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吾雖凡,可問仙
吾雖凡,可問仙 連載中

吾雖凡,可問仙

來源:google 作者:醉染霜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五行散人 奇幻玄幻 楊凡

仙路茫茫,凡人也求長生!仙路之上,陰險狡詐詭計多端!在修真界無盡的陰謀詭計於殺戮下,一顆純白的心被染黑,忍辱,堅毅,明智,冷酷,殺伐果斷!他日嫌吾資質平平,今日吾一劍之威爾等可敢接下!展開

《吾雖凡,可問仙》章節試讀:

一頭渾身雪白的狼,如同眾星攬月一般走了出來。

楊凡看着它,卻是感受到了一股威壓,這應該就是它們的王吧!

吼!

白狼再次朝着後方嘶吼一聲,頓時就有幾匹狼,沖了進去。

唰!

幾人雖然緊張,但手上的動作不減,很快第一批進攻便被幾人擋下,同時他們忍不住多看了,楊凡一眼,他居然能夠一劍斬殺練氣四層的黑狼。

「楊兄弟實力不錯啊。」紫影在一旁說了一聲。

楊凡沒有在意,只是道了一聲:「多謝。」

吼!吼!

很快第二批進攻開始,數量比之前多了一些,每人大概都要殺掉五頭左右。

呼~

楊凡吐出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幾人同樣也不怎麼好受,他的手臂被抓傷了,不過沒有在意,依舊握着劍。

吼!

這一次狼王似乎有些怒了,直接朝着眾人撲來,它的身後狼群也跟着撲來,顯然準備用數量上的優勢,直接攻下。

彭!

狼王的級別在練氣七層,紫影直接被他撲倒,一口便是將他頭顱咬下。

六月害怕的不知所措,熊爆想要幫忙已經晚了,劍痴有些猶豫,但很快楊凡就見他居然跑了。

!!!

他的身法很快,幾乎如同一陣殘影一般,楊凡明顯都沒有反應過來,現在只剩熊爆一名練氣七層肯定是頂不住的,楊凡思索之下也有了退意。

但很快他就愣住了,熊爆也跑了,而且速度比起劍痴要快,留下六月一個人在這裡跟他,這什麼情況?

難道他連自己女人都不要了,楊凡看到六月眼中閃過一絲絕望,再看狼王已經向著自己撲來。

連忙閃開,但肩膀還是被抓傷了。

嘶~

狼王的爪子幾乎是將他肩膀給划出了白骨,他實在沒有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心裏也感嘆到,這就是練氣七層的實力嗎?

自己那不是連它一爪子都擋不住嗎?

怎麼辦?

楊凡眼神思索下,連忙喊道:「六月,你快走,我來擋住它。」

啊?

六月顯然是沒有反應過來,楊凡居然讓自己先撤,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感激之色,她練氣四層的修為,只要狼王不過來,逃跑的機會是很大的。

「謝謝。」

說完六月朝着一旁準備逃跑,楊凡只感覺眼前白影一晃,沒有猶豫,朝着狼王的腹部就刺下,體內五行靈氣全部聚集於劍尖之上,差點讓長劍爆開。

噗呲!

一拋熱血灑下,澆了楊凡一臉,同時被狼王帶走摔倒了地上。

噗!

一口鮮血吐出,楊凡只覺得自己快死了,好在六月又跑了回來,將自己背在身上逃跑了。

不知不覺昏迷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個山洞裏,旁邊的六月正在修鍊,楊凡想要動一下,但是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可以動彈的,身體猶如散架一般。

嘶~

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這種疼痛簡直深入骨髓啊!

六月被楊凡倒吸涼氣的聲音驚醒,看向他驚喜道:「你醒了。」

「嗯…嘶!」

楊凡不再說話了,這說話都疼啊!暗自運轉起了五靈決準備恢復一下。

也不知道過去幾日,身上的傷勢終於是止住了,這才抬頭看向六月,冷聲開口道:「為什麼救我?你們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他的本意是利用狼王殺掉六月自己逃跑,但是他猶豫了,幾人不要命的前來自然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住了,他很感興趣,他對於實力的渴望不言而喻。

六月雙眸看向楊凡眼神閃爍了一下,嘆了口氣,道:「謝謝你救我,不過我們扯平了,我們其實到這裡來是為了紫神花來的。」

「那不是五階靈藥嗎?應該很危險吧,怕是你們練氣七層也不夠啊!」

楊凡嘴上這樣說著,內心卻是計算着如何獲得這株紫神花,要是他將其吞服的話,修為可能直接提升到練氣四層。

「這…本來是很危險的,不過可惜那隻築基期的妖獸受了重傷,我們準備分頭行動的,劍痴和紫影本來是被我和熊爆作為誘餌的,最後又發現了你,所以我們…」

「呵呵,那他還不是在危機關頭棄你而去,不過給你一個機會跟我去將紫神花取下,要麼你就死在我的劍下。」

楊凡取出長劍,劍尖指向她,冷聲道。

嗚~

「道友,你放奴家一命如何,奴家也是一苦命女子,奴家可以報答你喲。」

六月突然變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態度,說著將身上的衣服解開,露出了裏面的一片花白,扭着婀娜的身子向楊凡走來,她對自己的姿色很有自信,倒在他石榴裙下的修士不在少數,況且楊凡的實力不是他能對抗的。

唰!

一道寒光閃過,六月停下了身子,看着從自己眼前掉下的幾縷青絲,再看向眼前冷酷的男子愣住了。

「將衣服穿好,給你一個活命機會,要麼就死。」那雙眸子依舊冷漠,甚至從他的眼神中都看不到一絲**。

她將衣服又給穿好,但眼神中卻是多了一份傾佩,這世上那個男子內心沒有顏色,此人見到自己脫光了向他走來都不為所動。

這樣的男子,要麼是一個大魔頭,要麼就是內心毅力非常堅定,顯然他是第二種。

六月穿好衣服後期,朝着楊凡行了一禮,輕聲道:「多謝楊道友不殺之恩,我願意幫你。」

楊凡點了點頭,很滿意她的態度,語氣稍微緩和了一點,說道:「帶路,事成之後我會給你相應的酬勞。」

六月雖然在前面帶路,但同時內心對楊凡的好奇越來越重,這個男子好奇怪,居然有不喜歡美女的男人。

唰!

一隻獵豹被斬殺,被楊凡甩到一邊,楊凡朝着前方的六月轟出一拳,冷聲道:「什麼意思,非要我殺了你嗎?我不是傻子。」

他此時身上也受了很重的傷勢,看着被自己轟倒在地的六月,眼神中帶着些許殺意。

冰冷的劍抵到了她的脖子上,六月沒有害怕,反而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模樣倒是有幾分勾引的樣子。

「公子,奴家也不知道啊!不過離的不遠了。」

六月的手抓着楊凡的一隻腳,輕輕撫摸着,抬起一雙柔弱無助的眼眸看向他道。

楊凡抽出自己的腳,他很想一腳踹死這個女人,這一路上不停的勾引他,難道這女人是傻子嗎?

沒有看出他根本就不是那種好色之人。

「帶路,快點,不要在耍花招了,這是最後一次,若你在耍花招,我可以不要機緣。」

這一次一股殺意向著六月襲來,她感覺渾身一冷,沒有再繼續挑逗了,一路上規規矩矩的帶路。

最後兩人停在了一處巨大的洞口外,楊凡看向她,冷聲道:「你確定是這裡嗎?」

「奴家確定是這裡,之前熊爆帶我來過,公子跟着我就行了,我在前面帶路。」

說完六月真的就在前面帶路了,楊凡一刻也不敢放下警惕,這個女人給他一種很詭異的感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普通女人做不到怎麼的乾脆。

吼!

一聲怒吼從裏面傳來,不過聽着似乎有些虛弱的感覺。

不多時一頭七米多高的棕熊,映入眼帘,它此時確實受了重傷,躺在地上,他的旁邊就是那朵花。

一道無形的威壓朝他襲來,沒有忍住吐出一口鮮血,反觀身旁的六月沒有任何事情,此時她用手指抵着下巴朝自己走來。

咯咯~

「公子,是不是感覺現在很憤怒,居然栽到了奴家的手裡,嘖嘖,奴家可是真的心疼你呢!」

六月伸出手想要觸碰楊凡的臉龐,被一把長劍擋住,楊凡忍着威壓站起身子,冷聲道:「我不喜歡別人碰我。」

「咯咯!有趣…有趣,你現在被築基期的威壓壓制,怕是連劍都出不了吧。」

「公子,只要你發誓做我六月的道侶,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塊抗壓石哦!」

說著晃了晃手裡的,一塊石頭,甚至將石頭放在了楊凡的面前勾引。

楊凡內心有些不悅,神情卻是依然平靜,沒有說什麼就這麼冷冷的看着她。

「你會後悔的,再給你一次機會,把石頭給我,我放你一馬。」

「公子,你現在可是強弩之末呢!奴家保證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奴家可是會雙修的哦,保證讓你爽上天,像你這麼俊朗的公子可不多見啊。」

六月朝着楊凡緩緩走來,臉上興奮的表情激動無比,手指就準備解開楊凡的衣服,突然一抹寒光閃過。

「我給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的。」

他是五靈根,抗壓能力怎麼會弱,剛才只是沒有適應罷了,既然給了機會,你不珍惜就不怪我了。

將六月的儲物袋子取下,查看一番不得不說,這個女修還是挺有錢的,將那些衣服和用不上的丟了出來,隨後扔進了儲物袋中。

手裡握着一顆抗壓石,地上躺着的六月他連看都沒有看,這種女人只是讓他感覺好噁心。

同時最近發生的事情對修鍊界認知又多了一分,特別是女人以後一定要離遠一點。

洛塵朝着棕熊過去,緩緩走近,他想看看棕熊到底傷的有多厲害,不過直到他離紫神花三步的距離停了下來,直接將其吸到手裡。

棕熊眼神中閃過一道詫異,顯然沒想到這個人類居然會用吸的,一般不都是直接挖下來嗎,吸的話根部都破損了。

他不知道這些,因為楊凡根本不懂,此刻他找了一處地方,將紫神花直接吞下趕緊修鍊起來。

時間很快過去一個月左右……

楊凡醒來,睜開雙眼,眼神中已經沒有了激動之色顯得平靜無比,他已經突破鍊氣四層了。

看向洞里那頭氣息越來越弱的棕熊,楊凡沒有猶豫將它斬殺,並且將其身上珍貴的材料全部收好。

築基期的妖獸可是價值不菲,這才倒是讓自己撿到一個大便宜。

估摸着一賣加上六月身上的靈石估計有小千塊下品靈石了,這還只是算靈石的價值,六月的身上還有許多不知名字的丹藥,他也不敢服用,帶回去再說吧!

看了眼六月的屍體,隨意的丟了一顆火球過去,身軀頓時化為灰燼。

「沒有讓你流落獸腹,算是我對你之前救我的事情,一些感激吧。」

一日後…

楊凡回到了任務閣,遞交了自己的任務,收穫了十塊靈石,不動聲色的收好,隨後去了宗門的一處集市上。

這裡有許多修鍊者交易和收購,也有很多宗門內部修建的交易閣樓,楊凡將所有的東西與於宗門交易後,他的令牌上多了一百點積分。

這些是宗門內部交易所花費的積分,一百五十點相當於是一千五百塊下品靈石了。

正準備回去,剛一出門就碰到了熟人,一看原來是熊爆,楊凡沒有與他打招呼,徑直路過,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他不怕麻煩,但不代表他喜歡麻煩,熊爆是練氣七層中期的修為,要是打的話可能有些吃力。

但對方居然問到了六月和他的修為,有意無意的提醒他將東西交出來。

他並不知道楊凡已經將紫神花吞噬,並且煉化了,楊凡回到了院子里,回來的時候又在路上買了大量的丹藥。

他此刻需要提升實力,距離宗門大比不遠了,只剩下三年的時間,到時候是外門晉陞內門弟子資格的時候。

他雖然靈根垃圾,但他不想放棄,準備在最後的三年拼一拼。

吞下一枚聚靈丹,四周靈氣向他聚集而來,五枚丹田爭先恐後的吸着靈氣,但總體速度要比起來是真的好慢。

別人只吸一兩個丹田,他需要吸收五個,這樣很浪費時間。

半個月後……

他出去了一次,購買了一些辟穀丹回來,這些可以讓他不會感到飢餓,而且價格很便宜,一塊下品靈石就能換十顆。

中途又碰到了熊爆,他的身邊跟着幾個人,氣勢都很強大,並且嚴重的警告了他,要小心一點。

宗門內正常情況下並不能發生打鬥,所以楊凡離開了,又繼續修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