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無皮屍
無皮屍 連載中

無皮屍

來源:google 作者:御風樓主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嬸 張人 懸疑驚悚

我叫曌遠,我師傅學了相術能看穿人心,被七里八鄉村民稱頌為天師,然而在我十五歲那年,他被人挖墳掘墓,整個人皮被剝掉掛在樹上村裡人都說師傅是因為泄漏天機太多,遭了老天爺的報應而學了相術的我知道言多必失,早有這麼一天,我也會步入師傅後塵,卻沒想到報應來的如此之快那一天,同樣的地方,在同一棵...展開

《無皮屍》章節試讀:

第十章 準備幾年的棺材

劉嬸的兒子陳自強,腦子不太靈活,反應總比別人慢一拍,但力氣卻大得出奇。

老人們,包括我師傅都說是因為他小時候犯了沖,丟了一道魂導致的。

這種人一般都倔,陳自強發起倔來更是九頭牛都拉不動。

慕容潔回來想找我幫忙,我當然拒絕了,今天早上我可是差點被他掐死。

不過並不代表沒有辦法。

我找到了瘦猴,讓他從劉嬸的人皮內側弄點帶顆粒的血回來。他立馬拍着自己的胸脯向我打着包票。

我本來還是想照計劃,讓慕容潔去找李萍兒,弄點李嫂的血給我回來驗驗,我自己去村委會弄村長的血。

但這一次,慕容潔死活不同意。

我問了幾次,可她卻只是抿着嘴,不斷的搖頭,小臉也憋得通紅。

最後我看了出來,她是在怕!

估計是想到了李萍兒說過,她在李嫂死掉後又見過李嫂的事吧。

無奈之下,我只能跟她一起行動。

我們先去村委會弄了點村長的血,不過這次我聰明了一點,分別把柜子和地上的血都弄了一點。

接着才和慕容潔一起到了李萍兒的家。

但李萍兒家的房門上了鎖,被慕容潔派去守屍的胖**被關在了門外。

詢問了一番,才知道李萍兒沒有錢做法事,想要買副棺材直接把李嫂葬了。

她前腳剛走,我和慕容潔就到了。

本來想等到李萍兒回來,但這一等就等了一個多小時。

我們村就有棺材鋪,從李萍兒家出發,來回最多也就半小時而已。

生怕李萍兒會出事,我和慕容萍趕緊往棺材鋪跑去。

可當我們趕到的時候,卻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李萍兒正跪在棺材鋪的門口,不斷的磕着頭!

棺材鋪的老闆是咱們村裡最年長的幾個長輩之一,姓梁!

梁老爺子坐在鋪子里,彷彿根本就沒有看到李萍兒,自顧自地扎着白事用的紙人。

李萍兒跟我年紀相仿,平時雖然來往的少,但這情景還是讓我不由得心裏一疼。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伸手去扶李萍兒:「你這是幹什麼?」

「沒錢買棺材你也不用磕頭啊!」慕容潔也跑了過來,想要扶李萍兒。

可膝蓋才離地,她又掙脫了我和慕容潔的手,咚的一聲跪了下去。

磕了一個頭之後,她才開口衝著鋪子里的梁老哭喊到,「梁爺爺,求求您賣給我吧,我多給您一塊錢。」

一塊錢,在當時可不是小數目。

我也明白了,合著不是沒錢,是梁老爺子不賣?

我不解地向店鋪里看去。

梁老爺子,還有今天在村委會的陳老爺子,這幾個對我來講是爺爺輩的人,不僅在村裡威望十足,而且也德高望重。

在平時,以梁老爺子的性格,就算李萍兒真的沒錢,他肯定也要給她弄副棺材!

這是怎麼呢?

在我不解之時,梁老爺子停下了手裡的活,看向了李萍兒,「你這女娃咋就不講道理呢,都說了我這沒有多餘的棺材了。」

我更加不解。

慕容潔則是在眉頭一皺,大步衝進了鋪子里,指着梁老爺子的身後,「七副具棺材擺在這,你說沒多餘的?老爺子,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吧。」

「是啊,梁老爺子,您賣我一副具,讓我媽入土為安吧!」李萍兒又磕了個頭,都已經流血了。

可梁老爺子卻擺了擺手,「後面這七副具,都是給別人準備的,不能賣。」

慕容潔沒有再說話,可我卻加覺得奇怪了。

梁老爺子的棺材店,是落鳳村和鄰近幾個村子唯一的棺材鋪,可即使是這樣,也從來沒有準備過這麼多副棺材啊。

這麼多年了,梁老爺子的棺材鋪永遠都只會有一副現成的備用!

但偏偏,梁老爺子在說這話的時候,眉直如尺,目光堅定,又不是在說謊。

咱們這十村八店的,哪裡死了人都會收到消息。可現在,除了咱們落鳳村可沒有聽說其他的村子還死了人了。

不可能會用到這麼多棺材。

我的目光,不由得落到了梁老爺子身後的幾副肯棺材上。

這一看更覺得奇怪了!

七副棺材,其中六副棺材貼了『壽』字,雕的龍,是男用的。還有一副貼的是『福』字,雕的鳳,是女用的。

棺材嘛,除了備用展示的,都是接到了訂單之後才做的。而只有人快要死的時候,才會訂做棺材。

所以,放在店裡的被人訂的棺材,一般都是新的!

可現在,卻只有那一副女用的棺材是新的。剩下六具男用的,表面的油漆的色澤都已經暗了下來,甚至都出現了掉漆的情況,這是已經放了好幾年了。

有人在好幾年前就訂了棺材,一訂還是訂六副?

怎麼想都不符常理!

「梁爺爺,我來拿棺材準備給媽入棺了。」我還在思索之際,一道沉悶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出。

聽到這聲音,我本能的打個了顫,心裏暗叫一聲,「不好!」

「曌遠!」下一秒,那沉悶的聲音變成了大吼。

我還沒有來得及轉過身,就感覺到了身後莫名的冒出了一股壓力。

「你幹什麼?住手!」緊接着,我又聽到慕容潔的聲音傳出,她快速的朝着我的身後跑去。

我也跟着一起轉過身,只見到剛跑到我身後的慕容潔先是頓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再接下來,陳自強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和早上一樣,我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時間,就被他撲倒了。

「我要殺了你替我媽報仇!」他撲到了我的身上,又一次掐住了我的脖子。

窒息感,疼痛感一併傳出。

「住手,給我住手!」被甩飛出去的慕容潔爬了起來,跑過來之後一邊大吼一邊拉着陳自強,可她哪拉得動啊。

跪在地上的李萍兒也跑了過來,兩個女人使足了力氣,陳自強都紋絲不動。

「這是幹什麼?」店鋪里的梁老爺子也跑了出來,「自強,趕緊鬆手!」

「殺了你,殺了你!」可陳自強卻只是吼着。

他手裡的力氣越來越大,我已經聽到我的脖子處傳出了輕輕地咔咔的聲音,腦子開始發暈,整個身子都發麻了。

再過不久,我的脖子就要被陳自強扭斷了。

「弄暈他,快!」這時,又一聲略帶蒼老的聲音傳出。

我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一根棍子往陳自強脖子上一杵。他便頭一歪,倒在了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