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霧鎖鴻鵠灘
霧鎖鴻鵠灘 連載中

霧鎖鴻鵠灘

來源:google 作者:火龍大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慧敏 趙晨波 都市小說

一個二線省會城市的金融混戰;赤裸裸的叢林法則;一群有缺點又有特點的人;有人想獨善其身,那只是你的妄想展開

《霧鎖鴻鵠灘》章節試讀:

「讓趙行長把事情說完吧!」賴副行長對陳雄這種反應多少有點不滿,再次壓低語言說了一句,陳雄立刻反應可能是自己失態了,尷尬的把頭轉向了趙永田。

其實事情並不複雜。星期天上午,地方召集幾十家金融機構開協調會,通報了金鋒雲的一把手涉嫌貪污、受賄、虛開證明文件等犯罪及嚴重違紀的情況,以及相關人員立案調查的事實。同時公開了在對金鋒雲財務進行審計時的發現:該公司的巨額資金通過下屬財務公司被高息借給某地產開發商,並且自己也暗中囤了幾塊地,而現在該開發商因涉及商業犯罪被捕……所以錢肯定上還不上了,囤的地短期內也無法變現.而金鋒雲的數筆巨額融資也即將到期,母公司卻因為治理「隱債」的原因無法拿出這麼多錢來填這個「窟窿」。但如果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形成不良,進而影響徵信,將來就一分錢的融資也無法得到,這家企業就會徹底完玩,這可是一家有着2600名員工、擁有百億資產的大型企業啊!倒不得啊!

劉亮球頭又暈了一下,感覺自已的喉嚨幹得冒火,有一種想打人的衝動。從現在的情況看,這個不良貸款明顯是屬貸後管理失職:對金鋒雲的融資用途沒有持續跟蹤,以至於資金流入到了房地產及企業間借貸中去了。秋風也解救不了他頭上的虛汗了。

「現在它在外有多少銀行負債?」劉亮球不愧為**湖,為了避免把話題引向追責方面,他決定先發制人,掌握主動,把話語權拿到了手上,他打開面前的麥克風,提高聲調問道。

「在金融機構的負債大概是有近五十億,另外還有約七個億的融資租賃。五十個億里大多是流貸。」

劉亮球心裏一陣叫苦,大罵融資租賃攪屎棍,因為七個億的負債肯定是通過會計運作沒有反映在財務報表的負債里了。但他表面上仍然平靜。

「年底前到期的融資多少?」

「近18個億」

「在我行有多少融資?」

「流貸7.3億,信用證1.2億,銀票3億,銀票保證金是30%,風險敞口2.7億。共計11.2億,年前到期5.3億」

「流動比多少?速動比多少?」劉亮球聽到數據後近乎絕望,因為年前到期融資居然佔到了所有金融機構的近三成,現在第三銀行不想當急先鋒也不行了。但此刻他也沒忘最後掙扎一下,問了一個可有可無的問題。

「此類企業流動比的行業平均值是1.8549,速動比的行業平均值是1.4511,金鋒雲可能有點差,流動比是……」

「算了,這些就別說了」賴副行長一點也不含糊,及時制止了這個無聊的問題。這個時候問什麼流動比、速動比,早幹嘛去了?洗木炭去了?

「說下地方的態度和要求吧!」

「好的領導!」趙永田這才想起自己的聲音不大,可能讓桌子盡頭的領導聽不清楚,於是也打開了面前的麥克風。第三銀行的會議桌的檔次是沒得說的,高檔的進口桌椅,每個位子前配備一台最新電腦,外加一個麥。這不僅免去了廣大中年人視力不佳看不清會議室大屏幕之苦,同時也可讓自己的聲音清晰的傳到大會議室的每一個角落。

「在協調會議上,地方領導們聽取了相關的情況彙報,也都發了言,提出金鋒雲不是資不抵債、不是產品滯銷、不是沒有市場竟爭能力和盈利能力,恰恰相反,金鋒雲是省內近十年發展得最好的製造業企業,擁有數十項專利和十多個知名品牌,無論是醫療器械還是下屬製藥企業的中成藥,都有很好的市場美譽度,出口額也是屢創新高,在全省的地位非常突出。此次由於內部管理原因……」趙永田講到此處,有意識的停了停,想偷看一下大家的表情,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想必個個都是殭屍臉吧!於是又接著說下去。

「此次由於內部管理原因,外加上國外貿易摩擦及新一輪經濟下行的影響,企業出現了暫時的經營困難,但企業產業引領強、優質資產多、經營穩健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其他子公司也在健康穩定運行。而且根據相關專業人士分析,醫療器械及醫藥行業五年內必將出現「井噴」式的發展,關鍵是要堅定信心,精誠合作,千方百計的幫助企業渡過這段最艱難的時刻,以時間換空間實現突破。」

「就說下對我們金融機構有什麼要求吧!」賴副行長對這些場面上的話根本不感興趣,直接切入了主題。在場所有的人也就在這個時候豎起了耳朵。

趙永田聽到這裡趕快將手中的材料往後翻了兩頁,繼續讀道:「會議提出解決好金鋒雲的現金流的問題是幫助其脫困的關鍵所在。要求各金融機構要根據「六穩」要求,支持對企業存量融資不限貸、不抽貸、不壓貸,做到應續盡續、應貸盡貸、應延盡延、應降盡降,並適當增加新增融資……

此時正襟危坐、臉色鐵青的授信審批部老總葉笑龍終於忍不住了,大喝道:「什麼?還增加融資?瘋了吧!」。葉笑龍這麼生氣是情有可原的,雖然邏輯上以時間換空間是最佳方案,但對於信貸中台負責人的他來說,卻似將一顆定時炸彈抱在了懷中。因為問題很簡單,本來這些融資出現情況屬於貸後管理上的問題,與他這個中台負責人幾乎沒有關聯。但如果展期,他就會由後衛變前鋒,將來就會站在最前面去直面總行各個相關部門,不出問題還好,但一旦展期後再形成不良,一百板子打下來,自已部門至少要承擔六十板子,這個虧本生意正常人是沒人會去做的。「在這個情況下居然還要新增貸款,有這麼做事的嗎?我操……」葉笑龍忍不住在心裏罵了一句髒話。

「萬一最後企業沒救起來,這個責任誰負得起啊!這可不是幾百萬的資金,是十幾億啊!明知企業出了問題,還新增融資,上面追起責來,一刀一個準,在座的誰也跑不了,現在出問題頂多是個失查,以後出問題的話可能就不是內部處罰規定能夠解決的了。」

「葉總,不會這麼嚴重的。」風險管理部的吳和平副總經理看氣氛越發緊張,趕忙出來緩解一下。他其實也是受害者,本來這個會是正職來開的,但風險管理部的一把手去總行學習去了,他也不可避免的成為會場的第一「背鍋俠」,想死的心都有了,因為在今天的會議紀要上,他也必定是主要簽字人員。只是他城府較深,感覺事已至此,不應該在領導面前表現出沒有擔當的樣子,畢竟自己還年輕,將來的機會還很多。

「吳總說得對,不會這麼嚴重的,其實這種地方支持的事,總行是不會對相關人員有什麼追究的,他們站得高,看得遠,見這種事情見得多了,知道我們是以大局為重,不是為自已私人利益。穩定是基礎嘛!」會場上最高學歷的人、法律事務部的謝瑞福總經理不急不緩的發了話。他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博士,是作為總行急需人才招聘進來的人,他沒在基層呆過一天,上班第一天就在省行法律事務部,仕途也很順,四十齣頭就已是部門一把手。他極善於把握事情的本質,處理各種法律問題更是一流。在總行各項考核評比中,無論是勝訴率、執行率、清收率還是消保,幾乎都能獲得很好的成績,排名往往與所在地的落後形成鮮明的對比,更加顯示出他出眾的專業能力。近些天外界一直在盛傳,他已被總行法務部看中,馬上就要提拔到總行去了。

《霧鎖鴻鵠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