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無雙姑爺
無雙姑爺 連載中

無雙姑爺

來源:外網 作者:蕭權秦舒柔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蕭權秦舒柔 都市言情

,蕭權在一個乾草垛醒來。他一睜開眼睛,嗆鼻的糞土氣息差點讓他暈過去。怎麼在這裡他低頭一看,一身的紅色映入眼帘,這紅艷艷的華服正是古代的婚服。蕭權是一個博物館管理員,對古代詩詞歌賦、衣食住行、手工藝都了如指掌,這猛一看,衣服竟然是現代失傳已久的秦綉。就這一身衣服,在現代低於500萬根本都買不到。「姑爺醒了」這時,一個喂馬的小廝提着料桶,淡淡地問了一句。姑爺蕭權一臉懵:「我這是在什麼地方」果然,姑爺和他人口中說的一樣,資質平平,為人蠢笨。小廝眼皮子沒抬一下,語氣都高貴幾分:「這是哪裡這是秦府今天是你展開

《無雙姑爺》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章
廚房裡,蕭權哪裡知道秦大小姐來過,他感嘆一番後,開始梳理科舉的題目。
多虧蕭定多次參加鄉試,這讓蕭權摸清了規律,接下來的鄉試考題,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考四書五經,第二部分就是試帖詩。
試帖詩和平日里唐詩宋詞有差別,在博物館中,收藏有對試貼詩的明確要求,蕭權不僅熟悉這規矩,歷代狀元的試帖詩,他皆有記憶,應付起來得心應手。
試帖詩除要求對仗工穩外,最難以掌握的便是用典,又叫做用事,就是要求所用之辭要有出處,或是歷史典故,或為前人用過的辭句。用典還切忌牽強、堆砌和冷僻,講究正用、借用、明用和暗用,否則就會名落孫山。
瞭然於心的蕭權安心地睡下,現在也不用請安了,能睡到自然醒真是樂極了。
他靠着門板,聽着夜裡呼呼的風,難以入眠。夜裡寒氣重,蕭權翻來覆去,最後起來往灶里燒起了熊熊的火,把寒氣驅了,這才安然入睡。
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蕭權被小廝叫醒,說是秦老太太請他去用午膳。
雖然不用請安,可每月十五的午膳和晚膳,沒有特殊情況下,都是一家人用膳。
蕭權簡單洗漱後,隨着小廝來到了正廳。
富貴人家的吃食與平民不同,糕點精緻,肉菜豐盛,餓了一天的蕭權肚子咕咕地響了起來。
蕭權平時是一個喜歡吃辣的人,飯桌上面的菜雖然豐盛,卻清湯寡水,清淡得很。他問道:「秦家人不愛吃辣椒嗎」
小廝眉頭一皺:「姑爺,這辣椒是何物」
辣椒在華夏是後期才從國外進來的,是外來蔬菜,看來現在大魏還沒進口。
蕭權道:「辣椒,形如牛角,鮮紅無比。入口有灼燒感,入喉鮮麻,入身發熱,此時人有渾身發麻、飄飄欲仙的妙感。有它在此,飯能多下三碗。」
小廝吞了吞口水,從未聽過此物,姑爺是如何知道的他眼睛巴巴地道:「小的也想吃。」
「這得看機緣了。」蕭權瞥了一眼飯桌上的清淡飯菜,琢磨着以後把辣椒引進才行。三天不吃辣尚可,三年不吃辣可不行。
「老夫人到」這時,一個丫鬟通報道,蕭權站在一邊,垂手等候。
只見秦老太太走了進來,身後跟着秦家的孫子輩,秦風、秦南、秦北,還有讓蕭權眼前一亮的秦舒柔。
秦南秦北是秦家最小的孫子輩,是孿生子,這兩個人雖然有些才氣,卻有些頑劣,在外是出了名的蔫壞。
這是蕭權第一次見秦舒柔,她天姿國色,身形窈窕,眉眼靈動秀氣,一雙纖纖細手扶着老夫人。
大家直接走過來入座,除了秦風瞪了蕭權一眼,其他人視他如空氣。
秦家人坐了好位置,留了一個小縫隙給蕭權,他的凳子都被擠了出來,只能站着吃。
秦舒柔姿態柔順,有禮有節地伺候着老太太,一舉一動皆是大家閨秀的矜持和端莊。
這要是放在現代,秦舒柔靠一張臉就能得到萬千男人的喜愛,會成為炙手可熱的大明星,也難怪她看不上蕭定了。
秦家人動筷了,卻沒有人招呼他。秦南和秦北更是一臉挑釁地看着他,把菜放進了嘴裏。
蕭權是來吃飯的,又不是來討秦家人喜歡的。他得趕緊吃完飯,然後回去補補詩詞。
這麼想着,他就將就着坐在凳子上,端起碗筷,從那一條不大不小的間隙中,夾起菜就吃。
秦老太太臉一黑,本來想打壓一番蕭定,讓他知道秦府的規矩,讓他自覺些夾起尾巴做人,卻想不到他如此大膽。
秦舒柔也一愣,蕭定也算是個讀書人,怎的這般不把規矩放心上
秦風怒目圓瞪,喝道:「你為何用膳讓你用膳了嗎」
蕭權正咬着一口雞肉,聽到這話,邊嚼邊道:「兄長說笑了,我來這裡不用膳,難道是來當和尚四大皆空、酒肉不沾的么」
眾人一驚,別人都說蕭定平日里畏畏縮縮,口口聲聲都是聖賢書,現在想來是裝出來的。看他這般伶牙俐齒,滿嘴肥油,哪裡還有書生樣。
秦舒柔更是厭惡,雙眸瀰漫出氤氳的淚水,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她倒不是被氣哭的,而是自己身份如此尊貴,夫君卻是這樣的人,內心委屈之極。
秦風拍着桌子道:「蕭定食不言寢不語對長輩說話之時,應口齒端正你一邊吃一邊回話,你噁心誰」
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就能把這群迂腐的古人氣成這樣
特別是秦舒柔,嫌棄得快要落下淚來,又羞又氣。
哈哈,蕭權快沒笑死,這秦家人竟刻板得有些可愛。
蕭權偏偏還問一句:「娘子,你為何哭了」
秦舒柔見他不思悔改,目無尊長的模樣,把頭偏了過去,偷偷擦了擦自己恨命運不公的眼淚。
即使是落淚,她依然是神仙姿態,看得蕭權有些呆。
秦南拍案而起:「姓蕭的,你嘴巴乾淨些誰是你娘子就你這樣,配得上我姐哪裡半點要不是我們秦府可憐你沒吃飽過飯,今日這午膳你怕是用不上」
秦南嘴裏都是高高在上的施捨,明晃晃地羞辱着蕭權。秦南和秦北雖然是孿生子,但好認,秦南右眉有痣,而秦北沒有。
蕭權頭一側,微微一笑:「三弟,試問成親拜堂了還不算我娘子,那像三弟天天在怡紅院一口一個叫得親熱的娘子,才算娘子你這是羞辱我呢,還是羞辱你姐」
秦南和秦北瞳孔一震,他們平日里在外面胡鬧,在怡紅院游龍戲鳳,秦老太太都不知情。秦家乃將門之家,對年輕一輩管得特別嚴厲。
秦南和秦北兩個人,是秦府的驕傲,生得標緻,又有才情。平日里,所有人都對兩個小公子讚美有加,秦老夫人自然引以為豪。
秦老太太為人正派,連蕭權吃飯說話都忍受不了,更別提那些紈絝子弟做派了。
秦老太太和秦舒柔的臉色皆變色,一聽扯到親姐的身上,秦南急了,吼道:「你不要含血噴人,我何曾叫過她們娘子我都是叫她們姑娘什麼的」
大廳內,雅雀無聲。
秦老太太面露怒色,本來還以為是蕭權口不擇言,現在失望和怒火湧上心頭。
秦北偷偷扯了扯秦南的袖子,讓他不要再說話了。秦南被這麼一拉扯,被氣得發熱的腦子才清醒了過來。
好個蕭權,伶牙俐齒不說,還挖個坑等他跳下去
「三弟對怡紅院的那些女子,倒也算有禮數,沒有因為她們是風塵女子就輕薄地叫娘子。想來,三弟去怡紅院,一定是和這些姑娘研究詩詞歌賦去的,實在是勤奮好學。」
秦南秦北被氣得豬肝色,卻不敢再說半句。
秦老太太眸中怒火中燒,平日里她誇這兩個孫子,其他貴婦人都點頭稱是,看不出來半分虛偽,卻又暗暗面露幾分難色,看來她們都知道秦南秦北在外胡鬧

《無雙姑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