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限:從被射成馬蜂窩開始
無限:從被射成馬蜂窩開始 連載中

無限:從被射成馬蜂窩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俞紓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紓紓 江雪禾 現代言情

【無限流+無cp+膽小可入+不聖母】江雪禾因為被同伴背叛,若入敵人圈套因此任務失敗,被槍射成了馬蜂窩,被系統判定為非自然死亡,把她拉進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而後她才知道,在這裡的人現實中都已經死亡,只有過副本才能活下去對此江雪禾表示她喜歡刺激,既然她可以進來,那背叛她的同伴也一定可以進來江雪禾『微笑』:「她從不會手下留情」【避雷:作者文筆小白,邏輯如果不好的話,大家輕點噴,我會聽從建議】展開

《無限:從被射成馬蜂窩開始》章節試讀:

「嗯」江雪禾回應。

梵敏點點頭,示意讓江雪禾過去看一看她們發現的線索,她有意結交,「這具女屍是從河岸邊挖上來的,女屍是被活埋致死,死亡時間不超過一個星期。

周圍我們都看過了只有這一具,但現在只剩下河裡沒有看過了」

說完梵敏偷摸瞟了一眼江雪禾,想看看她是什麼反應。

江雪禾清楚梵敏的目的,也知道她們的顧及,她說「我下去看看」

梵敏一愣,「你要下去?」

她有點驚訝,在副本里玩家都是小心翼翼的過副本,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沒了,她還沒有見過如此果斷和勇猛的,這麼做的,無非就兩種人。

要麼是大佬,要麼就是沒有見識過副本的恐怖。

當然她更傾向於前者,畢竟江禾這個人一看就是大佬風範。

又美又冷。

「嗯」江雪禾回答,她先下去也有好處,線索第一個看,評分會更高,只不過下去的弊大於利而已,況且她喜歡刺激,越刺激越好。

梵敏有點擔心,「那…萬一下面有什麼…」

江雪禾打斷她,「我已經死過一次了,我現在不過一縷孤魂,死有何懼?」

說真的,她根本不怕死,有什麼事當然是放手大膽去做,就像她瞞着上級做了殺手一樣。

雖然沒多少人找她,但只要找過她的人,都會有下一次。

但她接單都只接一次,而且還看人緣和單子對象,因為這些條件,並沒有多少人找她,可耐不住她出手狠快,從沒有被發現過。

因此回頭客倒是多。

梵敏聞言,愣住了,不僅僅是她,其他人也一樣。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說話的人,誰會像她一樣這麼平靜?

他們這些玩家很有可能一個不小心就灰飛煙滅,連來世都沒有,一直提心弔膽,戰戰兢兢的,結果人家一點都不害怕,還隱隱約約的有點激動興奮是怎麼回事?

他們不理解,也搞不懂。

「那你小心」梵敏也只能這樣說。

江雪禾:「嗯」

準備好了之後,江雪禾便跳入水中,水很冰涼,有點刺骨,但好歹可以接受。

河不深,水底也不是很暗,江雪禾能看見水底的那些女嬰屍骨,對沒錯,河底大概有上百個女嬰屍骨,也不知道這看起來不深的水是怎麼容納這麼多屍骨的。

屍骨大多是完整的,但少有那麼幾個缺胳膊少腿,而且還都是身前的搞得。

【副本進度15%】

江雪禾得到了進度也就不再繼續待着了,剛上岸,就有人往她身上搭衣服,是梵敏。

「小心着涼」

「謝謝」江雪禾感謝說道,「下面都是女嬰屍體」

「都是?!」費平宇驚道,一個小小的F級副本就有這麼多屍體,這也不正常啊,然後他轉念一想,F級副本也就好像任務簡單,其它都一樣。

想到這費平宇也就不那麼驚訝了,但是其他新玩家不知道,他們瞪大眼睛,不動聲色的挪離河邊。

「就這樣嗎?沒有了嗎?」有人疑惑的問。

梵敏眼神犀利的看向發話的人,這是傻子嗎?這樣說話不就是不相信江禾嗎。

她白了一眼,「那你下去,你要是不相信」

張遠也就是問話的人,他連忙搖頭,都能跟撥浪鼓有的一拼了,「不用不用,我相信我相信」

江雪禾眼神微眯看向張遠,這個人要給點顏色瞧瞧了。

張遠眼神閃躲,他知道江禾在看他,心裏也有點慌,但他本來就沒有錯,他怕江禾私藏線索,不想讓他們逃出去,他就問問又怎麼了?

這也沒有什麼問題吧,為什麼他們都那樣看着他?切,到時候江禾害了他們,看他們怎麼辦!

張遠躲到了最後面,江雪禾也沒有繼續看他了。

因為太陽較大,衣服乾的也快,江雪禾身上的衣服已經有半幹了,她將外套還給梵敏,梵敏接過直接放入系統空間里。

江雪禾瞭然,這東西就是系統出品了。

「既然已經沒有線索了,那我們就先回去吧」梵敏說。

「等等,這裡有東西。」江雪禾皺眉,她看向女嬰身上的肚兜,將它撕開來,裏面有兩個字——小妮。

眾人:捉迷藏都沒這麼會藏!

這時江雪禾的進度條又漲了【副本進度25%】

梵敏她們也沒有想到女嬰身上還有線索,要是江禾沒有說,她們也就不知道,不知道就漲不了進度條,漲不了進度條就出不去。

梵敏暗自下定決心,要抱江禾大腿!

「我們可以往這個方向走,小妮是個突破點」江雪禾一邊將女嬰屍體放回土裡埋好一邊說。

有些人同意就有人反對,張遠覺得江禾在害他們,而何維就是看不慣有人指使他,更看不慣有人比他還有說話權。

他們兩個都不太高興,不,是很不高興,甚至對江雪禾有點惡意,也不知道惡意從何而起。

這裡已經沒有線索了,大家都去找村裡的村民,四處詢問小妮是誰。

江雪禾也在問,她已經問了兩家,他們都不認識一個叫小妮的,尤其是女娃,這裡已經好久都沒有生女娃了。

這是他們說的,江雪禾是偏不相信的,要麼是真的不知道,要麼是故意這樣說的,但現在還沒有證實。

「咚咚咚」

江雪禾敲響了下一家村民的門,「吱吖——」一聲門打開了,開門的是個和村長重財一樣老的老人,仔細看還真跟重財有點像。

忽然進度開始走了,【副本進度30%】

江雪禾心裏有數了,「你好,我是來學習種植技術的學生,村長讓我來向你們學習學習」

這是她們準備的一套說辭,村長也說過,他們不怕露餡。

老人用着烏黑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江雪禾,側着身子示意江雪禾進來。

這裡的陳列和村長家的很像,連院子里的那個草屋都有。

老人端了杯水過來,他說「學習什麼?」

「是這樣的」說著江雪禾就拿出從梵敏那借來的本子,她問:「我們要做調查,蔬菜在一周內的變化,種植過程和種植人的家庭情況,到時候會有錢送過來的」

老人半信半疑,這說辭好像廣告騙人的,但對於愛財之人來說,就用技術和情況換錢,他非常同意。

江雪禾拿出錢,當然也是梵敏那借來的。

這讓老人更加相信了,他不等江雪禾問就說,「我是重平,家有兩個人,一個是哥哥重財,另一個是我買來的老婆。」

《無限:從被射成馬蜂窩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