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武蕭
武蕭 連載中

武蕭

來源:google 作者:覺七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武思凡 現代言情 蕭皖

君臨大學在成立20年後第一次招到女學生——蕭皖,蕭皖一身颯爽的來到學校就是一番風起雲湧畢業那一年,「為什麼老子暗戀蕭皖四年!你們都知道?」章則笑,指了指一旁的李岩,李岩推了推眼睛道:「我只不過是把事實告訴了班長,加油!快去表白吧!難道你這四年想白乾嗎?」(本故事純屬虛構!哈!)展開

《武蕭》章節試讀:

第二天清晨兩人總算是醒了,醒來後簡單的洗漱一下,楊紀疑惑的看着空蕩蕩的房間道:「他們人呢?」

蕭皖站在陽台上看了一圈,最後在小區邊上看到了五個人影,蕭皖指了指外面,道:「在那!」

楊紀刷着牙跑出來,就見兩個壯漢領着三個人在跑步。

楊紀道:「拉練啊!這都不放過。」

蕭皖拍了拍楊紀的肩道:「估計你也跑不掉!」

良久,幾人步履蹣跚的回來了,腿依舊在打顫,王龍道:「喲,你倆醒了。」

蕭皖帶着楊紀下樓,來到五人面前,笑,「你們真的給他仨拉練啊!」

王龍道:「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誰知顧蕪和蘇味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四弟妹,你真的能抱動我們嗎?」

蕭皖一時間被問住,王龍笑,「呃……就是誇張了一下小姐的能力。」

蕭皖道:「你們我是抱不動,但是一個人是可以的。」

蘇味道:「我想見識一下。」

蕭皖:「……我覺得不大好吧。」

顧蕪道:「抱四弟,我們不吃你豆腐。」

呂陽後退道:「別,我會有心理陰影的。」

蕭皖笑,「你們互相自個加油,估計最後可以做到的。」

呂陽道:「等你填完志願我跟你一起走。」

蕭皖道:「好。」

王龍道:「這好呀!正愁着沒事幹呢,這不正巧這小子也醒了,一起拉練啊!」

三個人看着楊紀露出了邪惡的微笑,楊紀躲到蕭皖的背後,蕭皖笑,「加油吧,對了龍哥,你們下午還有訓練項目嗎?」

王龍笑,「那不必須的嗎?怎麼能浪費時間呢?」

四個人想逃,但是為了變得更加男人只得妥協。

下午不知兩人走哪扛來四個一百斤的沙袋,往地上一放道:「來,你們不是想抱人嗎?不用扛,直接抱着,順着小區跑一圈。記住不準抱掉了,把這當成你們未來的媳婦兒,開始吧!」

四人:「……」

四人抱起沙袋,楊紀道:「靠!一百斤這麼重的嘛?這扛起來還好,抱起來就不對味了。」

蘇味道:「走吧!」四個人抱着沙袋圍着小區跑,蕭皖跟着後面看,四人才跑出兩百米就開始有些不濟了。

蕭皖道:「我沒想到他們這麼弱啊!」

王龍嘆息道:「這年頭能做到抱着跑兩百米的男人不多了啊!」

蕭皖跑到前面道:「加油啊!」

呂陽道:「你說抱着走倒是沒什麼問題,這跑起來好累啊。」

蕭皖道:「那假如說有一天我受傷了,醫院在2公里之外,沒有交通工具,你怎麼辦?」

呂陽不說話,抱着沙袋就往前沖,呂陽道:「我絕對行!」

三個人見呂陽衝出去,也抱着沙袋跑出去,蕭皖看着跑遠的呂陽道:「果然是個傻子。」

王龍笑道:「小姐,你真的打算報考軍校嗎?」

蕭皖道:「嗯,我想去看看爸爸曾經待的地方,也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讓我和你們站在同一站線上。」

王龍看着蕭皖不說話,過了一會兒,呂陽跑了過來,氣喘吁吁的,身上像被水潑了一樣,呂陽將沙袋放下,這才舒了口氣道:「我沒摔着你。」

蕭皖笑的甜甜的,道:「你可真棒!」

緊接着就是楊紀,蘇味和顧蕪跟了上來,跑過來,沙袋直接放地上,靠在呂陽身上,「四弟啊!你吃的啥?哪來的力氣?」

呂陽道:「我靠的不是這些。」

蕭皖給每人遞了一瓶水,笑,「你們的媳婦兒已經安全送達,先休息吧。」

王龍道:「怎麼辦,我手痒痒了。」

王虎道:「我跟你練練!」

王龍道:「得了吧,咱倆早知己知彼了,還有啥好練的。」

王虎道:「這些小子都累成狗了,誰陪你練。」

蕭皖笑,「我啊!」

王龍道:「小姐,要跟我練?」

蕭皖道:「嗯,出來三年了,都好久沒練了,也不知道回家會不會被小付給比過去。」

王龍笑,「我幫你驗驗。」

四個人就喝了口水就看向兩個人,瞬間精神了。

王虎道:「那小丫頭現在可厲害了。」

蕭皖笑,「知道了,龍哥不要手下留情啊。」

兩人倒是打的謹慎,因為在不知道具體後招的情況下都是先試探。

蕭皖倒是直接上了,蕭皖喜歡快攻,從不拖泥帶水,打架的過程中都是隨機變化的,最考驗應變能力。

蕭皖每一下打過去都讓王龍躲開了,王龍倒是每一下打的都挺實在的。

蕭皖笑,「龍哥還是那麼強啊!三年前沒打過,現在更打不過了!」

四人看着蕭皖並沒有因為兩下那麼實在的拳而退後,反而更是激勇,速度都提高了一成,都不給王龍躲開了機會,不知道是不是王龍的錯覺,感覺蕭皖打架得招式更加流氓了,已經不是那種在部隊里模板。

蕭皖會順力,發力,當拳頭再次襲來,蕭皖就會順着方向擋下反而快速回擊。

兩拳擦邊王龍的力氣會更大,兩腿相撞,也是蕭皖先敗。

王龍覺得蕭皖越來越難纏,糾纏了好久,最後還是蕭皖敗了,楊紀驚住道:「高!我也想練!」

王龍拉起蕭皖笑:「你這招式還真是越來越流氓了,只是力量上有些不足。如果和那丫頭比,估計你就有點懸了。」

蕭皖笑,「看來是三年懈怠了。」

呂陽跑過來道:「小笨蛋,你沒事吧?」

蕭皖笑,「正常比試,受點小傷很正常。」

呂陽蹙眉道:正常什麼,看的我都肉疼。」

確實王虎站在一旁不僅在看兩人比試,還在看四人的表情,呂陽一直皺着眉頭,就差點把水瓶捏爆了!楊紀則是興奮又緊張!蘇味和顧蕪則是一臉認真。

王龍看着呂陽已經滿身殺氣了,道:「你休息好了?咱倆練練?」

呂陽道:「練就練!」

蕭皖想阻止,最後轉而道:「你注意點!」

蕭皖走到樹下乘涼,三個人道:「疼嗎?」

蕭皖皮笑肉不笑道:「回頭你們自己試試吧。」

王龍笑,「傻小子,想娶我們家小姐啊!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兩人都是大高個,身體素質上,呂陽雖然體質比蕭皖好,但是呂陽幾乎就沒打過架,每一下幾乎都是本能的。

王龍倒也不手下留情,一邊打一邊分析着,「力氣夠了,就是有點生,還有待提高。」

呂陽算是徹徹底底的敗了,內心深處的什麼東西徹底被激發了!

呂陽眉宇深沉道:「你為什麼這麼強?」

王龍道:「不強怎麼能被派過來保護小姐呢?」

楊紀興奮道:「我來!」

王龍:「合著把我當靶子了,虎子剩下來兩個交給你了。」

楊紀很是興奮,王龍笑,「小子,那天很勇啊!」

楊紀道:「我就是喜歡打架,快開始吧,挨打我也願意!」

王龍毫不手下留情,一腳踢在楊紀的腰上,楊紀蹙眉道:「哥,你這一腳跟四弟妹的力度是一樣的?」

王龍道:「比那力氣小一點了。」

楊紀道:「靠!真他媽疼!」

楊紀倒是打的一身暢快就是換回來的傷更多,楊紀痛苦道:「我去!我要殘了!」回來時還是手捂肚子。

王龍笑,「不錯,挺好的,加油再練練吧。」

蘇味和顧蕪都交給王虎了,王虎道:「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顧蕪道:「你最好還是別手下留情,不然我會很沒面子的。」

最後果然不負眾望,顧蕪掛着傷道:「大哥,幫我揍他!」

顧蕪坐在樹下道:「卧槽!真疼!啊哦!別碰!」

蘇味道:「哎,我一最不沾武邊的,來吧,變強了以後可以保命。」

王虎笑,「是保身子。」

兩人打了有一會兒,蘇味道:「這太疼了!我感覺我內臟都傷着了,」

一天下來大家都捂着傷回了家,楊紀看着蕭皖道:「你不疼嗎?」

蕭皖淡淡道:「疼。」

顧蕪道:「你也太淡定了吧。」

王龍電話響了,「王!龍!」所有人都聽到了,虎軀一震!

王龍顫顫巍巍道:「大人,怎麼了?」

蕭叔叔道:「你說怎麼了?你打丫頭了!她三年在外面沒練了!你還下那麼重的手?付芊這丫頭連你一拳都傷不到!你覺得丫頭在你手上能怎麼著!」

王龍苦笑道:「小姐她也沒差哪啊?就是力氣欠缺,我要不是力氣比她大,身體素質比她強我就輸了!」

蕭叔叔:「你等着回商都領罰吧!你手痒痒給我忍着,不知道她麻藥才剛過嗎?不知道她有後遺症!我回頭弄死你我!」

王龍脊背發涼道:「是!我以後注意!」

那邊掛了電話,王龍一拍腦袋道:「我給忘了!」

王虎道:「就你那腦子怕是只有打架這一件事記住了。」

蕭皖道:「晚上吃什麼?誰會做飯啊?」

大家左望望右望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搖了搖頭,蕭皖:「……別看我,我也不會,雖然我是個女的。」

蕭皖道:「如果你們不建議我可以嘗試一下。」

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