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吾妻白清淺
吾妻白清淺 連載中

吾妻白清淺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長安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清淺 陸知遙

最後一日,她躺在他的肩上,嘴角掛着鮮血,輕輕道:「都說人間驚鴻一瞥造就三世情緣,我們的情緣……很長……很長……對嗎?知遙」男子不語,只是緩緩抱起她「吾妻清淺,我們回家……」展開

《吾妻白清淺》章節試讀:

天界,仙閣。

一聲雷鳴巨響,劃破長空,沉寂的死氣霎時被打破,化作漫天風雨,無情的沖刷着殘破的土地,血氣與殺氣凝結一處。

人心惶惶,四處逃竄……

被四周的劍光寒氣籠罩,男子微微抬頭,眸子如靜水般平靜,似是早有所料,待敵人圍近,他倏地起身,用被砍得只剩半截的劍身衝出重圍……

一次,又一次,

神力的消耗讓他的身體逐漸支撐不住,終於,男子應聲倒地,發出一聲悶響,站在其身後的,是拿着一把血劍的中年男人,

「斬月,你還是……不肯放過仙閣嗎?」

中年男人不應,抬手擦拭手中的利劍,許久,中年男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嘲諷的冷笑,他緩緩蹲下,像是玩弄似的看着手中待宰的羔羊。

男子已滿身是血,安詳的躺在地上,兩眼無神的注視着前方,看着遠處的戰士們仍在交戰,中年男人又笑了一下,忽然發狠的掐住男子的脖子,男子仍是無動於衷,對於死亡,他好像沒有多大的恐懼。

這一舉動,徹底激怒了中年男人,他捏緊男人的脖子,一把將他從地上拽了起來,

「看,給我看!」中年男人晃動了幾下,指着前方正在交戰的地方。

男子被晃得頭暈目眩,本就失血過多的他感覺自己已處在彌留之際了,眼前的景象逐漸清晰起來。

一個……兩個……十個……,仙閣的士兵接二連三的倒地,中年男子再一次笑起來,聲調抬高,再抬高,最後直接變為狂妄的大笑。

又是平靜,又是這如水的平靜,男子就像被人操控的玩偶,在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悲喜。

直到……混亂中一名老者被亂箭穿身,一口鮮血湧出,還未等男子反應過來,老者已經倒地

「父親……」他的心猛地狂跳,眼淚奪眶而出,

「你哭了!哈哈!你居然也會哭!」一旁的中年男子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是啊,我居然哭了,我居然也會哭。

這一刻,男子只覺得自己好笑,哭,這個以前自己最厭煩的名詞,有一天,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殺了我。」男子已經淚流滿面,語調卻仍然平穩,

「什麼?」聽到這話,中年男人收斂起笑容,有些震驚的看着男子,男子緩緩的轉過來,眼神堅定的盯着他

「我說,殺了我!」

沉默過後,中年男子走到他面前,將剛剛擦拭好的劍架到了男人的脖子上,

「憶長尋,這一切,都該結束了……」

男子沒有說話,而是閉上了眼睛。

這一切,自己用生命守護的仙閣,也將幻滅了。

也許我不是一名好的閣主……

我想死,我知道這是什麼不負責任的行為,但我實在是太累了,父親,母親,對不起……

他沒能如願,中年男子的刀沒有在他的脖子上劃個口子,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巨大的光亮,男子趕忙睜開了眼睛,周圍已經被這巨大的光亮包圍了,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光亮糾纏着,緩緩向北海靠攏,最後,墜入北海,慌亂中,男子迅速辨認出了光亮里的身影。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是方才要殺自己的中年男人,而女的……

「長安!」男人大喊了一聲,沒人應答。

仙閣歸於平靜…

戰爭……結束了。

他沒死,仙閣也沒有滅亡……

可少女,卻墜入了海底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輕的像一片羽毛,任由海水壓着她慢慢下沉,就這樣不知過來多久,她感到一隻手托住了自己的腰,再將她慢慢往上拉,

「不必了,來不及了……」她最後呢喃一聲,便閉上了眼睛。

耳畔響起的,是哥哥最後的吶喊

「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