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誤惹魔尊:仙妻有點慌
誤惹魔尊:仙妻有點慌 連載中

誤惹魔尊:仙妻有點慌

來源:google 作者:權少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帝 奇幻玄幻 沈月姬

我本是修鍊成仙的天秀!一着不慎,竟然得了一個萬人嫌的差事常道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我卻好,就是那個斬斷情絲,拆人姻緣的仙官!誰想這姻緣拆着拆着,還拆到了魔頭許翊身上眾仙皆說,新任魔尊許翊狂妄、冷血、無情、琢磨不透唯獨我知道,他冷酷表面下的溫柔……展開

《誤惹魔尊:仙妻有點慌》章節試讀:

「不知這位捕頭大哥怎麼稱呼?」
「徐春。」
胖子左右打量我一眼,道:「我聽說你醫術高明?
師承何處啊?」
我謙虛道:「徐捕頭說笑了,我這神醫的頭銜都是讓人捧出來,也就會醫一些疑難雜症而已。」
徐春:「口氣不小嗎?
這城裡,不,這天下能有幾個大夫能醫好疑難雜症啊?」
我與他扯了幾句,問道:「敢問徐捕頭,可是你家沈大人要見我?」
徐春打了個哈欠,一臉不悅的說:「要不是我家岳丈着急見你,這休沐日的我才不來呢!」
沈父找我,那有可能是沈月姬和他說了什麼。
「行了行了,別廢話了,快走吧!」
不是第一次來沈府了,卻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來。
涼亭水榭,細長迴廊,沈府的設計很有江南風格,只是不太明白,長廊上掛着各式各樣的燈籠是為何。
穿過一條走道,來到沈府的大廳,堂內坐着三位大人。
上座的二老自是沈家父母無疑,而左堂下坐着的婦人,應該就是沈月姬的姐姐沈碧蘭。
沈碧蘭五官端正,標準的大家閨秀模樣,只是她的面容稍顯憔悴,身形偏瘦。
「在下見過沈大人,沈夫人,沈家大小姐。」
凡人的禮儀我還是清楚一些的。
上座的沈大人看了我一眼,「你就是任家請回來的神醫天秀?」
「神醫愧不敢當,在下就是一個遊歷民間的大夫。」
我的話音剛落,便遭來沈夫人一記冷哼,「嗬!
你一個小小的大夫還想攀我沈家的門?
真是賴蛤蟆想吃天鵝肉!」
「娘!」
沈碧蘭打斷道,隨之轉向我:「天大夫,我們今日冒昧找你來,就是想要問清楚,你和我妹妹究竟是什麼關係。」
我;「在下不明白,大小姐說這話是何意?」
「此事我本不好開口,但事關乎我妹妹的名聲,我不得不問清楚。」
沈碧蘭目光沉重的看着我,再道:「坊間的傳言想必天大夫你也聽得不少,你是否對我妹妹有……」
「大小姐!」
再讓她說下去,對我名聲也不好,「我與沈月姬清清白白,即便您不相信在下,總要相信您的妹妹。」
此話落下。
隨着「嘭」的一聲響,一直不發話的沈大人開口了,「你還好意思說?
本官女兒定是受了你的蠱惑才不願入任家的門!」
我微楞半分,不做言語,心中已有思慮。
為證清白,沈家人帶我去見了沈月姬,她一見着我便放聲大哭,半點不給我問話的機會。
沈家母女在旁勸慰,身後的徐春上前,刀架在了我脖子上,怒喝道:「你看看我妹妹,她為了你一個窮小子,寧願死也不願竟任府的門,你倒好在這無動於衷,真是白瞎長這麼高大一小伙!」
我無話可說,看現在的情況,沈月姬是訛上我了。
也罷,既如此,也算是賣個人情給大魔王了。
我突如其來的改口,叫沈家幾位臉色大變。
沈父一氣之下,命徐春將我逮捕。
本仙君第一次坐牢房,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小惆悵。
天帝命我來添堵,而我卻給自己找絆子,也是絕了。
沈父還是對我多有包容,至少沒給我扔在骯髒的牢房裡,我在牢里待了不到一個時辰,任子凡便來了。
他怒氣沖沖的過來,雙眉擰成一個「川」字,「你為什麼不說實話?」
他的話讓我有些意外,不過這不是重點。
「沈月姬對你的態度你現在也清楚了,該怎麼決斷還需要我多說嗎?」
「你就是為了這個?
不惜承認自己是……」任子凡沒有說那幾個字,他死死盯着我,「你不是仙人嗎?
為何甘願屈尊在牢房內?
你若想走沒人能夠阻止你。」
我默然,我確實有能力,但是我要賭。
我知道這個賭沒有任何意義,甚至可以說是最為愚蠢的,可我還是這麼做。
因為,眼下我也不知該當如何……
任子凡神色複雜的看着我,似乎內心掙扎了很久,方才拂袖離去。
「你以身犯險只是為了讓他主動解除婚約?」
一個聲音飄進我的耳朵,激醒我昏昏欲睡的神經。
大魔王一身黑袍站在我對面,嘴角冷誚的弧度依舊是輕蔑的意味,「天宮上的仙君都如此愚蠢嗎?」
我亦咧嘴笑笑:「魔尊怎的屈尊來此了?
這可是凡間的腌臢之地,別是玷污了魔尊大駕。」
許翊淡淡瞥我一眼,不為所動,「倘若你真是做到了,本尊助司命重返天宮。」
他的話着實震驚到了我,只是我不願相信他會幫我。
魔族之人最為憎恨的就是天宮,又豈會真心幫忙?
許翊瞧出了我的心思,沉聲道:「本尊還不足以欺騙你一個小小的仙童。」
「好,成交。」
我與許翊實力懸殊,很明顯我只能選擇合作。
「魔尊打算何時出手?」
我望着面前這個邪魅強勢的男人,心中有個不成熟的小想法——是不是認他當爹,今後本仙君也是有了靠山?
「待你事情辦成,本尊自會出手。」
總覺得他說這話時陰森森的,像是憋了什麼壞。
我點頭,「那小仙到時要如何聯絡您?」
總不能再去一次魔界?
許翊微挑了一下眉宇,隨意拽下腰間的腰配扔與我,「戴着它,便能隨時與本尊聯絡。」
是個琥珀色的月牙腰配,晶瑩剔透的,我沒找出什麼暗道。
「將它置於玉堂穴便可。」
「玉堂穴?」
人體穴是我的盲點,我除去太陽穴能記住以外,其餘穴位不識得本仙君。
見我迷茫,許翊再清楚的解釋:「胸部正中線上,平第三肋間。」
我一邊念叨,一邊拿手比劃,恕我愚鈍,未能尋的玉堂在何處。
我再次看向許翊,笑的一臉天真無邪,對方賞我一記眼刀子,我登時垮下嘴角,「小仙愚鈍,勞煩魔尊指點。」
許翊嘴角輕揚半分,似笑非笑的模樣竟讓我覺得有幾分好看。
他拿過我手裡的腰配,輕點在我的胸間的位置,「可感受到了?」
有一股涼颼颼的感覺在此周圍晃悠,我點頭應着,抬眸間,許翊的臉近在咫尺,深邃的墨眸透着睥睨的氣勢,刀削般的臉沒有血色,薄唇卻如血般妖異。
鬼使神差的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