻影目中閃過一抹寒芒,抬手便朝着風塵拍出一掌。

「嘭!」

只是隨意的一掌,卻將大武師初階的風塵給逼退了數步,捂着胸口,一口逆血直接噴出。

「父親!」

風浩慌忙跑去,扶住風塵。

「你為什麼動手?」

他怒視着韻影,瞳孔內泛起血絲。

「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覺悟!」

韻影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輕輕啟唇,並不動色。

而她的信心,便是來自自身的實力,冰系高階大武師。

「弱者!」

風浩緊咬着下唇,心神皆顫,渾身都是在抖動着,那張清秀的小臉,也是變得有些猙獰。

雖然這些年來,他一直受盡白眼,每天耳邊都是充斥着冷嘲熱諷,不過在他心中,卻是有着自己的底線,此刻,看見自己的父親,為了自己,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竟然受到這般的侮辱,當下一股煞氣,噴薄而出。

他緊握着拳頭,漆黑的瞳孔內繚繞着暴怒的火焰,跨前一步,直視着韻影,「今日之辱,我風浩記下,三年後,我會去風月學院找你!」

才是十二歲的少年,在韻影咄咄逼人的姿態下,終於爆發了,一腔話語,震的大廳內所有人發愣。

而,風家眾人更是無法想像,平時都是逆來順受的庸才,竟然會當眾立下他一生中第一個誓言。

三年,從一個三級武徒要晉陞到大武師境界,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小小少年為何要立下,這他們看來是天方夜譚的誓言。

「哼!」

韻影眼眸一眯,冷冰冰的哼了一聲,「到時,只要你能承受我一招,那就算我輸!」

在她看來,就是一直被家族譽為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的她,也耗費了六年時間,才踏入了大武師境界,這十二歲才三級武徒的庸才少年,憑什麼能做到?

而且,還有三年時間,那個時候的她,可能就不再是大武師境界那般的簡單了。

「當然,這要建立在你能進入風月學院的前提下。」

她微揚着自己白皙的下巴,對少年的挑釁,根本是不屑一顧。

因為如果在十四歲前還不能凝聚出『武元』的話,那是沒有資格進入風月修武學院的。

這也是風月學院,為了確保能培養出高階子弟的一種措施。

「到時候,我會親自擊敗你!」

少年全然不為所動,小臉冷肅,清淡幼嫩的話語,從他口中冷冰的吐出。

「父親,我們走!」

他轉身,撫着風塵,緩緩的朝着外面走去。

少年的背影被拉的很長,不知為何,大廳內的眾人卻沒有了嘲笑他自不量力的心情。

也許,是少年的那份膽量打動了他們。

「這少年,如果一直是庸才,那也罷了,如果讓他擁有了力量,絕對會是一個危險的人物!」

...

出到街道,四位長老的臉色皆是不好看。

「老三通知下去,召集風家所有人,三天之後,我風家要重選家主!」

大長老風桀黑着臉,對三長老風平沉聲說著。

「是!」

應了一聲,風平拉着自己的嫡孫,前行而去,根本不顧風塵的臉色。

「父親,對不起!」

看着衣衫染血的風塵,風浩眼睛有些濕潤。

「三年後,浩兒一定會替您洗刷今日之辱!」

少年緊握着拳頭,牙關緊咬。

「唉...」

風塵輕嘆一聲,看着一臉倔強的兒子,他幾次張口,「我相信你,因為,你是我兒子!」

對於風浩的說法,他也很不理解。

靈藥的藥效從未用上,而是被身體吞噬了,這簡直聞所未聞,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風浩的天賦,不說極好,那絕對也不會比其他三家的差到哪去,但是,他三年後要面對的是已經大武師巔峰的風月學院導師,這讓他如何能放的心?

第5章衍決

天穹上,繁星點爍,銀月當空,整個玉蘭城顯得格外的安靜。

不停閃爍的繁星,就如風浩的心情,極為浮躁。

那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兩天了,明日,就是風家重選家主的日子,這一切,似乎已經無從更改了。

修鍊完畢的風浩並沒有回房,而是走出了風府,緩緩的朝着城外走去。

不知不覺中他又來到了小山坡上的紅木樹下。

坐在樹頂,望着天穹上的繁星,聽着魔獸山脈內隱隱傳出的獸吼,他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實力,沒有實力就沒有一切,甚至尊嚴也沒有。」

少年的眉間微微簇起,拳頭在不知不覺中就緊握了起來,「這樣的侮辱,我絕對不會再讓他發生第二次!」

這幾天,風浩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回放宛家大廳內發生的那一幕。

他的心頭,仿若有一把刀,在狠狠的割着,讓的他的身子,一陣顫慄。

「我要改變這一切!」

風浩的目光凝聚了起來,變得無比的堅定,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

左手一探,他掏出脖子上掛着的一枚極為古樸的戒指,思想了一番,他果然的拉斷了絲線,將戒指拿在手中。

「出來吧!」

他就這麼對着手中的戒指說著。

「嘿嘿。」

突兀的,一陣蒼老的怪笑聲便是自戒指內傳了出來,接着,戒指散發出一陣淡淡的瑩瑩光輝,組合成一道透明而又高大的蒼老身影。

風浩平淡的看着這一切,似乎早就預料到了。

「嘿嘿,想通了么?」

老人笑眯眯的看着風浩,嘴角依舊扯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嗯!」

少年認真的點了點頭。

「既然選擇了,就不能回頭了,回頭,那就是死!」

老人也收斂了笑意,一雙眼睛直視着風浩。

「就算死!我也要洗刷這次侮辱!」

緊咬着嘴唇,少年的目光一絲也沒有動搖。

「很好!」

少許,老人才滿意的扯出一絲微笑來,緩緩的道:「早就與你說了,擁有『虛武』體質的人,必須修習『衍決』,不然,你一輩子都不可能晉陞武者!」

在風浩很小的時候,他就被這枚從天而降的戒指砸中,這個自稱是焚老的老人就出現在他眼前,要他修鍊一本名為『衍決』的秘籍。

『衍決』,必須要擁有『虛武』體質的人才能修習,而,焚老,修行的也就是『衍決』。

本來也沒什麼,但是,一旦開始修習『衍決』,就要開啟『虛武』,開啟之後,那就不能停止,因為,這種體質會一直吞噬己身的『武元』,不進則退,輕則殘廢,重則死亡。

一提到死,當時就嚇壞小風浩了,死,誰不畏懼,更何況才是幾歲大的小孩兒,當下他就直接將戒指扔了,但是,每次,這戒指都會自動回到他的身邊,最後沒辦法了,才拿一根繩子掛在脖子上,這些年來,他幾乎是已經忘記了這枚戒指的存在,直到這一次事件的發生。

而在這期間,焚老也從未逼迫過小風浩必須修習,只是說,願意了,就叫他。

這次,被逼無奈,讓的風浩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事情。

而這,也正是他向韻影提出挑戰的依仗!

「我需要怎麼做?」

風浩輕呼了口氣,問道。

「等不急了?」

焚老有些戲謔的看着他,「小子,你太莽撞了,三年時間,你怎麼可能斗的過她?如果不出意外,那女娃子三年之後必定已經是武靈境界了,也就是說,你必須將體內的『虛武』晉陞至四級!」

「四級么?」

少年的目光依舊冰徹。

「嗤!」

見風浩不為所動,焚老不禁輕嗤一聲,「小子,我可告訴你,『虛武』的修鍊,可不比修武者快,相反,更是危險重重,如果有選擇,鬼才願意修這破爛東西!」

說到這,他的嘴角也是狠狠的抽搐了幾下。

「我還有的選擇么?」

風浩沒好氣的看着他。

「嘿嘿,也是,不過,你到也不用那麼悲觀,奇蹟,還是需要你自己去創造的,如果能找到足夠的『武晶』,你的速度將會飛速上升,三年時間,絕對夠了。」

「『武晶』?傳說中的『武晶』?」

風浩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武晶』,衍生與天地之間一些奇異之地,每一枚『武晶』的衍生,那都會掀起腥風血雨,大武師級別的強者也會死一大片,像玉蘭城這種小地方,根本是不會出現那等珍貴之物。

而焚老卻是說,足夠的『武晶』,那是多少?

於是,風浩只能無語的看着他。

「嘖嘖,我還沒說完呢,『武晶』到了後面,最多只能為你續命而已,你要找尋的是,『異晶』,那才是好東西。」

焚老一臉看不起他的模樣,自顧自的說著,讓的風浩差點昏厥了過去。

『武晶』只能用來續命?

他還能說什麼呢?

『武晶』對於武者來說,那就是第二生命,乃天地間的『武元』所衍生,武者煉化之後,能迅速的增長體內的『武元』,在突破之時,更是必備之物,能大弧度的提升晉階的成功率。

至於『異晶』,這個詞,風浩卻才是第一次聽聞。

「怎麼?怕了?」

說實在的,風浩的確是心虛了,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誓言,他的目光又是堅定了起來。

「我要修習『衍決』!」

少年的聲音無比的鏗鏘。

死,固然可怕,但是尊嚴,更是排在前面!

「沒問題,不過,你必須先將體質提升上去,不然,開啟『虛武』之時,你就爆體而亡了,那還談什麼修習?」

焚老答應的也很爽快,掃了一眼風浩,他的眉頭微微一簇。

「不過,你鍛體的功法簡直連黃級也算不上,等你達到了武徒十級,三年時間也差不多了,試試這個。」

說著,他拋給風浩一捲髮黃的捲軸。

「玄級功法?」

打開捲軸,風浩徹徹底底的被上面的四個字給震懵了。

玄級功法,虎動篇!

第6章虎動

【PS:『武之力』已經改為了『武元』,造成不便,請諒解。】

「玄級低階,沒辦法,鍛體的功*法,就這一卷,要不要隨便你!」

焚老微微聳了聳肩膀,語氣很隨便,似乎玄級功*法在他眼中就是蘿蔔,白菜一般。

「要要!」

風浩將捲軸緊緊的拽在手中,嘴角抽搐了幾下。

天武大陸上,秘籍,分三類。

第一類,鍛體功法,毫無疑問是為武徒所用,用於鍛體。

第二類,武元秘法,簡稱秘訣,武者所用,用於掌控體內由『武元』凝聚出的『武元漩渦』,秘法的品階,決定一個人能掌握武元的『量』,一旦選定,不能更改,而焚老所說的『衍決』就是屬於這一類。

第三類,武技,武技的強弱,也是個人實力強弱關鍵的一個部分,高品武技,通常能讓人爆發出成倍的力量來。

三類秘籍,都是分為天,地,玄,黃,無品等五個品級,每個品級又分高,中,低,三個階別,而像玉蘭城風家這樣的家族,鍛體,那就是那套無品的基本拳法,武元秘法,黃級低階的『翻雲決』,武技,最高的也就一卷黃級高階的『崩石拳』,而這焚老,卻隨意的就拿出玄級秘籍來,這叫風浩如何不震驚?

「吧嗒!」

得到如此好東西,風浩直接從樹頂跳落下來。

他認真的看着捲軸上記載的圖形,與一些注意事項,將之牢牢的記在心底。

「呼...」

按着捲軸上的吐納方式,風浩的身子緩緩的以一個怪異的方式匍匐下去,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但是風浩卻是汗水淋漓,身子也不禁有些顫抖,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倒也不錯!」

樹頂上,看着少年直接就擺出姿勢來,焚老也是有些詫異,「想不到簡單的打木樁,也能讓的他的力道控制的這般的精確。」

這些年來風浩所作所為,老人都是看在眼裡,對於其修鍊方式,老人很為不屑,但是現在,卻真正的對少年刮目相看。

「幾年時間,倒是將他的心性,毅力,信念,打磨出來了,倒也少去了很多麻煩。」

修武一途,除去天賦,首先要做到的是心性不移,然後有成為強者的毅力與信念,這是最基本的,如若做不到,那必定不能成為真正的巔峰強者。

「呼...呼...呼...」

忍受着百般的痛楚,風浩努力的將吐納與動作做的與捲軸上的一致,肌肉一塊塊抖動着,就連骨骼也因為這怪異的動作而摩擦的『咯吱』作響。

遠遠看去,他就如一頭潛伏中的猛獸一般,動作強勁而有力,似乎隨時都能爆發出致命一擊。

這正是虎動篇上的第一個姿勢。

半刻不到,風浩就身子一軟,癱倒在那裡,急促的喘氣着,但是,他的瞳孔內卻全是驚喜之色,雖然時間不長,但是,他卻是感受到了這一個姿勢所帶來的好處。

這個姿勢,不僅是鍛體,對力道的掌控也有着極大的提升。

這就是玄級功法的好處!

「身體太弱了,力道掌握的不夠!」

焚老的聲音自樹頂上傳下,「今天就這樣了,明天在繼續。」

說著,老人那透明的身軀又化作點點瑩光進入到了戒指內。

「呼...呼...」

風浩翻過身來,一雙清澈而又明亮的眼睛直視着天穹,隱隱流露出絲絲暢意,緩緩的,他就這麼在樹下睡了過去。

終於,要踏上強者之路了!

...

這天,風家所有能說的上話的人,全部都是聚集在議事大廳。

「從今日開始,風塵,你就再也不是風家家主!」

隨着大長老風桀一聲話下,風塵緩緩的站起身來,離開了家主的上座。

當眾被辱,他自己也知道不能再帶着風家走下去了,不然,風家之人,在玉蘭城根本是抬不起頭來。

看着滿臉淡然的風塵,所有人的神色也是很為複雜。

並不是風塵不夠好,這些年來,風塵為了風家付出多少,在座的再也清楚不過了,所以,就算風浩一直表現的極為平庸,四大長老只是要停風浩的靈藥,更換家主繼承人而已,並沒提出要撤銷風塵這個家主。

而後,二長老的嫡子,風烈,登上了風家家主之位。

對於這,風塵並沒有說什麼,他惆悵的是自己兒子,風浩的事。

才是三級武徒的他,停止了靈藥,三年後有什麼資本去挑戰人家?

甚至會如韻影所說,就連進門的資格也沒有。

兩年,兩年必須修出『武元』達到武者的地步,這對一個才是十二歲的少年來說,實在是太難了。

就在眾人沉默之中,風浩才是走進大廳來。

「風浩,你為何才出現?!」

風桀大聲的朝着他呵斥道。

可以說,這一切皆由風浩而起,而現在,他卻是一幅沒事人的模樣,大廳內大部分人都是怒火衝天。

「唰!」

風塵一個閃身,擋在風浩身前。

雖然他不再是家主,但是一身實力卻還是風家最高的。

「風塵,你還要庇護他!」

風桀臉色轉黑。

「他是我兒子!」

風塵清淡的說著,臉色絲毫未變。

「父親!」

站在他身後的風浩鼻子微酸,一雙拳頭悄然拽緊。

雖然,這個家主父親平常對自己表現的極為平淡,但是,他卻知道,父親一直在默默的庇護着自己,為了自己能繼續享受靈藥,他不知道頂着多大的壓力。

「走!」

風塵轉身,風浩卻絲毫不動。

「我不是庸才!」

掃了一眼整個大廳,風浩一字一頓的說著,「風家所受的侮辱,三年後,我定會將之洗刷!」

少年堅毅的面容,鏗鏘的話語,深深的印在風家眾人的心間。

眼前這個自信滿滿的風浩,似乎已經不是從前那庸才風浩了。

「好了,就不要為難他了,畢竟,他承受的已經夠多了。」

新任家主風烈,輕嘆一聲。

如果這個少年不是家主之子,就不會有這些事的發生,一個才是十幾歲的少年,他現在承受的壓力,大過於所有人。

所有人沒有再說什麼,默默的看着這對父子緩緩的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