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效法則
無效法則 連載中

無效法則

來源:google 作者:辭謹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攸知yz 穆席 都市小說

穆席,一個失憶後被系統賴上,然後被迫穿梭在各個世界尋找記憶的S神輔助系統:「叮!任務世界0319號,0648號,3701號已加載完成!請宿主儘快選擇!」剛做完上一個任務,還沒來得及回混沌空間換工作服的穆席盯着半身子的血斑不太高興的皺起了眉頭穆席:「……」輔助系統:「請儘快選擇!」穆席:「……我不想幹了」系統yz2540:「啊?!別啊!說不定這幾個世界有你的記憶碎片呢!」穆席:「不想干……」系統yz2540:「我不聽!我不聽!」穆席:「嗯?」識海空間忽然一涼下一秒系統球普通一聲就趴到了地上,聲音聽起來要有多卑微就有多卑微:「求你了(?_?)」穆席:「……行吧」我不和傻子計較世界0319:挽救輿論少年的心靈,幫他抹滅死志,告訴他世界很美好穆席:「要活下去啊?太好了,上次抽的卡總算能派上用場了」論豪門商、娛世界真假小少爺是如何變成腹黑積分神器江信:「自s?就那些個破噴子也配?」(內向養成腹黑)系統yz2540看了看屏幕中的小少年,又看了看在任務評分欄中反覆閃爍,穩定不下來的金色S級評價,總感覺哪不太對勁世界0648:正在重啟……世界3701:正…展開

《無效法則》章節試讀:

第二天在房間待到中午的穆席突然收到了出了門的江母發來的消息,說是幫他找了暑假老師,老師一會兒就到

「……」

穆席揉了揉頭髮,面無表情的試着呼叫系統

穆席:【系統,幫我再兌張替身卡】

系統:【……嗞】

穆席:【系統?】

系統:【嘀……】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系統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直接跳出了兌換商店的屏幕

穆席:【你又故障了?】

系統還是沒有回答他,穆席試着關閉界面,界面很快就消失了,然後他又重新打開界面,系統商店以及積分屏都能繼續操控

穆席又試着喚出系統的形體球,原本的白球顏色灰了下去

差不過了兩分鐘吧,界面上才跳出一行字:

【系統本體故障,已申請回主系統修復,修復時長未知】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ps:系統部分功能仍存在,祝執行者早日完成任務(?ò?ó?)】

「哦?」穆席彎起嘴角,「這意思是……我能自由發揮了?」

系統:才不是!!

「叮咚!」一聲門鈴響,把穆席飄遠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忙跳下床,往一樓大廳奔去

跑動的微風吹揚他的劉海,俏皮的髮絲從發從中鑽出來一晃一晃

門管家已經開了

來不及減速的穆席稍控制了下後還是穩穩噹噹的撞到了來人身上

「別跑那麼快」

「抱…抱歉」

溫和的聲音和柔軟的聲音在同一時刻響起,二人皆一愣

下一秒,穆席輕推了下來人站直身子,又小小道了個歉,「抱歉」

「嗯呵」,來人低笑了聲,「江信同學是吧,你好,我是你的文、禮、樂三課老師,攸知」

攸知……穆席聞聲抬頭

來人微微彎起眸子,俊秀溫雅的臉上配着一副金絲邊框的眼鏡,看起來也不過二、三十歲的模樣

嗯?白襯衫,灰風衣……怎麼感覺…他很有做斯文敗類的潛質呢

……不對,我想這個做什麼……

穆席撓了撓腦袋,把思路拉回正軌,「老師好」

「嗯,好,那我們…是在這裡學習嗎?」站在門口的攸知輕瞥了眼四周,發現這一層的傭人還挺多的

這兒?怎麼可能……穆席搖了搖頭,「不是的,書房在二樓,我帶老師您去吧」

「好」

攸知拿起剛才為了接人而掉落在腳邊公文包,跟着穆席上了二樓

但由於事情通知得有點晚,學習用品都還在房間的書包里,所以只好讓老師先在書房等一會兒

這邊回到房間的穆席看着系統商店有些猶豫,雖然他的積分多,可也經不起一整個暑假的折騰,思考半響後,他關閉了界面,開始找原身那個不知道被他丟到哪個邊邊角的書包了

椅子背面,沒有

書桌底下,沒有

床頭櫃邊邊,沒有

被子里,沒有

「……」,原身放哪了?

為什麼劇情里不能把書包的細節也描述下?

沒有辦法,穆席只好繼續這邊翻翻,那邊翻翻

最終他是亂着頭髮在衣櫃深處翻到的書包

「……藏得真隱秘」,吐槽完後,穆席就開始挑他今天所要補的科目了

嗯,一門語文,一門英語和老師剛才手裡拿的教材一樣

「江同學,好了嗎?要不要老師幫忙?」

等了有五分鐘的攸知到房門前來找他

「不用,就來」

穆席搖了搖小小圓圓的腦袋,把課本和筆袋夾在胳膊下,一步一步的往門外走

讓他沒想到的是,才剛走到門口,他的手裡就空了

「老師幫你拿吧」

空了手的穆席眨巴了下眼,見他願意拿也沒說什麼,小小聲道了個謝就跟了上去

於是今天下午,他就在書房重新從頭學習了遍就算他睡着也能做對的題

差不多學到了四點半吧,老師才結束今天的教學

走之前這還貼心的給他留了套語文、英語各科的綜合練習卷

「……」

關門聲剛落,穆席就放下了手中的卷子,連帶着臉上的笑意也一同消失不見

他回到房間「噗通」一聲躺在被子上,把被子砸出了個軟軟的大坑,然後掏出放在系統倉庫的電子繪畫板,繼續畫草圖

幾天下來為了能夠精確把握每一個細節,他甚至還把買下的那幾本原主學習的書籍都翻了一遍

這邊,攸知老師的課上了差不多有一周了,雖然內容對穆席來說沒太大用處,但對於他減少演技的進程還是很有幫助的

「老師……您…是被聘請過很多次嗎?」

這天,對攸知稍微熟悉了點的穆席第一次問出了一句與課程無關的話

不過說歸說,手下的寫字動作可沒停

「嗯?」攸知有些意外的愣了愣,隨後放下手中的書,抬起頭來看向依舊奮筆疾書的穆席,「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老師看起來有種很資深的感覺,資深……應該是這麼說吧」,穆席歪了歪腦袋斟酌了一下

「呵呵」,聽到他這麼說攸知低低的笑了聲,「資深是這麼容易就能被看出來的嗎?不過我確實是被聘請過很多次」

寫下最後一筆的穆席停下了動作,把卷子放到攸知眼前,繼續問,「都是去教家境好的孩子?」

「嗯,都是教你們這種家境的孩子」,攸知拿出紅筆,開始批改

穆席撇了撇嘴,放鬆的把手撐在下巴上,聲音有些軟軟的,「那……老師的家境應該也很不錯吧,不然怎麼還負責教上流社會的禮儀呢?」

「嗯,你猜的很對」,批改完後攸知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今天的正確率依舊是100%,速度比昨天又快了5分鐘」

「嗯」,穆席習以為然的開始在腦海中分析刻畫「麋」的作品特點

兩分鐘後,一抹灰色忽然從桌子的對面移動到了他的面前,那人微微彎腰,伸出一隻手來

「??」今天不是結束了嗎?穆席關了屏幕,有些懵懵的看着攸知伸出來的右手

是,要做什麼?拍一下?

穆席這麼想着,確實也這麼做了

可就在他的手落在攸知的手心的那一刻,攸知握住了他的手

「?老師??」穆席微睜大了眼,有些疑惑

此刻餘暉從窗灑落,兩人的影子被無限拉長,攸知背着光朝穆席笑了,「距離下課還有半個小時,不過……既然你剛才提到了禮儀,那不如就來試着練習一遍吧?」

穆席看着他,他看着穆席

風吹過兩人的臉頰,一聲淡淡的「好」隱匿在風裡

學完原身課程的穆席對於「麋」的了解更深了,刻畫起來也越發的容易

兩個星期後,[一封信]的「麋」終於被提交

與此同時,綜藝《一路行程》第六季第一期的首播與第二期的節目錄製也正在進行

「喂,你去看看」

「為什麼要我去,你去,你去看看」

「要不,讓她去?她新來的」

「好」

「啊?我…我……」

怎麼回事,門外怎麼這麼吵?

穆席瀏覽着周二少新開的小公司的官網,完全不記得自己這幾天因為江恆錄節目,黎桐,江柏出差,已經一步都沒有邁出過房門了

哦,不對,上課的時候還是出來過的,不過都是在書房

可……可他都沒下樓吃過飯

穆席是覺得有營養劑就沒什麼太大問題,但在他人眼裡就是不吃不喝差不多整整一周

而且她們能感覺到這幾天里,那個老師看她們的眼神都開始有些不太對勁了

才……才十幾歲的身體……萬一真的餓死了,她們…她們就完了

不行,要死也不能死在她們的手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怎麼沒人應?」,負責敲門的新女傭聲音聽起來有些緊張

站在左邊的女傭張了張嘴,只說了兩個字,「再敲一次」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還是沒聲……」,新女傭的聲音已經由緊張變為顫抖了

「該不會已經死了吧」站在右邊的女傭臉色有些蒼白

站在左邊的女傭臉色也沒好到哪去,聲音開始微顫,「再……再敲一次」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新女傭又敲了第三遍

「還是沒……」她都快哭出來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這一次是左邊那個年紀最大的女傭敲的門,敲門聲大到連樓下的管家都聽到了

穆席聽着門外由輕到重的敲門聲連眼睛都沒瞥一下,繼續瀏覽屏幕上的官網

忽然門外的聲音停止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鑰匙碰撞的聲音以及管家的說話聲,「吵什麼吵!」

穆席這才把電腦關了,連同電源線一起放入了那個當初用來裝電腦的書包里,然後塞入衣櫃

接着拿出一套英語綜合卷,打開手機,插上耳機,不慌不忙的填了聽力題的前幾個選項

「咔嚓」,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一眾人退了幾步站在門口,小心翼翼的往裡邊瞟,結果想像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在眼前,少年還好好的坐在學習桌前,在……在做英語聽力

門都開了他都沒發現嗎?這聲音是開得有多大?還是說……在耍我們!?

不過好在有管家,管家不愧是管家心理素質極好,他思考了片刻朝穆席走去

「信少爺」

感覺到有陰影投下來的穆席終於動了,他疑惑的抬起頭,摘下一隻耳機,聲音淡淡的,「有事嗎?」

管家頓了頓,感覺好像哪裡有點不一樣,「信少爺,該用餐了」

「哦?用餐?」

穆席背靠在椅子上,神色異常的冷漠

「我不需要用餐」

他這話說的心安理得,他確實不需要用餐,用營養劑就夠了

「呵,信少爺說笑了,不用餐身體會受不了的」,憑多年的經驗感受到危險氣息的管家,緊了緊手心,耐心勸他

「是嗎?會…受不了?」穆席的目光意味深長的停留在門外的幾個女傭身上,「你們也會知道受不了?」

許是穆席的這句話,又許是看到他還沒什麼事的樣子,其中兩名常在這乾的女傭就有點不爽了

一貫看不起他的作風佔據了上頭,「切!愛吃不吃!誰管你!別以為給你點臉色就……」

剩下的話她們好像說不出口了,一雙細嫩的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放到她們脖子上的,雙腳離地的兩人臉色憋得通紅,感覺馬上就要窒息了

「啊!」剩下的那個新來的直接被嚇暈了過去

管家依舊平靜站在書桌旁,他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做

【嘀!違規警告!違規警告!】

「嘖……」,扔下還沒暈過去的兩人後收到警告的穆席,暗了暗神色

「信少爺,現在可以用餐了嗎?」剛才旁觀的管家這下才開了口,聽起來還挺臨危不亂的

「嗯?」穆席又側頭看向被扔在地上的兩人

可能是剛才示威時用力過猛了,導致現在他一轉頭那兩人就忙往門外縮,連正眼都不敢看他了

「我不想吃」,穆席收回放在那二人身上的目光,往那個新女傭的方向走去

管家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探究,「可是……」

「沒有可是」,穆席收回點了點新女傭額頭的手指,起身對上管家視線,聲音冷到一定程度,「我說了沒有可是」

至此,管家的神色終於恢復平靜,微微低頭,「好的,我的小少爺」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