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
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 連載中

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哎呦,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牧 李天闕

這裡,是人類統治的星球這裡,有獸人有異族有放逐一族也有自封為「神」的禁忌生物人類已經統治這世界太久了,這世界的意志感受到了這世間萬族一片哀嚎,它決定不在庇護人類的存亡它開啟了自己的免疫系統展開

《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章節試讀:

彈指間一叢青苗自食指燃起,手中剛剛裱好尚帶着油墨香氣的傳信便化為一縷青煙朝着天空飄起,眨眼間便消散無蹤。

張牧躺在自己簡陋的床鋪之上,抬頭便能看到滿牆斑駁的壁畫,簡單塗抹的花花綠綠經過歲月的侵襲早已難以識別,只能用自己道法在腦海之中慢慢的復原曾經的圖案。

一張木板配上幾塊青磚,便是如今張牧賴以棲身的床鋪了,上面一層薄薄的被褥顯出主人的貧寒。除此之外,幾身換洗的衣物雖然殘破,但是乾乾淨淨,不帶絲毫油污,這就是張牧下山八年左右的全部家當了。

心中慢慢勾勒出壁畫上模糊不清的線畫,腦海中頓時一個建模不斷被附上各色滿意的顏料,一點一滴的復原着神秘的各種詭異生物。

這樣的舉動在張牧的生活中已經進行了三年之久,曾經滿屋的壁畫早已還原的七七八八,單單只有最後的一幕牆角尚未完成。

「叮鈴鈴。」

懷中早已被遺忘的手機忽然響起,打攪了張牧腦海中線條的建立。

掏出那老式的智能手機,破碎的屏幕佔據了近三分之一的界面,來自老道長的來電只剩下了一個「老」字格外的清晰,剩下的道長倆字被彩色裂紋擋在了身後。

「喂,師傅,是你嗎?師傅。」

「小牧啊,是我,你師祖,最近還好嗎?你的傳信我收到啦,放心吧,我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啥時候回來看看最疼你的祖師爺爺啊。」

毫不意外的老天師通信,張牧能想到電話那頭的老道長委屈又氣憤的樣子,可是他又能怎麼辦呢。

聽着祖師爺爺絮絮叨叨的問候,張牧的心中一股暖流頓時湧上心頭,他大聲的對着手機喊道,生怕耳背的祖師爺爺聽不清他的聲音。

「祖爺爺,我挺好的,吃得飽(腳下一隻老鼠扛着自己小小的包裹拖家帶口的離開了張牧的家,回頭鄙夷的看了一眼通話中的人類,呸,一天餓三頓。)穿的暖(身上滿是條紋的破爛衣衫陪着微風飄起,露出張牧年輕的身軀)睡得也好(屁股下的床板隨着張牧的坐起發出一聲「咔嚓」聲,將床上的主人誆了一個屁股墩)。」

張牧慢慢的從斷裂的床板上站起,服役數十年的小小床板正式退役。

「啊,祖爺爺,我沒事,剛才不小心摔倒了。」拍拍身上的塵土,張牧回答着關切不已的老天師問候。

「哦,小牧啊,你自己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吶,千萬不要逞強,上個月薩滿教一幫弟子聽說禁忌之地有寶物,偷偷跑了進去,幸好有親傳弟子聰明,留下了書信,才被救了回來,可惜啦,去了一百多人,只回來了不到八個人。」

張牧聞言頓感奇怪什麼叫不到八個人啊,幾個就是幾個才對嘛,於是,他就向電話那頭的老天師問了過去。

「哦,那八個人不是缺胳膊就是斷腿,可不就是不到八個人嗎!」老天師頓時覺得小牧不太聰明的樣子。

「哦,對了,電話漫遊費挺貴的,你掛了吧,我給你打過去,我這裡不花錢。」說罷老天師便結束了通話。

張牧無奈的看着手中掛斷的電話,想着剛才貌似也是老天師給他打來的。

「喂,小牧啊,你猜猜我現在在哪裡啊?」老天師的電話很快就打了過來,並且一腳將身邊準備搶奪手機的老道長踢飛。

老道長再次委屈又無奈的靠在一邊偷偷旁聽。

張牧聽着賣關子的老天師,覺察到他似乎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頓時陪着笑問道。

「祖爺爺,你在做什麼呢?」

「啊哈哈,你祖爺爺在航空局呢,至於地方就不說了,這個得保密,要說這電子設備確實是方便,可惜保密工作不咋滴,還是不如咱們祖傳的道法,對了,年輕人就得多用道法,這樣可以既可以保密,又能增加你道法使用的親和度,千萬記得啊,積少能成多,聚沙能成塔,涓涓細流終能匯成滔滔江河。萬萬不可鬆懈。」

來自老天師的忠告讓張牧銘記在心,以至於忘了問老天師為何會在航空局的問題,不過老天師很快得意的說出了答案。

「哈哈,小子,你祖爺爺我在航空局可是在做正事,這不是要試飛一下新型的戰鬥機么?聯合**的人怕羽翼族搗亂,就把我們這幫老東西請來了。」

聽聞老天師的答案,張牧便知道了老天師的得意來自於哪裡,自人類進入能源新時代,飛天就成為了整個人族的頭等大事。

一是為了探索新世界和地表目前未知的區域。

二嘛,還是來自於羽翼族的壓力,雖然人類靠着熱武器將羽翼族暫時逼退,不過羽翼族全民展翅高空的威脅依舊曆歷在目,人數近千萬的羽翼族只要能夠升空,便能投下手中的標槍,便是致命的威脅。

壓力之下,整個人族被迫簽訂了停戰條約,放棄了對整個羽翼族的追剿,畢竟,一旦羽翼族化整為零,憑藉高超的飛行技巧,便時刻可以威脅到人類普通群眾的安全。

「我祖爺爺真厲害,這一下可不怕羽翼族到處亂飛了。」張牧真心的誇讚着對面的祖爺爺,只引得老人家哈哈大笑。

「對了,你說的食屍鬼一定要注意它的動向,這玩意一般都是群體出動,而且極為記仇,不過這玩意一般是不會在白晝現身的所以,一定不可麻痹大意,等過幾日,我會派一些弟子聯合官方的人過去探察一番。」

聽着祖師的囑託,張牧不由想起那逃離那隻食屍鬼,便決定一會去看看那屍鬼的動向。

「好啦,小牧啊,啥時候回山去看看你祖爺爺啊,這破手機就要沒電了。」帶着抱怨聲的祖爺爺再次抬腳踹向一旁偷聽的老道士。

張牧這邊只聽到「哎呦」一聲,便猜到了老道士的遭遇,可他實在是不方便在此時關心老道士,只能陪着笑意對着電話說道。

「祖爺爺,等下個月我師傅的壽辰我一定去看您。」

「呸,那孫子還過壽辰,不成器的東西,好了,小牧,我掛電話啦,一定要注意安全吶。」隨着電話的那頭老道士的痛呼聲,老天師掛斷了電話。

一旁的一個青衫儒家弟子躬身向著老天師恭敬說道,「道長,我已經按您的要求派弟子去接那女娃了。」

老天師慈眉善目的對着那儒家弟子說道,「很好,就讓我的孫兒幫你的狼毫附刻一個小小法陣作為答謝之禮吧。」

「多謝仙長。」那儒家弟子頓時興奮起來,扭頭看向一旁憤憤不平的老道士,語氣卻不再那麼客氣。

「喂,邋遢鬼,你爺爺說的話你聽見了?還不快去。」

那老道士氣得眼睛都紅了,剛才用自己的手機,花自己的錢給徒弟打電話,自己不光是沒能交代兩句,還被踢了好幾腳,找誰說理去,認就認了吧。

可是眼前小人得志的儒士居然還敢如此欺壓自己,是該給他刻上一個自爆法陣教訓教訓他了。

想罷,那老道士頓時面含微笑,在老天師似笑非笑,儒家弟子驚疑不定的神情下答應下來。